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九卷 第二十五章 闪击(八)

    当黎明的曙光从东方的山峦后飞上天空,照亮那海浪般气势磅礴的滚滚白云时,贝利夫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清晨,山顶的微风,带来一股寒意。

    贝利夫看着电子沙盘,感觉自己像是一位在一条线路上跑了几十年的列车司机,忽然于一个萧瑟寒日,发现自己驾驶的列车不知在什么时候进入了一条从未经过的岔道。

    向远方延伸的磁轨两旁,是完全陌生的景色。

    “十八个小时没有消息?”贝利夫的声音里没有丝毫的火气。不过,那收缩成两个小点的蓝色眼珠,大量的眼白,依旧让人感觉到一种遍体生寒的凶狠。

    就像是冰天雪地里,一只站在路边,用冷漠如冰的眼神紧紧盯着路过行人的饿狼。

    在贝利夫的注视下,几名参谋背心一下子就被冷汗给浸透了。他们不敢直视贝利夫的眼睛,生怕目光交错,就会引发一道惊雷。

    弗伦束战区,已经超过十八个小时没有消息了。而他们,刚刚才将这个消息带到贝利夫面前。

    在长时间高强度的电子战中。雷峰星的电子系统早已经近乎于瘫疾。能够控制的就只是附近的部队。一旦距离超过五十公里,别说什么铺天盖地无所不在的情报网,能保持通讯和指挥系统的随时畅通,就已经算不错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支部队几天几夜联系不上也是常有的事情。更况且,弗伦索镇光是直线距离,就超过了三百公里。当敌人的前线部队发动大规模的电子攻击或使用大功率的基地干扰时,部队不可避免的会出现联络中断的问题。

    这在战前的推演中,这都是有预计和准备的。在战局进行顺利的时候没人把这当回事。以弗伦索镇的兵力来看,别说十八个小时,就算是超过三十个小时,也没人担心。

    前线的指挥官,不是牵线的木偶,他们有充足的权限指挥他们的部队作战。在他们觉得必要的时候。他们完全可以自行决定一切。

    可是,当龙骑舰队全军覆没。奥布恩陨落的消息,如同一颗巨大的流星般穿越大气层撞击到雷峰星的大地时,弗伦索镇联系中断的问题。就变得异常显眼。

    就像是一颗原本放在同类中的绿豆,忽然滚到了芝麻里。

    “元帅阁下”一名上校参谋毕战战兢兢地回答道,“指挥部已经命令驻扎在奥克利夫的我聊师派侦察小队前往弗伦索镇联系,估计六个时内,能够得到消息。”

    贝利夫凝视着眼前的电子沙盘,默不作声。

    虽然无论从哪方面来开,他都不应该对现在的局势感到忧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一种未来缓慢而无声地脱离掌控的预感。

    他俯下身。趴在推演台上仔细地看了很长时间。直起腰来的时候。他已经否定了自己的直觉。

    身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直觉很重要,可是,战争绝不是靠直觉来取得胜利的。更重要的,是信心和理性!

    现在,虽然主力在夕阳山下暂时受挫,可大局毕竟还控制在西约的

    中。

    斐盟雷斯克方面军的兵力,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摸愕清清楚楚了。他们的预备兵力,不超过二十五个装甲师。

    这也就是说,有弗伦索镇的牵制,有其他防段的压力,他们投入到夕阳山战区的兵力,绝对不可能超过十个装甲师。否则,他们早已经千疮百孔的防线就可能在任意一个点被突破。

    对于斐甚来说,无论是夕阳山被突破,弗伦索镇被突破还是其他的点被突破,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

    而按照舰队提供的情报,此次匪军舰队总共只有两艘运输舰随行。这也就是说,最多有不超过六个装甲师的兵力被投送到了雷峰星。

    五、六个师,这实在让人无法产生集张的情绪。

    太空和陆地,完全是两个层面的战争。他们可以干掉奥布恩,可这并不能证明他们的机甲部队就所向无敌。

    况且,战役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或许下一分钟,北方集群就能完成突破。别说五、六个师,就算是现在斐盟投送了五十个装甲师的兵力也没有用。他们的动作再快,也来不及在夕阳山被攻破之前完成

    。

    单是让数十万军队排队走下运输舰,把他们安置到各个基地 都得花上几十个小时的时间,更别提物资弹药的补给,作战计划的指定,部队的组织等繁杂地战前工作了。

    在完成展开之前,这些援军就是一只被绳子捆住的螃蟹,其作用,不过是为北方集群增添功勋罢了。

    援军不担心,雷斯克方面军的预备兵力不担心,其他的就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现在,裁决者大队中的一个中队,就在弗伦索镇!

    单从弗伦索镇战区一百辆裁决者机士这个角度来看,贝利夫就能断定。弗伦索镇部队之所以杳无音信。更大的可能是在遭遇敌人电子封锁的情况下,全神贯注于战斗的前线指挥官没有紧急与指挥部联系的需求。

    拥有一百辆裁决者的他们,能够突破敌人的任何信息封锁。只要他们愿意,只要有迫切的需呀,他们就能派机甲和指挥部联系。

    贝利夫很轻易就说服了自己。

    他对自己策戈 已久的作战计划有着充足的信心,对裁决者的强大也有着深刻的认识。这让他找不到任何担心的理由。

    不过,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的。他向来以稳健和细致著称,面对任何一点变数,他的第一反应都是将其抚杀在爆发之前。

    “命令预备部队,提前集结。”贝利夫从天网系统里调出了一份机密文件。文件上,标注了护卫夕阳山和指挥部所在地的几个重要地点。

    为了这次战役,他准备了近四十个装甲师,除了弗伦索战区和夕阳山战区外,其他的都作为预备部队掌握在手中。

    虽然这些部队还在后方,需耍一段时间才能完成集结动员。不过,事情做在前面总是没错的。。

    若是夕阳山完成突破,这十个师。就可以沿着开辟的通道,向纵深挺进,配合主力完成这场战役,而一旦出现问题,这些预备部叭…淳起到增援。护卫和改变局面的作用。付出的代价,无非就是物资消耗,让帝国多收一点税而已。

    “是!”领命的上校参谋立正敬礼。

    他知道贝利夫准备了十个师的预备兵力,也知道这些部队都在各自的基地里完成了大部分前期的准备工作。要不了十个小时,就能拉上来。二十个小时之内,就能在夕阳山后形成一道后备线。

    这就是贝利夫个人指挥风格最鲜明的特点。

    再周密的作战计共”他也会在战役进行到某个时刻,从他的系统中调出一张补丁。战局越不利,补丁就越多,而战局顺利,这些补丁就

    。

    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将计划制定到了那一种细致的程度,跟随他这么长时间,至少在场的参谋们就从来没有看见过他拿不出后手的时候。

    转身下达命令的参谋实在想不出,计划了几周的夕阳山攻势,加上压迫力已经到达临界点的各段防线,再加上裁决者和此刻贝利夫在夕阳山后又加上的一道保肮 这一仗,怎么可能失败。

    ,

    大战的序幕,徐徐拉开。场内的人,场夕的人,都在各自忙碌着。

    当贝利夫凝视着电子沙盘,为这场战事上了一道保险时,全速运转的斐盟雷斯克方面军指挥部,正一派繁忙喧嚣,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当夕阳山东面,二十个斐盟装甲师,整装待发时,在夕阳山西面。西约已经重兵集结,虎视眈晓。

    匪军第一装甲师特种营在斯提勒的带领下四处出击,袭扰西约出击阵地。五支裁决者小队,在夕阳山防线上还以颜色,掀起腥风血雨。

    西约人在猜测失去联系的弗伦索镇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的天网屏幕上,弗伦索镇依然标记着他们的部队。

    而斐盟人,则在等待着。

    等待那支从弗伦索镇出发的部队。一路向北,横扫千军!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不同的人物,就这样在这场战卓中交织着。众生百态,随着命运木马的启动。在音乐中旋转。

    斐扬共和国首都海德菲尔德。

    距离中心商业区只有不到五分钟车程的著名湿地“绿湾”森林公园西侧,有一个占地近五公顷的庄园。

    经过保卫严密的庄园大门,是一条铺着坚硬青石的小路小路穿过漂亮的草坪和幽静的树林,蜿蜒延伸向一栋以白色和咖啡色为主色调的别墅。

    阳光穿过一棵大树巨大的伞状树冠,洒在别墅二楼的游泳池清澈的

    中。

    随着一道优美的身影一跃而下,清波荡落,水花飞溅。片刻之后。一副优美的身躯蹿出了刚刚平静下来的水面。那白哲的皮肤,优雅而诱惑的线条,就像是一只跳跃的白色海豚。

    “我知道你从前线回来一次会冒很大的风险”芭芭拉抹了抹脸上的水珠,向岸边看了一眼,仰身游向对岸。玉臂翻飞,水花四溅中 传来她的声音,“不过,和我们即将开始的行动相比,擅离职守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罪名而已。”

    “我只有两小时时间”李佛站在岸边,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语音低沉。

    他依旧穿着他那身不变的制服,修长挺拔的身躯如同标枪般笔直。只是随意的站着,就有一种非凡的魅力。

    “还是不想下水试试么?”游到泳池对岸的芭芭拉扶在池边,螓首微侧,白哲修长的脖子宛若天鹅一般美丽。

    只是她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玩味和挑衅。

    李佛没有做声,抬起头,将目光投向别墅后院幽绿草坪远端的树林。额头的一根青筋,在不经意间微微一跳。

    “自从小时候你溺过一次水,我就没见你再游过泳。”芭芭拉轻笑着,梳理着头发,“到现在,你还不能克服对水的恐惧感吗?”

    李佛如同木雕石刻般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时间。

    “好,我亲爱的哥哥”。芭芭拉咯咯笑了两声,如同鱼一般游回了泳池这边,抬头看着李佛道,“行动计划,你已经看过了,有什么意见?”

    “没有。”李佛淡淡地道。

    “距离总统大选还有八个月。”芭芭拉偏着头,饶有兴味地看着水滴从自己的指尖一点点滴在李佛铮亮的皮靴上,“我们的一号代言人,已经在民调中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后面的宣传计划,利益交换方案,也已经完成,是时候执行登顶计划了。”

    李佛低下头。鞋子已经被芭芭拉弄得一塌糊涂。

    看着全神贯注往自己鞋上滴水的妹妹,他一双锐利如刀的鹰眼中。闪过一丝宠溺。

    “箭在弦上”芭芭拉放弃了完全不符合她年龄的小女孩式的恶作剧,端起池边托盘上的饮料,漫不经心的搅动两下,皱眉道,“可我需要知道的,是我松开弦的时候。会不会有另一个猎人,夺取我们的胜利果实。”

    “黑斯廷斯?”李佛凝视着波光粼粼的池面。

    “即便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不少人心存不满,民众怨声载道。我们也不能忽视他的影响力。”芭芭拉轻轻咬了咬嘴唇,“如果在关键时刻,他发出不同的声音。或许就会”

    “他没有合适的人选,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推一个,出来。”李佛淡淡地道,“况且,现在他对卡尔斯顿星河战局不闻不问,还有对匪军的偏向,已经削弱了他的光环。如果他想在角逐中插上一脚的话,我相信会有不少人乐意跳出来向他开火。”

    “听说匪军去了雷斯克。”芭芭拉问道。

    李佛点了点头。

    “我还听说,那个叫田行健的胖子,率领舰队在牛尾座歼灭了奥布恩的龙骑舰队。”芭芭拉飞挑的凤眼微眯,握着杯子的指骨有些泛青。

    李佛犹豫了一下,再度点了点头。

    “这个,消息,已经足以让黑斯廷斯声望大张”芭芭拉冷冷地道,“如果匪军再赢得了雷。

    李佛沉默着。

    “我看过关于匪军第一,第二装甲师战斗力的评估报告。也看了截止4日凌晨,凤凰城西线的战报。”芭芭拉沿着泳池边的梯步一步步地走上泳池边,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肩膀上。晶莹的水珠,在娇嫩白哲的肌肤上滚动,宛若珍珠。

    她拿起躺椅上的一张毛巾,一边侧头擦头发,一边道,“虽然联军指挥部对雷峰星战役讳莫如深,不过,从陈凤西的前期兵力调配来看,他们显然在策划一次大的攻势。而且毫无疑问,一直倾向于防御的他们。受到了匪军的影响。”

    说着,她拿起一份文件夹,递给李佛,道:“这是最新的战报。联军指挥部防我们防得水泼不进。如果不是早埋伏有内线,雷峰星战局打成什么样,我们根本不知道。”

    李佛接过芭芭拉手中的文件,打开。

    静静地看了一段时间后,他不屑地一笑:“妄图穿插包围,歼灭贝利夫北方集团军的主力,那个勒雷人也太看得起他的匪军了。贝利夫把持苏斯军部数十年,走出了名的不到翁。不光是政治上左右逢源再面俱到。用兵也以谨慎稳重著名。”

    “凤凰城西线打了这么长时间。你什么时候见贝利夫着急过?。李佛随手将文件夹丢在躺椅上,对正在点烟的芭芭拉道:“他手中掌握着优势兵力,却只在凤凰城西线拉锯。直到拉得陈凤西顾头不顾尾,占了绝对优势,才发动这最后的致命一击。

    哼,如果匪军意味凭借他们几个师的兵力,就能贯穿六大战区 包围夕阳山,他们就打错主意了!以贝利夫的谨慎,不可能没有后手。只要能在夕阳山后再集结十个师,匪军打到夕阳山,也不过是往陷阱里跳!”

    芭芭拉轻轻喷出一股烟,若有所思,听李佛分析道,“雷斯克方面军的兵力在凤凰城西线消耗极大,而主力,又被漫长的防线捆绑住。想要守住这条防线,他们能动用的兵力,就只有二十个。师的预备队。凭这么点兵力。他们怎么可能翻得了天”。

    “可是,匪军的战斗力评估”芭芭拉有些出神。

    “打法塞特的三十一军,他们占了查克纳人和黑斯廷斯纵容的便宜!”李佛打断了芭芭拉的话,“虽然我也承认,他们的近战技术和机甲技术,的确在现代陆军中数一数二。不过,他们毕竟只有两个师。就算加上弗伦索镇的部分兵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击溃贝利夫的北方集团主力。”

    “而一旦贝利夫提前做了准备”李佛嘴角一勾,“就算匪军能靠他们战斗力逃出去,雷斯克方面军也完了!”

    “那你的意思是”芭芭拉释然。嘴角露出一丝快意地笑容,“雷峰星或许会迎来一场惨败?”

    “战争这样的游戏,不是一个没有上过军校的机修兵能玩转的。”李佛负手而立,“如果他真的打的是迂回包抄的主意,他会输得很惨。”

    “战场上的事我不懂”芭芭拉嫣然而起,拉着李佛的手。“不过。如果雷峰星正的迎来一场惨败的话,倒正好悔我们的计划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走,我们未来的总统,还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里等我们过去呢。”

    李佛宠溺地拍了拍芭芭拉的头。宛若万年不化的冰山般的脸上,露出常人永远难以看见的温暖微笑。

    两人牵着手,向别墅二楼的玻璃门走去。

    门内豪华的客厅里,一名中年男子。正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只有不时向泳池露台张望的眼神,暴露了他的忐忑不安。

    当自动玻璃门打开,中年男子站起来,脸上浮现一丝谦卑笑容的瞬间。李佛忽然站住了。

    挽着他的芭芭拉,被他拉了一下。惊异地回过头。

    “不对!”李佛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

    “怎么了?”芭芭拉和中年男子对视一眼,都有些惊讶。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李佛这种近乎于气急败坏的模样。

    “这个狡得的勒雷人”。李佛的声音,仿佛从牙缝里透出来一般,“他根本就没打算继续依靠凤凰城西线的防御体系作战。”

    “你是斑  ”芭芭拉的脸色也变了。

    在此之前,她一直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此刻,听了哥哥的这句话,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我们小看他了李佛通盘回想了整个战局,忽然明白了胖子的

    。

    他攥紧了拳头,面沉如铁:“之前的分析,我们都是以雷峰星方面军守卫凤凰城西线为前提做推导。可是,那家伙根本就不准备再守鸡肋般的防线。对于他来说,防线上经营已久的阵地,不过是看似坚固的坟场”。

    他快步走向客厅的电脑,启动虚拟屏幕,调出一份雷峰星凤凰城的平面地图。自始自终,他都没顾的上看等候的中年男子一眼。

    “从弗伦索镇到夕阳山,六大战区。雷斯克方面军在防线上,总计拥有超过十二个师的兵力”。

    李佛的手,在屏幕上一挥。

    一条由细变粗的攻击箭头,直冲夕阳山。

    而当夕阳山后,陈凤西手中的近二十个师的预备队与这个箭头汇集到一起时,整个战场态势图,立刻在这胆大包天肆意妄为的战术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不用计算推演,李佛和芭芭拉也能看得出来,贝利夫绝对无法阻挡这骤然出现的风暴。

    原因很简单。为了保持对斐盟防线的压力,贝利夫的北方集群大量的部队,都分布于漫长的防线前端,日夜不停的发动攻击。

    而现在,那个狡猾的胖子,根本就不要防线了!

    他将利用夕阳山,抢在贝利夫之前,将沿途六大战区的斐盟部队全部集中起来,摧毁夕阳山的西约主力,并迅速将这股风暴席卷整个防线。

    以攻对攻。

    那胖子,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口!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