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卷 第一百零七章 会师(三)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

    黑斯廷斯拨动轮椅的开关,移动到窗前,静静地看着初冬的海德菲尔德。

    一碧如洗的天空,只有几丝飘渺的云。两架战机,一前一后地在天际大片大片的蔚蓝中缓缓移动。在战机的身后,是两条凝聚不散地白色长线。一场雨,让远方的视线加倍的清晰。一栋栋耸入云霄的太空城,一条条盘旋于天际的飞行公路和连绵起伏的费奥奇山,组成了一副干净到一尘不染的画卷。

    “你走之后,她会毁于战火么?”弗朗西斯,无声无息地走到黑斯廷斯身旁,凝视着窗外的城市。这位斐扬总统的鬓角,已经是丝丝白发。此刻的他,静静地站在这里,更像是一名儒雅的学者。

    “那得看我们的运气。”黑斯廷斯微微一笑,没有回头。

    弗朗西斯收回目光,看着黑斯廷斯,嘴唇蠕动着,良久,终于还是没能说出话来,只发出一声长长地叹息。

    黑斯廷斯的身体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那是由斐扬最顶尖的医学专家组成的医疗组做出的报告,绝对没有丝毫差错。报告显示,黑斯廷斯的身体状况,已经到了相当糟糕的地步。按专家们的预测,最多还有一年寿命!

    这是一份残忍的报告。没有哪一个人,喜欢知道自己的死期。可是,弗朗西斯却不得不亲自来,将这个消息,告诉黑斯廷斯。他们已经搭档了多年。在弗朗西斯当上总统之前,他们就已经是搭档了。因此,弗朗西斯知道,这个消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隐瞒的。他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而时间,却只有一年。。。。。

    .弗朗西斯不敢想象,失去黑斯廷斯之后,斐扬,将变成什么样。李佛、钱柏林、费斯切拉。。。。。谁会是索伯尔的对手?

    自己,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国度,在自己的任期内,轰然倒塌么?

    弗朗西斯闭上了眼睛,他仿佛看见铺天盖地的战机,从天际涌来,一群群机甲,冲进城市。无数爆炸的火光,冲天而起。在那无尽的炮火中,一栋栋大楼,变成废墟,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变成血泊之中冰冷的尸体。蔚蓝的天空,完全被滚滚黑烟遮蔽,整个城市,如同烈火地狱。

    .那是.................末日的景象!

    “这个时候,道格拉斯,应该动手了。。。。。”弗朗西斯自己给自己倒了杯咖啡,转开话题,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一些:“对东南战局,指挥部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也没有。”黑斯廷斯笑了笑,忽然说出一句让弗朗西斯意想不到的话来。他拨动开关,轮椅轻灵地转了个圈,向书桌驶去:“知道在这最后的一年时间里,我会做什么吗?”

    弗朗西斯闻言不禁一怔,下意识地问道:“做什么?”

    “你是不是奇怪,为什么我对东南星域的战局,一点都不关心?”黑斯廷斯的轮椅驶过巨大的星际地图。

    弗朗西斯咳嗽一声,没有说话。

    黑斯廷斯的话,问道了他的心里。的确,这个才是他真正的疑问。

    弗朗西明白,黑斯廷斯应该早就知道他自己的病情。而这一段时间,忽然繁忙起来的斐扬军部,也表明了这位斐扬军神,已经在为他离开之后的斐扬做准备。可是,如果说主动出击卡尔斯顿星河,频繁地人事任命,组建斐盟各大战区联军等一系列举措,是黑斯廷斯准备在这最后的一年中,为斐扬莫定优势指明方向的话,那么,他另外的一些表现,却是包括弗朗西斯在内的许多人,都无法理解的。。。。。

    例如,东南星域的战局!

    就弗朗西斯所知,无论是费斯切拉领导的东南联军,还是卡罗莱娜领导的ma尔斯方面军,乃至带领四支a级舰队深入东南的道格拉斯,都没有得到统帅部的任何作战指导。.黑斯廷斯似乎完全遗忘了东南星域,军部对东南战局最大最直接的干预,不过是派钱柏林去查克纳,组建东部联军!

    这不是斐扬的作战方式。尤其是这关系到斐扬生死存亡的世纪大战,黑斯廷斯在他的时间用一天少一天的时候,却袖手旁观,怎么看,也有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说实话,感到奇怪的,不仅仅是我。。。。。”弗朗西斯苦笑一声。

    事实上,已经有反对党因为目前的战局,在质疑政丨府的能力了。他们不敢质疑黑斯廷斯,却敢质疑政丨府,哪怕所有人都明白,战局不由政丨府控制,这种质疑,还是铺天盖地。这就是政治。

    “在这个位置,我坐了三十年了。

    ”黑斯廷斯的轮椅在那张老式木制办公桌前停了下来:“人们都说,是我把斐扬共和国,送上了第一超级大国的宝座。这些年来,我也一直这样认为……......”

    弗朗西斯看着黑斯廷斯的背影,沉默着。他比谁都了解,这三十年来,这个只能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为这个国家付出了多少……那些人说得没错!

    “我一直小心翼翼的审视我的每一个决定,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黑斯廷斯的声音,有些低沉:“三十年来,我不断地开会,讨论斐扬的每一一军事行动,制定每一个作战计划……可是,我忘了一件事。我忘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坐在这个位置,掌控着最高军事指挥权的我,就像是一个笼子,在隔绝外在的危险时,也让三十年前那支所向烟靡,有着丰富的战术想象力的军队,变成了一个死板,僵硬的机械。”

    “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黑斯廷斯回过头来,脸上的笑容,说不出地苦涩:“这是我说过的话,可是,我的学生,我的部下,有一万种理解,偏偏没有谁明白这句话真正的含义。这就是我用了三十年,犯下的错误一........而比纳尔特帝国,却在三十年里,造就了一个索伯尔,还有他手下的三大名将!”。

    “所以一........”黑斯廷斯的手指,在桌面镶嵌的控制台键盘上敲过,巨大的中央电脑光幕上,刷地一下出现了一张长长的名单。

    名单在滚动着,黑斯廷斯的声音,冷静而坚硬:“我要用这最后的一年,改正我的错误。这些人,不会得到我的任何指导和帮助。如果有谁真的需要我出手的话,那就意味着,他已经被淘汰。和平年代三十年的优胜劣汰,我会用战争年代中的一年时间来完成!他们需要战胜的,不仅仅是敌人。.....还有我!”

    弗朗西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名单……

    .李佛,钱柏林,道格拉斯,费斯切拉,ma格丽特。。。。。斐扬的名单,有上百人,其中包括数十名校级军官。

    而且,名单不光是斐扬的军官将领,还有其他国家的知名将领。例如莱恩名将鲁南和里昂尤里斯,查克纳共和国的西蒙拉宾斯基,陈凤西、李鸿武,张鹏程,西利亚克联邦铒的阿明侯塞尼,普迪托克联邦铒的哈文.赫斯特,塔塔尼亚联盟的哈里特舒茨曼等等。

    这是一份几乎将斐盟名将和战争期间涌现的天才级指挥官一网打尽的名单。

    .黑斯廷斯托付的,不仅仅是斐扬共和国,而是整个斐盟!

    佩林艾巴亚、艾莱斯马奇拉、汤姆布鲁斯、田行健名单,翻滚到了末尾,停了下来。

    弗朗西斯忽然觉得有些寒冷。

    “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

    这一年,对这名单上的人来说,将是多么的残酷!

    ....******..******..******..******..******..******..******..******..。。。

    道格拉斯把头靠在高高的椅背上,侧着身子,手指徐徐拨动控制台上的旋钮。

    战舰舰桥顶端的光学镜头,随着旋钮的拨动,无声无息地旋转着。浩瀚的宇宙,被摄入镜头,浮现在道格拉斯前方巨大的虚拟光幕上。

    浩渺的宇宙,被繁星所遮蔽。如同被人在黑幕上,洒下了一把亮晶晶地银沙。远方的星云,在光幕上,呈现各种色彩,灰白,紫色,红色..........那不是星云本来的颜色。那只是恒星的光芒映照在上面,给人类的视觉感受而已。有时候,眼见,也未必为实。

    道格拉斯的脖子被一双柔若无骨的手臂,从后面轻轻搂住了。耳旁传来手臂的主人吐气如兰的低语:“在看什么?”

    “在看人类的渺小。”道格拉斯没有回头。他轻轻地握住放在胸口的玉手,偏了偏头,把脸颊贴在女人那光滑如丝的肌肤上,缓缓摩挲着:“侦查舰回来了?”

    “嗯!”女人美丽白晳的脸,搁在道格拉斯的肩头,长长的睫毛微微耷拉着,惹人爱怜:“刚回来,收集的情报,已经传进了情报系统,正在做分析。”

    “希望能带回来一点好消息。”道格拉斯叹了口气:“我们呆在这里的时间太长了。”

    “你不是常常说,一个优秀的猎人,必须拥有比鳄鱼更好的耐性么?”女人用手抚着道格拉斯英俊的脸庞,感受着他坚毅的下巴刚刚冒出来的胡须。

    “可是,克劳迪娅。。。。。”道格拉斯微微一笑:“如果鳄鱼因为耐性太好而被饿死的话,那就太蠢了。”噗嗤一声轻笑,椅子被转了一圈,克劳迪娅明媚的脸出现在道格拉斯的眼前。随即,这位有着一双幽幽的绿色眸子的第十九集团舰队【美人鱼】号战列舰上校舰长,就用热情的吻,堵住了她顶头上司的嘴。

    拥吻过后,道格拉斯恋恋不舍地看着那热情似火香软如蜜的双唇离开自己,笑着道:“有时候我真的分不清楚,让我甘心呆在这里的,是我捕捉猎物时的耐性,还是因为眼前这只漂亮的母鳄鱼。”

    “谁是母鳄鱼!”克劳迪娅笑着拍了道格拉斯一下,坐在了道格拉斯的膝盖上。看着那恍若微缩宇宙般的虚拟光幕,眼神迷离地赞叹道:“真美。”

    “是啊一......”道格拉斯回过头,轻叹道:“人类和宇宙比起来,实在太渺小了。我们甚至没能真正地征服其中的任何一个星系。比如说我们眼前的个寄居蟹星系……除了在它的边缘,我们探索出一条跃迁通道和几个跳跃点,那上亻乙的行星,我们根本就触摸不到。只能站在这里,看着这迷人的星空,赞叹她的美丽。”

    “如果我们能够自由穿越于星际之间探索任何一颗星球,而不是借助跳跃点一.....”克劳迪娅抿着嘴唇,眼神带着一丝惆怅:“……是不是就不会有这场战争?”

    “没有战争?……....”道格拉斯的脸上露出一丝讥讽地笑容道:“除了资源以外,人类还有多理由发动战争,种族、宗教、仇恨、霸权、人权和所谓正义,或许,压根就不需要理由……人类的历史,本来就是一部战争史。而我们遇见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宏大的一场战争。”

    .“身为一名军人。.真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幸运,还是不幸!”克劳迪娅把额头贴在道格拉斯的额头上,接过了他的话,轻笑着道:“你不觉得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谈论这些,太不浪漫了么?”

    两人相视而笑。“克劳迪娅.......”道格拉斯凝视着克劳迪娅,良久,由衷地道:“。..你是我的知己。”

    克劳迪娅咬着嘴唇,眼波流转,俏皮地皱了皱鼻子道:“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向我求婚.........”

    .“我想一.......”道格拉斯缓缓吻上了克劳迪娅的唇,喃喃道:“我已经等不到战争结束了。。。。。...”

    年轻的情侣,沉醉在彼此急促的呼吸和热烈的拥吻之中,直到被敲门声打断。

    “将军!”敲门地参谋一进门,就一眼看见背对自己站在船窗前的克劳迪娅。没有多想,他快步走到正襟危坐地道格拉斯身旁,递上手中的一份文件:“这是我侦查舰刚刚收集到的情报。苏斯舰队,已经全面开始向ma尔斯发动进攻,杰彭的两支舰队,已经离开长弓星域,接替主航道的巡逻和护航任务。”

    “哦?!”听到参谋的报告,道格拉斯眼睛一亮,飞快地抢过文件看了起来。而站在舷窗边,脸上还带着一丝羞涩晕红的克劳迪娅,也情不自禁地回过了头。

    参急促地接着道:“已经确定,目前长弓星系,只有一支杰彭a级舰队驻守一.......”

    道格拉斯摆手制止了参谋的叙述,他一遍又一遍地仔细阅读着手中的情报,反复分析。

    长时间的寂静后,当他再站起来时,已是目光炯炯:“传令,一级战斗准备,各舰舰长,五分钟内到旗舰指挥部开会。”

    “是!”参谋立正敬yili,转身快步离开。

    自动门在滋地一声轻响后合拢。寂静的房间里,道格拉斯和克劳迪娅相视无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