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绝杀

    扬舰队,宛若一朵盛开的蒲桃花般,忽然干黑色的宇悔眺中绽放出万缕千丝!四个攻击集群在这一刻放射成了数十支航迹不同的分舰队,在星空中高速突进。

    他们有的横冲直撞,有的曲线迂回。原本就已经短兵相接,缠绕在一起的战团,在这一亥变得愈加混乱。

    从杰彭战舰的舷窗往外看去,前后左右,到处都是被捅了窝的马蜂一般四处乱窜的斐扬战舰。再加上乱七八糟忽左忽右的炮火交错,整个空域乱作一团。

    “怎么回事?”

    “斐扬舰队分兵了。”

    “狂妄!他们竟然采用绞杀战术。”

    “快看,那支舰队转向了白痴,那是马克上校舰队所在的方向,就这样直插过去,他们会被马克上校撕碎的!”

    “这些家伙疯了吗,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的对手是奥布恩大将?!”

    “无论如何,全力出击。现在轮到我们给他们一点颜色看了。这些该死的斐扬人。他们会为他们的愚蠢付出代价的!”

    “左舵一千零三十刻,主炮锁定,延迟再秒开炮!”

    整个星空,随着斐扬舰队的战术变化而变得一片喧嚣。

    在之前的第一阶段战斗中被斐扬人迎头痛击的杰彭人,就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怒吼声声,杀气腾腾。

    绞杀战术,早已经刻到了他们的骨子里。当对方的舰队在他们的面前以他们最熟悉最擅长的方式变幻阵型的时候,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一只鳄鱼看见跳下河的狮子。浑身的每一颗杀戮细胞,都在渴望着鲜血的滋润。

    “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位斐扬指挥官的名字。”

    旗舰,无上荣光,号。奥布恩傲然屹立于银白色的圆形指挥台上,他的声音,在空旷的指挥大厅中回荡着。

    “不过那得在我们击败他们之后”奥布恩看着巨大的天网虚拟屏幕,忽然间笑了起来,狰狞丑陋的脸上,一只独眼精光四射:“现在,让我们先给他们一点教。让他们明白,他们究竟犯下了多么严重的错误!”

    “是!”随着奥布恩的笑声,肃然静立的杰彭军官们从胸膛爆发出一声大吼,奔向自己的岗位,指挥大厅再度高速运转起来,一种病态的狂热气氛,无声无息地弥漫。

    “大将阁下”山本猛然抬头,“敌左翼,攻击代号田的分舰队忽然加速。

    田分舰队转向,迎向我,闪电隼,分舰队。”

    (因为斐扬舰队没有任何徽记和标识,在杰彰的情报库中,也找不到这些战舰的资料因此,天网系统自动为每一支分舰队和每一艘战舰进行编号。02为匪军,白鳍鲨,舰队,03为匪军,西里阿多,舰

    “观察到是很敏锐。”奥布恩的目光迅速捕获了电子沙盘光幕上那两支被标记为田和03的斐扬分舰队。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命令,臼电隼执行镰刀计哉”黑翅鸢,分队”黑肩鸢分队”灰歌鹰,分队协助,主阵加速。向右翼隐蔽运动。”

    “是!”

    轰然应诺声中,奥布恩向山本点了点头:“可以给我们的飞行员们下达作战简报了,他们有四十分钟的时间做准备。”

    “长官,敌,闪电隼驱巡集群变阵,与我,西里阿多,分舰队交火。”指挥大厅低层,一名斐扬作战参谋半转身,向二楼指挥台举手示

    。

    指挥台上的军官们向天网屏幕看去。

    随着,白鳍鲨,舰队的加速远离,斜后方只剩下了,西里阿多舰队和试图攻击结合部的那支以一艘名叫,闪电隼的巡洋舰领头的杰彭分舰队。

    由十艘驱谗舰和六艘巡洋舰组成的,西里阿多分舰队,率先向迎面而来的杰彭。闪电隼,分舰队猛烈开火。与此同时,由十六艘驱逐舰和八艘巡洋舰组成的,闪电隼,分舰队的主炮,也骤然一亮。

    一道道能量炮光,在宇宙中交错而过,各自扑向对手。转瞬之间,已经各自抵达目标空域。炸射出一连串剧烈白光。

    双方舰队在高速移动中不断地变幻阵型,抢占攻击位。力图在规避对方炮火的同时,将舰首对准对方舰队的侧翼。一艘艘战舰的转向推进器,宛若伴随摇滚乐闪烁的锤射灯,在急速的喷吐明灭中驱动战舰甩尾,转弯,偏移,翻滚。

    战斗几乎是在一照面间,就进入了**。

    两支舰队都拿出了浑身解数。你来我往,拼命咬住对手。其速度之快,火力之猛,场面之惊险。战术变化之频繁,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不过,左翼的这场战斗。并没有让军官们沉迷。

    原本应该跟随“白鳍鲨舰队向左翼迂回的:西里阿多,舰队,被胖子更改了作战计刮,转向截住了试图突击结合部空隙的杰彭,闪电隼,舰队。因此”白蜡鲨,尾部的危险已经消除。现在,那不过是两支分舰队单纯的局部战斗而已。

    他们的目光,更多地停留在整个战场的中心位置。在那里,双方总计有二三十支分舰队,正在激烈缠斗。这乱麻一般的战局,才决定着这场战役的胜负!

    因为中央空域的舰队过于密集,被隔离在两端的战列舰主阵,已经停止了互相凹州在只是在外围高速游走,不时在确认不会误伤胆”叭视的情况下,以火力对中央战团进行支援。这样一来,被逼迫到中间的双方驱巡集群,缠斗得更紧,也更激烈。

    “,闪电隼,巡洋舰。是杰彭脸年服役的,鹰,级高速巡洋舰中的第一百二十艘。”

    指挥台上,玛格丽特靠在指挥席栏杆边为胖子恶补太空海军的基础知识:“这种巡洋舰的非跃迁状态最高速度九级。主炮为伦斯能量炮,口径一千六百毫米,充能较慢,为三分二十六秒。副炮四门,口径六百毫米,为每分钟两发的高速炮。其舰攻击力强,速度快,防护较

    忙碌的参谋们不约而同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一位陆军中将和一个以绞杀战术著名的太空海军大将,谁会是这场战役的胜利者呢?。

    没有人知道。

    即便是见识了胖子的能力,又有玛格丽特的力挺,大家心头也还是没有底。

    要知道,这终究不是一次可以推倒重来的游戏,而是每一秒都流淌着鲜血的战争。一次失误,就可能葬送整支舰队。

    不过,不少参谋心头都在思考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奥布恩知道他被一个连,鹫,级巡洋舰的参数都不知道的家伙用太空战斗中战斗力最弱的导弹和鱼雷干掉了近一半的驱逐舰和巡洋舰会不会脑溢血。

    玛格丽特的讲解声中,胖子在,西里阿多分舰队的一次齐射闪光的同时,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随即低下头,继续操作着战术电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随着战斗的进行,魅影舰队的军官们,心越来越沉。

    战局开始变得不容乐观了。

    三十分钟前,两支杰彭分舰队,在一次交叉攻击之后忽然汇集编队,强行突破了一支匪军分舰队的封堵,出现在另一支正在缠斗中的匪军分舰队侧翼。这次攻击。造成六艘斐扬战舰被击毁。受到攻击的分舰队,只是在附近舰队的拼命支援下,才侥幸逃脱全军覆没的命运。

    二十二分钟前。一支斜线穿插的匪军分舰队。在试图咬住一支横向航行的杰彭分舰队尾部时。却被一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杰彭分舰队从侧后方发动攻击。

    这一次,这支分舰队没有几分钟前那支舰队的运气,一波攻击之后,只有两艘巡洋舰和四艘驱逐舰带伤逃脱。

    七分钟前,在020空域,双方在经过一系列纠缠之后,战斗忽然在五支杰彭舰队和三支匪军舰队之间爆发。奥布恩忽然形成的兵力优势,在短短几分钟内,获得十二比七的战损比。

    整个指挥室,仿佛被乌云笼罩,压抑得让人发慌。

    参谋们虽然依然在按部就班地工作,可是,大家不时看向指挥台的目光,却充满焦虑。而指挥台上高级将领们脸上的凝重,更加剧了消极情绪的蔓延。

    战局不利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

    奥布恩毕竟是空战名将,他的指挥非常流畅。杰彭驱巡集群互相之间的配合,可以用行云流水天衣无缝来形容。每一环,都紧紧地扣在一起。让人有一种被死死缠住的感觉。现在的匪军舰队,就被缠得束手束脚,好像总是慢上半拍。

    虽然在半个小时的绞杀战斗中,魅影舰队的损失并不算严重,可是,要知道,这支舰队已经是斐扬最精锐的舰队了。别说战损比高于杰彭舰队,就算是以一换一,都是失败。

    这显然不是舰队战斗力的问题。陌生的指挥层,上下之间缺乏信任和默契的恶果,被奥布恩的强大催熟,已经压弯了枝头。

    所有人中,最不满和焦虑的。或者就是魅影军团的高级参谋们了。

    他们原本应该是交战时最忙碌的一群人。可现在,他们却只能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眼前的电脑发呆。

    情报分析,作战计利制定,推演,向指挥官提供建议些工作和他们统统无关。

    虽然在胖子的安排中,他们每个人都负责一两艘战舰的协调工作。可是,在这种以分舰认为单位的战斗中,实在没他们什么事。他们总不能抢了分舰队指挥官的饭碗,给自己负责的战舰下令,从而引发一次致命的混乱?

    “我们就这样打下去?”

    “这种战斗应该由托尼长官指挥!”

    “我觉得我们已经被杰彭人牵着鼻子走了,长官应该也看出来了。不过,现在恐怕谁也没办法,托尼长官也不擅长这种绞杀。”

    “办法还是有的,咱们不是在障碍区藏的有战机集群么,只要收缩阵线,让战机集群突击,就算打不过,要走总是没问题的。”

    “对啊,田中将这一手一直压着没用呢。他想等到什么时候?不是想等杰彭人的战机集群突击才放出来?”

    高级参谋们无奈地嘀咕着。看着天网屏幕发呆。

    忽然,他们的眼神凝固了。

    屏幕上,三支杰彭分舰队,在虚晃一枪,配合其他舰队逼开匪军分舰队的同时,忽然向左翼高速穿插。

    这是

    一名上校参谋猛地站起身来,惊骇地用手指向屏幕的右侧。

    那是距离障碍区不远的地方,一直在对。战区实施火力支持的杰彭战列舰弄阵,凡经在其驱巡卑瓒用”栅护下,移动到了匪军战列舰集群的右翼!

    看到眼前这一幕,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中央指挥台,绝幕!

    奥布恩最后敲了战术电脑键盘的发送键,将一道指令传送全舰队后,松了一口气。一摸背心。制服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冷汗湿透。

    对方的指挥官,叫什么名字?

    这个问题。在奥布恩的脑海里翻腾着,让他甚至有些坐立不安。

    虽然在近一个小时的战斗中,龙骑舰队一直压着对方打,可奥布恩知道,这绝对是自己永生难忘的一次战役。

    原因。不是因为对方指挥官有多么恐怖的指挥技巧,有多么凶悍的战术。所有的压力,都只来自于一点。那就是对方指挥官疯狂的成长速度。如果不是现在大局已定,奥布恩甚至不确定自弓还能不能应付对方越来越纯熟的战术运用和指挥手法!

    奥年恩静静地回想着。

    一开始,这位不知名的指挥官似乎只是依靠他强大的参谋系统,在支持着他的指挥。他指挥舰队不断地变幻航线,不断的交叉配合,不断的设置陷阱,寻找缝隙穿插分割弓从这方面看,他已经基本领悟了绞杀战术的精髓。

    只不过,他的经验似乎还不怎么丰富。指挥技巧上,也还有些稚嫩。

    每当他的陷阱成型,或者某支舰队眼看就要完成一次致命的穿插时,自己总能在他之前做出封堵或者反击。这其中。除了自己多年的经验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之外,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舰队,远比对方的舰队更熟悉这种作战方式,配合也更默契。。

    可是。随着战斗的进行,对方似乎已经渐入佳境。

    他的攻击越来越凌厉,反应也越来越快。在自己指挥舰队进行的好几个配合套路完成前,他都提前预知并跳了出去。甚至在自己指挥两支分舰队试图用时间差吃掉他的一支分舰队的时候,还差点被他的四支分舰队包围。

    而当时。自己甚至没能看出他那四支分舰队究竟是怎么摆脱自己舰队一环接一环的纠缠的。

    只可惜。现在一切都结束了。等待这位天才的斐扬指挥官的,是无情的抚杀。因为,他还不明白。巨蟒捕获猎物的时候,缠绕绞杀,只是完成最后吞噬之前的手段。真正的绞杀战术,必须建立在埋下绝杀的基础上!

    自己的绝杀,在一开始就埋伏下了。

    当时。对方的左翼两支分舰队,一支扑得太快,一支跟得太慢。这就产生了一个美妙的缝隙。当“闪电隼!分舰队直插这个缝隙的时候,为了让前面的舰队不至于被咬住尾部,他就只能让前面的舰队加速,并用后面的舰队迎战。

    这样一来。扑得太快的舰队被自己缠进了左翼战团,无法让他在左翼靠近主阵的区域形成足够厚重的兵力。跟得太慢的舰队又被迫跟,闪电隼舰队交手,让他无法将防区扩展开来。

    在距离主阵不远的地方,以一支分舰队压迫住他,就如同埋下了一枚棋子。这枚棋子,在自己通过中路的绞杀迫使战团不断的向左偏移,并利用主阵的游走,接近到他的主阵右翼足够近的距离时。就变成了一颗定时炸弹!

    现在。自己的战列舰主阵就在对方的右翼,而左翼,三支驱巡舰队,正高速向前穿插。

    那是一片空旷的区域。就像是对方前锋被压在禁区的球队,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后卫直接从远处冲过来。

    一左一右。在这样的距离上,已是绝杀。

    之前因为距离太远而没有释放的战机,早已经集合待命,几分钟内,就能完成释放。

    现在。是时候了。

    “神说。我赐你身体,要保持洁净。赐你食物,要珍惜。赐你光明,要时常洗涤心灵,感恩,并使他人与你一般虔诚”

    奥布恩翻开经书,开始祈祷。

    指挥平台上,一片死寂。

    将军们紧紧攥着拳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网屏幕。

    主阵右侧三千公里外,杰彭战列舰主阵已经快要进入攻击位置。六艘太空母舰。正在缓缓释放战机。而在他们身后两千公里处,障碍区弥漫的宇雷尘埃,反射着恒星的光芒,就像是天边的一朵白云。

    “我们还等什么?”卡尔的声音有些发颤。

    一道信号,穿过虚空。

    “先生们。该我们了!看见他们的屁股了吗,那是我们的目标!”通讯频道里。传来一身怪叫。

    一阵响彻云霄的欢呼之后,一架斐扬太空战机。率先射出了白茫茫的障碍区。

    孤零零的战机,在空中一个翻滚。

    在他身后。无数太空战机,宛若划,破虚空的千百闪电,破云而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