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九卷 第二十四章 闪击(七)

    五体投地的小男孩,单说这位安上校展现出的情报能力,就让他忍不住想挖墙脚

    或许,她算不上惊采绝艳的天才。可是,她永远没有丝毫火气和惊慌失措的温柔气质,对情报的敏锐直觉,就使她在情报处理方面远远高于常人。在她的带领下,指'挥部的情报处理效率极高,下面流程的参谋在拿到她处理过的情报后,无论做什么,都事半功倍。

    短短几个小时,方面军指挥部的几个情报组和几位经验丰富的情报联络官,就成为了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最忠实的拥趸,甘心于她的领导。

    她的温柔和从容,谬响了整个情报组。让每一个人都心如平湖。

    “这是我们根。据天网信息刚刚完成的战场态势预测图,”安蕾争得陈凤西同意后,'直接在他的指挥电脑上调出了一份文件,“请您过目。

    陈凤西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安蕾调出来的预测图吸引了,片刻之后他表情严肃地对身旁的参谋道:“送交推演验证。

    参谋领命而去。陈凤西背手踱了几步,抬头和皮埃尔对视一眼,两人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苦笑。

    他们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只在看图的短短几分钟内,背心就已经被冷汗浸透。

    虽然安'蕾'提交的战'场态'势预测才刚刚出炉,还没来得及经过推演验证,可是,以陈凤西和皮埃尔丰富的经验,他们一眼就能判断出这份态势预测的准确性。态势图上那一个个被标注为危险的红色区域,以及长达数千公里的战铽上,数以百计如同食人鱼一般撕咬着防线的西纳攻击箭头,早在胖子的推演'中,就已经被准确的预测出来了。

    凤凰城西线的态势,原来早就恶劣到了这种地步。从南部战区到北部战区,兵力强盛的西约军,已经将防线撕扯得残破不堪。恐怕到现在,他们还以为凤凰城西线能够顶上那么两三个星期。

    事实上,就葬-没有贝利夫这嘬后一击,凤凰城西线,也顶不过一周!

    贝利夫发动夕阳山战役,与其说是他急于抢在斐盟第三次增兵之前攻克凤凰城西线,倒不如说他是想毕其功于一役,直接将斐翌联军的抵抗力量扼杀在凤凰城西线的阵地上。让他的部队,在突破防线之后不给斐盟联军一点抵抗的机会。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整个雷峰星!

    如果不是匪军的到来',如果不是田行健中将在第一时间依靠仅有的信息看穿了贝利夫的意图,并以匪军为主力,制定了这个死中求活的计划,一切都将无可挽回。

    直到这时候,陈凤西和皮埃尔才在后怕中,确定了自己当初赞同胖子的计划,是'多么的正确。

    “枸日的贝利夫!”陈'凤西狠狠骂了一声,大步走向大厅的主推演

    足有一百五十平方米的巨型电子沙盘,就像是一个微缩的世界。起伏的山峦,不同地区的不同天气,还有一支支移动的部队,蜿蜒防线上的一个'个山头,'都和天网能掌握的现实一摸一样。

    十余名查克纳高级参谋和匪军将领们,就站在沙盘前,不断移动手中的电子推杆。而玛格丽特,则静静地站在靠近沙盘上弗伦索镇最近的位置,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弗,伦索'镇横着插向北方的红色箭头,一动不动。

    陈凤西看了看时间,心跳,在不自觉之间有些加速。

    那个红色的箭头,和电子屏幕上虚拟的部队,已经在弗伦索北的第一个战区,圣约翰镇镇西战区停了一段时间了。

    想到刻下的时间在上分一秒的流逝,陈凤西就将目光转向了夕阳山

    在那里,部队已经集结完毕,而接连攻击受挫桧西约,也是时候出动他们最后的王牌了。

    夕阳山能不能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匪军能不能按时完成包抄,这两个疑问,就像是猫爪子一般,不停地挠着他的心脏。

    “司令官阁下。夕阳山最新战报。

    耳畔,又传来了安蕾的'声音。这个声音,让围绕在电子沙盘前的所有人都猛地抬起了头。虽然要不了一分钟,这个情报就会被电子沙盘自动更新,可是,大家还是在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了安蕾。

    陈凤西从安蕾'手中'接过一份已经打开的电子文件夹。

    “裁决者出动了,”安蕾的语气却异常的严肃,“半个小时时间,我夕阳山阵地接连遭受裁决者小队的袭击,迄今为止,已经造成我军一个自行火炮营地,一个物资转运点被摧毁,四个防段近一千两百名战士伤亡。

    “一千两百名战士?”陈凤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小规模的敌后作战。怎么能造成如此巨大的伤亡。那是整碧一个团的战斗单位了!

    “他们袭击了我军两个战地医院。六百名伤员和两百多名医护人员。无一幸免。”安蕾沉重地声音,破解了谜团。

    随即,她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在天网屏幕上调出了前线发回来的影像记录

    那是一幅地狱般的景象。两个战的医院,已经变成了焦黑的坟场。一具具被烧得奇形怪状的尸体,苍凉无助地躺在丛林中。十几辆医护机甲,被打得千疮百孔。医疗舱。手术台等医疗器械散落四周。几名女护士就躺在距离镜头最近的地方,肢体已经残缺不全,只有她们挽起的长发和破碎的衣服,还能证明她们的身份。

    眼前的一切,让整个指挥部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军官们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睛里潢是通红的血丝。他们想到了裁决者的出现,想到了这些魔鬼会袭击后勤补给线,会袭击自行火炮阵地,会端掉前线指挥所,佘对某一段防线发动攻击,打乱前线的防御

    可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些人合没有人性地袭击战地医院!

    战地医院通常都不设置'在距离阵的很近的地方,而是会挨着交通相对便利的后'勤通道设置'在比较靠后的区域。裁决者能出现在这里,证明他们'突破了阵地,自由的游走于阵地后方。前面的战壕,两翼的巡逻护卫部队,根本无法阻挡他们。。

    他们有很'多'目标可以选择,为什么要对战地医院下毒手。

    这绝不是一起偶然事'仵,绝不是因为某个伤兵冲着这些该死的裁决者竖起'中'指导致的结果。他们同时袭击了两个战地医院,他们从一开始,就准备了这场屠杀!

    “斯提勒呢!一师的特种营在干什么?!”玛格丽特脸色白得吓人。嘴唇几乎'被牙齿咬出血来。

    “特种'营已经全面出击'!”安蕾从身旁一名参谋手接过了一份电子文件夹,递给玛格丽特,“目前,部队已肃清了苏斯出击阵地前沿,基本掌握战场信息控制权。另摧毁敌军出击阵地的一个耸火库,三个物资转运仓库,击毁运输机甲及电子机甲总计五百余辆,击毙敌校级以上军官十八人,歼灭敌lc5装甲师一个装甲连,

    安蕾一口气也不停的报告,让在场的参谋们全都屏住了呼吸。

    “报复?”玛格丽特看'了看情报。迅速从双方发动袭击的时间先后次序上,吞穿了被抢了先的'裁决者那毫不掩饰的恼羞成怒。

    安蕾点头道:“我想是格。以裁决者的行为习惯推断,他们很难接受有一支同样的部队以这样打耳光的方式给他们下战书。

    “苏斯的各大出击阵地有什么反应?”玛格丽特问出了在场所有人都最关心的问题。

    “内收外扩,”安'蕾'道:“通讯和战场情报被屏蔽,接连遭遇我特种营的偷袭,现在苏斯各大出击阵地已经收缩防御。

    布置在外面的卫星部队已经收缩回去,同时,他们派遣了大量精锐部队对四周进行挤压式的清理,试图夺回信息主动权。

    所有人都咬着牙,呼'了一口气。无论如何,至少斯特勒已经成功的让苏斯主力将视线转移到他们自己的周边。显然,在重新控制战场,解除后顾之忧以前,他们不会发动大规模的攻击。时间越是拖下去,对盟军就越有利!

    玛格丽特的脸上,浮现一丝冰冷的笑容。

    “我一贯的宗旨,是以牙还牙,”她扭头对身旁的卡尔道:“告诉斯提勒,现在他可以自由行动,袭击一切可以袭击的目标,不用留俘虏。

    “是!”

    卡尔领命,正准备转身,却被一旁咬着奶茶吸管的小屁孩给叫住了

    “大头,顺便把消息给胖子说一下。

    在满屋子斐盟军官有些呆滞的注视下,小男孩哧溜溜将奶茶吸了个且。底,空杯子随时往垃圾篓一丢,淡淡地道:“敢冲我们的医院下手。他杀我们一个,杈们杀他十个。匪军,从来不做亏本生意!

    看着卡尔走向天网控制'台的身-影,指挥大厅里,鸦雀无声。

    军官们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态。是震惊于匪军的狠厉,还是不赞同这种以牙还牙的方式。抑或,是一种仿佛被压抑的火山从心口爆发出来的痛快!

    啐哔,接连一串清脆的电子音,惊醒了众人。

    陈凤西等人转头看'去,巨大的电子沙盘上,那停滞的红色箭头,又开始了移动。

    这一次,这个箭头陡然变粗变大。飞快地刺穿了第一战区

    略微停顿后,又在众人剧烈的心跳'声中,刺穿了第二战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