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九卷 第二十六章 闪击(九)

    当天际缓缓升起的一轮红日用万道金丝缠亮天上的云彩,当渐亮的天色透过

    在风中起伏地树梢缝隙沉向幽静潮湿的地面时,一个个高高的夕阳山阵地,依然

    牢牢掌握在斐盟联军的手中。

    「在这方面数百平方公里的战区里,昨日惨烈攻杀的痕迹,依旧栈「细细密

    密地露珠,爬满了战壕坑底泥泞的黄土,破损的金属防弹墙,横七竖八的枪丄械武

    器,还有士兵们那脏兮兮的作战服和战术头盔。

    脓朦地山雾,在林间荡漾着。遮掩着那焦黑的弹坑,倒卧的树干,散落的机

    甲残骸,以及,那死去士兵早已僵硬的身体。

    相较于几个小时之前,清晨的广阳山,显得异常宁静。

    没有铺天盖地的炮火覆盖,没有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也没有如同海潮般拍打

    阵地的机甲集群。只有远方不时传来一阵隐约的炮火声。间或在丛林深处,也有

    机甲激烈搏斗时的金铁交鸣声骤然而起,又骤然消失。

    躐这些声音,提醒着山上山下的双方士兵,战斗,依然在持续着。

    蜱那是双方数十支大大小小的特种部队,在互相猎杀!他们之间的战斗,远

    比之前的十几次大规模交锋,更加惨烈,更加惊心动魄!

    战壕里静静的,军官们警惕地透过便携式远视仪注视着远方「士兵们沉默地

    擦着手中的武器,或缩在隐蔽洞内抱着枪打盹。

    而更多的人,则抱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竺着耳朵,一边分辨着远方炮声,

    一边小声的聊着天,今谁也记不清这场战斗是怎么开始的了。

    且大家只是早先听说,先是增援夕阳山的一个匪军装甲营袭击了西约的出击

    阵地,一口气歼灭十几支西约的侦查小队,彻底屏蔽了战场信息紧接着,不甘示

    弱的西约派出了他们传说中的裁决者部队进行反制。

    这场特种部队和特种部队之间的战斗,在裁决者小队袭击了斐盟联军的两个

    战地医院之后,迅速升级。

    首先是匪军特种小队毫不犹疑地展开报复,紧接着是双方为了遐制对方的破

    坏,圣派出大量的特种部队。

    芾整整五个小时,夕阳山的战局,就在双方特种部队的绞杀中僵持一“轰!”

    更一声剧烈的爆炸,从远方的山林中传来。

    随着大地的剧烈震动,战壕中的斐盟士兵们看见,一片火红的光芒从远方树

    梢飞腾向天空,集卷成一个巨大的蘑菇云。黑色的浓烟遮天蔽日。!

    “又是一个!”

    “看看,是什么地方?”

    “应该是西约的自行火炮阵地,对,没错。

    “干得漂亮!”

    战士们纷纷探着头,望向爆炸传来的地方,七嘴八舌地猜测着,兴奋和雀跃

    溢于言表。

    这几个小时以来,山下西约出击阵地不时出现的爆炸,已经成了阵地上所有

    斐盟士兵最热门的话题。

    那一声声爆炸,还有战场记录仪上传来的天网信息,无一不在显示着一个事

    实一一在这场特种战中,斐盟g了绝对的上风!

    >

    这在几个小时之前,是所有人都不敢想象的。

    「要知道,制造屠杀了数百名伤兵和两百乡名医护人员的惨剧的,不是别人,

    正是传说中近乎无敌的裁决者。

    这些驾驶比纳尔特帝国十二代机甲,曾经以一个班的兵力,就正面凿穿斐扬

    装甲师的阵型,席卷整个加泰罗尼亚。

    「而现在,出现在夕阳山的裁决者,有整整五个小队。

    躐五十辆裁决者,对于这条小小的防线来说,实在太多了。没有人会认为凭

    借夕阳山阵地上这残缺不全的三个装甲师,就能与拥有五个裁决者小队的西约大

    军抗衡。

    在大家看来,西约之所以没有直接发动进攻,而是派遣裁决者小队进行袭击,

    其目的,与其说是控制战场,探查情报,倒不如说是耀武扬威。

    }可惜,他们恰恰遇见了匪军!

    从战地医院遭屠杀起,匪军就展开了强硬的报复。

    整整一个特种营,四百多辆匪军机甲,分成了三十多个小队,杀进了敌后。

    这些消失于丛林山地的背影,就像是一群隐入黑夜的死神,疯狂地在西约出

    击阵地上制造着一场场触目惊心地惨剧。

    西约的电子基地,营连级驻地,主力外围的扩展阵地,物资集中地,医院,

    指挥所,维修站补给站,统统成了匪军无限制报复的日标。

    没有人能够在他们的袭击下存活。只要被他们盯上,几分钟后,就是尸横遍

    地血流漂杵的景象。

    如果说裁决者是一群凶狠的饿虎,那么,这些匪军特种兵,就是一群残忍的

    狼。

    他们用一份份战报告诉西约,也告诉阵地上所有战士,敌人杀一个,他相异

    匕要杀十个,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这是对裁决者最直接的回应。

    战士们没有办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当一份份战报飞回来的时候,当远方的西约出击阵地不时被爆炸声笼罩的时

    候,所有人都被血液里奔涌的快意,刺激得浑身发麻。

    随着西约出击阵地派出大量特种部队,阵地上的特种部队,也行动了起来。

    他们跟随在匪军特种兵的身后,投身于阵地与阵地之间广阔的战

    虽然从数量上来说,西约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是,在这场特种部队之间

    的战斗中,他们却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为那些手无寸铁的医生,那些青春美丽的护士报仇,就是所有参战的特种战

    士最原始的动力。

    双方的特种部队,已经不知道在林间遭遇了多少次了。

    可每一次,赢得最后胜利的,都是斐盟。

    当一名受伤的查克纳特种兵被送回阵地时,浑身是血的他,狞笑着告诉所有

    人一句话。

    “他们怜了!”

    远方,又一团巨大的火球,宛若火山熔岩般,腾空而起!

    三号出击阵地的两个电子阵地和一个机?维修站被摧毁一,六号出击阵地一

    个团级指袢部遭偷袭。””

    一号出击阵地后勤基地遭袭击,大量物!$被摧毁,超过三百名非战斗人员。

    伤亡-””

    一份份让人寒彻骨髓地损失报告,如同雪片般飞到朗曼手上。

    当看到五号出击阵地的苏斯113师师长在前往前线视察途中遭遇两个匪军装

    甲排袭击,随行车队的十多名高级军官和整整一个警卫连全部命丧当场的报告时,

    胡曼终于无法再保持自己胸有成竹的形象了。

    他长身而起,狠狠将手中的文件夹砸奋了地板上。书本大小的电子文件夹,在指挥机甲的钢铁地板上磕得粉碎,大大小小的电

    子元件和碎裂的外壳残片四溅飞射。

    当最后一片残片跌落地面的时候,整个指挥部,已是鸦雀无声。

    天网控制台前的参谋们噤若寒蝉。坐在沙发上的莱茵哈特低垂着眼皮,脸色

    已是一片铁青。

    现在的时间是年1月4日上午九点嘞双方的袭扰战,打到现在,已经整整五

    个小时了!

    谁也不知道用该什么语言来形容这地狱般的五个小时。

    或许根本就不需要语言,只要抬眼看看天网屏幕上那红得刺眼的受袭区域,

    再看看那密密麻麻的阵亡名单和损失报告,就能知道这场战斗,究竟有多么浇烈!

    这是一场与众不同的战斗,一场双方特种兵的杀戮比赛。

    迄今为止,双方已经在夕阳山战场上相继投入了数十支不同规模的特种部队。

    他们夕阳山广阔的丛林山地中游走,互相袭击对手的后勤通道,物资仓库,

    指挥所和一切可以袭击的目标。

    说实话,谁也想不到匪军的,'二十。”十'a会那么强烈。几乎就在他们刚

    刚收到裁决者袭击对方战-地区i”十十十息的同时,前线的各大出击阵地,就

    遭遇了匪军强硬疯狂而充a:↓上气息的报复。

    首先遭殃的是两支基本没有攻击价值的返程运输车队。车队数十辆空空的重

    型卡车连带驾驶员和后勤士兵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紧接着是一个战地医院和一个临时维修基地。这两个非战斗单位成了斐盟人

    的出气筒。护卫士兵被击毙不说,所有的非战斗人员也被屠戮殆尽。

    这还只是损失的数十分之一。

    不提斐盟派出的其他特种部队,也不提西约战斗单位的损失,单是在其后短

    短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匪军装甲小队就造成苏杰联军近三千名士兵伤亡。其中绝

    大部分,都是医护,电子,工程,机械维修,后勤运输等非战斗人员。

    那是一群不讲道理,不将规矩,执拗得让人胆战心惊的疯子。他们的胸膛里,

    是一颗比钢铁还冷硬的心。

    毫无人性的杀戮,只为了传递一个信息:“你杀我一个,我杀你十个!”

    不死不休!

    如果说匪军对非战斗成员的报复让大多数西约士兵感到愤怒的话,那么,大

    量特种兵的死亡,则让他们感到恐惧。

    朗曼麾下的部队,可以说是集中了北方集群最精锐的部分,绝不是谁都可以

    捏的软柿子。

    这些特种兵个个身经百战,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强韧的毅力。无论是战术素养,

    还是机甲操控,他们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而他们所在的部队,更是历史悠久,

    有着各种各样的传奇。

    可是打到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在这场以特种兵为主体的战斗中,苏杰联军

    可谓一败涂地。倾巢而出的苏杰特种部队,不但没有将对手歼灭或驱逐,反而变

    成了对手屠刀下的牺牲品。

    延绵起伏的夕阳山方圆近三百平方公里的战区中,满是西{9特种部队的残

    骸。

    一支又一支功勋赫赫的特种部队的番号被抹去,一个又一个精锐的苏杰特种

    机士,被宛若幽灵般的斐盟特种部队猎杀。

    在粉碎的文件夹内,一名幸存的苏斯特种机甲战士,这样描述迳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我们沿溪谷前行,部队呈纺锤形警戒阵型,前后左右的警戒线都放得很远。

    因为电子干扰太强烈,连长在外围警戒线之间,又加派巡游哨,用以加强探查警

    戒,并保持定向通讯的畅通。

    我们知道113师的一个特种连刚刚才被斐盟的特种部队伏击,全军覆没。所

    以,一路上我们都非常非常地小心。可是,当我们沿着溪谷走到上游的一个小瀑

    布时,敌人忽然就出现了一”」“

    回忆当时的情景,回答问询的特种兵靠在病床上,两眼发直,脸色

    苍白。

    “扩展开来的行军警戒线和巡游哨,没有丝毫预警。敌人的动作大快了,他

    们没有动用能量炮,也没有开前面和左翼的警戒机甲,在第一时间就被击杀了。

    等我们发现不对的时候,他们已经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

    你根本想象不出他们有多快。

    就像是从幽暗树林里射出来的箭,弓弦的声音刚刚才响了一下,箭头就已经

    到了你的眼前。

    是的,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个小退步侧身摆拳这样的基础动作,我们连最厉害的机士做需要零点∽秒,

    可对方做同样的动作,连零点二秒都不到。

    其他的高级动作就更不用说了。

    那些我们拼了命也没办法完成的六级,七级技巧,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机甲

    操控规范上的基础训练动作一样简单。

    如果说在一开始,我们还能魃强抵挡鹄话,那么,随着战斗动作的频率差距

    叠加,到后面我们根本就没办法招架。事实上,我们还在封堵他们的前一招,他

    们的第二招第三招已经泾到我们身上了。

    长官,你可以想象,那就是一场屠杀。

    在他们面前,我们就是一个个木偶。只短短十几分钟,队伍就崩溃了。连长

    第一时间战死,副连长和几位排长也被敌人在开战之初击杀。全连一百五十多人,

    活下来的,就只有我一个…”'“

    这样的话,并非只出现在一个幸存者的口中。

    当不同部队,不同时间,不同地方的幸存者异口同声地作出相同的描述时,

    每一个听众都明白,他们惹到的,是一群何等凶残的猛兽。

    而现在,113师的师长,竟然也丧命于他们手中。两名少将,两名大校,还。

    有十几名校级军官。这几乎就标志着刚刚拉上第五出击阵地,还来不盘■放上一

    枪一炮的113师,就此丧失战斗力。

    这种打击,对前线部队的士气是毁灭性的。即便是裁决者的五个小队在夕阳

    山∽断传回来一份由一份让人瞠目结舌的辉煌战报「也无法平息士兵们的恐慌。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裁决者杀的越多,斐盟的报复就越疯狂。

    和对方进行这种袭击比赛,无疑是愚蠢的。

    山上的斐盟守军大部分都聚集在防御严密的阵地上。他们存在的目的,原本

    就是为了防御。而山下,延绵的出击阵地一望无垠。

    这种没有战壕,只靠部队汇集形成的出击阵地,各师之间的距离本来就拉的

    很开。下面的团级,营级部队,又各有各的防区。一个装甲师,往会铺洒开好几

    个山头,简直就是天然的袭击目标。

    况且,裁决者再厉害,也只有五个小队。

    当苏杰联军的特种部队被敌人全面压制的时候,双方在相同的时间内获得的战果,根本就不成对比。

    现在,前线各装甲师,已经被迫将展开的部队回收,控制区域明显减少。原

    本苏杰联军对战场的控制力就弱,到现在,就连不少出击阵地之间的部队联系也

    被中断了。

    而原定于清晨六点的总攻时间,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迟。

    从六点到七点,再从七点推迟到八点…”」现在已经是上午九点了,可部队

    依然无法完成战前准备。

    通讯不畅,指挥不灵,战区情报缺失,再加上敌人无所不在的袭扰造成的恐

    慌…”」所有制约进攻的因素的全齐了。

    接下去,诶怎么做?

    天网仪器的指示灯,映得朗曼铁青的脸忽明忽暗。他扭头看向莱茵哈特。

    坐在沙发上的莱茵哈特面无表情。

    当朗曼的目光扫过来时,他抬起了眼皮,目光迎上去,眉毛轻轻一挑。

    “朗曼将军,准备发动总攻了?”

    朗曼眼中瞳孔一缩,沉默着,不发一言。

    无论是身为苏斯上将的胡曼,还是身为前加查林上将的莱茵哈特,都不是普

    通人。

    论心计城府,论经验智力,朗曼是万里挑一,莱茵哈特更是绝顶天才。

    当朗曼在转瞬之间想通了其中关节时,莱茵哈特,也一眼看穿了胡曼的打算。

    两人都知道,无论如何,这战局不能再拖下去了。

    虽然现在几乎没有发动总攻的条件。可是,强行发动攻击,却是胡曼此刻唯

    一的选择。

    毕竟,在他的手头,还控制着占据绝对优势的兵力,毕竟,在莱茵哈特手中,

    还有整整一百五十名裁决者机士。

    对朗曼来说,屏蔽战场的特种战失利,不会致命。前期因为通讯,指挥以及

    战场情报的劣势而损失部分兵力,也不会致命。

    可是,迟迟打不下夕阳山,导致战局出现变故,被贝与」夫问责,却是致命

    的。

    与其那样,倒不如孤注一掷,利用裁决者做箭头,强行发动攻击。只要打下

    了夕阳山,一白遮百丑,谁也说不上什么来。

    “我会亲自带领部队为盟军做先锋。”莱茵哈特微微一笑,站起身来。

    朗曼一怔,心头骤然涌起一阵感动。

    他不明白莱茵哈特为什么这样做,可无论如何,完全可以在自己面前颐指气

    使的莱茵哈特,却始终保持着谦逊礼貌与合作,这份人情,让他倍感珍贵。

    “其实,这是匪军给我们下的战书。”莱茵哈特轻轻拍了拍朗曼的肩膀,

    “把你的人都收回来,其他的,交给我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