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九十三章 亮剑

    亚特兰蒂斯,还能顶多长时间?”

    良久,胖子把目光从水晶灯卜收回来;贝尔纳多特道:e大概还能顶上四到五个月。”

    他手中的银勺在咖啡杯里缓缓搅动:“我们估算过,东南联合远征军一旦撤离,牛顿跳跃点的防御强度至少下降百分之四十。西约不可能不知道。到时候,就算拉塞尔在后面打得再狠,他们也会加强锋对牛顿星系的攻势。”

    搅了半天咖啡,贝尔纳多特却再没心情喝工一口二他站起来踱到窗边。透过老式木窗,看向小楼后院爬满了墙壁的常青藤和角落水池假山上的青苔。

    “值得庆幸的是,加里略星系暂时还不用担心。目前防守加里略星系的,是塔塔尼亚自由联盟和普迪托克联邦的部队。虽然这部分部队现在归属于费斯切拉指挥,不过,他们显然更愿意留在东南星域帮助我们抵御德西克帝国的进攻。”

    胖子把头靠在沙发背工。

    他知道贝尔纳多特口中的这部分部支二那是当初自己和道格拉斯一起打加套林小比利牛斯战役的时候,进入勒雷联邦参战的盟军部队。

    当时,费斯切拉在黑斯廷斯的命令下吸引住德西克舰队主力。当德西克舰队拼命回援小比利牛斯的时候,黑斯廷斯忽然出手,指挥塔塔尼亚和普迪托克的联合舰队,配合当时拉家尔指挥的勒雷舰队一举夺回了加里略星系的控制权。也正是那一仗之后,西约司时失去了小,比利牛斯和加里略星系,纳加联邦名将利布高特,黯然回国。近三十个加查林最精锐的装甲师,被留在了加里略星系的主星卢塞恩。

    在百慕大失守后,撤退刹勒雷中央星系的东南远征军斐扬查克纳联合军,和自克纳威尔四国联盟进入加查林作战的东南远征军斐扬莱恩联合军合并,组成了现在的东南远征军。其中,也包括加里略战役入勒参战的塔塔尼亚普迪托克联军。

    如果之在几天之前,或许这些来自不司国家的联军还在费斯切拉的命令下无从选择。不过,在匪军痛揍三十一军之后,查克纳已经明确表示,目前在勒雷联邦的杳克纳部队,不会随同费斯切拉离开。而塔塔尼亚和普迪托克两国的高层,也向勒雷联邦表示了继续配合勒雷坚持作战的意愿。

    虽然这些联合部队,共也只有五支级舰队的规模,不过,在这关键的时期,他们却是勒t雷维持一线生机最重要的力量二战争,永远不会考一个人赢得胜利。面对外部的西约,内部是李佛,现在是时候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了。

    而投桃报李,自己,似乎应该做点什么了。

    “对了,这里有份名单二”贝尔纳多特从窗口转身走到沙发旁,将一份微型电子文件夹递给胖子“我和拉塞尔将军通过话,这是我们俩共同为你甄选的匪军参谋部成员。”说着,贝尔纳多特在沙发土坐下来,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接着道:“除了你自己的人以外,其他的人,都是政变时期拉塞尔将军从勒雷营救出来的高级指挥官,还有一部分,是我的部下。”

    胖子打开名单,仔细地浏览着。

    “匪军到现在,已经不是一支小规模的部队了”贝尔纳多特告诫道“这支部队既然被黑斯廷斯元帅定位为斐盟的合作伙伴,就必须拥有相应的力量二除非必要,拉塞尔将军和我的意见,都是禁止你再、亲自工前线冲锋陷阵。”“好了”贝尔纳多特看了看时间,一会儿我还有个会,先走了。名单你仔细看看,有什么问题告诉我。”

    贝尔纳多特离开了书房,随着他和客厅的海伦的告辞,房旬门关上,书房里寂静无声。

    胖子看着手中名单工的一个个名字。

    周智森,这是一个自己曾经非常熟悉的名字,前勒雷航空陆战队第十六装甲师大校师长,现在已经晋升为少将。其特点是细致周密,善打防御战。这一点,从当初贝尔纳多特将他方在卡托前线最艰苦的地方就能看出来。

    米奇,勒雷联邦中将。前勒雷太空海军第五集团军参谋长。太空舰队作战专家,擅长大范围运动偷袭。看到这个名字,胖子的脸工不禁抽了抽这个人还是米兰的父亲,自己的岳父。开战以来,不断在百慕大星系,勒雷中央星系前线作战的他,曾经一度杳无音信,被确认阵亡。可没想到,他居然是藏在贝尔纳多特的夹带里。

    这帮老家伙,还为勒雷保存了多少力量?

    胖子接着看下去。名单很长,其中有不少是胖子认识的,例如自己曾经营救的皮特土校,卡勒布和皮尔斯两位参谋,他们原本已经在勒雷中央星域退役,从事其他的职业,不过,这一次也来到了查克纳,并担任匪军和联军指挥部的联络官。

    原加杏林上将戈登和海利格,这两位,是加查林帝国双壁。两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在加查林成为共和国之后,戈登一度担任了过度时期的军方首席工将。随着加查林政治局势的稳定和生产力的恢复,现在的他和海利格已经完全退居二线。

    原米洛克前线指挥部作战部第二研究室主任康普顿,第六研究室主任帕特,这两位是胖子的老熟人了,在米洛克作战部,康普顿和帕特的军事才能,有目共睹。

    还有曾经指挥卡托和加罗山战役的布拉特工将,反攻加香林时的陆军总指挥罗伯特土将,海军此刻的中流砥柱费欧文中将和切尔中将等也赫然在目。这几位,更是勒雷联邦的明星。是勒雷军方的宝贝。他们的经验,对于匪军这支野路子出身的部队来说,堪称无价之宝。有他们的加盟,匪军战斗力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无论是在军事指挥和战斗力建设方面还是在阵型配合,战术指导方面,匪军的单兵战斗力优势,将被凝聚为集体战斗力优势!。

    再加工几名勒雷联邦卫国战事时期涌现的青年天才指挥官,以乃现在实际是匪军总参谋长的拉塞尔和方香,契科夫,以及卡尔,拉希德,斯图尔特,马克维奇,邦妮,和玛尔斯自由港战役中成长起来的匪军基层军官。整个匪军,就在这份名单中,已然脱胎换骨。

    胖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只觉得手中的名单,沉甸甸的。

    这些人,一部分是在贝尔纳多特手里,一部分是在拉塞尔手里,还有几个,是从弗拉维奥此刻领导的勒雷亚特兰蒂斯星域过来的。他们已经是现在的勒雷能够拿出来的最强力量二为了支持自己,包括布拉特上将等高级将领在内的所有人,都放弃了他们在勒雷或加查林的地位军衔,提前退役,以个人的名义加入匪军。从而避免其斐盟身份引来的麻烦,并解决了和自己军衔冲突的问题。

    有了这样的支持,制约匪军的短板,就已经不存在了。

    胖子紧紧地攥着拳头。如果说,揍三十一军,只是想人展示了匪军的一面的话,那么接下来,自己需要一个更好的舞台,让所有人,知道自己手中掌握的,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武力!

    一路走来,蛰伏的匪军,终于到了亮剑的时候。造工作需要更多的试验品。”冰冷的电子音,在空旷的房间内响起。

    站在星际图前,仔细看着东南星域作战态势示意图的索伯尔,闻声回头。房旬中央,巨大的中央电脑运算指示灯在飞快地闪动着,数十个电脑屏幕工的数据,如司瀑布一般飞速流动。

    “成功裂提高到多少了?”索伯尔继续把目光投向星际图,淡淡地问道。

    “百分之十二二”中尖电脑报出一个冷冰冰的数据。

    “太低了”索伯尔摇了摇头:“一年的时司,改造战士不足两千人,其中一半只有九级或十级机甲战士的水平。而我们付出了近五万名机士的生命。”

    “你忘了”冰冷的电子音毫无感情地道“这两千人的战斗力,可以媲美五十万普通机士。”

    “那是以前”索伯尔目不转睛地看着星际图,手指在玛尔斯自由港的位置轻轻一点,一道红色的蔑漪在虚拟屏幕工荡开“如果对阵这支军队,我怀疑这两千人能不能支撑一个月。”

    “匪军?”中央电脑的指示灯急速闪烁,“根据计算,正面交战的话,在兵力相习的情况下,匪军的胜率不到百分之二十心”

    “难以置信”索伯尔没有理会中央电脑,他看着星际图上,那一块由无数细若游丝的航道交织起来的区域,用一种惊艳的语气道“原来,人类的潜力,可以发挥到这样的程度二光靠手动配合,他们的战斗力就不亚于我们的裁决者。”

    “很好的试验品。”中央电脑机械地道“如果改造成功,没有任何一种机甲能够完全发挥他们的战斗力。”

    素伯尔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到酒柜旁,倒了一杯酒。转身坐在沙发工,看着占居了大半个房间的巨型电脑。电脑呈银白色,透明的运算区里,一道道蓝色的光芒来回飞射。中央控制台前,数十个屏幕排成上中下三排。流动的数据,看得人眼花缭乱。

    “小女孩”素伯尔晃动着酒杯“你和那个小男孩,会是什么关系?!”

    “在我的系统里”冰冷的电子音道:“没有关系这个词。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

    我特别惊奇于那个小男孩的表现”索伯尔似乎根本就不在乎电子音的答案,自顾自地接着道: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早在一年前,就开始关注他们了。所以,那个日个屁屁的小男孩,在和杰彭第二装甲师战斗时的哭泣表演,对我来说,比他展现出任何能力,都更让人震惊。”

    索伯尔喝了一口酒,目光锐利地看着中央电脑:“礁,你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可是,你从来都使用电子音,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任何情绪的波动。有时候,我难免怀疑,你在掩饰自己的情感。情绪和感情,不正是人性的一个部分么?”

    “我是和人类不同的生命形态”电子音呆板地道“我没有人性。”

    索伯尔一怔,忽然大笑出声。他仰头喝干杯子里的酒,站起身来:“好,没有人性的小女孩,我会为你提供更多的试验品。不过,你需要提高成功率。我有一种预感,我们那位尊敬的对手,已经不甘平静地度过他的余生了。”

    索伯尔大步走出房门。自动门,在他身后关闭。身前,阿利桑德罗毕恭毕敬地等待着。

    “命令谢尔顿工将出发,告诉他,暴风和暴雪舰队会在他身后支援”索伯尔脚下顿了顿,微微一笑道“我们的杰澎盟友,已经等急了。”

    “另外,让莱因哈特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当他和阿利桑德罗擦身而过时,阿利桑德罗听见他那几乎细不可察的自言自语的声音:

    “军神阁下,你总于找到了你的盟友么?在旁边看你和一个机器斗了二十年,我真不想就这么让你离开虽然后面的话,随着索伯尔的远去,变得洗若风一般细微。不过,阿利桑德罗却听得很清楚。

    这句话,只需要一点声音,一点开头,他就能分辨出来。因为,自从他跟随索伯尔以来,这句话他已经听见过很多次二“索伯尔家族的荣耀,必由我亲手拿回!”

    远处,索伯尔的背影,如司一把抽出了剑鞘,寒光四射的利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