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八十三章 神话破灭(八)

    ..

    嘲弄军和,十一军生激到冲突,,十一军全体被俘。之之消息,如同核爆向四周扩散,迅席卷了整个查克纳。

    这不可能!

    这是所有人脑海里产生的第一个念头。

    没有人会相信,那支军容不整吊儿郎当的部队,能够俘虏整个三十一军。别说俘虏,他们连和三十一军生冲突的资格都没有。别说两个装甲师,就是二十个这样的杂牌师,也没办法给三十一军造成任何伤害!

    那可是李佛军团的一级部队啊。

    人们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画面,期盼着主持人只是一时的口误。或许,过一会儿主持人就会现,他把双方给颠倒了。

    可是,谁也没等来主持人的纠正。画面,被切招到了一架直升机的俯拍镜头。

    从空中看下去,笔直的高公路工,无数青色机甲,正排着整齐的队列向高楼林立的城区奔跑。前方的部队已经抵达了三号公路转向中心一号公路的巨型立交桥,浩浩荡荡的装甲部队拐过一道青色的直角,恍若迁徙的教牛群,密密麻麻地排出数十公里,一眼望不到尽头。

    数十杂电视台的直升机围着这支部队打转,天空中,一架架查克纳战机在游戈。也不知道是在警戒,还是在为这支疯狂的部队护航。空中俯拍的镜头壮观得让人心头麻。

    一号公路,无法在瞬间容纳这么密集的部队。经过两条公路交错的高架桥时,不少匪军机甲干脆就跳下桥,扩散到道路两边。

    那一道道青色的身影在大楼之间如同猿猴般纵跃,在高架桥边缘如同麋鹿般蹦跳。他们的动作是那么的灵巧,那么的轻盈,当公路工前面的队伍拉开距离之后,他们又重回到公路中央的队歹…之中,而整个队列,却没有丝毫混乱。

    工万辆机甲,就在所有人眼前一路风驰电掣!

    直升机的轰鸣声中,镜头从不同角度对准了这支杀气腾腾的队伍。好几个特写,都给到了队伍中央的数百辆运输机甲身上。

    从三号公路到一号公路,浩荡的机甲大队滚滚进了繁华的市区。一栋栋大楼在飞地后退。从第三区到第二区,从巴洛克大街到和平大道,直升机在高楼之间穿行盘旋,镜头不断被一栋栋大楼遮挡,又重对准这道在城市之中汹涌咆哮的钢铁洪流。

    洪流在大楼之旬奔腾,度得惊人。因为市区的道路加狭窄,许多匪军机甲,已经开动辅助推进器,跃上了串空。他们如司”只只幽灵,在大楼和大楼之间无声无息地折转弹射。

    整个城市,都被这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和机甲脚步声震动了,数十辆飞奔驰的警车在前面开路,警灯闪烁,警报声急促。

    一辆辆飞行车紧急停靠在路边。人们呆呆地看着这恐怖的钢铁洪流从身边滚滚而过。那种身临其境的震撼力,让每一个人的心都为之加。

    忽然,一辆本来已经准备靠边的飞行车,在旁边人骤然爆的惊呼声中,失控地一扭,猛然加冲到了道路中央。下一刹,整辆车都被汹涌而至的匪军机甲淹没了。电视机前,人们猛的捂住了嘴。一些女性顿时就出一声尖叫。

    人们惊骇地看着匪军的装甲集群,谁都无法想象,在这道钢铁洪流的面前稍微停工两秒钟,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摄影镜头在迟疑了一下,终于被切换到了道路边上的一个机位。随着画面的出现,所有人赫然现,那辆失控的飞行车,完好无损地停在路中间,飞奔跑的匪军机甲,在飞行车所在的区域,空出一个无形的安全岛来。

    无数机甲从飞行车左右和上方掠过,动作精确,整十队伍丝毫也没有因为这辆飞行车的存在而出现任何混乱。

    拉近的镜头中,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女性闭着眼睛,死死地抓着飞行车方向盘。而在她身旁,一个穿着红衣服的漂亮小女孩,正把脸贴在车窗上,睁大了一双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从飞行车四周滚滚而过的机甲。

    当看到这一幕时,所有杳克纳民众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片刹之后,掌声如潮。。

    难以置信。

    ”电视中的主持人惊呼着,刚刚赶到,在一旁坐下来的几位特约嘉宾也出了异口司声的赞叹。

    “看见这支队伍,我想,我们应该重认识一下匪军了。”一名在军事方面德高望重的嘉宾屁股还没有在椅上坐稳,就迫不及待地道,“我刚刚在赶过来的车工,一直在看闻。说实话,这支部队给我的震惊实在太强烈了。不用看他们作战,只看他们操控机甲奔跑时展现出来的技巧,我就敢断定,整个杳克纳也找不出这样一支队伍来。”

    嘉宾话音州落,就引来了身旁蜒酵宾的附和。

    另一位嘉宾激动地道,“我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匪军和三十一军的冲突,对整个斐盟来说,都是一个影响巨大的事件,如果处理不好的话,这件事情将影响整个同盟的团结。要知道,李佛军团,在斐盟中已经是一面旗帜,不过”

    他飞地喝了一口水道,“当我得到三十一军被匪军击垮并亲眼看见匪军装甲集群行动的时候,作为一名机甲老兵,我想,我有资格再这里告诉大家,任何一名看见这支队伍的将领,无论他是哪个国家的,只要他不是蠢得无可救药,他就能很轻易地作出决定。无论他的决定是什么,先都会有一个前提,那刻是绝对不和这样一支队伍为敌!”

    电视屏幕背景上,匪军装甲部队还在林立的高楼下奔行,警报声响彻整个城市。人们或站在街边,或站在广场上,或端着咖啡站在办,公区休息室里,或端着酒杯坐在酒台前,所有人都目光直地看着自己眼前的电视屏幕。

    他们并不怀疑嘉宾的话,他们只是被这忽如其来的一切袭击了,脑有些回不过神来。

    几分钟前,他们还兴致勃勃的回味着三十一军那严整的军容,几分钟后,他们就得到消息,人数只有三十一军一半,装备着大家从未见过的可笑机甲,纪律涣散吊儿郎当的匪军部队,把三十一军基地整个儿给端了。

    然后,他们就在对闻主持人的口误怀疑中,看见了这支疯狂的部队。那的确是匪军,而不是三十一军。

    所有人都震撼于匪军机甲展现出来的操控技巧。

    如果之前的行军,只是让大家心神激荡的话,那么后面生的突事件,就让所有人都真正见识了匪军机士的强悍。

    在这个机甲的时代,所有人或多或少都会抹控机甲,也都知道”支高突进的机甲队伍,要避让一辆忽然出现的飞行车会有多难。如果说一名六级机甲战士,可以精确的完成在高运动中的规避,那么,成群结队的机甲,要完成司样的动作,其难度是十倍百倍的工涨。

    可匪三就做到了。他们的队伍,轻松无比地规避了陷入他们中央的飞行车。直到整个队伍远去,飞行车都毫无损。

    当那位脸色苍白的母亲,抱着她的女儿走下飞行车,站在空寂的街道中央,被四周疯狂涌工来的人群围住,被人们拥抱庆幸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这不仅仅是一个奇迹。

    再联系之前三十一军被全军俘虏的消息,观众们仿佛坐了一趟过山车,在疯狂的旋转中,整个世界都被颠倒了!

    ,哦,报道组已经抵达三十一军基地,现在我们看看他们回来的画面”电视中,主持人用飞地语道,随着电视画面的切换,主持人无法控制地出了一声惊呼。

    哦,天啦。”

    屏幕上,数以万计的机甲,已经变成了一堆堆废铁,整个三十”军基地,如同一片机甲的坟墓。

    “这是真的?”一个喝酒的中年顾客仰着头,失神地看着电视,喃喃道。

    用手中的毛巾机械般擦着酒杯的调酒师看着电视,自言自语般地回答道“恐怕是真的,伙计。”

    说着,调酒师回头看了看中年顾客衣领上别着的李佛军团双狼扶盾标志的徽章,一脸的怜悯。这个小玩意儿,花了这位刚刚跑来炫耀的老顾客不少钱。

    “田行健中将被袭击一案,显然激怒了匪军“画面之外,一位嘉宾解释道,“这是他们的报复行动,这支部队,显然是不能用常理来推测的。虽然逞今为止,所有猜测都指向了法塞特中将,不过,在证据缺失的情况下,我们并不能为他定罪。不过,很明显,匪军不管这一套。我非常担心,如果田行健中将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接下来会干什么”

    ,匪军部队已经抵达6军总医院”画面飞的切换,先出现在报到中的一名记者此放已经占据了一十好位置,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匪军部队蜂拥到医院,并将整个医院团团围住。

    “哦,上帝。”

    在记者的惊叹声中,数百名杀气腾腾的匪军士兵跳出机甲,从几辆运输机甲中,抓出不断挣扎的三十一军官兵,一拳干翻在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