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六十五章 崇山峻岭(九)

    “长官,我们为什么要等到敌人开始发动攻击了,运输舰才进入防空区?”

    蔚蓝天空中,上千架战机分成五个波次自东向西飞行。三十艘中型运输舰,被簇拥在战机群中。最靠前的机群中,一架战机轻轻摆了摆

    翅膀,飞行员看向自己的长机。

    “因为我们需要地面部认为运输hsread.***舰争取五分钟的时间。”亲自担任第一机群长机的科林斯中将伸手解除了战机的武器系统保险,“这是敢死营指挥官田少将特别要求的。”

    “一百多辆机甲,争取五分钟?!”通讯频道里的飞行员们顿时一片喧嚣。

    “对。”科林斯道。

    “这怎么可能?”一名飞行员道。

    “或许会有可能。”科林斯打开了加速推进器开关:“跟上我,

    该看我们的了!”

    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文字,让整个查克纳都骚动起来。

    人们四处打听着消息,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行动,那个行动和那支费列克口中的敢死营有关吗,战局进行到了什么程度,那些战士们,还有多乒人活着?

    等待,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就在所有人都得到消息,打开电视的时候,电视上出现了一名士

    兵。

    这位头发乱糟糟,脸上横一道竖一道全是灰土的一等兵坐在一棵树下,目光炯炯地看着镜头不说话,半晌,他傻傻地问到:“开始了

    么?”

    旁边传来一阵笑声,一个声音道,这是战场记录仪,你倒是开关

    试试。一等兵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嘀咕道:“我把它当摄影机了。”

    说着,他清清嗓子,对着镜头道:“我叫钱飞,查克纳第十三装甲师一团三营一连二班班长,一等兵。这是我的遗言。首先,我想告诉我的女友娜娜,恐怕不能回来陪你过新年了。我本来请了假来着,结果连长没批,现在他倒是批了,可我又走不掉了。”

    旁边传来一声呵斥,随即是一片哄笑,一等兵钱飞很明显缩了缩脖子,耷拉着眼睛继续看着镜头道:“什么我死了你改嫁之类的废话我就不说了,反正我们也没结婚。我只能在这里告诉你,我很爱你,如果我活着,你就当我现在是在向你求婚,如果我死了,就当做你人生

    中的一个回忆。嗯,不能跟你说了,再不和我爸妈说,该被骂

    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一等兵很明显有一个短暂的停顿,眼眶忽然就红了:“爸妈,儿子不能尽孝了。也没什么东西能留给你们。不过,前两天儿子立了个功,估计军部会发枚勋章,您二老留着。嗯儿子就看看。儿子是战死的,没干给你们丢人的事老包,小臭,果果,你们几个狗丨日的要能看见,记得帮我养爹娘。下辈子,咱们还是兄

    弟。”

    说完,声调已经带着哭音的一等兵在眼泪夺眶而出的一瞬间,冲

    出了镜头。

    片刻之后,一名看起来年纪比较小的二等兵,红着眼眶被推到了画面中。还没说话,强忍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旁边有人骂,“没出息,说完了再哭。”

    二等兵用衣袖抹着眼泪,脏兮兮的脸上更是一塌糊涂:“你们都

    有父母,老子的父母都死了,又没有女朋友,跟谁说去?!”

    画面外一阵沉默,一双大手搂住了二等兵的肩头。

    二等兵用手捂住了脸,哭出声来:“大志,谁他妈叫你也当兵的。不知道你死了没有。要没死,每年给我爸妈坟上送束花,填填土”

    二等兵离开了,再次出现的是一名面容刚毅,死死咬着牙的中

    尉。

    虽然他用力地控制着自己,给父母,给老婆说完了话,可当给自己四岁的儿子说话的时候,眼泪猛地涌了出来,大颗大颗地往下掉,怎

    么抹也抹不干净:“听你妈的话,好儿子,别他妈给老子走歪路。老子英雄,儿子也是好汉。谁要是欺负你就揍***。老师问,就说是你爸说的!”

    中尉离开了,一个又一个战士走进了镜头。他们流着泪跟自己的

    家人告别,或干脆,或唠叨,那一张张脏兮兮的脸,轮流出现在镜头

    中。

    电视机前,民众们看着这些哭泣的战士,看着那一张张年轻的脸,泪水,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模糊了双眼。

    也不知道是第多少个战士之后,遗言的画面消失了。

    出现在画面中的,是一架战机的俯拍镜头。

    大地和镜头之间,铺天盖地的战机集群,如同一群黑压压的候鸟,在越过一座座仿佛擦着机腹掠过的白色山峰后,忽然向下俯冲,扑向密密麻麻的杰彭装甲集群。无数的导弹能量炮,汹涌而出,钻向地面。

    爆炸的白光,在一瞬间就覆盖了整个屏幕。镜头飞快地向上拉

    升,地面群山在飞快地缩小,可所有人能看到的,还是一片如同浴缸里的泡沫一般一片连着一片的爆炸光芒。

    战地直播!

    这让人惊心动魄的画面,在让人心痛的遗言过后,一下子揪紧了

    观众们的心。

    战机在不要命地向漫山遍野的杰彭装甲集群攻击,而杰彭机甲的防空导弹和炮火,也在瞬间就挤满了整今天空。

    无数的诱导弹被抛射出来,在天空中打着转。

    无数的导弹在空中乱窜,或被诱导弹俘虏,化作一团凝固在蓝天上的黑烟,或穿过诱导弹的阻截,疾速飞向空中蝙跹的战机。

    战斗一开始,就已经激烈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地面,杰彭装甲集群已经全部散开,加速突进。就在他们突进的正前方,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而在山峥下,一支集结成三角突击

    阵型的小小部队,就站在那里。恍若狂暴海啸前,港口里的一叶小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短短几分钟的战斗,对人们来说,就如同几个世纪那么漫长。眼看杰彭装甲集群距离红色机甲队伍越来越近,人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屁屁,准备好了?”胖子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光着膀子握紧了操控杆。

    “准备好了。”小屁孩回答道。

    “大家准备,倒计时”,胖子抬头看了看天上,三十艘中型运输舰,三十个巨大的橄榄球,遮蔽了整今天空,无数的导弹从地面腾空而起,扑向运输舰。一些导弹被拦截了,可更多的导弹则突破封锁,撞上运输舰的能量护罩。

    每一艘运输舰的能量护罩,都已经成了浅红色。剧烈的爆炸。

    暴雨中的池塘,只能看见一片接一片的楗漪。能量草存聊荡着,仿佛随时都会被撕破。

    “十,九,八,七”胖子转过头,死死地盯着杰彭装甲集群中央的那一辆,【阿努比斯】。

    距离,在一步步的接近。

    “四三二,一,胖子的声音,越来越冷,血液却越来越热,”,

    “杀!!!!!!!!!!”

    随着肝子的倒计时结束,一声无比壮烈的喊杀声,直冲天际。避声音,在山谷中横冲直撞,在天空中激荡风云!

    一百六十垢红色机甲,十辆白色机甲,如同离弦之箭,向着黑色机甲集群风驰电掣。

    机甲引擎在轰鸣,奔跑时激起的尘土,宛若一道粗壮笔直的长矛。两公里,一公里,五百米,三百米,一百米

    随着一声巨响,红黑两色装甲集群,就如同两群发狂的犀牛,猛地对撞到一起。

    从天空拍摄的画面中,人们能够很清晰地看见那撞击的一瞬间向四周扩散的冲击波,能够狠清晰地看见那一派人仰马翻的狂暴景象。

    这是那些艾着留下遗言的战士?

    这乏兵力处于绝对劣势下的查克纳军队?!

    没有人再能坐在椅子上看电视,随着嗷地一声,所有的男人都红着眼睛站了起来,攥紧了拳头,梗着青筋毕露的脖子狂吼着。一股热血,一股悲怆,在这一刻直直地冲上头顶。整个世界都消失了,男人们眼中,只有那一支红色的装甲部队!

    杀,杀,杀!

    似乎是在和应着这一声让全宇宙都充斥着血性的狂吼,红色装甲群狠狠地扎进了杰彭装甲集群中:

    他们不负众望。

    黑色机甲群,就如同浪花一般在他们面前粉碎。

    在十辆完全聚集在一起,疯狂地挥舞着离子光刀的白色机甲带领

    下,整个红色机甲集群以一种近乎疯狂的姿态和速度向前突进。一辆辆杰彭机甲在他们疯狂的砍杀中碎裂,爆炸。无数的零件残骸,向四周溅射抛洒。

    “好样的,好样的!”电视机前的男人们已经如同疯魔。他们亚,死咬着牙,浑身颤抖地低吼着:为这支红色部队打气加油。

    白色机甲面前,杰彭机甲不断的聚集:试图以重兵阻挡他们的前进。

    可是,随着白色机甲的每一次挥刀,每一次踏步,这些密集得如同铁腻般的防御阵,都会被碎裂,被穿透。

    电子通讯被完全压制的杰彭军官在扩音器里大声喊叫着,山下平地上,原本散开的黑色机甲集群在拼命向中间合拢。

    天空中,战机还在不要命地攻击着。运输舰还在密集的防空火力

    中强行下降。

    整个世界,已经是一片疯狂。

    黑斯廷斯看了看表,面沉如铁:“时间不够。”

    盟军指挥部里,将军们都已经全然没有了平时的仪表风度。一些人一支又一支地抽着烟,一些人则来回转着圈:

    玛格丽特已经垂下了眼睛,不敢再看。而贝尔纳多特,则死死的盯着屏幕,目不转睛。

    时间不够。

    黑斯廷斯的话,就如同一把匕首,割得人心里流血。

    看着那在防空火力中摇摇欲坠的运输舰,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冲在最前面的那辆白色机甲身上。

    五分钟,他要怎么争取这五分钟?!

    一记凌厉无匹地旋风腿,将一辆杰彭机甲踢得倒飞出去,胖子右手离子光刀猛然直劈。

    一声巨响后,正面的一辆杰彭灵猫已经被劈成了两半。刀势不

    减,只见泥地上凭空出现一条长沟,笔直向远方射出。

    周围的机甲,还在不要命地往上扑。

    “杀!”

    离子光刀,在拉出十余道幻影的白色机甲手中,已经看不见影子

    了。一辆辆动作迟钝的杰彭机甲,在瞬间四分五裂。

    机甲群中的那辆阿努比斯,已经越来越近!

    弗戈的手指,轻轻在扶手上敲打着。看着那支不断向自己靠拢的部队。

    尽管有十辆超级机甲领头,可他们身后的红色机甲,还是在不断的减少。这短短四百米的路上,已经有近二十辆红色倒下了。剩下的机甲,也大多伤痕累累,能量护罩几乎都到了极限程度。

    弗戈没有动。

    他认真地看着冲在最前面的白色机甲的动作,品味着,赞叹着,

    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一百米,八十米……,

    聚集在白色机甲身前的杰彭机甲越来越多。

    “弗戈!你这个没脸见人的丑鬼,缩头小乌龟,来和老子好好打一架?!”

    胖子近乎绝望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战场。引来杰彭人的一阵冷

    笑

    弗戈冷笑着,对方显然已经是黔驴技穷。这支部队的锐气已经挫了。从现在起,他们已经无法再前进一步。要不了多少时间,自己就能看见这个毁了自己,也注定要被自己毁灭的敌人。这个胖子,会是点副什么表情?

    忽然,弗戈的神情一滞。

    因为,他听见了自己那冰冷而严厉的声音在战场上滚过。

    “都住手,放他过来!”

    红色机甲群的攻击顿时放缓,围在他们身边的杰彭战士,手里的动作也都下意识地一顿。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瞬间,两辆白色机甲已经忽然抢上,猛地抓住了胖子机甲的双腿,将他狠狠甩了出去二

    所有人都只看见一道白光闪过。白色机甲在到达半空的时候,忽然开启辅助推进器,折而向下,闪电般地扑向阿努比斯。

    眼看白色机甲的离子光刀已径直奔发呆的阿努比斯座舱,忽然间,十余辆一直簇拥在阿努比斯身边的杰彭十代,机暴“从人群中纵身而起,不要命地向白色机甲发动攻击。。

    这些十代机暴,似乎是早有准备。他们的反应和动作频率远远快于一般的杰彭机士,配合也极其默契。十辆机甲只是身形一闪,就已经出现在白色机甲面前,半数腾空突进在前,半数地面冲锋在后:在阿努比斯面前,形成了一度厚厚的墙。

    “三步突进加凌空反身侧踢。”电视机前,一名对机甲近身格斗有些研究的观众惊呼出声。

    他看见的那辆杰彭机甲,只用了三小步就迅即加速到全速状态。破空而进的身体,在巨大的惯性中依然横身一转,右侧机械腿在屈膝高抬之后,随着这一转身,如同流星锤一般甩了出去,直奔白色机甲头部!这是超级机甲战士才能使用的招数,手速不到五十动,连想都别想。

    就在这位观众惊呼的同时,另外许多观众,也同时发出了一声声不同,却同样震惊的声音。

    “滞空变线。”

    “十三角度连环挥拳。”

    “超短程纵身鹰击。”

    一个个机甲操控守则上如雷贯耳的高级技巧,就如同一个个晴天霹雳。

    杰彭第二装甲师,这支杰彭陆军中排名第二的队伍,终于在最后时刻,亮出了她最铎利的匕首!

    这把匕首,足以见血封喉。

    杰彭人不需要击杀白色机甲,只需要损失他的速度,他就输了!

    阿努比斯,已经开始后退。那辆如同一只海燕般的白色机甲,能闯过这雷电交加的暴风雨么,能抓住它的猎物么?

    所有念头都只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人们就看见那辆白色机甲忽然间浑身的每一个关节,都扭动了起来,整个机甲在空中飞行的身体,就如同忽然失控一般,横了过来,随即上个懒驴打滚。

    就是这丑陋不堪的动作,竟然匪夷所思地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空中几辆杰彭机甲的阻截。然后向地面斜冲而下。

    “轰,“一声巨响,尘烟弥漫。

    刚刚落地的白色机甲在地上猛地一蹬,身体如同打在水面上的漂石一般,向前疾蹿而出,一拳击向正面一辆机暴的面目,随即又强行扭身,一脚踢向另一辆机甲的头部,还没等这招完成,它又如同出膛的炮弹般撞向了另一辆机甲“……

    石火电光间,白色机甲已经在一秒钟内,xc_寻梦使出了五个不同的招式,拉出五道幻影,攻向五个不同的目标。

    “当当当”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接连暴起,试图阻挡的五辆机甲几乎在同时被轰得倒飞出去。

    随着一道白光划破虚空,正要退入机甲群中的阿努比斯,被一刀破开了座舱。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完全凝固了。

    人们如痴如醉地看着这辆站在阿努比斯面前,手里的离子光刀刀尖,还镶嵌在阿努比斯座舱盖上的白色机甲。它的突进,虽然只是眨眼的一瞬间,可这一瞬间,它展现出来的机甲技巧,已经让之前那些阻截它的杰彭九级机甲战士,如同白痴般可笑!

    那些杰彭机甲战士是一人一招高级技巧,而这位机士,是一人五招,同时发动。没有事先准备,后发先至。五招中或出腿,或出举,或刚猛,或阴柔,分开来看,或许只是让人惊艳,组合在一起,却让人感到了一种无以伦比的霸道!

    五辆杰彭机甲,倒掼而飞,狼狈不堪地撞进了杰彭机甲群中。

    现在,白色机甲的离子光刀,就在已经裂开的座舱盖上,只要他轻轻一捅,那位指挥官,就会变成两半。

    似乎是投鼠忌器,四周的杰彭机甲,都停了下来。重重包围中的红色机甲群,也停了下来,收缩在一起。

    战机,在空中飞舞着,运输舰,在一片寂静中缓缓下降。

    “你输了。”胖子的声音里,hsread.***透着无比的得意。

    着,不,是你输了。”弗戈冷冷地声音,在胖子的左侧响起。

    胖子一呆,手里的离子光刀一旋。早已经破碎的座舱盖被破开,

    路出一个目光呆滞的杰彭上尉。

    “投降”,弗戈看了看天空中,缓缓降落的运输舰,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你,况且,除你之外其他人的命,值不了我整个装甲师。那些运输舰可以降落,我和我的部队,需要交通工具。”

    “你怎么知道我会采用这种战术的?”胖子的声音里,透着不甘和绝望。

    “这几天,你已经好几次试图用偷袭击杀我了。只不过看见时机不好,你放弃得早,意图没怎么暴露而已,“弗戈淡淡地道:“我知道我在你面前几乎没有什么胜算,所以,我觉得凡事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毕竟,我是指挥官,而你,不过是一个冲铎陷阵的莽夫。”

    “为什么追杀我?”胖子挣扎着道:“你不惜带领整个部认为了杀我陷入绝境,现在又为什么想要离开?”

    “杀你,自然有我的理由”,弗戈冰冷的声音里透着狰狞,“至于为什么想要离开,倒有三个理由,第一,你现在已经在我手上了。要

    你的命随时都可以,机甲失去速度,就是瓮中之鳖。第二,我觉得你

    们的这些机甲和你们的机甲操控技巧,对我西约来说,实在很重要。而且,我看过你的资料,知道在你麾下有一支叫做匪军的部队。这或许

    是我将功补过的机会。第三“……”

    弗戈看着天空中纷纷落下的查克纳机甲,毫不掩饰地道:“第二装甲师虽然是我的部队,可是,这样的战斗只是我广个人的决定。作为指挥官,我其实很害怕他们叛变。牛竟,谁的命都只有一条。这三天

    来,他们的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如果我现在杀了你,我们就一定会全军覆没。谁也不愿意这样。”

    白色机甲手中的再子光刀,跌落在地。

    随着滋地一声响,座舱打开,光着上身的胖子高举着手跳了出

    来,一落地就换地打转,惶恐地大叫:“我投降,我投降,别杀我。

    杀了我你们也跑不了。我还有很多军事机密,我还有舰队和装甲部

    队,只要不杀我,这些都是你们的。”

    仔细的瓣认了胖子的身份,又看见胖子被几名冲上去的杰彭士兵控制得死死的。弗戈打开了,灵猫,机甲的座舱,跳了出来。

    他大步走到被反手押住的胖子面前,猛地抽了胖子一记耳光。

    这些天来,种种懊悔,种种愤怒,种种如同毒蛇一般的负面情

    绪,在这一刻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无法抑制。

    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比安静。

    前线指挥部,盟军指挥部,还有电视机前的所有民众,都呆呆地看着胖子那张红肿,恐惧,又带着些谄媚的脸。

    忽然,一个声音哭叫起来。

    “别杀我爸爸,别打我爸爸“”,

    一辆机甲的座舱盖打开,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跌跌撞撞地钻过树林般的机甲腿,冲到了胖子面前。嚎啕大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