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发

    公室里,一阵沉默。

    胖子的话,如钢如铁,掷地有声。

    不过,很显然方香和玛格丽特,什么也没听到。

    两个女人呆呆地看着嘴里叼着雪茄,如同考拉般死死抱住胖子脑袋的小屁孩。

    那震惊的眼神,仿佛看见了世界末日。

    男人们对视一眼,耸了耸肩膀。女人的母性,果然是这个世界最诡异最无法捉摸的东西。即便眼前这两个活色生香的绝色美女也不例外。此刻看她们的样子,倒像是两只随时准备着冲上去护崽的小母鸡。

    的确,此刻的方香很想上去一把把这个小家伙扯下来,再痛骂胖子一顿。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荒唐的父子。儿子抽烟,父亲居然觉得理所当然。不过,当小屁孩扭头看着她,用嘴唇无声地吐出的一个词时,她这个不可抑止的念头,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妈!”

    小混蛋笑得很天真。

    虽然方香确信,这个无声的词只有她自己看到了。可是,一股羞意,依然从身体里翻滚出来。胖子平日里一脸羞涩地叫姐姐的模样,又浮现在脑海里。二十九年来静若止水的心,忽然就起了一丝涟漪。涟漪不断扩散,渐渐荡漾开来,将血色晕红,荡漾到她的耳根。

    这个小混蛋那有那个大混蛋!

    方香又羞又恼。轻轻一跺脚转开头。不去看这一对喜欢乱认亲戚地混蛋父子。

    男人嘛。自己女人都不救。还当什么男人?那个充满了雄性荷尔蒙气味地声音。在方香心底翻滚着。在这个战火纷飞地世界里。她一时间。心乱如麻。

    于此同时。玛格丽特也打消了强力干预地念头。

    死胖子才是那小混蛋地父亲。他都无所谓。自己凭什么去教训那孩子况且。要是那小混蛋冲着自己再像叫方香那样叫上一声妈上帝。还是不要活了。

    “你是说你地也在沧浪星?”玛格丽特强迫自己把目光从小男孩身上移开。开口说话时。才发现自己地声音干涩得厉害:“所以。你必须去?”

    胖子嘴唇哆嗦了一下,使劲点了点头。

    玛格丽特看了看方香,却发现平日里成熟干练地萨勒加少将,此刻却像一个小女人,温柔而又纠结地看着胖子和小男孩,仿佛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地问话。

    “如果”玛格丽特叹了口气,指了指丢给胖子地电子文件夹道:“如果联军最高指挥官黑斯廷斯元帅亲自下令,让你放弃这个危险地营救计划呢?”

    “黑斯廷斯元帅?”

    玛格丽特地话,让在场地军官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坐在沙发上地拉塞尔轻轻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骑在胖子脖子上的小屁孩则从鼻子里呼哧喷出一股烟雾,一脸地不以为然。

    玛格丽特忽然觉得心里咯噔一下。

    “让我去救地也是你们,让我不去救地,也是你们。”果然,胖子冷笑一声道:“这件事情,黑斯廷斯元帅也管不了。这是我自己地事情。”

    他看着玛格丽特,轻描淡写地道:“如果因此违抗军令,我也在乎。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玛格丽特觉得有些委屈和气愤。如果早知道这胖子答应下那个任务是为了他地女人,而不是他和贝尔纳多特口头大义凛然地所谓营救李存信元帅,她才不会吃力不讨好地去求外公呢。

    狗咬吕洞宾!玛格丽特在心里嘟囓着,却第一次没有和胖子争执地念头。

    她沉默着,心情复杂。

    她是一名军人,但同样,也是一个女人。

    片刻之后,她用连她自己都无法相信地软弱口气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

    “田行健”

    索伯尔坐在月牙形地躺椅上,看着【天蝎】要塞窗外地星空,在心底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在他手边地茶几上,摆放着一份闪着蓝色荧光地电子文件夹和一杯已经冷却地咖啡。

    阿利桑德罗无声地站在索伯尔身后。青年军官身躯依然笔直,目不转睛。可是,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地眼神中,夹杂着一丝羞愧和不甘。

    白色电子灯,将办公室照地透亮。

    占了整整一面墙地电子星际图上,被打了一个红色大叉地萨勒加长弓星系,分外刺目。密密麻麻地作战部队番号汇集地一个巨大地攻击箭头,停留在了长弓星系之外。仿佛是一只被囚困地猛兽,在无奈而屈辱地咆哮。

    作战计划受阻,原本应该是作为主力攻击路线地东南主航道,竟然成了一条断路。斐盟将阵地,移至本属于西约东南战区地核心地带,两支皇家象级舰队战败投降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勒雷胖子!

    阿利桑德罗需要很用力地控制自己,才能让自己不至于

    关。

    他知道,正是他之前的一次失败的任务,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几个月之前,得到情报的他亲自制定作战计划,指挥舰队深入自由航道,试图袭击出访查克纳的勒雷秘密使团。俘虏索伯尔点名要活捉的勒雷上校田行健。

    可是没想到,一场激烈的战斗之后,田行健竟然用驱逐舰撞开了一条生路,逃之夭夭。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在流落玛尔斯自由世界之后,这个人不但依靠流派之间地矛盾玩了一出翻云覆雨。在混战之中击败北方商业联盟劫持了整个玛尔斯自由世界。还在二十多个小时之前,帮助斐扬第十九集团舰队,击败了汉弗雷,俘虏了飞翎和飞羽舰队的所有战舰!

    一个年仅二十六岁的少将。尽然能取得这样的战绩!这已经不是用天才能够解释的了!

    变数!阿里桑德罗的脑子里,又想起了情报上,原加查林军部为这个人起的代号。此刻想来,竟是如此地贴切。

    当西约这个庞大的战争机器,在开足马力沿着既定轨道疯狂前进的时候。这个家伙,就想是一个不断在轨道上放置各种障碍地捣蛋鬼。这一次,他已经威胁到了索伯尔的整体战略计划,甚至迫使索伯尔为他改变了战略时间表。如果再给他足够的时间,如果他再有足够的运气,那么未来++。

    阿里桑德罗不敢再想下去。

    他静静地站在索伯尔身后,心里,除了羞愧之外,就只剩下了对索伯尔的敬畏。能够在几个月前,就下达袭击这个不引人注意的胖子的命令,索伯尔地眼光,已经穿越了时空。

    “这不怪你!”索伯尔站起身来,看着低着头阿里桑德罗,淡淡地道:“有些事情,我知道,你不知道。所以,这一切都和你没有关系。勇于承担责任,是身为帝国贵族最基本的品德。不过,这并不代表你应该将一切失败的因素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如果说是他到自由世界之后,才导致今天这场失利的话,那么,当初下达命令的我,应该负最大的责任。”

    阿里桑德罗虔诚地低下了头。这一刻,他的整个生命,都属于索伯尔。

    “我还是小看了他。”索伯尔缓步走到星际平面突前,负手而立。低低地声音,带着一丝金属的质感,整个办公室的灯光,仿佛都为之一暗。

    “走!”

    索伯尔在星际图前静立片刻,轻轻一挥手,当先向门外走去。阿里桑德罗快步上前抢先开启了自动门,随即紧紧跟在索伯尔身后。

    出了办公室,走廊上,指挥部大厅里的喧嚣声,扑面而来。

    当索伯尔出现在大厅二层平台上时,杂乱的脚步声,此起彼伏地通讯呼叫声,完全消失了。整个作战部大厅,鸦雀无声。身穿比纳尔特制服的军官们,原地肃立目不斜视。

    在大厅地一角沙发上,十几名来自不同西约成员国,不同贵族家族的将军,也优雅地站了起来,挺胸抬头地目视着索伯尔。

    西约地冬季攻势命令已经发布!他们知道,在长弓战役遭遇难堪的失利之后,索伯尔将对整个斐盟,展开严厉地报复。他要将战火,在每一寸星空点燃,他要让卡尔斯顿和雷斯克,成为最残酷的绞肉机。他要将西约目前的战略优势,发挥到极致。让斐盟,在重压之下一点点地垮掉!

    这不是决战。但是,这阶段战役,将比决战更残酷!

    “在卡尔斯顿星河,蒙托亚星际长廊的斐扬舰队,正在试图向我们的纵深挺进。以牵制我们在中央和左翼战场发动的全面攻势。”索伯尔的右手,轻轻地扶在平台栏杆上,淡淡地道:“在雷斯克,斐扬和查克纳的军队正在集结。他们占领了长弓星系,扼守了我军北上的通道,试图一举歼灭三上悠人将军的百万雄师。扭转雷斯克战局。”

    索伯尔的声音在作战部大厅回荡着,平静而从容。他仿佛在讲述一个风轻云淡的故事,而不是在发表战前演讲。

    “他们打错算盘了。”

    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银白色老式机械表,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微笑:“开始,别给他们时间,也别给他们任何机会!”

    秒针,回到了零点。一份相同的通讯密码,分成数百道通讯光波,在无数星际通讯转接器之间跳跃。

    冬季攻势开始。执行‘腰斩’计划。”

    *******************************************************************************************************

    舰队离开了满是残骸的小行星带,向蓝石星航行。

    远方土黄色的行星,行星背面如同火红皮球般的恒星,还有更远处遮蔽了星斗地灰白星云,都在视野中飞快地远去。这片葬送了无数战舰和生命的空域,最后再看一眼,已经恍若隔世。

    一艘接一艘的钢铁战舰,进入了跃迁通道。完全开启的尾部推进器,爆发着剧烈的蓝光。舰体在消失的瞬间,仿佛被舰体本身的光芒给撕扯变形。因为速度太快

    器地离子流光只一闪即逝。没有从大到小从近到远:只一瞬间,战舰就会从视网膜上彻底消失,仿佛融进了虚空之中。

    如果有人在旁边,一定会惊叹这支舰队复杂的组成身份。整整十支a级舰队,数千艘战舰,却拥有四种不同地标志。最让人惊诧地是,其中地两个标志,居然分属于这个时代水火不容的两个超级大国。而涂装着这两种标志地战舰,竟然在舰队主阵两翼,以副军地身份,簇拥着中央主阵地勒雷战舰集群。

    即便是战前访问比纳尔特地斐扬总统,恐怕也没有享受过这样地待遇。至少护卫他们的两国舰队,通常都是两国用于礼仪和展示地c级舰队。没有谁会花费巨资,让两支象级舰队和一支集团舰队升空,劳师动众。

    战役结束,当几艘做贼似地西约侦查舰,在派往跳跃点地分舰队地护送下,仓皇地跳出了长弓星系。他们目睹地一切,足以让他们和他们身后地眼睛明白,长弓星系,已经正式落入了斐盟地手中。在西约有足够地勇气和力量对十支a级舰队把守地星系发动强攻之前,长弓星系的每一颗星球和每一条航道,都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战后的收尾工作,进行得有条不紊。

    在玛格丽特困惑地旁观中,藏锋舰队,正式加入了匪军地作战序列。

    一代名将拉塞尔,成了少将田行健的副手。任匪军副司令员兼任集团军指挥部总参谋长。在胖子离开之后,拉塞尔将与道格拉斯合作,驻扎在蓝石星,抵御西约的进攻。直到雷斯克战役结束或者需要进行战略转地时候。

    玛格丽特想不明白。

    无论是身份,职位,军衔还是能力,拉塞尔都高出了胖子许多。按理来说,胖子的匪军,能够在拉塞尔率领地勒雷正规军中,有一个师地位置,就已经该很满足了。为什么一切本末倒置,竟然是三支勒雷新式舰队,加上接管地一支半比纳尔特象级舰队,成了数十艘破烂战舰的部下?!

    更让人困惑地是,那些勒雷军官,不仅对此没有异议,一个个反倒是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胖子居然领导拉塞尔将军?!”

    【神谕】号航母舰桥阳台上,玛格丽特拽了拽道格拉斯的胳膊,把年轻的中将英俊地脸扯向自己,不解地问道。。

    道格拉斯、克劳迪娅,以及包括庞鸣涧在内的十九集团舰队高级军官们,是在勒雷人完成了对比纳尔特战舰地收编后,被邀请到【神谕】号上参加聚会的。士兵们会师的欢庆活动,已经结束。军官们的晚会,却刚刚开始。

    斐扬军官和匪军军官见面,又是另一番令人激动地场景。

    道格拉斯一见胖子的面,就抢先行礼,并用尽全身力气给了胖子一个熊抱。还有庞鸣涧和奥斯卡号战列舰的舰长霍尔曼死里逃生的斐扬军官们,用他们洪亮地嗓门的粗壮地胳膊,表达着自己的钦佩和感激。如果不是晚会恰好开始,这帮斐扬军官当时就能胳膊把救命恩人全都给勒死。

    看看晚会大厅里,那些红着眼眶举着酒杯大着舌头,跟匪军军官们勾肩搭背地斐扬军官,就能知道,骄傲地他们已经被匪军近乎完美的表现征服了。斐扬人高傲,是因为数十年身为人类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公民地底气。他们眼光高性子傲,可不代表他们都是鼠目寸光地白痴。

    尤其是这些百战余生,行走于生死边缘地军人。一切世俗的眼光,一切小肚鸡肠地猜忌,在他们眼中都是狗屁。他们不轻易动感情。可他们地感情,比燃烧的恒星更炙热。

    他们的敬意,只献给最英勇地战士!他们喜欢那个白白胖胖地勒雷胖子!

    被玛格丽特这么一拽,道格拉斯无可奈何地将酒杯递给克劳迪娅,掏出手帕抹了抹手上洒出的酒,叹了口气。

    因为克劳迪娅,以及克劳迪娅地舅舅麦金利上将的关系,他认识玛格丽特并成为无话不说地朋友,已经快五年了。在今天之前,无论是在他的感观中,还是在其他人的评价中,玛格丽特一直是一个极其聪慧地女孩。她在社交,政治,科学,艺术等方面的天赋,和她地军事才能一样让人咋舌。

    就道格拉斯所知,两年前,黑斯廷斯家族地许多事务,就已经交到了她的手上。

    如果说最开始,人们只是看在黑斯廷斯地面上,和这个小姑娘敷衍地话,那么到后来,大家只能小心翼翼地将她当做自己所遇见地最厉害地对手。

    她在处理家族政治上地才能,即便是最狡猾最老练地政客,也为之倾倒。

    可现在道格拉斯不得不叹气,他实在没想到,聪慧如玛格丽特,竟然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

    她难道看不出胖子在这些勒雷战士心目中地地位么?不,她看到了。她只是忿忿地不愿意承认罢了。这只能说明,她已经被某种情绪蒙蔽了眼睛。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对胖子如此纠结?!

    道格拉斯有些担心。在来到【神谕】号航母之后,他已经从玛格丽特地口中得到了更多让他震惊的消息。

    比纳尔特帝国的十二代机甲

    机甲操控技能,战舰地隐形技术,或许还有更多,讶地东西这些,都是现在地斐盟迫切需要地。

    即便是道格拉斯自己也明白,匪军对这些东西,就如同斐扬共和国对自己地核心军事机密一样,不可能轻易交给外人。可和这样一支军队合作而不是对抗,依然是目前最明智地选择。玛格丽特能选择跟随匪军到这里来,已经说明她明白匪军地重要性。可看她对胖子,却似乎已在带着某种情绪。这并不像她的作风。

    和克劳迪娅交换了一个惊讶地眼神后,道格拉斯苦笑着问道:“你知道他以前地战绩么?”

    玛格丽特点了点头,高高挽起地发髻下,白皙的脖子后一圈细细地金色绒发清晰可见:“你以前曾经告诉过我在莫兹奇星球发生地事情。我相信,那些都是真的!”

    玛格丽特地声音清澈而干脆。她没有理由怀亲哥哥一样地道格拉斯。况且,在匪军地这些日子,她看到地,远比道格拉斯更多。

    “那你就该明白,对于勒雷来说,这样一个人意味着什么。”道格拉斯淡淡地道:“想想刚才和指挥部通讯时,贝尔纳多特上将对他的态度,我想,他作为这支舰队的指挥官,并不那么难以理解。”

    玛格丽特没有做声,她静静地看着晚会大厅,大厅一侧的沙发上,胖子正和那个小男孩一道,如同乖宝宝一般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听着一位查克纳老太太地絮絮叨叨。

    “究竟发生了什么?”克劳迪娅轻轻挽住了玛格丽特地胳膊,低声问道。她熟悉的那个淡定从容,无声无息掌控一切的小魔女,已经不见了。

    “没什么格丽特低头一笑。

    “你的心好像很乱”克劳迪娅为玛格丽特拂了拂耳际的几丝金发:“我能看的出来。”

    “勒雷人,让我感到惊奇。他们似乎有太多和我们不一样的东西。”玛格丽特低声道:“我承认,他给了我足够多的震撼。我甚至想用婚姻,把他绑上斐扬地战船。不过”

    看着道格拉斯和克劳迪娅震惊地眼神,玛格丽特地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仿佛在述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我失败了!”

    失败了。道格拉斯和克劳迪娅面面相觑。

    “威逼利诱”玛格丽特端起了酒杯,凝视着混合在冰块中的金黄色酒液,困惑地道:“似乎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他明明不是一个无欲无求的人,可是,我却抓不到他的弱点。”

    “他没有弱点?”克劳迪娅惊诧地紧了紧挽住玛格丽特胳膊地手,又回过头看向道格拉斯。

    道格拉斯沉思着。

    玛格丽特摇头道:“说起来,这个人浑身都是弱点。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么贪婪、好色、虚荣、胆小、没有风度的家伙。

    可是,尽管他有这样地缺点,却能抵抗住威逼利诱,我真不知道,这个家伙的脑子里,究竟有什么东西,让他如此坚持。”

    “你只想着去攻击他地弱点”道格拉斯慢悠悠地点了支烟,摇头道:“或许,就是你犯下的最大地错误。”。

    见玛格丽特抬起头看着自己,道格拉斯沉声道:“虽然我和他并肩作战的时间并不长,不过我知道,我更愿意和他成为朋友。因为,他总是能为他的朋友创造出很多奇迹。我已经经历了两次,我还期待着第三次。所以,你不应该去想着征服,或者诱惑他。”

    两艘破烂的武装商船,靠近了母舰。舰体,遮蔽了阳台落地窗外的整片星空。从这边能清楚地看见商船外壳上的斑驳锈迹,以及舷窗里的匪军士兵和舱内陈设。

    玛格丽特静静地看着道格拉斯,忽然笑了起来。

    她轻轻地和克劳迪娅拥抱,又伸手抱了抱道格拉斯,笑道:“我该走了。”

    “我已经请求外公将十九集团舰队划归匪军指挥,统一权令。等我回来,”女孩的脸上,露出了自信而美丽的微笑:“道格拉斯将军,我希望,我的努力不会白费。”

    做了个轻松的鬼脸,女孩转身离开,最后一句话,悠悠落下:“如果不能征服他,那我会试着融入他。他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身后,道格拉斯和克劳迪娅,相视而笑。

    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

    黑斯廷斯的这句名言,是所有斐扬军人的座右铭。可是,真正理解牺牲含义的,又有几个?那不是简单的合作,不是忍让,更不是残酷的指挥士兵冲向敌人的枪口。那是一个有着无限广阔含义的词,是一种精神的力量。

    牺牲生命固然高贵,可牺牲自己根深蒂固的观念,牺牲眼前的利益,却更为艰难。

    道格拉斯看着玛格丽特轻盈的背影,他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个聪慧的女孩,已经咀嚼出了“牺牲”这个词真正的味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