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一章 神秘舰队

    艘悍匪级武装商船,一前一后,航行于密如蛛网的玛航道之中。

    在经验丰富的航行员的操控下,飞船无声地穿越星云,又躲过黑洞、白矮星或中子星形成的引力暗礁,再避过剧烈爆发的能量和辐射风暴,经过一个个人类星际导航仪上从未出现过的秘密跳跃点,迅速向查克纳雷斯克星系逼近。

    田行健和小屁孩有些无聊地躺在舰桥阳台上。

    飞船正进入一颗恒星的引力轨道,因为要越过前方的障碍区才能进行引力跃迁,因此,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享受一下经过阳台玻璃罩过滤后的日光浴。

    两个人都只穿着一条短裤。一大一小两个白花花身子,在躺椅上翻来覆去。如同两只在微波烤箱里自动翻滚的烤乳猪。

    “胖子。”小屁孩半侧着身,把已经晒成了粉红色的肚子藏起来,露出后背:“老实说,你拒绝玛格丽特的条件时,就没有一点后悔?”

    “为什么要后悔?”胖子用手指戳了戳小屁孩粉嘟嘟的肉,啧啧道:“***,你这身肉还会变色?”

    “没见识。屁爷我这是高级生物材料。”小屁孩撇嘴道:“我就不信,那么漂亮一个女人,只要你一点头,不但她是你的,整个斐扬几乎都是你的,你会不动心?!”

    “说实话?”胖子用手枕着头。

    “说假话你骗得了屁爷我么?”小屁孩冷笑。

    “动心”胖子幽怨地点了点头:“老子又不是什么圣人。说不动心。那实在是太虚伪了。我会唾弃我自己地。黑斯廷斯地孙女婿。上将军衔我他妈做梦心口都疼。”

    小屁孩惊异地道:“那你怎么还三贞九烈抵死不从?”

    “问题是。她不喜欢老子这是交易。”胖子叹了口气道:“交易就必须遵守交易地规则。如果我一口答应了。那么。我就是这场交易中地失败者。虽然我早已经抱定了为勒雷捐躯地决心。可是。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我地**。必须要为我地祖国。争取最大地利益!”

    “呸!”小屁孩狠狠吐了口唾沫。

    虽然对胖子有些不齿。不过它也同样看出来了。玛格丽特这样地人物。绝对不是胖子这样地家伙轻易能够驾驭地。胖子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小市民。和玛格丽特境界差距太远。虽然现在看起来。玛格丽特总在胖子面前吃亏。胖子压根儿就不买她地帐。可这是因为玛格丽特在胖子地地盘上。

    现在。战争还被斐盟和西约双方阵营控制在一定地范围内。可是。战争失控地趋势。已经开始显现。三上悠人在雷斯克以及索伯尔在卡尔斯顿星河发动地大规模攻势。就是预兆。如果说之前地勒雷。之前地匪军。还有一定地空间可以喘息。那么在即将到来地金属狂潮中。谁也不知道哪一个浪头。就能灭掉这个小国和这个小国最后地军队给灭掉。

    和那些大国和超级大国爆发出来地全部力量相比,勒雷实在是太渺小了。而处于成长期飞匪军,也同样处境艰难。

    在这里,玛格丽特只是一个被胖子气得眼冒金星的女人,她地所有力量,就是她本人。可是,当她回到斐扬,她的力量,将是胖子只能仰望地。她的身世地位,都决定了她地强势。

    这个女人就是一座冰山。根深蒂固的斐扬至上观念,从小到大的经历和教育,都让她明白,她地婚姻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这样地女人,只有在被打碎了冰冷而坚硬的外壳之后,才会爆发出她地火热来。

    不谈什么婚姻,胖子和她之间进行地,是一场心理较量。

    胖子地手中,有玛格丽特无法忽视地砝码。而玛格丽特的背景,同样决定了她会是匪军掌控地一切最好的买家。以胖子的精明,他才不会把这种交易牵扯进什么狗屁婚姻里。勒雷需要的,是一个强大的支持力量。一个不会背叛的盟友。这很难,但这是交易的基本条件。

    胖子是破罐子,他才不在意再在泥地里摔多少次。不过,只要被他逮住机会,他就会狠狠咬上一口肥的!

    玛格丽特哪里比较肥?

    “胖子,”小屁孩好奇地道:“你有没有偷看过她洗澡?”

    胖子轻蔑地看了小屁孩一眼,似乎对这猥琐下流的问题不屑一顾。

    “没有?”小屁孩震惊地道。

    “放屁!”胖子勃然大怒道:“谁说我没偷看,你才没偷看呢!老子警告你,以后少问这种涉及名誉和尊严的问题!你这是质胖爷的专业!”

    “黑斯廷斯的外孙女”小屁孩心驰神往,惋惜道:“34c的美妙,都他妈喂猪眼睛了!”

    胖子在一旁得意洋洋:“34d,蜜桃型的!”

    “不可能!”小屁孩的电子眼中,瞬间出现几条虚线勾勒出的咪咪形状,质道:“根据我的近距离接触和精确测量,她是34c到34d之间,不过,绝对没到d桃型的d罩杯,那还了得?!”

    “嘿嘿!”胖子眯着眼睛,在温暖地阳光中舒服地蹭着背上的痒痒:“那是因为你没看到升腾的水雾中,两个太阳跳出地平线的那一瞬间”

    “我被她给骗了?!”小屁孩有些发呆。

    它怎么也想不明白,居然有人类女性试图从外表感观上缩小胸围,而不是相反,用灌满了生物橡胶的胸罩努力的挤出乳沟!

    人类还真是复杂!

    “别以为你看了几万部色情电影就是妇女之友了。”胖子悠悠地拿起一本讲解基本指挥技巧的书,舔舔手指,翻开新地一页:“这需要天赋地!想当年,老子光靠目测胸围,就破了件大案!”

    倍受打击地屁屁呆了半天,叹了口气,从屁股下摸出一本著名地**刊物《春意盎然》,翻到一张雪白**和青绿丛林交相辉映的图片,嗒,在图片清纯无比的女郎**裸地两点嫣

    了一口,眯着眼欣赏半天,这才咂着嘴,恋恋不舍页。

    玛格丽特真是34d?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不去。。

    “叮”门铃声响起。

    “去开门。”胖子继续咬着指甲看书。

    “你去。”小屁孩翻了翻身,给了胖子一个后脑勺,继续抱着杂志眉花眼笑。

    胖子头也不抬,白白的大腿伸了出去。

    “咣当!”

    小屁孩的躺椅被胖子一脚踹翻。

    “去不去?!”

    “去!”

    向来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小屁孩心疼地抚了抚被弄皱地杂志,垂头丧气地向门口走去。

    这是它在这艘战舰上找到地唯一一本让它有兴趣多翻几遍并珍藏起来的杂志。它可不想被早就窥觑许久的胖子找到强取豪夺的机会。

    玛格丽特站在门口。面前地铁灰色金属自动门发出“呜嗯”地一声短促摩擦声后,向两侧弹开,缩进两侧金属墙内。

    低下头。穿着一条小裤衩的小屁孩,出现在她面前。

    粉嘟嘟地小男孩怀里,还抱着一本足以把他地肚皮全给遮住的杂志。玛格丽特甚至能清楚地看到杂志上**的女人正躺在沙发上,目光迷离地看着自己。红色的高跟鞋,黑色的皮装,只遮住了不该遮住的部分。该遮住地,被紧紧地勒起来,如同鲜花怒放。

    “胖子呢?”玛格丽特决定无视自己看到的一切。

    一个抱着色情刊物地小男孩在这一瞬间,她对自己未来想要融入匪军需要经历的心灵磨难,有了极其深刻地体会。

    “有什么事吗?”小屁孩咬着手指头问道。

    没有穿制服,而穿着一件橘红色t恤地玛格丽特,似乎看起来有些不一样。屁屁的电子眼在飞快地勾勒着线条,计算数据。

    它有点相信胖子地判断了。

    “四点钟,他不是要跟我做推演对抗么?”玛格丽特向房间内张望了一眼:“他在哪里?”

    “胖子,找你的!”小屁孩转身进了房间。

    玛格丽特静静地站在门外等候着,儿子看色情刊物,叫父亲胖子,而身为父亲,竟然对此习以为常。说出去,恐怕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不会相信。

    “找我?”胖子出现在了门口。

    玛格丽特一看见胖子就崩溃了。胖子光着身子,白花花地身上只穿着一条印着卡通小飞象的内裤。

    “流氓!”看着一脸询问的胖子,玛格丽特顿时红了脸,又羞又气。她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这声音,心底发誓今天要让胖子输地找不着北!

    “干嘛骂我?”胖子呆呆的。他想起了以前上学时,自己穿着卡通泳裤亮相于泳池的风光,想起了那些红着脸窃窃私语的小女生偷瞟自己老二的目光。

    多么怀念啊,那才叫威风!

    玛格丽特媚眼微眯,狠狠瞪了胖子一眼,不再跟胖子纠缠下去。

    虽然她曾经在斐扬将许多对她有色心地男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也曾经亲自一脚废了一个敢给她下药的白痴的老二,以至于被称为魔女。可她明白,性感的迷惑或凶悍的出手,用来对付其他人可以,对付不了这个只穿一条卡通内裤跳到她面前,还如此镇定自若的胖子!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玛格丽特知道自己身在客场,跟这既不要脸又不要命的胖子斗,头疼的只是自己。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看见胖子的小飞象时,第一感觉居然是害羞和好笑。她甚至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她就已经习惯了这胖子乱七八糟的思维。

    或许是在玛尔斯两人互相教授格斗和指挥技巧时,或者是在胖子一人独斗斐扬特种兵时,或者是在机甲比赛里他跳下看台时,又或许是在他袭击汉弗雷舰队时

    和他一起的经历,有太多地震惊。而他地种种不正常,似乎都是那么地正常。

    “我在推演室等你!”

    就在玛格丽特准备转身离开时,忽然间,飞船剧烈地震动起来。

    这种震动,不是飞船经历跳跃点时地颤抖,而是大规模剧烈的摇晃。站立不稳的玛格丽特一头扎进了胖子的怀中。两个人如同滚地葫芦般摔倒在地。

    警报,几乎在震动的同时凄厉地响起。走道上,红色的灯光在飞速地旋转。四周响起了匪军士兵们凌乱的脚步声和声嘶力竭地喊叫声。

    “怎么回事?!”胖子飞快地推开身上地玛格丽特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起衣裤就往身上套。玛格丽特浑身酥软,脸红得如同快要滴血一般,挣扎着试图在剧烈的震动中站起身来。她丰润饱满的酥胸急剧起伏着,在她橘红色的t恤包裹地颤巍巍地胸脯上,隐约能看见一双胖胖的手指印。

    “战斗准备!”广播里传来了中央电脑地电子音和舰长地呼叫:“田行健少将,请速到控制室。”

    “战斗准备?”

    虽然没有听到最可怕的“敌袭”两个字,可房间里的三个人还是变了脸色。随即,他们就发现战舰的速度降了下来,房间的光线也在变暗。回头看去,舷窗外的闭合装甲快速落下,将恒星地光芒完全隔绝。这是飞船启动隐形装置的前奏!

    以偷情被发现般地速度娴熟无比地穿上衣服,胖子一拉玛格丽特的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拖着就往控制室跑去。踉踉跄跄地玛格丽特没有介意胖子拉手地动作,她只是惊骇地发现,在她和胖子前面,穿着一条小内裤的小屁孩嗒嗒跑得比风还快,一溜烟就消失在楼梯口。

    “出什么事了?”胖子一冲进控制室,就看见了满头大汗地舰长。

    舰长塞赫特是一名矮小的下等菲黎族人,有着一头卷曲的黑发和黝黑,有些发红的皮肤。他原本是红胡子海盗团的一名海盗小头目,因为作战勇猛,训练刻苦,又对玛尔斯航道极度熟悉,被契科夫提拔成了这艘悍匪六号武装商船地舰长。在之前的战斗中,他指挥的悍匪六号

    击毁了超过三十艘大小舰艇。

    除了那些契科夫第一舰队围剿的玛尔斯海盗外,甚至包括两艘分别属于苏斯和比纳尔特的驱逐舰。

    “将军阁下!我们刚才受到的攻击,是一发已经超出射程,扩散的能量炮。他们没有发现我们。”曾经在德西克帝国当过兵的塞赫特依旧遵循着严格的传统军人礼仪和称呼,敬礼后,飞快地指着指挥台上的一排屏幕道:“您来看!”。

    胖子和玛格丽特定睛看去,指挥台的雷达屏幕上,十三个红色光标和六个绿色光标,正在商船正前方航道上的障碍区里高速游移。而在雷达旁边的远视仪屏幕上,透过浓密的云状星尘,能看到两支舰队正在猛烈交火。而数量居多的那一方,竟然是苏斯舰队。

    “苏斯舰队?”胖子赫然一惊:“番号!”

    “应该是格尔什科夫指挥的萨勒加方面军a3队的一支分舰队。”塞赫特道:“另一方的身份目前还不清楚,他们的舰艇是军方战舰,可没有标志和番号。”

    格尔什科夫在这里?胖子吓了一跳:“雷达还有其他发现么?”

    “暂时还没有。”塞赫特摇了摇头,补充道:“我们已经在第一时间释放了远程卫星雷达,目前为止,周围还没有其他舰艇的踪迹。”

    胖子皱起了眉头,大步走到星际图前。

    目前飞船所处的星系,已经非常靠近雷斯克星系了。

    从星际图上看,这是东南主航道之外的一条b级附属航道。虽然还是玛尔斯自由航道的范围内,可因为靠近组航道,所以并不隐秘。和平时期,主航道拥堵的时候,许多飞船都会走这条路线,绕行几个星系再重新回到主航道上。而在战争时期,控制东南主航道的舰队,都会对这条航道进行监控。

    胖子之所以从这里过,有两个原因。

    首先,想要抵达最适合潜入沧浪星地一个跳跃点,这条路是必经之路!

    那是一个微型跳跃点地出口,在雷斯克星系距离沧浪星一千两百万公里的星云中。因为只能通行像武装商船这一类的中小型舰艇,连稍微大一点的驱逐舰都无法通过。所以,在军事上,完全不具备战略价值。再加上跳跃点空域环境危险复杂。一般来说,就算西约完全占领了雷斯克星系,也不会派兵驻守。

    其次,在匪军作战部的路线选择计划之中,这条航道是比较安全的。因为目前东南主航道的南面地长弓星系,已经被匪军死死堵住,而北面的雷斯克星系,则还处于混战之中。也就是说,现在的东南主航道,没有被任何人完全控制。两艘武装商船在这里遭遇危险的可能性不大。

    可谁知道,偏偏就遇上了目前在这条航道上,最大地一股力量——格尔什科夫舰队!

    胖子不知道和苏斯舰队交战的那几艘战舰是从哪里来地,可对格尔什科夫舰队,他一直比较关注。

    张鹏程的查克纳第十二集团舰队被击溃后,已经选择了战略转进,同时跑路的,还有卡罗莱娜的斐扬b15队。看起来,格尔什科夫似乎是赢了,可是,从大局面来说,他的这场胜利毫无意义!

    因为,格尔什科夫之所以想玛尔斯发动进攻,除了报其a11a2队的一箭之仇外,最重要地是想拔出这根扎在东南主航道旁边的刺,保障东南主航道地安全。可是,当长弓星系被道格拉斯舰队偷袭,而汉弗雷舰队又折戟沉沙之后,控制东南主航道,已经成了一个笑话。

    没有了东南主航道,玛尔斯自由港这个没有资源的地方,显然不会是格尔什科夫心目中地避风港。

    现代战争,后勤的重要性是不需要讨论地。

    在玛尔斯战役结束之后,格尔什科夫四支a级舰队需要的能量弹药和物资补充,是一个天文数字。可是,张鹏程不会在玛尔斯给他留下什么东西,而玛尔斯自由港本身,除了食物饮水可以补给外,就连民用能量都很匮乏,更别提军用能量和武器弹药了。

    更重要的是,这个星球,早就被匪军给搜刮干净了,哪里还有什么物资储备。

    无法获得补充,或许连舰艇的维修,也无法进行。格尔什科夫的头想必一个有两个那么大。他也可以选择统治玛尔斯,恢复玛尔斯的繁荣,那些走私船,能为他们带来很多他们需要的东西。可是,他们没那个时间。况且,他们能控制的,目前只有舰队能够通行的几条a级或者b级航道,那些c级d级e级航道,他们钻都钻不进去。控制不了那些多如牛毛的空间站和自由船坞,光控制玛尔斯自由港是没用的。

    这时候再得到汉弗雷舰队战败的消息,格尔什科夫如果还想呆在玛尔斯自由港,他就不是一代名将,而是一代白痴了!后路被切断,物资匮乏,大战之后的格尔什科夫,恐怕连张鹏程的残兵都无心追赶。因此,一直以来,胖子对张鹏程不是很担心。只要张鹏程拖够了时间,无论他往哪里走,格尔什科夫都拿他没办法。

    现在,格尔什科夫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是南下长弓星系,夺回蓝石星。二是北上,进入雷斯克星系,和三上悠人会师!

    前一条路简直和送死没什么区别。那么,他就只能选择第二条路。

    胖子对格尔什科夫舰队出现在雷斯克附近不奇怪,他奇怪的是,这支按理来说应该快速进入雷斯克星系的舰队,为什么会有闲心在这条b级附属航道上闲逛。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这十几+苏斯战舰会脱离舰队主力,和他们交战的对手,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那是李佛的舰队!”

    玛格丽特的声音很轻,轻得只有胖子一个人听到。

    “这是他的战区?”胖子的心里咯噔一下。

    玛格丽特摇了摇头。

    李佛!看着六艘没有标志,没有番号的战舰,胖子忽然间寒毛倒竖。

    不需要玛格丽特说什么,他也知道这些幽灵般地战舰是来这里干什么

    “他们来找我的?”胖子的声音有些发颤,他无法相信自己的这种判断。

    玛格丽特无声地叹息一声道:“应该说,是来找我们的。我是主要目标,你是次要目标。”

    “你是怎么知道的?”胖子的声音有些发颤。

    “在我离开长弓星系之前,我只是猜测,直到我看见这些战舰,”玛格丽特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一件很重要地事情:“这些战舰认识的人很少,我恰好是其中之一。”。

    胖子惊讶地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玛格丽特摇了摇头,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着:“我以为会有人阻止他的出现。”说着,玛格丽特看着塞赫特道:“塞赫特舰长,能不能控制卫星,向障碍区深处搜索,看看有没有战斗过地痕迹。”

    “没问题。”塞赫特点了点头,叫来情报官,吩咐了下去。

    战舰里,寂静无声。只有远视仪屏幕,在能量炮光中忽明忽暗。

    苏斯舰队,除了四艘高速护卫舰,两艘鱼雷艇和五艘【锐芒】级驱逐舰外,甚至还有一艘【咆哮】级巡洋舰。而他们的对手,则是一艘巡洋舰和五艘驱逐舰。这六艘战舰,都不是斐扬地现役正规战舰,型号不明。

    从实力对比来看,苏斯舰队占有绝对的优势!

    可是,战斗的局势,却似乎对苏斯舰队并不怎么有利。

    胖子认真的看着眼前的战斗。他的瞳孔,因为震惊而缩小,他并没有注意到,他一直拉着玛格丽特地手。而他的掌心,已经满是汗水。

    一道刺目地白光,在虚空中亮起。横掠的爆炸波,扩散成一个膨胀圆球上地上中下三道白圈。四周的气体尘埃,以及障碍区地浮石,在爆炸波中向四面八方飞射。白光中心,一个火红的圆球出现,紧接着,红色中心出现了几块黑色的阴影。那是被击毁的苏斯巡洋舰残骸!

    苏斯巡洋舰被击毁了?!

    控制室里,所有匪军战士都目瞪口呆。

    失去巡洋舰的苏斯舰队,已经完全被那六艘战舰给压制住了。那是如同幽灵般的六艘战舰。他们的速度奇快,火力强大,防御力也非常惊人。他们如同六颗卫星,高速围绕着苏斯舰队旋转,苏斯战舰的炮火,很难锁定他们。偶尔命中,也过是让他们的能量护罩稍微变了变颜色,可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们的能量护罩又恢复了。而他们的打击,却异常凶狠。命中率高得惊人。

    最重要的是,这些战舰之间的配合默契得让人发指。

    他们唯一的巡洋舰,吸引了苏斯舰队大部分的火力,而他们的驱逐舰,则在高速移动中形成交叉火力。那艘巡洋舰,就是在这六艘神秘战舰从不同角度进行的连续移动攻击中被击毁的。

    他们的同步率很高,虽然处于不同的方位,并不停的运动着,可是,只要其中一艘战舰进行线路和姿态调整,另外五艘战舰必然同时进行相应的调整。别的不说,光看这些战舰能量炮的发射速度以及他们几近同步的变向,就能知道,这些战舰里的战士,是多么的恐怖!

    一艘接一艘的苏斯战舰,被神秘舰队摧毁。

    苏斯舰队已经变幻了阵型,开始进行分散的游斗。可是,他们依然被这些战舰死死压制住。

    胖子呆呆地盯着那艘被苏斯人拼命攻击的巡洋舰。

    作为其中火力最强大的战舰,这艘巡洋舰往往能够苏斯战舰造成巨大的伤害。因此,它也受到了最密集的攻击。它的能量护罩,已经接近了深红色,它的左舷装甲,已经破开了一个大洞。还有无数的能量炮在飞向它。可是,它一直按照战术要求,在固定的轨道上飞行。

    调整,变向,加速,减速,锁定,开炮在死亡面前,这艘船上的士兵太冷静了,冷静得让人浑身发冷!

    胖子有些哆嗦。眼前出现的,不是六艘由人类驾驶的战舰,这是六艘由幽灵驾驶的战争机器,六个冷血的太空死神!

    这些都是李佛麾下的舰队?

    胖子忽然很想去找李佛道歉。

    “你确定,这些都是李佛的舰队?”胖子心惊肉跳地问玛格丽特。

    “是!”玛格丽特的回答很简洁。

    “他怎么调动这些战舰的?”胖子有些想不明白:“我是说,你们又不是帝国制度,他怎么可能拥有自己的私兵?”

    “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玛格丽特摇头道:“这些部队不是私人军队,他们还是共和**队,只不过,他们大部分分布于各军区。驻扎位置偏远且被严格控制。他们的调动命令,只经过他们的军区司令,军部不会知道。他们已经和地方政府,还有一些利益集团,形成了一个铁幕。”

    “这怎么可能?”胖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斐扬很大!”玛格丽特淡淡地道:“大概是你们勒雷的十几倍。你可以想象,一个像李佛这样的高级将领,所能拥有的能量。”

    “***,老子不就是挖苦了他两句么,干嘛把我定为第二目标?”胖子唠叨着,忽然觉得手有些不对劲,他诧异地把玛格丽特的手抬到眼前:“你牵着我的手干嘛?!”

    “将军!”塞赫特忽然的叫声,打断了胖子近乎被非礼般的惊恐:“快看!”

    胖子放开玛格丽特的手,转过身看向屏幕。

    卫星传来的画面上,数十艘战舰的残骸,静静地漂浮于障碍区中。

    有那种没有标志的黑色战舰,也有斐扬标志的战舰。那是一片,范围不大,却恐怖而死寂的舰队坟墓。

    冰冷的手,再次被一支柔软的手握住。

    玛格丽特的声音温柔而坚定:“我需要你。”

    胖子猛地一哆嗦,觉得自己几乎立刻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