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十九章 亡命第一战

    拉奇河在黑夜中滚滚东去,汹涌涛声,在寂静的夜里

    两岸青山寂寥,沧卫一号星的冷冽光芒,撒在树梢上水面上,蓝幽幽的,让人觉得沧浪星的冬季,分外的寒冷。

    岸边,一座状似骆驼的大山半山腰的一块方圆五六平方公里的平地上,十五辆查克纳运输机甲围成一个圈,前后舱门打开,首尾相接,组成了一个简易的营地。

    营地上方,搭了钢架,铺上了伪装网。枝叶茂密的树冠,将营地遮掩得严严实实。

    四周山巅高岭,草丛低坡中,一根根露出地面半米长,圆形金属外壳喷涂着迷彩伪装色的反侦测干扰器,在无声无息地工作着。两辆【千里耳】电子机甲分离营房左右,营地外,二十辆【太行】机甲分布四周阴暗角落里,悄然无声。

    “敬礼!”

    黑暗的营地外起了响亮的口令声和一连串的脚步声。

    “元帅阁下!”

    随着营房门口两名卫兵正敬礼,灯光通明的运输机甲舱内,博斯威尔,米兰,以及另外六名正在工作台前忙碌的研究员,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回头向门口看去。

    李存信快走进了机舱。

    “李元帅”一看见李存信地脸色。博威尔心里一沉:“你这是”

    “们得马上离开这里。”李存信看了看周围。说话间。其他舱室里地机械师们。也已经闻声围了过来。

    所有人都沉默:看着他。

    “没想到。次机甲测试。我带大家来地尽然是一个死地。”老元帅数十年挺拔地身躯。似乎有些佝偻。脸上地皱纹佛也深了许多:“这是查克纳地责任。现在。我们只有尽力突围。希望能带大家闯出一条生路。”

    “李老。”米兰玉雕般地手指。轻轻一松一个零件哐当一声轻响。落在简陋地工作台上:“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女孩子轻轻挽住了博斯威尔地胳膊。低着俏脸。幽幽地道:“我们地工作。还没有完成。”

    门口的军官,士兵进舱室的研究员们,无声地看着这个如同小鹿一般清纯,让人爱怜的女孩,隐隐的,都是同一声叹息。

    远方的炮火乎在这一刻,又猛烈了起来。

    群山震动,营地四周的丛林,在风中,在这剧烈的炮声和爆炸声中,微微颤抖。

    李存信觉得眼睛有些发酸。

    眼前这个女孩和她的老师,从勒雷出来自抵达查克纳的那一天起,就夜以继日地进行新型机甲的研发工作。在和平年代,她应该走在绿草如茵的的校园草地上,应该在安静的图书馆,应该在商场电影院

    可是现在,因为查克纳军部的原因些联盟最珍贵的科学家,却将面临杰彭人的屠杀。甚至

    要知道盟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研究员,落到敌人手中的。他们掌握着联邦对抗比纳尔特十二代机甲的关键旦有技术泄露出去,整个联盟,都将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战局激烈,形势严峻。联盟甚至没有时间来进行同样的研究了。

    这次测试是一个秘密,一个无论如何都必须守住的秘密。

    “时间已经没有了。这个营地必须先撤离。”李存信用尽力气,才在嘴角拉出一丝笑容:“大家别担心,有老李在,怎么也能打出去。要不了多久,咱们的援军就会来。”

    迎着众人的目光,老人的喉咙有些干涩,他垂下眼帘:“我们的装甲团,已经先期向温泉镇运动了。天亮之前,说不定咱们就能突围。第二防线的部队,也准备撤下来。我们在第三防线准备了阻击敌人的部队,无论如何,也要拖到我们突围。”

    他舔了舔嘴唇,对于自己这些连三岁小孩都骗不了的话,实在没有什么底气。

    “大家,都去准备。五分钟之后,我们离开这里。”李存信低声道。

    研究员们的目光,在老元帅和他身后军官们黯然的脸上转了几圈,终于收了回来。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科学家,没有再追问什么。他们默默地转身离开,各自回到自己的舱室里收拾。

    虽然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学者,可是,他们同样是经历了战争洗礼的战士。这个乱世,没有安逸宁静的象牙塔,生命的绽放,就只能在血与火之中。这一点,他们都明白。他们不想再去为难老元帅,要怪,只能怪自己生在了这个时代。

    李存信走出了机舱,博斯威尔和挽着他的米兰,静静地跟在李存信身后。

    “是不是没希望了?”三人走到一棵巨大的树下停了下来,博斯威尔看着沉默的李存信,淡淡地问道:“说实话。”

    李存信摇了摇花白的头,叹了一口气,对博斯威尔道:“突围的希望很渺茫。温泉镇有两个杰彭装甲团驻守,我们把所有的机甲拼凑到一起,现在也只有一个团。这其中,还有许多是沿途的地方守备部队的轻型机甲。”

    “而且敌人咬得我们太紧。”老元帅无意识地用手在树上板掉一块树皮,自言自语般地接着道:“我们的装甲团已经出发了,可前线的队伍,却撤不下来!如果强行撤离的话,不但损失大,敌人也可能追着我们打。稍有不慎,就是溃散的局面。现在,我们也只能等。等敌人的攻势稍缓一点的时候,把部队撤下来。”

    博斯威尔和米兰对视一眼,面露忧色。

    “你们要先走。”李存信丢掉树皮,回头看着博斯威尔:“我们是老朋友,我不瞒你。如果实在无法突围,我的计划是,让一支小分队护送你们找个旮先躲起来。敌人不可能搜遍整个山区说不定,躲上几天,咱们的人就来了!”

    “如果躲不过呢?”博斯威尔笑了笑道:“几天?你还用这些话来蒙我”

    “躲不过,不等杰彭人抓你们就会下令杀了你们。你们落到杰彭人手中,绝对扛不过去。我陪你一起死!”

    李存信低着头,走了两步,没看博斯威尔。

    一阵沉默后,老人眼皮松弛的眼睛直地盯着夜色下黑黑的丛林深处,缓缓:“另外,我没蒙你!几个小时之前,有一艘飞船,在347高地附近坠毁。那时候我们的天。

    控制几颗卫星。我们发现艘飞船是被杰彭人追,我想不定”

    “恐怕没这么快?”博斯威尔淡淡地道:“我们在查克纳呆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联盟的兵力捉襟见肘的消息们可是每天都听到。别的不说次我们到昆仑星个军事基地里怕有九个都是空的。说不定,坠毁的只是一艘走私船。”

    “不是走私船。”被质疑的李存信冲博斯威尔使劲一瞪眼试图说服博斯威尔的样子,倒不如说是试图说服自己:“沧浪星被袭击,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些走私的家伙消息灵通的很边一打,他们在航道上就转向了没有哪个敢接近沧浪星十个跃迁通道之内。恐怕连雷斯克们也不敢进!”

    “那倒是。”博斯威尔皱了皱眉头:“是艘什么类型的船?”

    “不知道”李存信:“从卫星影像上看艘船在经过拍摄区域的时候,船体已经严重破损,浑身焦黑,什么也辨别不了。看样子,好像是一艘武装商船者一艘重型护卫舰,当时,在它身后至少是整整一支b级舰队!”

    “被一支b级舰队围攻?”米兰了吐舌头道:“那家伙可够倒霉的。”

    博斯威尔思了好一会儿,问道:“这艘船,看不出一点盟军战舰的特征?”

    “看不出来。”李存信的嘴角向下拉:“我们只能希望这是联盟派来的先遣部队。说不定,现在在我们的头顶上,咱们的舰队已经和杰彭人打起来了。谁知道呢。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不多说了你们先收拾一下东西,我们马上就走。”

    着,李存信转身向等候在营地前土坡上的军官们走去,忽然间,他想了想头道:“对了,要说特征的话艘飞船的船头,有一个撞角。”

    “撞角?”博斯威尔米兰对视一眼孔,渐渐放大。

    *********************************************************************************************

    溪流潺阵阵水花声响起,数十辆机甲,沿河而上,在两侧山谷中穿行。

    胖子驾驶机甲,走在最前面,身后七十九辆灵猫,二十辆战象和六辆恶龙,都开启了前行模式,组成了一个橄榄形的队伍。将八辆黑风电子机甲,簇拥在中间。

    现在,这些机甲已经和最初缴获的时候有所不同了。

    每一辆机甲,都在身前身后以及两臂上,加装了四块薄薄的外挂装甲。作战时,只要让这四块装甲剥落,就会露出一块红色。这个标记加上小屁孩为每辆机甲电脑传输的战斗识别系统,足让这支队伍解决战斗时的识别问题。

    而杰彭人,显然不会注意到。当这些机甲混入杰彭部队中间,亮出红色标记的时候,就意味着一场屠杀!

    胖子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疲倦,如同潮水般一**地侵袭着身体。从飞船坠毁以来,就是接连的战斗,改装机甲,偷袭高度紧张的神经,只放松了那么一点,就能感觉到身体的疲倦。

    可是,再疲倦也不能停下来。

    想着那个身穿白色制服的倩影,胖子就觉得自己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般。

    米兰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在什么地方做什么。查克纳人,还能顶多久们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是全体拼死在这里是想办法突围

    摇摇头丢开这些纷至沓来却不可能想出答案的问题,胖子一拉操控杆,手指在虚拟键盘上飞快地洒出一手花指接一记轮指。机甲如同狸猫一般轻盈地跃上了前方瀑布左侧一块二十米高的岩石。无声无息。

    现在,自己需要做的是不断的打击敌人。

    没有人知道这支队伍的存在。杰彭人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第二防线上。这是最好的机会。只有自己打得够狠,第二防线的压力才会减轻兰和博斯威尔,才会更安全。

    欺负老子的女人子不打的你们哭爹娇娘白长了这身肉!老子是联邦英雄!

    “胖子!有情况!”

    通讯器加密频道里来了小屁孩的声音。

    “什么事?”听到小屁孩声音不对在心里自吹自擂命豪情万丈的胖子禁不住就是一哆嗦。

    “天网刚刚给我们发来消息,”小屁孩急道:“172师准备强行进攻高地面还来了59师的两个装甲团增援。”

    胖子暗暗叫苦,装逼被雷劈,这报应也来得未免太快了一点。

    “能看到他们的全员调动部署么?”

    “看不到限要求太高。狗娘养的,”小屁孩有些气急败坏:“他们让我们取消之前的任务高地靠拢。怎么办?”

    胖子的眼珠飞快的转动着。他知道孩虽然能够入侵天网可是,它能做的也只是对天网的一部分内容进行监控。这部分内容,通常是与冒充的部队有关的。

    例如之前冒充的那个杰彭203师步兵营。

    和这个营作战区域有关的一切,天网都会通过交叉指令给予信息。这些信息,或许是指令许是情报回馈,或许只是信号验证。而这些信息,集合起来,经过屁屁的分析,就能还原为天网原始数据。

    从这些数据里,屁屁不但能够知道周边的信息,还能通过对数据的破解和入侵取更高级别的信息。这也就是屁屁的厉害之处,一旦能够俘虏对方的高级将领,它甚至能取得天网的最高权限。这在普通人眼中,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可是,现在屁屁能够取得的权限只是营级。

    它再怎么厉害,用那个步兵营的权限获取的信息只局限在203师和与203师作战区域有关的部队上。关于全局的信息,也只能获取不属于保密范围的。

    超出作战区域部队,或者正在进行的全局信息网不会泄露半点。这主要是避免部队高级军官被俘虏,从而泄露更多的情报,影响整个战局。

    不仅仅是杰彭天网,所有国家的军事

    是这样。要知道,天网的第一守则,就是避免被敌封舱守则!

    顾名思义,这个守则,就如同船体密封舱一样,在遭遇攻击时,一个密封舱进水,不会影响到其它密封舱,十个密封舱进水,也不会影响到拥有2000个防水密封舱的战舰。。

    而在冒充现在的这支装甲营之后,为了迷惑天网,屁屁将这些机甲的通讯信号,剥离出来,由留在原地那些富山机甲充当。也就是说,在天网中,那支装甲营所有机甲都在原地。而行进中的这些机甲,则不在天网中显示。

    这原本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是快速奔袭,只要短时间内,没有人到那个山谷去就不会暴露。等战斗一打响,这支部队摇身一变,又将变成另外一支队伍,消失于人海之中。杰彭人就算摸着了瓜藤,也只是一根断掉的。

    可是谁也没想到,杰彭指挥部居然临时改了指令。屁屁能接受指令欺骗天网,可是,它却没办法让停留在那个山谷里的两百多辆富山机甲都动起来!而一旦杰彭指挥部的参谋在天网上发现指令没有被立刻实施然会进行调查。

    眼见在前面开的胖子停了下来伍也无声无息地停了下来。

    胖子飞快地在机甲电脑进行推演着。

    现在,172装甲分成了两路攻击箭头,一路进攻15阵地一路,则是进攻和294阵地。后者属于一个连续阵地的前沿,即便突破,杰彭的推进也将面临后面阵地的阻截,况且,那条路实在不怎么好走杰彭的兵力优势根本体现不出来。

    而阵地,虽然易守难攻,却能毕其于一役。只要一打通,杰彭主力就能长驱直入!如果以装甲部队高速突进翼迂回包抄,跟进部队进行穿插分割整个第二防线刻就是崩溃的结局。这时候杰彭指挥部发布向阵地集合的命令然就是强攻的打算。

    子仔细看了看地图,172装甲师,除了三团顶在阵地前之外另外的两个团,分布于三团的后方和左翼。

    自己冒充的这营位于三团的后方。

    如果172师翼的部队向三团靠拢,自己屁股后面的一团其他两个营也跟上来加上59师增援的两个团,自己简直就是掉进了狼窝!

    三个小时这些部队集合成狼窝,要三个小时!

    胖子的目光,在散布于群山之中的一个个光标之间来回游移,手中不停,一个个推演符号凭空出现在了地图上。

    卡住关键势而行。要牵着打,要破对方,就要找出一个头来,理出一个顺序!

    172师一团三营,这个营,距离之前的山谷最近,如果天网发觉异常先考虑调动的就是这个营。干掉它,再转头向南,正好迎上左翼过来的172师二团一营。接着,端掉它东北面的战俘营,回头再联络阵地他们前后夹击三团!

    在那两个增援团上来之前,自己能吃掉对手半个师!

    时间军路线选择,伏击位置斗力对比,紧急情况用方案胖子飞快地计算着。有天网,有九大金牌打手,有电子机甲,又伪装成杰彭人还有什么仗打不得?打不过,老子就往阵地跑!

    “胖子?!”小屁孩见胖子半天不说话,在加密频道里叫了一声。

    胖子看着机甲电脑上,已经完成的作战计划,在推演程序中飞快地运算。一根细小的蓝色箭头,在五六道粗壮的红色箭头之中左冲右突。

    想集中力量雷霆一击,嘿嘿,老子浑水摸鱼,先一个个收拾了你们!这一仗打成了,老子就是名将,打不成,老子也把你搅个一团浆糊,吹吹牛,也是名将!

    “跟我来!”胖子将作战计划传输给了全队,一拉机甲操控杆,转向东北:“急行军,十分钟内,进入十公里外的伏击阵地,干掉敌172师一团三营!我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尽管所有战士都看见了胖子的作战计划,都为这个匪夷所思地作战计划感到震惊,可是,当胖子下令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所有战士都毫不迟疑地拉动操控杆,操控机甲转向,紧紧跟在胖子身后。一百三十四辆机甲在丛林中呼啸奔行。一棵棵大树被折断,一丛丛灌木被踩平。从空中看去,整个队伍,就如同一百三十四道射出水面的鱼类,劈波斩浪,风驰电掣!

    五分钟后,队伍就已经抵达了胖子指定的伏击地点。

    伏击点位于标高683的山体半山腰,由三个呈三角形分布的山坡组成的。整个地形,看起来如同一个u字。正好是一个天然的口袋。

    “马克维奇,你带领一排一班二班,进入左边边山头阵地。一排三班,下到山腰下一百米位置,建立多层火力。安东尼,你在右边山头,战斗开始的时候,什么也别管,顺着山腰往前冲,把敌人的腰给我扎断!李卫国,你负责打迎头,火力要猛,要集中!电子攻击一启动,你就打!”

    随着胖子的指令声士们迅速各就各位。

    “一个连一个营”战士们一边潜伏下来,一边互相嘀嘀咕咕:“看这架势,还不是击溃全歼!”

    “这个口袋,扎得够狠毒的!”

    “敌人缩回去怎么办?”一个质的声音道。

    “缩回去?你没看将军和尖刀班那些个打手。有他们在,别说一个营,就算是一个团,也缩不回去!”

    “那倒是,那敌人拼命往前冲呢?”质的声音又道。

    “六辆重型机甲十辆中型机甲打迎头,这么窄的地方还用交叉火力,冲个屁!冲上来就是死!太毒了,太毒了本不给人留活路啊。”

    “嘿嘿,留活路?被这帮杰彭杂种欺负了这么久该轮到咱们威风一把了。”

    “要是敌人不冲山腰下面跑怎么办?”那质的声音再度唧唧。

    “闭嘴!”区域通讯频道里,传来战士们异口同声的喝骂。

    话音未落,几道光柱山脚笔直地射上来,摇摇晃晃来越亮。大队机甲行进的声音,轰轰传来。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手是汗。

    多辆杰彭机甲,如同一条钢铁长龙,连绵不绝。十吨的钢铁巨人,快速行进时,犹如万马奔腾群狮围猎气焰滔天,让人望而生畏!

    战士们的心,越跳越快。尽管是有心算无心,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一仗终会打成什么样。毕竟,他们只有一个连。。

    而对方是自己的三到四倍!

    狭路相逢,不是你死是我亡!

    再回头看时,原本站在山坡上的十辆【灵猫】如同鬼魅一般,消失于黑夜之中。

    脚步声隆隆,敌,已经越来越近!

    **********************************************************************************************

    “加快速度!”

    172师一团三营营长大声催着。声音里,尽是压抑不住的火气。

    本来,一团为二线梯队,明天早晨才应该到高地,加入进攻。可谁知道,指挥部一个紧急会议过后,刚刚驻扎下来的部队,就被勒令急行军,向三团靠拢。

    对于马吉的命令,下面是怨声载。

    十多天来,几支部队轮番追击,累得跟狗似的,终于将查克纳人逼到了这片山区。西面友军,已经扎住了口子,只需要稳扎稳打,就能把查克纳人歼灭。这个时候,谁愿意拼命?!

    可是,军令如山,算再有一肚子怨言,也只能和着口水吞到肚子里。该拔营还得拔营,该急行军还得急行军,要是不能在指定时间赶到,军事法庭那帮高级贵族,绝对不会有任何心软。杰彭陆军宇宙第一的威名,就是在严苛的军纪,严苛的训练,严苛的精神统一中,得来的!

    看了看间,再看看电子地图,营长嘴里虽然还在催促,心已经定了下来。距离高地下的前进基地,不过一百公里,两个小时的时间,怎么也到了。拿下高地,这仗就算打完了。接下来,就是到城市里的休整快活时间。

    在那里,占领者,就是上帝!

    “少校!”通讯频道里,传来通讯员的报告声:“天网发来指令,要求我们到坐标3499174533号区域核实二团一营的情况。天网发现异常。这个营在收到指令十分钟内,还没有任何动作。指挥部已经派了无人侦查机过去查看情况。”

    “查看个屁!”营长骂骂咧咧:“他们距离那么近,还不许多睡一会儿?就算再晚半个小时又怎么样,只要能准时集合就行了。小题大做!这片区域,他们还怕查克纳人钻到我们中间来找死?咱们走咱们的,等侦察机过去看了有问题再说。反正到前面才分路。”

    说完,营长抬头看向透明的座舱盖外面,凌晨四点过,四周一团漆黑,只有自己的机甲队伍,亮着射灯,组成一条光龙,在山地间飞快地前进。

    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在他说完话之后,他并没有听到通讯员惯常的一声“是,长官”。或许听到了,不过,那声音很轻,很怪异。

    耳机里,忽然响起了一阵刺入脑海的杂音,机甲电脑屏幕,也同时出现了一条五彩斑斓的扭曲纹路。

    营长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这是电子攻击,在这片山地

    “敌袭!!”

    毕业于杰彭皇家第二军校的营长,迅速反应过来,打开机甲的外部扩音器,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叫。

    几乎是与此同时,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数十发能量炮,如同黑夜中的闪电,蹿进了毫无防备的机甲队列中。

    至少十辆【灵猫】,化作了黑夜中的火团。

    火光乍起,四周,凶猛地喊杀声,响彻天际!

    ********************************************************************************************

    “小心一点,飞低点!”

    阵地后方的查克纳临时指挥部里,一名电子兵,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无人侦察机。

    在天网被杰彭人强行压制,几近瘫痪的情况下,最后的这一架无人侦察机,已经成了所有电子作战单位的宝贝。

    电子侦察机,如同幽灵般,在夜空中无声飞行。

    在遭遇了几次差点被发现的危险之后,大家终于找到一条可以尽量避免被敌人发现的通道,可以让侦察机飞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发回更多的情报。

    因为天网已经只有基本通讯功能,电子部的军官士兵们,都显得有些无所事事。许多人,都聚集在这位电子兵的身后,看着侦察机发回来的图像。没有电子探测,也没有天网的掩护,无人侦察机,现在只能在远离敌人核心区域的地方,利用光学摄像,小心翼翼地传回来一些模糊的画面。

    阵地,已经一个小时没有遭受攻击了。这忽如其来的寂静,让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同寻常。

    对方想干什么,他们的部队又在做怎么样的调动部署种种问,在大家的脑海里盘旋着。

    所有人,都希望这架最后的侦察机,在被敌人发现之前,能够多少捕捉到一点有用的信息。

    画面上,明暗不一的山岭丛林,如同月光下的海面,冷光粼粼。寂静的群山,如同一个个黑色的巨人,或高或矮,比肩接踵。

    什么也没有焦急和失望,在所有人的心头蔓延。一架孤雁般的无人侦察机,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这样的飞行,不过是撞大运般的无奈之举。

    人们沉默着,忽然,画面上,传来一丝亮光。

    紧接着,这一丝亮光,化作了成百上千,惊魂夺魄的绚丽焰火,在黑色的群山中,骤然绽放,光明大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