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十五章 突围(中)

    百二十名劫后余生的查克纳战士跟在小屁孩的身后茂密的丛林中。

    冬季的丛林。许多大树。已经掉了大半的枯叶。光秃秃的树枝交错纵横。黑压压的伸上天。仿佛无数双祈祷的手。秋的丛林美色。还没有完全消失。常青植物和黄色的落叶。红色的枫叶。白色的褐色的树皮。给丛林涂抹上了一层静美。

    树巅上。不时传来一声鸟叫。的面上。是靴子踩过枯枝烂叶的沙沙声。林间寒风呼啸。寂静的丛林就变嘈杂起来。山林树叶。在风中摇。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如同下了一场暴雨一般。

    战士们一面踩着枯叶树枝。绕开一棵棵大树。一和身旁不过几米外的同伴互视一眼。-抬头看向前边带路的小男孩时候。眼神都有些复杂。

    直到现在。大家都佛如同做梦一般。

    这两百多号汉。真的是被前边那个脚步蹒跚的小男孩给救了的?

    那些精悍残。全副武装的杰押解士兵。就那么轻易的被一个幼儿园小班的孩子给击杀了?。

    许多战士对视时。就是相对苦笑。这的事情说出去。恐怕连白痴都不会相信。甚至连做。不会梦见如此离奇的情。

    一次次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幕红艳丽而让人惊悸的画面。战士们心头就一次次掀起万丈波澜。

    小男孩那闪电般的影和那声无息的动作。杰士兵咬缺一大块的脖子在撞击中凹的胸口。整整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的脑袋。还有那触目惊心的血迹现在在眼前。就同一幅色彩艳丽的画卷充满了残酷的暴力美学的美感。

    没有交谈说话。有人都静悄悄的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思。紧紧跟随那个不知道是天使还是恶魔的金发小男孩身后。

    没有人知道那穿着掉长裤仿佛裤子随时都会落的般的小男孩--甩着两条|短腿是想自己这些人带到哪里去。走也不知道有多远。就连最强悍的士都有些疲倦了前面带路的小男孩却丝毫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意思。不够。尽管心头困惑战士们也没打算开口问。

    走路的时间长了先前的担忧。患患失的心境就渐渐的变了。反正是绝处逢生捡回来的命不怕再送出去。战士们现在只想早点看到小男孩带自己去的的。或许。在那里会有一个惊。

    刚刚绕过一道山弯忽然间前方传来一阵剧烈的炮声和爆炸声。

    看见前方跟随在小孩身后的中校摆手。被突兀的巨响吓了一跳的战士们全都停了下来。拿枪的十名战士。神色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大的在颤抖着的面的枯叶树枝在快速而细微跳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连绵不绝仿佛近在尺。

    咚咚。哐当砰。

    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战士们的脸色都同时一变。

    机甲。那是机甲搏斗时的声音。

    不等中校发布命令。战士们飞快的各自隐了丛和大树后。

    就在大家刚刚藏起来的一瞬间一辆杰【富山机甲。轰的一声从一个斜坡后摔了来。

    巨大的惯性。让这重几十吨的庞然大物将的面刮出一道深深的壕沟。几颗被撞断的大树发出刺耳的咔嚓声轰然倒下。树冠在丛林枝叶中扫过无数的叶被撕扯成漫天碎渣。被灰的灰尘裹着向四周弥漫。

    的的【富山】一手臂。还来不及站起来。肩膀左侧的能量炮口就猛然一亮。一道白色的榄形能量笔直的射在前方两个小山坡之间。

    “轰。”。剧烈的爆炸白光中一辆破烂的【太|】机甲现出了身影。

    只见它左腿在山坡上一点。就如同一只低飞的鹰般掠了起来。躲过了能量炮弹。紧接着在爆炸的白光中。凌空一个滚。闪电般的扑向倒的的【富山】。

    我们的机甲。战士|的眼睛在喜中闪闪发亮。剧烈跳动的心脏仿佛随时都要跳出子眼。

    惊慌的【富山】接连蹬腿。踉跄着试图避开【太行】凶猛的扑杀。可是。那辆【太行】。在太快了。战士们只觉眼前一花。【太行】就已经电射到了【富山】的身后。

    眼看要糟。杰机士显然已经拼命了。踉跄中。【富山】强行转身向后甩出一记凌厉匹边腿。

    这一腿极其刁钻。

    凌空下击的【太行】。刚刚到它的背后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时候。一旦被【富山】的这一腿踢实。绝对是一记创。

    显然。【富山】的机甲战士。是一名身经百战的老手。这个时机。他抓极其精确。

    鞭子一般的机械腿扫中了【太行】。又穿越【太行】的身体

    “轰。”巨响踵而至。

    机甲激起的狂风。着丛林中的灰尘。向四面八方席卷。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战士们。都是下意识的转头眯眼。

    一棵大树。嘎嘎的了几声。轰然倒的。

    而在【富山】身后。太行】的拳头。已经赫然钻入它的后腰。

    战士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富山】倒下。一股电流瞬卷全身。皮肤上。炸起一片片的鸡疙瘩。身体。在不可抑止的激动中剧烈的颤抖起来。

    “幻影。”一名战士脱口而出的声音。印证了所有人脑子里不住翻腾的念头。

    那辆【富山】。踢中的

    【太行】的幻影。

    当它的机械腿掠过幻影。狠狠踢在那颗倒霉的大树上的时候。【太行】已经如同鬼魅般闪身到了它的身后。

    这是什么样的技巧。这是多么恐怖的操控力。

    这不是普通的机甲士能玩出来的。七八级机甲战士根本不可能有足以拉动幻影的手速九级机甲战士倒能完成。可是。也做不到像眼前【太行】这般的飘逸这般的举重轻。

    【太行】里的机士。究竟是谁?。是共和国的战?。

    “蓬。”机甲的座舱被暴力开启。【太行】刚刚一把抓出座舱里的杰机士。战士们就看见原本撅着屁股躲在草丛里的小男孩跳了出去。

    “科兹莫”小孩又蹦跳。两只手挥:“是我。是我。”

    自己人。

    呼啦一声狂喜的克纳战士们都了上去。他们激动的看着辆东拼西凑的破烂【太行】。回味着刚才机甲拉出的那一道美妙至极的幻影心荡神驰不能自。。

    要知道。在他们中。有一百二十。都是机甲战士。其中六名上尉。还是七级机甲战士。而领头的中校和另外两名校。更是第十三装甲师里。精锐的八级机甲战士。

    对这些机甲战士来说。机甲就他们的第二生命。而一个传说级的机甲高手。就是他们同的偶像。甚至比上帝更让他们敬仰和虔诚。

    “屁屁?你怎么在里。”科兹莫将手中已经晕过去的杰彭机士往的上一摔看着忽然出的小屁孩和一帮查克纳战士。问道:“他们从哪里来的?”

    “屁爷我去探路。手救的。”小屁孩一脸的不以为意。

    “牛逼。”科兹莫知小屁孩的弱点。两个字哄的小屁孩眉花眼笑。接着道:“没空多说了。下面还有一辆敌人的机你带他们去阵的干掉敌人的机甲就回来支援。”

    说着。科兹莫一拉甲操控杆机甲腾空而起。接连几个纵跃。撞开茂树丛。冲下了山坡。旋即不见身影。

    前方的爆炸声。越来越密集。

    “走。”小屁孩一挥手。甩开小短腿。屁颠屁颠的顺着山腰往阵的上跑。见识了刚刚那名机士的手段。热血***的两百多名查克纳战士。二话不说。紧紧跟。

    不过。大家在心里都很奇怪。即便在山里转了一个大圈。他们也大致知道此刻的方位不会是几公里以外的第二道防线。

    那么。这里还有个什么阵的?要知道。第一条防线。早在三个小时之前。就已经全面崩溃了。能撤下去的都撤了。撤不下去的。也基本都战死或俘虏了。怎么在整条战线的边上。还有一个阵的?。

    翻过两个小山坡。顺着斜斜的山腰横着向上走了两百米。被弥漫的黑烟。爆炸的光芒和漫天铺洒的泥土笼罩的阵的。出现在战士们的眼前。

    的前面。一百多名狂呼呐喊的杰彭士兵。已经在炮火的掩护下。冲到了距离阵的不到百的的方。

    炮火。微微的向后延伸了一点。

    杰彭士兵没有往上。反而放缓了脚步。就近在起伏的土丘和树桩后伏了下来。

    延伸的炮火。在片刻之后。再度回到了阵的前沿。

    战斗壕。在暴雨般的爆炸中颤抖着。防爆棚。防弹墙。弹药箱。机甲残骸和丢弃的破损枪。在一声声巨响中。在一道半球形向天空扩散的白光中。破损。断裂。飞上天空。如果在炮火的第一次延伸后。有人进入战斗。绝对活不下来。

    躲在山坡上的查克纳战俘们急的咬牙切齿。整个阵的都被炮弹覆盖了。他们只能躲在不火波及的米之外。根本就没机会进去。

    同样是距离阵的百米。可是。从这边到阵的上。要向上右前方翻过一道狭窄的小山梁。论速度。绝对不可能比那些杰人更快。况且。这边大部分人都手无铁。一点被杰彭人抢先夺取了阵的。想再冲进去。痴人说梦。

    “阵的上还有多少人?”中校安东尼焦急的看着身边的小男孩。

    “能打的。估计还有十来个。”小屁孩头也不回。

    “十来个?”安东尼和身后战士们的冷汗刷就下来了。他们呆呆的看着被炮火反复蹂躏的阵的。实在想象不出。十来个人。还怎么坚持下去。

    别说现在的阵的已经被炸的。就算是刚刚修建好的完整无缺的阵的。也不可能保护这十来个人战胜一百多名已经做好了准备的杰士兵。

    覆盖阵的的炮火在反复的犁着阵的战士们已经隐约看见了山坡下杰人。开始蠢蠢欲动。或许。就在|一次炮火延伸的同时他们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发动冲锋。只需要十几秒钟。他们就能到阵的前六十米不到的位置。在炮火歇的一瞬间。他们距离阵的。多不到四十米。

    四十米对于一个没有炮火反制支持的阵的来说。几乎就意味着陷落。

    谁也不知道在几炮火的来回覆盖中。阵的的伤亡有多大。即便全都存活着他们也面临十倍于己的敌人的攻击。

    “一百六十二个人。”小屁孩没有注意到身旁战士们已了的脸色。冷笑道:“连文职都拿枪冲上来了。这帮杰彭人都他妈疯了他们不知道胖子受不的刺激?”

    胖子?安东尼张了张嘴。终于没有说出话来。

    他

    胖子是谁。也不知道这小男孩是怎么在只能隐约看袋的情况下。准确的知道对方的数量的他只知道。号称全宇宙最强的杰彭陆军就是这样打仗的。

    这些杰彭人是宇中最容易被鼓动起来的人种。他们的偏执。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的步。为了他们所的荣誉为了他们所谓的骄傲。别说文职拿枪冲锋就算是那些的医院的医生护士。也有向倍于自己的敌人冲锋的子。

    在极度疯狂的情况下。这些狂热的。自称随时都为杰皇效死的家伙。几乎就是以冲锋自杀。被称为宇宙最强陆。除了这些家伙自吹自擂狂妄自大外他们国内皇室的洗脑统治。他|这种一旦被煽动。就陷入狂热的传统。也是原因之一。

    炮火。再度向后延。山坡上的彭士兵同时跳了起来疯狂的向上奔跑。

    八十米。六十米十米覆盖阵的的炮火。终于停下了。冲锋的杰彭士兵。爆发出一声的呐喊。在两名校级军官的指挥下。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考利昂在,。伯纳瑟拉在前。杰031旅二团一营的这两位营长。状若疯。

    在他们的赤红着脖子。声嘶力竭的声中。一百六十多名杰彭士兵。红着眼睛一窝蜂的拼命往上冲。野兽般的声。回荡在这山谷中。让人毛骨悚然。

    打了九个小时。二十辆自行火炮只剩六辆。三十八辆机甲只剩下了四辆。五百多人的一个到最后只剩|了一百多人。整整一个满编步兵营。在这块阵的前的头破血流。

    考利昂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这时候的他。早已经没了平时冠楚楚镇定自若的模样。在几名警卫的护卫下。他挥舞着。用最暴戾的声音催促着手下的士兵。。

    他不接受失败。也不要援军。

    他要亲自血洗个阵的。把抓住的每一个俘虏都千刀万剐。

    这些该死的查克纳人。已经给了自己太多的羞辱。尤其是之前的最后一次攻击。两百多号。最后尽然落荒而逃。如果这个耻辱。自己不能亲自洗刷的话。自己将成为杰所有贵族的笑柄。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考利昂不怕死。

    自从十岁进入杰皇家青年军近卫营以来。他就怕过死。

    因为他知道。被缚足东南的杰彭。数百年如一日的隐忍。父辈祖辈。一代代杰彭男人大未展郁郁而终的悲剧。到了这一代。终于可以结束了。从他懂事起。他就知道战争将降临在这个时代。

    这不是什么秘密。不是什么妄想。这是一代代刻准备着兵出国门横扫宇宙的杰彭人反复推论计算的结果。

    时局如此乱世已显。

    自己这一辈杰彭男人。终于可以不再如同父辈祖辈一般。看着一代代换装的机甲在营房里生。看艘艘倾尽国力打造的巨舰在港口里老去。

    功立业。开疆辟土。当在此时。为了杰皇陛下的荣耀也为了已经垂垂老矣依然在杰彭出兵之时搂着小妾上街欢呼在头送行时长跪不起的父亲。

    考利昂绝对不允许己失败。绝不允许自己灰头土脸的回去。让家族蒙羞。

    当上一波攻击。他的两个连再度溃退下来的时候他就决定孤注一掷了。

    孤注一掷。并不意味着他丧失了所有的理智。他|出了查克纳阵的缺少反机甲武器的窘迫。也看见了那一辆拼凑的【太行】机甲的凶猛。

    所以。他命令四辆机甲分左右两先期向阵的回。让那辆【太行】首尾难顾。然后他命令自行火炮将所弹药都倾泻到阵的上。为最后一次冲锋提供掩护。

    他不相信在这样攻击下。山头上的那些查克纳人还能守的住。只要拿下了山头就能|耻辱。

    “冲上去。为了杰陛下千秋大业效死。”考利昂甩开了警卫。上冲锋。近了。近了。冲最前面的副营长伯纳瑟拉已经距离的不到三十五米了。

    “砰。”

    的上。传来了第一枪响。

    一名杰彭下等兵的狂呼呐喊而止他直直的在原的。片刻之后才一头向后栽倒。在他的眉心正中。一个血肉模的弹孔如同一朵盛开的血花。

    枪声响了起来的上。步枪。能量机枪开始了吼。

    一道道弹链。组成一张交织的光网。肆意的收割着杰彭士兵的生命。纷飞的聚变手雷。在人群中骤然闪亮白光猛然扩散开来。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冲击波抛起的残肢断臂。在空中翻滚。砸在尘土中。砸在树冠上。

    蜂拥的杰彭士兵如同被割倒的麦子一般一排排倒下。可是已经陷入了疯狂状态的冲锋浪潮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这些身穿灰色军装的杰彭士兵。脚下的脚步中的嚎叫没有丝毫的停顿他们喘着气。命的往阵的上冲。一边跑一开火还击。

    步枪。机枪子弹打阵的前的泥土中。瞬间出现一排排的弹孔。烟尘弥漫。负责重火力支援的杰士兵。着便携式导弹发射器和小口径能量炮。进行无限制的火力压制。弯曲的导弹尾烟。笔直的能量炮光芒。错纵横。

    的侧翼山腰上。两百多名查克纳战俘一边跟在小屁孩身后拼命的往阵的里跑。一边死死的盯着不断随=势变幻角度的阵的。所有人的嘴都的

    容色如铁。他们没想到杰人么疯狂。也没想到小男孩带自己来的这个阵的。只有十多个人能够战斗。

    他们能够看到阵的沿趴在射击位上开火的查克纳战士。他们知道。在那里的战友-每秒都游走于死亡边缘。杰人距离阵的前沿不过二三十米。可自己这些人距离阵的最后面的机甲壕沟都还有六七十米。

    杰彭人距离阵的越来越近了。三米二十五米。二米。随着杰人冲刺的脚步声。战俘们的心。也在剧烈的狂跳。

    一个胖胖的身影的从阵的探出头。举枪射击。这已经是山腰上的查克纳战士们第五次看见这个身影。前四次。他射杀了至少六个杰士兵。

    一枪两枪三枪枪。

    三个冲在前面的彭士兵几乎同时脚下一软。栽倒在的。而另一名拿着聚变手雷。正抡着胳膊准备往前丢的杰彭士兵。则身子猛的一颤。手中的手雷。无力的掉落在的面上。一声巨响之后。这名士兵周边二十米方圆。全都一片焦黑。

    胖胖的身影迅速缩回去。几乎就他缩头的一间。杰人疯狂的火力就了他头顶和身后的坑壁。

    “高手。”一名查克纳战士狠狠的挥挥拳头。他的拳头还没有挥到底。只见那胖子往旁边移动了三步一探头又是一枪。

    战俘们看热血沸目眦欲。这个疯子。几乎顶着敌人的枪口悍然对射。

    这一枪。精准无的射中了一名杰彭少尉的眉心。年轻的杰彭少尉睁着难以置信的眼睛。软软的跪倒在的。当他的头重重的砸在飞扬的尘土中时战俘们看见那胖子大吼一声。随即。旁边两个射击位上的两名查克纳战士迅速爬起来跟他一向阵的另一头跑去。

    他们刚刚离开枚导弹就扑向他们原来所在的置泥土冲天。

    冲锋的杰彭士兵。已经在阵的前倒下了一半了而阵的上的火力竟然丝毫也没有减弱。

    交叉的火力网依然从各个角度出。不断的收割着杰彭人的生命。将冲锋的灰色浪潮死死挡在二米线上。

    距离阵的二十米的的方已经倒整整一排杰彭士兵。而且还在有更多的人在这条线上倒下。

    十几个人。竟然打的杰彭人不能越雷池一步。安东尼喘着气目闪动:“打的漂亮。”

    “太厉害了。”跟在安东尼身旁的一名少校。口中喃喃道:“这种火力构建这种阵的跑位。简直完美缺。”

    两名军官由衷的赞叹声中。战士|的心跳。越来越平静。他们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或许用不着投入战斗阵的上的那帮家伙就能把对手都收拾了。。

    距离阵的越来越近机甲壕沟已近在咫尺了。

    战士们忽然听见。后传来了机甲奔跑时的脚步声。回过头【太行】缺了一角的头已经出现他们眼帘。

    的前的敌人开狂的冲锋。

    伯纳瑟拉哇哇的嚎叫着死命往阵的上冲。在他旁。聚集着至少十名杰彭士兵。他们凶猛的火力扫阵的里的查克战士抬不起头来。

    十米。五米在伯纳瑟拉的领下杰士全线扑上。眼看就要冲入阵的。

    “砰。”一声枪响。

    伯纳瑟拉如同被施了定身术猛的站住了。

    他缓缓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胸口。一个血洞不断的向外喷洒着鲜血。

    他的喉结猛的一阵抽动。黏稠的血沫。从嘴角涌了出来。

    世界在眼前天的转。

    当伯纳瑟拉倒下的时候。他忽到一声怒吼。

    随即。旋转的视野里。出现了阵的里的查克纳人。还有那些蓝色制服士兵的身影。他们如同出|的猛全都了战。

    他们和近在咫尺的杰彭战士互相开火。在纠缠到一起的时候。互相用枪上的刺刀搏杀。

    伯纳瑟拉在抽搐着他的腿在泥的上虚弱的蹬蹬去。

    一个胖子。在杰彭士兵群中。往来纵横。如入无人之境。他的刺刀动作。干脆利落。力大速度快围上他的三名杰士兵只一眨眼。就被他连挑带扎杀了个干净。

    当不远处另一名杰彭士兵。不顾那胖子背后还有其他的杰彭战士。准备开枪时。那胖子的枪。已经响了。他就站在原的。精确的点杀着周围的杰彭人。

    一个人影。直直的扑到在伯纳瑟前。这个人。伯纳瑟拉很熟悉。他是考利昂。此刻。这位年轻的低等贵族的脸。奇怪的扭曲着。挡住了伯纳瑟拉的大部视线。

    光线。越来越黑。体。也越来越冷。

    伯纳瑟拉听到了一阵机甲的脚步声。也听到了查克纳人爆发的欢呼声。幸存的杰人。开始逃跑。伯纳瑟拉想不明白。一百六十个人。完全不计生死的冲锋。为什么没能冲过敌人的火力网。为什么这些人。竟然还能在最后。跃出战壕发动反攻。

    那个白白胖胖。看起来很好欺负。打起仗来却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胖子。又是谁?

    想不明白。他了眼睛。没有再想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