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七十五章 理由,演习

    一艘小型医疗飞船,在几分钟内,赶到了事发的a19高速公路。

    飞船反引力引擎巨大的的轰鸣声中,紧急出动的专家组顺着已经被堵得死死的公路上数以千计的飞行车,终于看到了遭遇袭击的车队。

    满满的车流尽头,数十辆飞行车横七竖八地倒在公路上,其中两辆,还在剧烈地燃烧着,冒出滚滚浓烟。公路两侧高高的护栏、已经被撞得变了形,一条触目惊心的弹痕,横着切过公路。几辆装甲车的中央,数十名士兵已经将几乎炸成废铁的飞行车破开一个大洞。一个女孩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胖子,哭叫着冲医疗飞船拼命挥手。

    飞船缓缓降落到与公路齐平的位置,浑身是血的伤员一被抬上来,医疗专家们就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爆炸,几乎把这个满头满脸都是血污,看不清面目的男子炸得皮开肉绽,一只手和一只脚奇怪的扭曲着,在他的腰部,一大块肉都被撕去了。那是战机三十毫米口径机关炮造成的,如果机关炮再打偏一点,在他的小腹,就是一个大洞。

    早已经得到了上方指示要全力抢救的医疗专家们立刻将伤者送进了医疗舱,输血,纳米机器人止血,修复神经,注射同时,医疗飞船立刻起飞,向医院飞去。

    看着胖子被送进医疗舱,玛格丽特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流失得一干二净。她呆呆地跌坐在医护飞船的甲板上,任由身旁的医护人员为她检查身体。

    不用检杏,玛格丽特也知道自己除了在爆炸中有点轻微的灼伤剌,浑身上下都完好无损。因为,在遭遇袭击的那一刻,那个色迷迷的色胖子毫不犹豫地用他的身体为自己阻挡了一切。

    是谁干的?看着在医疗舱的维生涛中,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的胖子,玛格丽特缓缓弯下腰,蜷曲着身体,极力抑制身体的颤抖。

    飞船,在几分钟后降落在查克纳陆军总医院的停机坪,数十名早已经等候在停机坪的医疗人员,迅速将胖子送进了医院大楼。

    玛格丽特拒绝了两位护士的搀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走下医疗飞船的时候,已经有两名穿着紫色制服的女军官,站在了玛格丽特的面前。

    玛格丽特轻轻将耳畔带血的头发抚到耳后,向前走去。两名女军官,捧着一套干净的制服,紧紧跟在玛格丽特身后。

    在走上自己的飞行车之前,玛格丽特拿过衣服,淡淡地道:“查!”

    一名女军官立正敬礼,转身钻进另一辆飞行车。飞行车原地盘旋而起,掉头向远处飞驰,高速启动时舌起的风,吹得路旁的大树枝叶猛地偏向一个方向。

    走进宽大豪华的飞行车,玛格丽特拒绝了跟随在身旁的另一位女军官上前帮忙的举动,自己脱下已经被浸透的鲜血粘在身上的制服和筒裙,褪下丝袜,脱掉内衣。

    她的动作很慢,仿佛在做着一件很精细的工作。

    “衣服别扔,就放这里。”

    玛格丽特淡淡地说着,轻盈地走到水汽弥漫的车载浴室的镜子面前,偏偏头,看着自己的身体。

    镜子里,是一具完美无瑕的胴体,每一寸曲线,都散发着勾魂态魄的魅力。已经变得暗红的鲜血,附着在白暂而光滑的肌肤上,在少女的圣洁中,涂抹上一丝魔鬼般的邪恶。

    玛格丽特柔若无骨的手,从腿部,向上游走,滑过浑圆挺翘的臀,滑过纤细的腰,抚上饱满而挺翘的双乳。在乳尖停留了几秒后,她的眼睛里,浮现一丝冷酷的迷离。双手继续向上,手指上的血迹,被轻轻抹上了嘴唇。

    将披肩的长发挽起。玛格丽特无声无息地转过身,走进了浴室。

    “安妮,按照日级名单,点名。一个都别放过。”

    浴室里传出的声音,让静立一旁的女军官安妮那张美丽却仿佛从来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

    作为黑斯廷斯家族最核心力量的代表,作为和玛格丽特从小一起长大,情同一人的姐妹,安妮知道,浴室里那个如司天使一般的女孩,已经在这场袭击中,变回了多年前那位不折手段的魔女。时间总是能让人的记忆不再深刻。

    可是,只有真正了解当年发生过的事情,知道玛格丽特手段的人才知道,当她的仇人,会有多么凄惨。

    安妮拿起专用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虽然袭击者并不能确定是谁,不过,这并不影响什么。对玛格丽特来说,她不需要证据,甚至不需要确定和理由,只需要知道,现在谁应该来承受怒火就行了。随着这个电话,斐扬,将掀起一场让人难以想象的腥风血雨。勒雷联邦田行健中将和斐扬军神黑斯廷斯的外孙女玛格丽特上校遇刺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查克纳和整个斐盟联军高层。

    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盛怒的查克纳总统希尔接连下令。查克纳国家安全局,军事情报局,军事调查局,军部政治部,军部监察部,几乎倾巢而出,疯狂地寻找那架发动袭击的战机。

    数百人被停职,接受调查。数千人被传讯谈话。从各大陆基空军基地到民用空间飞行管理部门,每一丝可疑细节,都被反复排查。

    而在更为震怒的查克纳军部,更是掀起了一场调查风暴。在那一天升空的战机,每一架都需要接受调查,调查的范围不仅仅是飞行员,还包括地面维修部门,机场管理部门,空军参谋部,乃至雷达引导等部门。

    调查的结果,很快出来了。无论是发动袭击的战机,还是飞行员,都找到了。

    可结果,更加让人震惊。

    战机是一架正在蜚扬还空空荡荡的基地里准备进行联合演习的查克纳雷鸣“陆基高速歼击机,而无论是飞行员,还是当时负责调度的基地人员,雷达员,战机后勤小组,乃至上级军官以及两位斐扬三十一军协调官,都在同一天死亡。。

    不但如此,关于这架战机升空时的一切资料,一切雷达记录和补给记录,都已经被抹去。调查员甚至不知道战机的导弹是从哪里来的,不知道战机的能量补充编号和升空序列。

    唯一有进展的,只有斐扬内部关于玛格丽特乘坐的军用车定位信息的透露线索。

    根据当时的天网参谋称,他接到上级指令,需要与玛格丽特紧急联络,因此,他立刻拨通了车载电话,不过,电话显然出了问题,于是,上级在命令他用权限启动并调出玛格丽特坐车的定位数据后,匆匆忙忙地走了。

    自此,这位参谋就再也没看见过他的上级。

    那个人仿佛从空气中消失了一般,人间着发。

    这场袭击,是谁策划的,几乎每一个知道内情的人,都已经有了答祟。可是,因为对方的手脚实在太干净,所以,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调查陷入僵局。

    在袭击发生的五个小时之后,远在第恩的李佛,率先发表声明,谴责西约的恐怖袭击行为。随后,三十一军军长法塞特高调前往医院看望尚在昏迷中的勒雷中将田行健,并现场发表声明,表示将与勒雷盟友同仇敌忾,并对任何试图嫁祸三十一军,挑起内斗的行为,表示谴责。

    同日,杏克纳哥总统马卓文在国防部安全会议上的一次讲话中表示,此次袭击,断然是西约间谍所为。支持三十一军法塞特中将的声明,重申斐扬李佛上将是查克纳的忠实朋友,双方将继续加强合作,并妾婉地对目前希尔总统领导下查克纳的局势表示担忧。查克纳总统府,坐落于汉京龙城大道最顶端的胜利广场西侧,这是一组高大华美的建筑,有十二根巨型立枉的宫殿型正楼,正是杳克纳总统府的标志。每一位到汉京旅游的游客,都会在正楼前划定的区域拍照留念。

    虽然是战争时期,天色也不怎么好,不过,查克纳总统府前,依然是游人如织。

    闪光灯中,谁也不知道,几辆黑色飞行车如飞一般驶入了总统府西侧的林荫道顺着厚重的灰色石墙和两侧的梧桐树,拐进了总侥府正楼后的一个小园区,在一栋白色小楼前停了下来。

    在四周警卫严密的护卫下,车门打开,三位上将表情严肃地快步进了小楼。

    总侥办公室里,爸克纳总统希尔面沉如铁地站在办公桌后,双手狠狠地撑在办公桌上,一双蓝色的眼睛仿佛冒着火花,狠狠地盯着眼前的四位国家安全顾问。

    随着总侥秘书的通报,三位上将快步走进了办公室,正听见希尔的怒吼:“没有授权升空,整整三十分钟竟然没人知道,联合演习在六天后开始,是谁下令提前这么长时间将7…口战机中队调入基地?为什么调令在发出八个小时之后,才知会军部?!”

    四位国家安全顾问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听到办公室门口的脚步声,他们和鱼贯而入的将军们目光一撞,迅速收了回来。

    其中一位身材高大的安全顾问淡淡地道:“总统先生,请您注意您的言辞。在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下令调动战机中队之前,我们并不是罪犯。您的审问语气,非常失礼。”

    说着,他看了看表,侧头和身旁的另一位顾问窃窃私语几句,对希尔道:“我们知道的,都已经写在调杳报告上了。对于这件事情的发生,我们也非常震惊。不过,那是希尔总统您的责任。作为国家安全顾问,我们的工作,是为保护这个国家尽我们的一切能力,向您提供建议。当然,我们的建议现在似乎已经对您没什么作用了,因此,我们申请集体辞职。辞职信,我们会按程序提交。就这样。如果有证据证明我们参与了这起事件,您尽可以拘捕我们。随时恭候”

    说着,四人向已经一脸铁青的希尔点头告辞,转身向办公室门外走去。

    房间里静悄悄的,总统希尔和三位震惊的军部上将沉就地看着四人带着温和的微笑,走出门。在最后一位顾问走出门之前,他忽然回过头来,对希尔道“对了,总统先生,我忘了提醒您,党内即将提起对您的不信任案,或许,你应该先预先准备一下。”

    他看了一眼军部的几位将军,淡淡地道:“或许,我为你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话题。”

    办公室门,缓缓关上了。

    “很显然,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摊牌了。”希尔看着以冯智上将为首的三位将军,忽然间怒气勃发,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肆秀忌惮!”

    说着,希尔转身踱到落地窗前,沉就良久,问道:“调查怎么样了?”

    “僵局。”冯智上将回答道。

    希尔看着窗川,挺拔的背影,仿佛在一瞬间苍老了十岁一般。

    “总统阁下”身后,传来了冯智上将的声音:“天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不过,他们再狂,也想不到,他们招惹了谁。或许,我们不需要再做什么调查了”

    希尔猛地转过身,惊讶地看着冯智。

    冯智淡淡一笑道:“斐扬军部忽然爆发旬谍案,总计三百一十二名中级军官被隔离审查,另有二十三人因为拘捕而被击毙。”

    “他出手了?”希尔骇然道。

    “没有”冯智摇头道:“出手的是麦金利上将。另外,今天来,是有一个麻烦需要我们立刻解决”

    “什么麻烦?”希尔问道。

    “我刚刚得到通知,匪军第一和第二装甲师,已经集体放假”冯智等笑一声:“放假的士兵,被允许在斐扬三十一军基地附近活动。另外,有两个装甲团,已经封锁了三十一军基地附近所有的道路,理由是演习。”

    希尔目瞪口呆

    。

    。

    。

    。今天两更,晚上还有一更。另外,感谢大家的鼎力支持。不到二十四小时,上涨一千六七百票,你们真是太强大,太万恶了。只有拼命更新回报。三月,拿不到第三,也无怨无悔了。我的生活不会因为专职写作受到影响。说实话,正是因为两头跑,只能每天写到两三点,实在伤身体,才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喜欢写,你们喜欢看。是你们给了我信心。鞠躬感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