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十一章 尘烟中的战斗

    普森呆呆地看着从身旁跃过的机甲。

    流线型的机身,刚硬的线条,带有弧形凸起的外挂装甲,整体冲压的外壳这辆机甲跟随了他快两年了,哪怕机甲被熔化成了钢水,他也能一眼把它给认出来。

    在三个小时之前的一次反击中,他驾驶着自己的机甲干掉了两辆突入阵地的【富山】,也付出了机甲严重损毁,失去战斗力的代价。

    他问了沈明不下十次,能不能修好机甲。可沈明的回答,都是沉默的摇头。机甲班的其他几名机修兵,脸上也是同样爱莫能助的沮丧。

    所以,他只能拿起枪,离开自己的机甲,作为一名步兵投入战斗。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毕竟机甲战士平时也要接受同样的训练。

    战斗持续了多时间,桑普森自己都不记得了。他只知道自己一次次地爬上射击位,机械地射杀着敌人。直到一艘坠毁的飞船,带来了一群身穿蓝色制服的杂牌兵。

    当这群杂牌兵里的那个恶而可耻的胖子,竟然试图以维修自己的机甲作为他逃避战斗的借口时,桑普森愤怒了。

    他很明白自机甲损毁的严重程度。就连每天跟【太行】打交道的沈明都修不好,那个以前恐怕连摸都没摸过【太行】的胖子,又怎么可能凭借一个没有机甲图纸和数据的维修臂修好机甲?

    更重要的是阵地上,根没有足够的零件!

    没有比那更拙劣的谎言和借口了。哪怕多呆一秒普森都觉得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

    那个脱掉了少将制服只穿着一件可笑地防寒背心地胖子冲自己地机甲下手之前吆喝着战士们离开了机甲战壕。他怕自己忍不住把胖子给一梭子打死。

    可看见胖子跑进阵地前沿地时候隐约觉得自己错了。

    在胖子狙杀了三个杰彭士兵地时候个念头已经越来越强烈。强烈到他忍不住想丢下枪。去看看机甲壕沟里是不是诞生了另外一个奇迹。

    而当他看见眼前这辆机甲地时候终于明白。自己或许错过了什么

    桑普森扭了扭头周阵地上地同伴们在机械地开火。可是。他分明能够从他们地眼睛里到他们地震惊。

    阳光落在347高地并不算太开阔地阵地前沿一个个弹坑和稀稀落落地树荫。撕扯得破碎而斑驳。

    被炸掀起的泥土碎石,如同冲天而起的水柱般此起彼伏。碎木枯枝,在弹雨中碎裂弹跳。大地还在颤抖烟还在遮天蔽日的弥漫耳欲聋的枪炮声也还在山谷回响

    可是,所有的这一切在破烂的【太行】跃出阵地的一瞬间变成了一副静止的画面。

    机甲在高速突进。

    它的脑袋,只剩下了半边。左边额头连带着左眼观察仪所在的部分,就如同被一只野狗啃过一般。它的左臂已经断掉了半截只在手肘部位焊接了一个丑陋的盾牌。它的机壳上是浑金属补丁起来就像是一个落魄~倒的乞丐。

    最匪夷所思的是它的右腿是一个古怪的东西粗大而丑陋,十分别扭。黑色的构架和银色的填充金属之间至能看到线路齿轮和飞快伸缩的传动杆!

    这就是刚才躺在机甲战壕里的那辆【太行】?战士们面面相觑只觉一股血直冲头顶。答案毋庸置疑这个阵地里,还有其他的【太行】么?

    可是,它怎么能动?!

    所有人情不自禁地回过头寻找阵地里的那个身影。

    胖子踩着泥水,在战壕里奔跑着然间急停,探头,开枪!

    阵地前方名弓着腰两棵大树之间跑动的杰彭下士一头栽倒在地上。

    丛林坡地间隐隐绰绰的杰彭士兵度停止了前进的脚步自慌乱在树林和小土丘之间寻找着掩体。

    胖子换了个位置,探头枪!

    另一名匍匐在地上向阵地射击的杰彭士兵手中的枪哑了火。他的脑袋以一种诡异地方式垂到了一边,鲜血他被撕裂的脖子上流淌开来,浸入了黑褐色的泥土。

    正面没有暴露在外的敌人了。

    似乎是用余光看见了什么子飞快地扭身,枪口在空中甩过一条弧线后,极其轻微地一颤。

    左侧远端,一名刚刚探出头的杰彭士兵猛地一仰头着额头上的一个血洞,仰天倒了下去。一条由数十滴大大小小的鲜血组成的殷红血带,随着他仰头时的猛烈甩动,无助地抛到了空中。

    在鲜血洒落地面之前,胖子已经缩头收抢,弯着腰飞快地跑向下一个狙击点。

    阵地里,鸦雀无声。

    “啪!”一名查克纳下士狠狠在自己的脸颊上来了一巴掌:“我是头猪!”

    看见身旁的一名上等兵惊异地看着自己,下士一瞪眼,骂道:“看什么看他妈也是头猪!”

    枪声,稀疏了下来。

    杰彭步兵龟缩在丛林土丘和岩石后面靠着山坡的角度,隐藏自己。

    他们中的大部分军官已经倒在了他们的身后,如果不是区域通讯频道里,那个嗜血残暴的低等贵族在用最恶毒的语言威胁着他们,他们早就退下去了。

    他们从来没有再一次战斗中看见过这么多军官倒下。那个鬼神莫测的狙击手,已经在他们的心头,笼罩了一层拨散不开的阴霾。

    那种随时被枪指着脑袋的恐惧佛一道道无形的烟雾,从被狙杀的那一具具尸体身上汇集起来憋得他们喘不过气。那是一种可以感觉到的可以嗅到的死亡气息。

    当大家都在冲锋的时候他们还有侥幸心理。可当大家都俯下身来的时候也不愿意再冒一下头充当那个该死的狙击手的目标。

    况且有一辆机甲。

    在这不过百米宽的阵地前沿,一辆机甲没有阵地保护的步兵来说,几乎是不可战胜的。杰彭士兵有足够的理由选择等待。没有机甲火力的掩护人阵地里那个狙击手的效率更高了。他们是战士是死士。按照机步协同规则,他们应该等待自己的机甲先干掉对方的破烂。

    破烂冲向了【富山】。

    跃出阵地的它先是一个灵

    向向左前方落去后左脚一蹬地身体又折向。

    成z字形的跳跃穿行,让它看起来,如同一道银色的闪电。在滋滋地电流声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有些发愣的【富山】袭去。

    在场的查克纳战士们的呼吸变得异常急促。

    他们看见回过神来的【富山】,已经掉转炮口定了破烂【太行】。当光丝缠绕的炮口猛然间一亮时,他们飞速跳动的心如同被一只手狠狠揪了一把!

    那只是一辆花了二十分钟各种各样的零件拼凑起来的机甲!面对完整无缺的【富山】几乎没有一点胜算!

    而现在人已;开炮了!

    纳什闭上了眼睛头狠地捶着地面。沈明低了低眼珠嘴里喃喃地念叨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旁边的冯老四直勾勾地盯着胖子而孙平,则咬紧牙关,紧张地扭开了头。

    能量炮一闪过。【太行】的身体微微一偏佛一只在山林中纵跃的银狐容而飘忽地躲开了炮弹。

    炮弹直射入坡地上的爆炸在泥地上冲天而起,一棵折断的大树树根瞬之间变成了向四周激射的碎片。纷落的泥雨中【太行】和【富山】之间的距离经不足六十米!

    甲是如此的破烂而它的动作,却是如此的美妙。

    暂的沉默后地里,爆发出一阵响彻云霄的欢呼!

    “我猪!”刚刚被骂了的上等兵直勾勾地看着身旁下士那双惊喜到几乎发狂的眼睛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他没有希翼过奇迹。可是此刻,奇迹发生了。那辆机甲被修好了站了起来,跃出了阵地,并躲开了敌人的炮弹!能不能赢***在乎!这一刻已经是胜利!

    “开火!都他妈打啊!”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骤然响起。

    “打!”回过神来的查克纳战士们用发颤的手指死死扣住了扳机。枪声,如同一曲高亢的交响乐弹出第一个音符的时候,就到了最**。

    子弹的光网交织着狠扑向半山腰上的杰彭士兵。泥土在暴雨般的扫射中纷飞,岩石在碎裂枪声和吼声组成的每一个音符,都那么的澎湃,激烈耳欲聋。

    他们要用这枪声,为闪电般扑向敌人的机甲战士伴奏他壮行!

    骤然高亢的枪声中,【太行】和【富山】的距离越来越近。

    “杀!”

    科兹莫猛地一拉操控杆甲一个折线点地,如同炮弹一般撞向敌人。

    “垃圾,找死!”

    【富山】扩音器里,传出一声冷哼。

    包括山下出击阵地上的考利昂在内的所有杰彭人,都觉得有些荒谬一辆七拼八凑,看起来随时都会散架的破烂,也敢向杰彭的中型单兵机甲【富山】发动冲锋?!

    现代战争中,机甲的性能,是决定战斗胜负的最大因素。从性能上来说【富山】和【太行】本来就在伯仲之间,要是【太行】是一辆完整的机甲,胜负还说不定。可看现在

    这和傲慢自大无关,这是常识!机甲是战争武器,不是玩具!谁会相信一辆连两只机械腿都长得不一样的机甲,能在生死对决中取胜?!

    【富山】的机甲战士冷哼一声。上步突进,一记势大力沉的冲拳,直奔【太行】的胸口。

    作为一名五级机甲战士,他经历过无数场战斗,倒在他面前的敌人不计其数。

    那其中,有不少的高级机甲,也有不少的强者!却从来没有一个驾驶眼前这种拼凑机甲的白痴!他虽然和那些装甲师的机甲战士不能比,可是,在机师中,他绝对算是高手。

    他要把眼前这辆机甲那吱呀乱响的拼凑零件打坐漫天铁雨,他要生生粉碎查克纳人最后拼凑起来的一丝希望!

    “轰!”

    两辆机甲的碰撞,如同一颗巨大的炸弹,在丛林间爆炸。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摄人心魄,震荡波卷起漫天尘埃,四周已经被炸得光秃秃的树杈在剧烈地摇摆,仅剩的几片叶子被抽离了树枝,随着弥漫的烟尘向天空飘飞。

    交战双方的战士,全都屏住了呼吸。

    尘埃遮蔽了他们的眼睛,他们只能在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中,看到漫天烟尘中两道互相厮杀的黑影。

    一棵大树被折断,轰然倒下。一块巨大的青石,变成了无数碎石向四周飞射。大地,在机甲狂乱的脚步下颤抖,拳脚撕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狂风大作。

    “五四三”

    胖子半蹲在壕沟里,给狙击枪换弹夹。

    他的身上,满是泥泞,脸上被汗水冲出一道道壕沟,绿色的军用衬衣外,套着一件防寒背心,蓝色的裤腿被塞进了靴子,膝盖上已经磨出了两个洞。

    在他身旁,两三名查克纳伤兵,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听他嘴里缓缓倒数着。

    将弹夹拍好,重新打开能量爆发器,胖子冲几名伤兵嘿嘿一笑,嘴里自顾自地数道:“二一。

    ”

    剧烈的金铁交鸣声,嘎然而止!无尽的炮火硝烟中,破烂的【太行】,如同地狱中走出的魔神,与漫天烟尘中,破空而出。

    它大步奔向阵地。

    漫天尘埃,随着山林间的乱风,在它身后席卷,张扬。

    所有人都目光,都落在了它的手上。查克纳战士们死死咬住牙关,激动得浑身发抖。而趴伏在山腰上的杰彭士兵,则开始一个个地往后退。先是一个两个往下滑,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下滑的行列,到最后,整整三排散兵线,已经演变成了慌不择路狼奔豕突的溃退!

    前后不到二十秒钟!原本耀武扬威的【富山】,已经成了【太行】手里一条软软的死狗!

    欢呼声,冲天而起。数十条欣喜若狂的汉子扯直了嗓子嚎叫。

    阵地上一片欢腾。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