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三十八章 疯狂的计划

    那是一张从敌人天网信息中截获的图片,来自於某辆参与屠杀的杰彭机甲的战场信息记录仪。

    图片上,天还是那麼蓝,云也还是那麼白。远方隐约可见的青山就和这湖泊旁的山林一样翠绿。可是,在这一切美景的下方,却已经是人间炼狱。

    照片的场景,是一个山区城镇的街道。街道是仿古建筑的,身高七米的机甲顶上的信息记录仪镜头对准的方向,一片狼籍。

    两侧的许多楼房,已经变成了烧焦的残垣断壁,完好的房屋下,一些杰彭士兵正提著枪伸腿踹门。左边破了一个大洞的屋檐另一端,露出了另外一辆机甲的头和肩膀,能量炮发射时骤然闪现的白光带著一条白色的射线被定格在照片上。

    远处,一队队的普通民众惊恐地被押解著从巷子里拐出来,向远处走去。更远处,则是无数滚滚黑烟斜斜地飘向天空。

    山区小城镇古老的街道,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颜色。大小弹坑,破碎的玻璃,扭曲的门框和招牌散落四周。尸体一层层地堆积在街道上,横七竖八,密密麻麻数不胜数。流淌的血水从尸体下汇集到一起,宛若一条黑红色的河。

    一个妇女倒在墙边,她的脸被头发遮住了看不清,脚下的鞋一只还穿在脚上,另一只则落得老远。在她的旁边躺著一个中年男子,身穿修理工工作服的他,半边肩膀和胸腔已经没有了,大量喷涌的鲜血,将身后乳黄色的墙壁,涂成了一片触目惊心的鲜红。

    距离修理工不过一米开外,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跪倒在一盏路灯边上。他的头耷拉在地面上,身体呈弓形,地靠著路灯杆。鲜血,不知道从他身体的哪一个部分流淌出来,黏黏稠稠地在地上洒出一大滩。

    而在血泊中,则是一个翻得四脚朝天的婴儿车。

    婴儿车边上,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无声地倒在血泊中,如同,一个被恶魔丢弃的洋娃娃。

    只用了不到五分钟,胖子就回到了营地。

    一路上,他和米兰都没有说话。

    打了这麼多年的仗,他见过被摧毁的城市,见过因为战争而成为一片废墟的末日景象。见过数不清的无辜死难者,可是,他们从来没有如此愤怒过!

    现代的移民星球,大部分星球人口都只有一两个亿,少的甚至只有几百万。

    在这些移民星球上,人们都居住在城市中。这些遍布星球各处,由资源公路和太空港连接的超级城市,就是星球的一切。

    战争一旦爆发,自然就会波及到城市。在开战时还留在城中的无处可去的平民,因为狂轰滥炸,因为机甲的轰击,因为步兵的射击而身亡,并不稀奇。

    可是,沧浪星不是普通的二三级移民星球。

    这是一个人口众多,有著无数小城镇的一级移民星球。在这个星球上,除了和其他移民星球一样大型城市以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城市,还有许许多多的聚居区和农业小城镇!

    这些聚集区和农业小镇,只是为了满足人类居住的需求,本身没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其中居住的,也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这样的地方,原本是应该被兵力有限的侵略者所忽视的,原本是战争初期的安乐窝,是大城市居民逃避战火的乐土。

    可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是该死的人渣。当初在玛尔斯普罗镇有,现在在这沧浪星也有!为了深山里的这两个翻不起风浪的师,杰彭人调集部队,对周边城镇进行惨无人道的屠杀!

    可以想像,一个装甲排冲进一个人口两三万的小镇,会是什麼结果!

    这些该死的刽子手只需要扣住机甲操控杆上的能量机关炮的扳机,就能在半个小时内,将这些为了生态而刻意建造仿古轻型组合式建筑的小镇夷为平地!

    在机甲面前,在那些纵横的能量炮面前,这样的小镇和纸扎的没什麼区别,而平民的肉体,更是只能被撕裂,被洞穿!

    营地里,已经是一片死寂。

    原本在阳光下悠闲自在的气氛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丛林里的温度,彷佛也因为一个个容色如铁的战士们,下降了好几度。整个营地一眼望去,能看见的只有悲愤!

    停下机甲,胖子在人群中穿行,看著身旁的男人们。许多战士的眼眶都是红红的。

    他们是战士,是发誓保卫这个国家,保卫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和每一个同胞的军人。他们不怕和敌人作战。在踏上战场的那一天,他们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没有什麼能让他们悲伤,哪怕之前他们一度濒临绝境,他们也没有因为害怕掉过一滴眼泪!

    他们可以从容面对死亡,但是不能面对自己的亲人遭受这样的屠杀!那些逝去的生命,就在这片天空中飘荡!

    他们在呼唤这支队伍。

    胖子大步向指挥所走去。

    围在指挥所周围的战士们沉默的让开了路。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了这个同样有这查克纳血统的胖子身上!

    这个胖子不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不是下达命令的那个人,可是,他却在这一路上,无声无息地成为了这支部队的核心,这支队伍的精神支柱!只要看见他无所事事的东游西逛,大伙儿就觉得安心,就觉得踏实!

    胖子穿过两棵沧浪星特有的高大红宽叶树,在出了人群,向人群中央的指挥所走去。

    「将军!」一声急促的呼喊传来。

    胖子闻声转过头。他发现,纳什,李卫国等一帮最初与自己共患难的查克纳军官们,正用期盼而复杂的目光看著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不用他们开口,胖子也知道他们想说什麼。他只是肃然冲他们点了点头,大步走向了指挥所。战争不是向平民挥舞屠刀的理由,绝不是!下达这个命令的刽子手,必须被送上绞架!如果犯下这样的罪行,还能够躺在床上善终,那将是整个人类世界的耻辱!。

    「哐当!」

    刚走进指挥机甲,胖子就听到一声巨响。如同狮子一般愤怒的老元帅李存信,将手中的推杆掼在金属地板上,红著眼睛咆哮:「打,还商量什麼,打!就算今天老子把命丢在这里,打光了这两个师,这仗也非打不可!不打,老子没脸去见祖宗!」

    「田将军......」看胖子走过来,围在电子沙盘旁的查克纳参谋们纷纷敬礼。

    看见胖子,一脸铁青的裴立同和巴尔默同时冲他点了点头,裴立同转头对李存信道:「元帅,打是肯定要打,我们如果按兵不动,敌人会变本加厉屠杀我们的民众,这些我们都明白。可问题是,现在这一仗到底该怎麼打!」

    指挥所里,一阵沉默。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屁孩,也蹲在电子沙盘边台上,把小脸绷得紧紧的。李存信呼呼的出气声,如同风箱一般。

    所有人都知道,杰彭数十个师从四面八方涌向北部山区,显然是下了大力气的。这是现实战争,不是战斗棋,手一抬就能移动一个军团。想要动员部队,后勤、运输、部队集结、战前动员准备......一个装甲师倾巢而出比搬迁一个小型城市的工作量差不了多少。

    而这一次,杰彭人不但在短短两天时间内,就将分布各地的数十个师调动到一起,对北部山区形成合围,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以大屠杀的方式对北部山区的城镇实施坚壁清野,激怒挑衅反抗力量,可见其决心之大。

    这其中牵扯的运力,物资和工作量,是天文数字。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因为民众被屠杀而失去理智,等待这两个师的,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不但不能复仇,自己也会搭上去。

    这正是杰彭人想看到的。

    沉默中,李存信眼睛一翻,看著胖子道:「胖子,你有什麼主意没有?!」

    「有!」胖子乾脆地道。

    他大步走到电子沙盘前,用手在沙盘上空画了个圈对众人道:「北部山区幅员辽阔地形复杂,如果我们想要避免与敌人接触,我们至少能够在这里躲上一个月!即便他们抓住我们的尾巴,也不可能完全抓住我们的主力。敌人的这一举动,就是想逼我们出来!」

    「既然他们要我们出来,那我们就出去!」定下基调后,胖子用手指著北部山区最大的城市北关市道:「从情报上看,敌人的大本营,就是北关市。至少有十个装甲师和十个步兵师,是通过北关市的机场进行转运集合,这是北部山区通往外界的大门,既然要打,我的意见,就是乾脆玩一场大的,我们和敌人来一次对插,打掉他们的大本营!」

    胖子话音刚落,只听「嗡」地一声,整个指挥所一片喧嚣。

    所有人都想报仇,可并不意味著所有人都失去了理智。裴立同和巴尔默等高级将领面面相覻,只觉得胖子的提议简直是白日做梦,而一旁的参谋中有忍不住的,就已经议论开了。

    「这怎麼可能......」一名少校参谋直接就叫了起来道:「北关市是军事重镇,别说我们两个师,就算是二十个装甲师,也不可能拿下来!」

    「对啊,现在敌人的转运集结,都在北关市附近,」另一名参谋道:「方圆百里,都围得跟铁桶一样,别说攻击北关市城区,想要突破对方的外围防线都不可能。况且,现在沧浪星的天网掌握在杰彭人手中,在这麼密集的区域进行对插,根本不可能成功!」

    「就算对插成功,进去了也不行!」一名中校斩钉截铁地道:「北关市原本就有两个装甲师驻守,军事基地,就靠近我们这一边,周围全是新修的防御工事。我们穿插避不开那个区域,陷进去就是个死!我建议,就打周边,能杀多少算多少!」

    一时间,七嘴八舌众说纷纭。无论怎麼说,所有人的一致意见,都认为胖子的提议绝无可能。

    老元帅李存信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看著胖子,忽然道:「胖子,怎麼打,你说说看!」

    裴立同和巴尔默相视骇然。

    他们是早就看出来了,老元帅喜欢这胖子的很。两个人虽然时常三句两句说不到一起就吵架,胖子也压根儿就不给老头面子,可这一老一少都是胆大包天肆意妄为的主,凑在一起,准没什麼好事。

    「元帅......」巴尔默刚一出声,就被李存信乾脆地一摆手打断了。

    「我说说我的看法。」胖子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道:「首先说说局势。现在看起来我们是被围在这山区中的一支孤军,可事实上的局势却是斐盟反攻在即,杰彭人没有一个安全巩固的前进基地!这才是敌人为什麼在这时候调动如此多的军队,甚至不惜屠杀平民的原因!」

    胖子的话,让周围的议论声顿时安静了下来。大伙儿凝神静思,心头彷佛忽然亮了一下。

    「根据现有的情报,杰彭人在沧浪星驻紥了两支a级舰队,四十个装甲师,六十个机步师。这些兵力中,杰彭占三分之二,苏斯占三分之一。用来控制一个已经控制在手里的星球,这些部队足够了。可是,想要在未来,经历一场空前惨烈的战争,这些兵力,远远不够!

    现在杰彭和苏斯还在增兵,他们的运力,已经压榨到了极限。从他们国内增兵到雷斯克,不是从几个城市到北部山区这麼简单。现在这一百个师,不过是他们总兵力的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一在雷峰星,另外三分之一,则在从他们本土到这里的路上!说穿了,现在的沧浪星就是他们的前进基地。未来的战斗,这些兵力就是预备队,随时准备投入作战。」

    「你们想想......」胖子转头四顾,挑了挑眉毛道:「换做你们,你们愿意在事关国运的关键决战到来之前,在自己的前进基地,留下两个四处流窜的敌师麼?」

    参谋们同时摇了摇头。将心比心,如果这是在杰彭的星球上,放任两个师於核心腹地,无异於在自己心窝上摆上两个定时炸丨弹。一旦战争进入关键时刻,前方正等待增援,后方的前进基地的部队却因为这两个师的牵制无法进行有效的调配,实在让人窝火。。

    「我们不愿意,敌人当然也不愿意。」胖子冷笑道:「所以,他们就干出了这种下作勾当。试图逼我们出来。如果他们有一周时间,或许他们就成功了。可他们只有最多两三天时间。三天以内,我斐盟军必定会发动反攻。而且,我可以断定,盟军的反攻第一目标,必定是沧浪星!」

    「有什麼凭据?」巴尔默紧紧地盯著胖子的眼睛,插口道。他已经听出了胖子话中的机会,而这个判断,就是关键。

    「三上悠人袭击了沧浪星,可他没想到,汉弗雷折在了老子手里!」胖子咬牙切齿地冷笑:「结果,三上悠人的这一手妙棋,妙不起来了!国内已经动员,三大超级舰队来了两个,苏斯的主力又陷在雷峰星。他们和苏斯唇亡齿寒,这一仗,已经是骑虎难下!」

    参谋们纷纷点头,长弓星系一战,他们都已经知道了。汉弗雷舰队的失利,是查克纳之福,是斐盟之幸!不然,以当时斐雷在雷斯克的兵丨力部署,别说这两个师逃不掉,就连斐盟联军在雷峰星的主力,都会被一口吃掉。

    「咱们斐盟虽然有些白痴,可毕竟有军神黑斯廷斯坐镇。」胖子嘿嘿冷笑,接著道:「那老家伙不会看不出现在苏斯和杰彭已经是强弩之末。和他们打消耗战,拖时间,对斐盟来说没有什麼好处。要动手,就要开辟第二战场,把杰彭和苏斯拖入两面作战的态势,这样,我们的兵力优势,我们的主场优势才发挥得淋漓尽致!」

    老家伙......指挥部里都是一片呆滞。敢这麼称呼军神黑斯廷斯的,这不修口德的胖子是第一个。

    大家还不知道这胖子连黑斯廷斯的孙女都敢欺负,更不知道,这胖子之所以这麼肯定,是因为这家伙早就拿匪军和玛格丽特达成了协议,结成了利益同盟。

    冷傲的玛格丽特,也早已经被这胖子揉捏得死去活来,什麼钢铁外壳,都剥得乾乾净净。心照不宣下,还有那麼一丝小嗳昧。

    就算黑斯廷斯不想选择沧浪星,玛格丽特估计也会缠到老黑下决心。这一点,胖子无比笃定。心理学可不是白学的,从学的那一天起,这贱丨人的专攻方向就是女性心理!之前和玛格丽特朝夕相处的日子里,种种暗示催眠,也被他如同胡椒味精一样放了个够!

    胖子的分析,迅速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相较於胖子,在场的人更了解查克纳的实力。这段时间的集结准备,足够查克纳倾力一搏。况且,这里还有李存信老爷子在,军部不会不管!开辟第二战场,将杰彭苏斯拖入沧浪星和雷峰星的两线作战,当是确凿无疑!

    胖子接著道:「盟军反攻,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就在眼前。我们只要能够坚持两三天时间,就能让杰彭人吃不了兜著走!你们来看......」

    胖子拿起一根电子推杆,在推演台上演示著。口中道:「杰彭人兵力布置分散是为了从四面八方对我们进行包围,看似有三十多个师,可实际上,其中的百分之八十,我们都不会碰上。也就是说,我们在两天时间内,要对付的,只有六七个师!而且,他们在明,我们在暗!」

    启动自动程序,代表杰彭各部队的图标,在电子沙盘上缓缓运动。胖子道:「他们要调集过来,相对容易,可是一旦这些部队洒进山区,想要调走。可就不那麼容易了。我们要打,就打他们这一点!」

    裴立同仔细想了一下,缓缓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和登陆部队配合!」

    「对!」胖子点头,用推杆将两个师分成三路,沿山区向不同方向推进,口中道:「光靠我们两个师,翻不起什麼风浪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去做。可是,如果我们像这样兵分三路,要给敌人制造主力不明的困惑,并不是什麼难事。这样,为了包围并全歼我们,他们就必须花更多的时间,调动更多的军队和资源。」

    电子沙盘上,图标很快进入了北关市以南的扩展区,数十个星罗棋布的聚集区和城镇,洒落於山地和靠近北关市的平原上。

    当胖子用电子推杆,将三路攻击箭头沿不同的路线推进到一个名叫弗林斯农业区的城镇时,几名脑筋动得快的参谋,已经知道了他的意图。

    「四路合围,中央开花!」一名参谋大声叫了出来。

    这一叫,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在胖子之前的演示上,三路攻击箭头,分别从敌人的四个师之间进行穿插,在线路选择上,胖子做得非常精妙。三个攻击箭头,只需要各自沿途进行两次攻击,就能够完成这次穿插,而敌人的兵力,被崇山阻隔,无法及时完成围追堵截。

    能够咬住三个攻击箭头的,就只有敌人从北关市出来,向南进行搜索的两个装甲师。

    而这两个师,却在胖子的算计之内。在他的计划中,当第一梯队抵达弗林斯农业区时,迅即构建阵地,将尾随其后的一个敌装甲师拦截,第二梯队,随即抵达农业区,与第一梯队对敌人完成前后夹击,利用地势,将其分割歼灭。

    在吃掉这个师之后,第三梯队将会把引诱另一个敌装甲师运动到弗林斯农业区以东的小镇加索镇,三个梯队,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个师吃掉。

    如此一来,至少在二十四小时内,敌人将没有可以威胁部队的力量。北关市以南,将形成一个短暂的真空。这时候,三个梯队将掉头向北,直逼北关市,攻击兵力空虚的北关市。

    说是兵力空虚,可北关市内,至少有一个步兵师和一个装甲师。

    不过,胖子没有准备和这两个师硬碰硬,他的计划,是将这两个师吸引过来,然后以少量部队,袭击北关市的所有机场!只要完成了这一计划,杰彭人调动进来的部队,将面临难以快速调出的窘境!

    一旦这时候,斐盟发动反攻,就会有大量可供登陆的地点。北部山区的局势,盟军不会视而不见。如果能够在北部山区之外进行多点登陆,说不定就能一口将汇集到北部山区的这些杰彭部队全部吃掉。杰彭指挥官将自食其果。

    这一仗,将大大缩短沧浪星的战争进程!

    可是,计划最艰苦的地方,将是完成了袭击机场之后!到时候,面临疯狂回扑的杰彭人,部队将陷入苦战。

    打不打?!

    胖子环顾四周,缓缓在虚拟屏幕上调出了那张屠杀的图片。

    呼哧呼哧,数十双眼睛,顿时红得像发狂的野牛。

    在这股火上,小屁孩又浇上了一瓢油,小家伙悠悠地道:「杰彭人现在的天网是在沧浪星原来的天网基础上建设的,我可以让天网瘫痪至少八十个小时!」

    老元帅李存信又甩了一根电子推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