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会师(十七)

    空之中,听不到离子武器碰撞时的声音。

    几辆机甲,如同古代地球无声电影中的武士一般,静静地战斗着。

    科恩的攻势,在瞬间就被瓦解了。四面夹击的青色机甲,动作快得让他心惊。那绝对是他有生以来,遇见的最恐怖的机甲战士。而且,一遇,就是五个....不,是十个!就在不远处,布里德,已经完全陷入了困境之中。他正试图从围攻机甲的空隙中脱身。

    一把匕首,刁钻无比地捅向科恩小腹。

    科恩手中光刀下压,挡住了匕首的攻击,随即脚下推进器光芒大盛,机甲向上急冲,躲过了另外三把离子匕首的绞杀。

    可是,还没等他喘上一口气,四辆青色机甲,就如同鬼魅一般贴了上来。

    他们的速度极快。【裁决者】才不过冲出百米,就被四道青色光影如丝如缕般地缠住了。

    那一刹那,科恩甚至觉得自己遇见的不是四辆机甲,而是四条游走于星空的鬼魂!

    感觉到了一种极度危险的科恩心一横,机甲的三个辅助推进器同时启动,一个标准的进步旋身操控定式,呈弧线疾速前冲,手中离子光刀绞出一团光影,刀刀不离正面那辆青色机甲的要害。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他选上了巴兹!

    早已经有了与【裁决者】交手经验的巴兹,毫不示弱地和他绞杀在一起,青色的机体,在虚空之中或斜或横,旋进旋退。手中的离子匕首,刁钻狠辣,不离科恩的下三路。

    这是什么打法!又惊又怒的科恩,一时间倒被逼得手忙脚乱。

    离子刀,在匕首地格挡刺击中,爆出一团团白芒。眼见身后左右另外三辆机甲又再度靠近,科恩只能一闪身,试图绕过面前的敌人,避免腹背受敌。

    正面青色机甲的胖脸从眼前闪过,忽然,又一张胖脸,出现在了科恩眼前!

    科恩不假思索,举刀直劈。

    可是,手中的刀,忽然变得如同一座大山般沉重。身体,也开始失去控制。

    机甲,在五辆青色机甲之间,如同陀螺般,转来转去。举过头顶的离子光刀,却始终劈下去。一股无形地力量,束缚了他!

    几秒钟后,晕头转向的科恩听见机甲身体里传来几声异响,他就看见了漫天星斗。

    群星,在透明地密封操控舱外,旋转着。

    科恩呆呆地看着已经被破开一个大洞的【裁决者】,保持着双手过顶的姿势,无声无息地旋转进自己的视野,又从另一侧,无声无息地旋转开去。

    一团眼花缭乱地光影,最终定格在科恩眼前。

    那是已经被逼到了绝路地布里德。此刻的他,在五辆如狼似虎的青色机甲面前,已经没有了腾挪闪转的余地。

    战斗才开始,就已经到了尾声。

    一辆青色机甲贴上了布里德地身体,手中地离子匕首,阴毒的一旋一挑。机甲地左臂,以一种弯曲地姿势,被生生卸了下来。

    紧接着,另一辆青色机甲从第一辆机甲身后闪出,手中匕首,自下而上拉起一道冷彻骨髓地寒光,这一次,离开【裁决者】身体的,是握着离子光刀的右臂。

    失去了双臂地【裁决者】,在空中扭曲挣扎。青色机甲,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

    两道青色幻影,冷酷地从布里德的身旁交错。

    两把离子匕首,如同两把死神地镰刀般,在空中一前一后地划出两条弧线。电花闪亮中,【裁决者】的两条断腿脱离了身体,翻滚着,无声无息地向宇宙深处飘去。

    **************************************************************************************************

    战舰里,鸦雀无声。

    所有的人,都如同被石化了一般。许多比纳尔特战士,还保持着击掌相庆的手势和惬意地坐姿。

    放在推演台上的一堆钞票,在战舰引擎地震动中,微微颤抖着。如同寒风中的一堆杂草。

    刺骨地寒意,瞬间席卷了每一名官兵。他们只能呆呆地看着,看着屏幕上被自己喻为雄狮地两辆【裁决者】,被十只饿狼轻而易举地撕碎。

    “哐当!”那位举杯庆祝的舰长手中的酒杯,落在了甲板上,摔得粉碎。

    他瞪大了无神地眼睛,张大了嘴,浑身僵硬。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他拼命地摇着头,试图让自己从噩梦中清醒,可是,一道扭曲的光芒,击碎了他的所有幻想。

    那是汉弗雷的逃生舱。能量节点指数达到驱逐舰水平的能量护罩,终于,在青色机甲地攻击下,崩溃了!

    “所有战舰,立刻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一辆青色机甲,嚣张地打出灯光信号。在他旁边,两辆青色机甲拧着两辆【裁决者】的残骸往回拖。而另外的十几辆青色机甲,正好奇地将逃生舱团团围住,扒着舷窗往里瞅。

    一旁的虚空中,随着一团蓝色流光如同水幕般拉开,一艘庞大而破烂地母舰,出现在所有人地眼前。

    比纳尔特官兵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汉弗雷地逃生舱,被青色机甲推进航地通道。看着那厚厚的装甲门,在眼前紧紧闭合。

    所有人的心,都变得冰凉。

    舰长,呆呆地看着自己脚下如同鲜血般殷红的酒。

    愚蠢.他想起了自己刚刚的评价。

    脸上,忽然一阵火辣辣的。

    两辆【裁决者】被打成死狗拖走的画面,在冒着金星的脑海里翻滚不休。

    那是一记,响亮地耳光!

    **************************************************************************************************

    星空中,一艘艘战舰,排着整齐的阵型,无声无息地从一颗颗翻滚的小行星身旁经过。

    雄壮地舰首,破开行星带中稀薄的气体和尘埃,撞开一颗颗足球般大小地碎石。***通明地舰桥,一艘接一艘连绵在一起,如同移动地灯海。旋转炮塔地炮口在移动中保持着对敌舰的瞄准。蓝色地能量罩

    在战舰外层。雷达和通讯等装置,还在无声无息地

    可是,战斗却已经结束。

    斐扬战舰集群,笔直地穿越了已经停顿下来地交战区域。【奥斯卡】号战列舰的官兵们,聚集在舷窗边上,看着不远处那一艘艘失魂落魄地比纳尔特战舰,兀自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汉弗雷被俘虏了?”许多岗位上没有虚拟屏幕的战士,在人群中钻来钻去。

    没有人回答他们。所有人,都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

    焦急地战士们四处寻找着能够告诉自己答案地人。最终,他们抓住了一名目睹了全部经过的下士。

    下士在一片寂静中,口沫横飞地讲述着。

    当听到两辆几近神话的【裁决者】,被一拥而上地匪军机甲砍瓜切菜般地剁翻时。当听到【裁决者】在交手之前打出的灯光信号,最终换来了匪军不屑地一句“傻逼!”时,这些错过了这一精彩战斗地战士们,已经完全傻了。

    他们和其他地同伴一样,都伸长了脖子,往窗外看。

    一艘艘寂然无声的比纳尔特战舰,证实了这一切。

    “谁要酒?”靠近舷窗的过道上,一个胖胖地士兵,傻乎乎地提着两箱威士忌,高声叫道。

    寂静中,所有战士,都回过头,一脸古怪地盯着他。

    “这个”士兵奇怪地眨巴眨巴眼睛:“大家不庆祝一下.........”

    他地话音还没落下,他的人,就被蜂拥的人潮给淹没了!

    直到这一刻,经历了好多次从地狱到天堂,再从天堂到地狱,已经精疲力竭浑身麻木地战士们,才发现,天堂的大门已经真正地敞开了!

    雷鸣般的欢呼声响彻云霄。战士们击掌相庆,互相拥抱。眼泪,在一张张笑脸上流淌着。喜极而泣的,不仅仅是感情丰富地女兵,还有一条条感慨万千地汉子!

    许多没有抢到酒地战士,干脆涌进了战舰地生活区。

    各种各样的美酒,被满满地摆上了桌子。音乐震得桌上的杯子不住地颤抖。战士们用粗壮地胳膊互相搂住同伴的肩膀,一边蹦跳着,一边放声高歌。

    在他们中间,几位女兵,脸蛋红扑扑的,和男兵一道跳着叫着,泪水在歌声中肆意纵横。

    还有什么结果,比现在更完美?

    几十分钟之前,他们还在绝望中准备撤退。几十分钟后,他们却成了这场战役地胜利者。

    不用再考虑如何利用阵型的优势,不用再去和敌人拼死一搏,甚至不用再开一枪一炮。胜利,就这么被那支破烂舰队,直接摘进了手中。

    欢呼声中,这艘满身伤痕地【独角兽】级的战列舰,率先靠近了匪军舰队。

    窗外,一艘艘近在咫尺的破烂战舰,从眼前滑过。

    “全体集合!”

    战舰集合灯,飞快地旋转起来。酒里,休息舱里,过道上悦的人群,从各个地方涌向了集合大厅。他们知道,那不是战斗集合。

    “向匪军舰队发送信号,请求进入阵列!”

    站在指挥台上,舰长霍夫曼扣上了风纪扣,戴整了帽子。这么多年来,这是这位向来随意的上校,第一次如此整洁挺拔。

    “请求获得许可,匪军同意入列。”通讯兵大声回答。

    “左舵300刻,百分之一推力,三...二...一,反向推进器启动。半身错位。”霍夫曼的声音,带着难以抑制的激动:“发送灯光信号。内容.......匪军万岁!”

    【奥斯卡】号战列舰,在匪军官兵的注视下,缓缓进入阵列。

    战舰巨大地电子信号灯,在一下一下地闪烁着。在她的带领下,一艘接一艘斐扬战舰,打开了信号灯。片刻之后,整个星空,都是这整齐同步地灯光。

    “匪军万岁!”

    匪军官兵们,被一股酥麻的电流,席卷了全身。他们甚至能清晰地看见,从眼前经过的斐扬战舰那一个个舷窗口,那舰桥巨大地落地窗前,笔直地站着一排排举手敬礼地斐扬士兵。

    第一艘战列舰,在位于【圣剑】号战列舰左舷还有半个舰身地位置,停住了。

    “无与伦比!”一名前红胡子海盗团的老海盗,呆呆地看着静静停在身旁地斐扬战舰,忽然间热泪盈眶。

    “无与伦比!”一名萨勒加士兵,紧紧地攥着自己地拳头,极力空着着自己的激动。

    所有地匪军战士,都心驰神荡地看着一艘又一艘斐扬战舰,都在进入阵列的时候,跟自己的战舰保持了半个舰长的错位。

    他们知道,这不是斐扬航行员地失误。这是这个时代地太空战士,表达敬意的方式!

    那意味着,无人可以比肩地功勋!

    **************************************************************************************************

    【神谕】号地指挥台上,方香缓缓地坐了下来。

    在她身旁,是无数一跃而起,击掌相庆的匪军官兵。那如雷般地欢呼声,直欲划破整个宇宙!

    方香回过头,视线,穿过欢呼地人群,投在了人群外地玛格丽特身上。她地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他们赢了!”

    玛格丽特静静地站在舷窗边,看着一艘艘闪烁着灯光信号向匪军致敬地斐扬战舰,心里百味杂陈。

    身旁地勒雷人、萨勒加人和玛尔斯人,是如此地骄傲。他们在欢呼着。他们在蹦跃着。他们的脸上,是兴奋的红光,他们地眼睛里,是骄傲的泪光。

    匪夷所思地计划,匪夷所思的战斗,匪夷所思的成功。

    还有谁,比他们更有理由骄傲?还有谁,能以一支b级舰队地规模,介入十支a级舰队战斗,并笑到最后?

    尽管这只是一次偷袭,可是,只有由始至终见证了这一场战役地人,才能了解这一次袭击地伟大意义。这支小小的舰队,开创了一个新的战斗纪元。他们的隐形技术,他们独特的战术,他们天才般地指挥官,他们无敌的机甲他们的价值,比十支斐扬a级舰队更高!

    他们以一次完美的偷袭横空出世。用一名帝国公爵和两支帝国皇家舰队,完成

    走上战争舞台地第一次亮相!

    这次偷袭,注定,将载入史册!

    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玛格丽特揉了揉因为长时间的紧张,而隐隐作痛地太阳穴。

    那个死胖子,现在,一定很得意。汉弗雷落在他的手里真是生不如死!

    胖子,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地机会!

    “亲爱的..”

    当身穿帝国上将军服的汉弗雷,被押解着一脸苍白地跨出逃生舱,出现在胖子面前的时候。胖子毛手毛脚地一把抱住汉弗雷的脑袋,狠狠亲了一口。。

    “命令你的舰队投降!不然,老子爆你的菊!”胖子憨厚地擎出一根狼牙棒:“我说真的。”

    停机坪,鸦雀无声。

    不少匪军战士张口结舌呆若木鸡。

    原本做好了准备,还想凭借占据数量优势的舰队谈条件打心理战的汉弗雷,摇晃了一下,随即深吸一口气,努力地维持着自己的镇定,心底,却是一阵悲哀。

    这个终于见面的对手,在第一秒钟,就击中了他的要害。

    他是贵族,他从小受的教育,已经成了他人格的一个部分。他可以死,却不能受到那样的侮辱。

    在他面前,这个亲了他一脑门子口水的胖子,晃悠着手中仿佛带着血丝的狼牙棒。在胖子身后,是一排相貌狰狞,穷凶极恶的彪形大汉。

    这一切,已经足以让他地防线瞬间崩溃。

    “我在你们的手上,他们不会发动进攻。”汉弗雷没有再做无谓的抵抗,他知道,这一局,自己已经输了。

    现在自己能争取的,就是不要输彻底而已。

    “他们还敢进攻?”胖子的狼牙棒舞得虎虎生风,叫嚣道:“让他们来试试!”

    “虽然你俘虏了我,不过,在局面上,我们还占着优势。”汉弗雷淡淡地道:“要么,你杀了我。我们同归于尽。要么,我用十艘战列舰,二十艘巡洋舰和四十艘驱逐舰做交换。我们退出长弓星系。另外,我可以保证。有你们在一天,汉弗雷舰队,绝不踏足长弓星系一步!”

    几名匪军参谋对视一眼,对汉弗雷,不禁有些佩服。

    能够在这样的劣势中保持这份冷静,就不简单。而且,这个人,很敏锐分析了斐扬舰队和匪军舰队之间的关系,并提出了以匪军目前的人员,能够获取地战舰数量,作为交换条件。

    光是这瞬间的决断,就无愧于他名将之名!毕竟,真的杀了他,就将面临比纳尔特舰队的疯狂攻击。当初在劣势情况下,或许还愿意利用阵型和地形的优势,拼上一拼。可是,现在既然俘虏了汉弗雷,谁又能抵挡兵不血刃结束战斗,还能获得那么丰厚战利品的诱惑?

    不过...这胖子,可不是一般人。

    “杀了你?”胖子把脑袋摇得飞快,脸蛋上的肉甩来甩去,蛮横道:“老子不杀人,就喜欢爆菊!”

    看,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

    汉弗雷被胖子这一记闷棒打得眼冒金星。见得人多了,可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而且,这胖子竟然还是一名勒雷少将。他地身份荣誉,难道就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赶紧的.......”胖子用狼牙棒捅了捅汉弗雷:“叫你的舰队立刻关闭动力舱。移交战舰,我留几艘运输给你们,放你们回去。”

    汉弗雷闭上了眼睛。若是自己那样回去,恐怕,整个汉弗雷家族,都会遭遇灭顶之灾。不说那些和汉弗雷家族有仇的贵族,单说帝国皇室,就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只有真正了解那个人的人,才知道他地可怕。

    ****************************************************************************************************

    “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克劳迪娅一双亮晶晶地眸子,凝视着星空中沉默的破烂航母。

    “一个混蛋,也是一个天才。”道格拉斯的目光,顺着克劳迪娅的眼睛,看向巨大的落地舷窗外。恒星的光芒,洒在寂静的小行星上。远方的宇宙,宛若洒满珍珠地墨色幕布。一艘艘灯光通明的战舰,静静地漂浮于虚空之中,更远处,比纳尔特帝国舰队,只能隐约看见一点影子。

    “如果没有这个混蛋,恐怕我们再也”克劳迪娅感受着道格拉斯坚实的臂膀,扬起了优美的下巴,眼中,带着莹莹泪光。这时候的她,一点也不像一位指挥战舰打到山穷水尽的英勇舰长。

    “我欠他一条命!”道格拉斯看着窗外,已经千疮百孔的【美人鱼】号战列舰,手臂,不禁紧了一紧。之前发生的一切,让他至今心有余悸。

    “真不敢相信。”克劳迪娅的目光,从一艘艘匪军战舰那肮脏破旧的舰体上扫过:“宇宙中,竟然还有这样地一支舰队。他们的技术,战术,还有他们地机甲.......恐怕李佛麾下的王牌军,也没有这样地实力。谁会相信,他们只是一支来自玛尔斯自由世界的杂牌军。”

    “我们什么时候过去?”克劳迪娅回过头。

    “我在跟统帅部联络。”道格拉斯看了看时间:“恐怕,现在地统帅部,已经急疯了。尤其是你的舅舅,太空海军副总参谋长麦金利上将。要知道,你和任何一支舰队,都是他的命根子!”

    道格拉斯话音刚落,就听见房间的通讯器里,传来了参谋长庞鸣涧的声音:“道格拉斯将军,统帅部已经联络上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道格拉斯和克劳迪娅相视而笑。

    “我想,您最好快点.....”庞鸣涧压低的声音,透着一丝紧张和无可奈何:“这也许是斐扬统帅部,名将聚集得最多的一次了。他们应该需要一个好消息。我刚刚收到情报.....雷斯克沧浪星,遭遇杰彭舰队偷袭。已经失守。查克纳李元帅,失陷沧浪星。同时被困沧浪星的,还有一百多名校级以上高级军官,以及,联盟的新式机甲试验小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