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七十三章 握手

    哂马头大斤的虚拟屏慕,环在f线垂幻中反复播放着刚术之砰一军集合时的画面。

    集合方阵从一个边角开始,仿佛被人在地面上展开了一张黑色的桌布,两万多名身穿黑色制服的斐扬机甲战士的动作是那么的整齐,那么的干净利落,就如同同一个人一般。

    片刹之后,整个方阵就已经成型。

    这个画面,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看来,都让人无比震撼回味无穷。可是现在,在这鸦雀无声的港口中,已经没人有心思再回头去看上一眼了。

    站在胖子面前的五位杏克纳将军和六位斐扬将军,身躯比仪仗队那些每天操练军姿队列的士兵还要挺拔。他们中间,最大的已经五十多岁,最小的也是年近四十。大多成名已久。尤其是其中的冯智上将,更是杳克纳军方的三号人物。

    杳克纳的名将不少,在整个人类世界,查克纳的整体军事素养,也位居前列。而在这些名将之中,在陈凤西和李鸿武之后,就是这位冯智上将。

    他的长相气质温文尔雅,可谁都知道,这是一位以善打硬仗狠仗出名的将军,就连老元帅李存信也曾经说过,在他的学生里,冯智是最像他的一个,比他儿子李鸿武都像!

    方论从哪方面来说,这贮将军,都不应该同时出现在胖子面前向他敬市们站在他们面前的胖子,不但年龄比他们小许多,就连名气,也不如他们。

    如果非要说这胖子有点名气的话,或许就是他投降的名气了。

    在整个斐盟,这胖子都巳经臭名昭著。

    可是,这些将军们偏偏就不约而同地走出了队歹“不仅仅是杳克纳人,还有原本应该接受欢迎仪式的斐扬将领。他们对胖子说的每一个字,人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没有人质疑。因为所有人都明白,这十一位将军中间,无略哪一个,都是说一不二的汉子。他们的身份,他们的地位,他们的赫赫威名,不是当做垃圾在这样的场合随便丢的。

    他们愿意在数万民众的面前走出来,以一名军人的礼节向胖子致敬。那就说明,在他们的心目中,这个勒雷胖子中将值得他们发自内心的钦佩和尊敬。

    十二集团舰队,长弓星系,沧浪星,加查林胖子履历上的赫赫战功,一直是人们嘲笑的对象。谁也不会认为这是真的。在看了胖子投降的嘴脸之后,这些所谓的战功,就显得分外可笑。平日里聊天,甚系也会有人拍着胸脯说自己曾经在加查林抓过皇帝,干掉过斯蒂芬,又在那里那里怎么样怎么样,从而引来一阵哄笑。

    以前的奚落,犹在耳边,可现在,当再度听到这些熟悉的字眼时,谁也笑不出声来。这不是玩笑,这些将军们才是亲身经历者,他们才最有资格,站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他们知道的一切掷地有声地告诉在场的每一个人,将这位胖子将军的赫赫战功,大声颂扬!

    玛格丽特和米兰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退到了胖子身后,看着胖子跟将军们拥抱握手,聊着别后以来的经历,都不禁一阵心情激荡。

    “怎么来这么一出”胖子对冯智道“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将军们轰然大笑,这胖子红光满面,哪里有半分不好意思的样子。了解这家伙的人都知道,这家伙脸皮之厚,远远超过他的能力战绩,敢在数十亿观众面前哭得稀里哗啦投降的家伙,这辈子哪里还会有不好意思这样的习惯?

    而这,恰恰就是大家钦佩他的地方。

    回顾整个沦浪星战役,将军们光从战报上或能够看出其中的惊心动魄来。

    如果不是胖子接连袭击三个装甲营,固守则5高地,为部队向温泉镇隐蔽运动争取了时间;如果不是他在温泉镇战役最关键的时刹赶到,凿穿了敌人的封锁线。别说李存信元帅,就连整个部队都早已经全军覆没。其后的沧浪星登陆战和北部山区大捷,更是没影子的事儿穴能干到那种地步,就已经是奇迹了,更别提他随后带领队伍和敌人对插,歼灭两个杰彰装甲师,威胁北关市,最后又以一十敢死营引开第二装甲师。在山穷水尽的时候,还悍然率领一百多名敢死营战士向整个师发动冲锋这是何等的波懈壮阔,这是何等的荡气回肠!。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一个痛哭流涕投降的小人?!

    在场的都是打老了仗的军人,只要认真看一眼当时的情报,就知道胖子是在为运输舰降落争取时间。

    为了自己身后那一百多名战士的生存,他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发动那最后的雷霆一击,可以舍弃脸面虚名假装投降。这样人不值得钦佩,谁还值得钦佩!

    大家怎么愿意让这样一个家伙受委层。哪怕明知道这家伙其实是和李佛的三十一军别苗头,在场的人也要助纣为虐。

    都是行走在生死线上,枪林弹雨里风进火出的军人,没那么多顾虑。

    看得顺眼的是朋友,看不顺眼的滚蛋。

    就这么简单。

    完全无视于阅兵台上,已经一脸铁青的马卓文和半眯着眼目光阴郁却似乎置身事外的法塞特。

    冯智笑着道:“听说,第二装甲师被俘虏,杰皇尼古拉斯五世把自己最喜爱的弓楼瓶都砸t。民用网嗯干,刻段录像,办丸经被西约匙解肿锁。”一对?不是说十对么?”一名杳克纳中将诧异地道。

    “十对?”斐扬的一名少将骂骂呼咧:“我怎么听说是把整个书房上百件古董都砸了?”

    一干人面面相觑。正圈惑间,却听查克纳中将拉克利大迟疑道:

    “都不对,我听说那白痴把他自己的兔崽子给宰了十几个。”

    随着玛格丽特和米兰噗嗤一声,众人轰然大笑。

    笑声中,胖子斜眼向阅兵台看去,目光,正碰上法塞特刀子一般的眼睛。

    面对情敌从来不容气的胖子嘴角挑挂一丝笑容,半边眉毛调戏般地一挑,随即哈哈大笑着对将军们道“好了,欢迎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就不耽误你们了。我先去我老大哪里报到,抽空出来咱们喝个一醉方休。”

    说到酒,当兵的没几个不喜欢的。将军们顿时大喜,口喜嘻哈哈和胖子握手告别。一群人向阅兵台走了几步,查克纳将军们收起笑脸,在马卓文的冷冷目光中,淡淡地走到了仪仗队旁边的欢迎队列中。而几位斐扬师长,则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部队中。

    胖子走到阅兵台前,笑盈盈地一一和阅兵台上众人握手。斐扬第六军军长彭峰上将,第三十九军军长本杰明喜尔顿中将,以及双头鹰二号师师长凯文雷恩中将,在和胖子握手的时候,都不禁用抬眼看看胖子身后的玛格丽特,给胖子递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而杳克纳副总统马卓文,则是一脸喜悦地拉着胖子的手寒暄了半天。

    最终,胖子走到法塞特面前,两人相视一笑,敬礼握手。

    法塞特的手掌雄厚宽大,有些发凉。胖子关心地道:“法塞特将军,等久了。我看你脸都僵了。这里风凉,你该多加一件衣服。~“多谢田将军关心”法家特淡淡地一笑,目光如刀“生病没什么,就怕出师未捷身先死,勒雷现在已经四分五裂,所有人都指望田将军,你要多保重。”

    两人静静地握着手,看着对方的眼睛。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握手,可两人都知道,自己和对方,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权利的斗争,有时候比两国之旬的战争更残酷。信仰不司,理念不司,却要挤上司一条路,注定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

    对胖子来说,他的一切理想,就是一个和平富足的勒雷联邦,他喜欢的是民主和自由。在这场战争中,他考虑的最多的,只是让尽量多的人生存下去,用胜利去赢得和平。

    而对法塞特来说,李佛就是他的信仰。这属于军人的时代。大丈夫建功立业名震天下,当在此时。只有用牺牲,用一切手段军人去赢得胜利,直到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声音,这个世界才能得到救赎。

    他从没想过要回头。从追随李佛的第一天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走的,是一条和所有人都不同的路。如果有人挡在这条路上,他不介意用任何一种方式,将对方抹杀。

    两人的声音很小”目光的碰撞,也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可是,双方都明白,对手的厉害程度,可能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法塞特能从胖子的目光中,看到的,是一种坚定。

    一种挑战。未来的雷斯克战场,也司样是两人的战场。在东南星域,匪军绝对不会舞许三十一军插足!

    胖子在法塞特眼睛里看到的是   他妈的,什么也没看出来。

    胖子郁闷地转过身,对于法塞特那句出师未捷身先死,颇有点忌讳。刚来查克纳,就遇见这么一个人,显然不怎么符合安全第一的信条。也不知道这家伙领会自己目光中随时可以投诚的意思没有。

    胖子转过身,向码头出口走去。

    身后,斯图尔特,拉希德等一干匪军官兵,无声无息地跟上。

    这”次,这些匪军士兵,没有嘻哈打闹。他们的队歹」虽然依然散乱,可是,当这支部队沉就前行的时候,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们身上那种精悍的味道。

    法塞特眯起了眼睛,从眼前这些士兵的身上,他看到了一种只有在枪林静雨中,才能养成的肃杀和淡漠,那不是靠“练出来的,那是百战余生的自然气势。

    二十多辆以胖子为原型的机甲护卫在沉就前行的队列左右,前面的几辆飞快的奔跑着,步伐中,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律。

    这种韵律,如同一道强光,刺疼了法塞特的眼睛。

    他知道,如果是在战场上,这些机甲无论是遭遇远程攻击还是近身格杀,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

    而这种反应,绝对是凶狠无比的致命一击。

    远处的人群中,随着一个孤单的掌声响起,片刻之后,掌声已经延绵成了一片海洋。

    那是,送给匪军的!

    这两天没看排行榜,刚刚发现居然被白鹅超过去了。三月已经到了月底,所有人都开始发力。七十二在这里请求大家月票支援。三月,四月,五月无论如何,我都要,坚持像这个月一样战斗下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