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一百三十章 完胜

    远在汉京的将军们看了出来,距离战区只有不到四十分钟航程的龙征也看了出来。

    而最清楚的,自然莫过于胖子身旁的匪军军官们了。在这一次以真实的战舰和士兵的生命为推演数据的对抗开始之后,他们就站在胖子身旁,亲眼目睹了战局的一系列的演变过程。

    对抗开始第三分钟,中央战团,隶属魅二舰队的巡洋舰,宽纹虎鲨,号率领两支分舰队,在胖子的命令下,沿几支交火的舰队之间的一道缝隙横向航行,试图支援战区另外一侧的己方舰队。却“不料”将舰队侧翼,暴露在网刚转向的杰彰,剪尾鸢,分舰队正面炮口之下。

    接到奥布恩的指令,准备向战区纵深位置穿插,进行大范围迂回的,剪尾鸢分舰队,毫不迟疑地减速,尾阵战舰向两翼加速扩展,拉开阵型全力开火。试图于最短的时间内,在横在自己前进航线正中的,宽纹虎鲨舰队身上获取最大的战果。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让,剪尾鸢,舰队的每一个杰彭人眼睛充血!

    在第一时间咬住斐扬舰队侧翼,并以一次齐射击伤一艘驱逐舰,将十余艘斐扬战舰的能量罩打成极度危险的深红色之后”剪尾鸢舰队指挥官决定扩大战果。

    他下斟只地调整舰队行进速度和舰首角度。

    舰队一边向,宽纹虎鲨舰队逼近,一边进行能量炮充能。而原本应该于两分钟内通过这一空域的时间,被延长到了第二次齐射完成后。

    杰彭,鹰,级巡洋舰主炮的充能时间为三分二十六秒。这就意味着”剪尾鸢,舰队,需要在这里多耽误一分二十六秒。

    一分二十六秒,在人的一生当中,只是很短的一瞬间。抽不完一支烟也不够泡一盏茶。对于这个宇雷空间,对远方牛尾系亘古不变的恒星和行星,以及发生在这里的这场以小时为单位的战斗来说,更是忽略不计的一刹那。

    一次主炮充能容,需要三分多钟,一次加速就需要两分多钟,一次集体转向就需要一分多钟”谁还在乎这一分二十六秒?

    况且”剪尾鸢,舰队向纵深穿插迂回的目的,是占据外围的攻击位置,伺机寻找战机。为了这个目标放弃眼前紧紧把握住的战机,岂不是舍本逐末?

    ,剪尾鸢舰队指挥官没和下达命令的奥布恩,都没有意识到危险的诞生,更不知道这一分二十六秒,对胖子来说究竟有多么重要!

    早在玛格丽特讲解杰彰,鹰级巡洋舰的主炮充能时间开始,胖子就一直在计算着一个又一个三分二十六秒。中央战团每支杰彭舰队的每一次齐射。左翼杰彭,闪电隼,舰队的每一次攻击,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就连和奥布恩通话的时候,他也在心里计算着时间。

    现在,机会到了!

    受到攻击的,宽纹虎鲨,舰队,迅速改变航向,试图摆脱侧翼被咬住的局面。可是,杰彭,剪尾鸢,舰队,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他们。狂呼呐喊的杰彭分舰队指挥官,和他的独眼将军一眼,陷入了杀戮的狂热之中。

    可是,就在,剪尾鸢,舰队主炮充能完毕,进行第二次齐射的时候,舰队指挥官忽然发现,己方的一支分舰队,忽然从侧面斜插了上来!

    那是一支试图摆脱斐扬三支分舰队包围圈的杰彰分舰队,他们在飞快的接近。而自己的舰队,就挡在他们脱逃的航线上!

    连锁反应,在这一刻,犹如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开始就停不下来。

    ,剪尾鸢舰队指挥官,傻傻地看着自己的兄弟舰队,从自己舰队的身下穿过,被另一支早已经进入攻击位置的斐盟舰队一口咬住侧翼。紧接着,又一支在缠斗中做环绕运动的杰彰舰队,被迫改变航线,落入了忽然从两翼交叉的韭扬舰队炮口之下删

    第三支,第四支”

    就像是赛车跑道上的连环车祸,一辆又一辆飞驰的赛车,刹车,变线,撞击,弹开无论怎么规避,无论车手在危机时刻往哪边转动方向盘,都躲不开命运的戏弄。观众们能够听见的,就只是一声接一声的撞击声。能够看见的,就只是无数赛车宿命般的毁灭。

    一切,都始于,剪尾鸢,分舰队这一分二十六秒。当这多米诺骨牌轮回一圈的时候,二十六秒,已经演变成了一个死局最后一支杰彭舰队,出现在了斐扬,宽纹虎鲨,舰队的前方!

    杰彭,剪尾鸢,舰队完成了他们的第二次齐射。

    拼命下令开炮的舰队指挥官,梦想着在最后的环节,将一切都重新归回原位。就像是电影倒带,洒出的水回到盆里,毁灭的战舰四射的残骸重新拼凑在一起,老人额头的皱纹散去,眼睛变得清澈,子弹从人体里退出来,血花收缩,一切都完好无损!

    可是”宽纹虎鲨,舰队的菱形战阵发生的变化。

    击碎了这位指挥官的梦想。

    斐扬舰队前队减速,左翼能量护罩发红的战舰斜着插入了阵中,而尾阵战舰,则加速扩展,形成了一条新的侧翼。

    面对更先扬战舰那幽哲的能量护卓,杰彭人的齐射取得的披果嘲差不多。

    只不过,命运的一圈轮回之后,中央战团的杰彰驱巡舰队,损失超过百分之四十五。剩下的战舰,也处于被追击的状态下,四分五裂,各自为战。

    奥布恩呆呆地站在战术电脑前。电脑屏幕明亮的文字数据和图像,映在他的脸上,一排排地翻滚着。从胸口。闪烁到脖子,再到下巴,鼻子,映入一只失神的瞳孔,最终消散于额头浓密的短发中。

    窗外,一艘战列舰爆炸时的光团,从一个篮球大膨胀开来,变成一片刺目的白光猛地扑满了整排舷窗。早已经伤痕累累的,无上荣光”在剧烈的摇晃着。中央电脑的损伤统计系统,在拼命地闪烁着。战舰结构图上。已经是一片鲜红,警报声不断。

    两架斐扬战机,呈编队从窗外掠过。到这个时候,太空中已经没有一架杰彭战机了。一直以不到对手百分之十的数量抵抗的战机集群,在四艘太空航母被摧毁之后,终于消耗得一干二净。轮番回去补给的斐扬战机集群,几乎是悠闲自在的在龙骑舰队主阵中肆虐。。

    再加上斐扬舰队战列舰主阵那摧枯拉朽的主炮齐射,现在的龙骑舰队,已经是穷途末路。

    而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直到现在为止,四支试图直扑斐扬舰队主阵的杰彭驱巡分舰队,也没能突破对方一支分舰队的阻击。

    ,西里阿多”这个名字出自古钱地球但丁的《神曲》,是地狱狱卒中的一员,长着比别的狱卒更长的獠牙,凶恶无比。每当罪人露出接受惩罚的沥青池面,这个被昵称为獠牙猪的狱卒,就猛地冲上去,用长牙撕裂罪人的皮。

    杰彭人不知道这艘编号够口的战舰的名字。

    他们情报中的,西里阿多号巡洋舰,在服役两年之后,于一次无法挽回的事故之后退役,被拆卸回炉,早已经消失。却不知道,这艘从地狱重生的战舰,就在他们的眼前和他们作战。

    在胖子的指挥下,左翼小规模的战斗,甚至比中央战区的驱巡集群绞杀更精彩。西里阿多,这个凶猛的狱卒,带领着他的同伴,死死缠住了对方。他们分散开来,一边打。一边退,变幻无穷的走位和配合,让急于向前穿插的杰彭舰队步履维艰。

    谁也不知道,这分散开来,高速游走的分舰队,下一秒会出现在哪一个位置,更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从不同方位向同一艘战舰发动齐射。

    他们太灵巧了。速度飞快。完全违背了驱巡战舰战斗的规律。在他们面前,杰彭的高速战舰,简直像一只被一群狡猾而猥琐的麓狗乱哄哄围着打转的笨牛,当你扑上去的时候。它们就飞快地跑开。当你转过身的时候,他们就在你的屁股上咬上一口。

    这不是战舰的科技差距造成的局面,完完全全是因为指挥官的指挥。

    ,西里阿多,分舰队的缠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极限速度。当杰彭战舰需要调整舰首而减速的时候,他们在空中飞快地划过一道弧线,然后甩出一道能量炮,准确的命中一艘恰好撞上去的杰彰战舰,然后消失。

    如果把他们在空中飞行的航线都用笔给画出来,能看到的,就是一团让人眼花缭乱,理都理不清的线团。可是,在这线团之中,他们却能够恰到好处地开火。恰到好处的规避,恰到好处地配合!

    他们不能取得胜利,却集赢得时间。

    这已经足够了。

    奥布恩放弃了指挥。庞大的指挥室。现在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倾听着,无上荣光,号的中央电脑机械的警告声,看着监控器屏幕上对方的指挥大厅。

    那里,已经是一片欢腾。

    他看见那些身穿蓝色和黑色制服的军人,疯了一般的跳起来,纵臂欢呼。他还看见,在对方巨大的通讯屏幕上,自己熟悉的斐盟将领,在击掌相庆。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那些人里面,有好几个,都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目光,最后落在了人群中那个胖子的身上。

    在对手的欢腾和己方的悲哀中,只有自己和这个击败自己的家伙,安静的对视。

    战舰剧烈地颤抖起来,接连地爆炸,从机舱,从主炮舱,从武器库,从能量库,从停机库一路向着指挥室所在的舰桥席卷。

    有没有参谋部,结局其实都一样。如果这个家伙没有作弊,那他就太可怕了!这场战役,无论是阴谋陷阱还是正面绞杀,自己都输得干干净净。

    “不过,自己终究没有让参谋部帮忙,这样的死去,会比较过瘾。”奥布恩自言自语地坐了下来,戴上眼罩,在最后的火光中冲胖子露出一个微笑。

    他想起了三上悠人。

    那个猴子一样矮小的家伙,想要拿下东南星域,很不容易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