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卷 第一百零一章 时间

    卡罗莱娜无言以对。

    再怎么对这勒雷胖子有偏见,她也无法否认自己以及自己身旁的这些手下是被匪军机士救了的事实。同时,她也清楚,这帮家伙最初的目的,是想救张鹏程。如果一号包厢里,只有自己的话,恐怕.....就算那辆紫色机甲一拳打偏了,他们都会想办法给撞正!

    她不明白玛格丽特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把胖子拦下来,不过,这段时间以来,胖子的所作所为,已经表明,这不是一个容易屈服的对手。

    哪怕他无数次在自己面前低头认错,那也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讥讽嘲弄----他根本就没把斐扬看在眼里!

    卡罗莱娜是一个极端爱国主义者,在她的字典里,只有国家利益。她可以因此作出任何不可理喻的决定----诸如以查克纳舰队,换取斐扬舰队的生存。可是,这并不代表她会愚蠢到在查克纳十二舰队高层以及数十万玛尔斯观众的面前,和胖子大打出手。

    擂台赛上,匪军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让她对这个她还没从斐扬启程,就已经听得耳朵起了茧子的团体,有了新的认识。

    这绝不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的战斗力,绝对超过了自己麾下的斐扬一零七装甲师!那些传说,也不是以讹传讹,五十辆这种青色机甲,五十个比出赛的这四名年轻机士等级更高的统领战神,绝对有实力纵横玛尔斯中心城!

    卡罗莱娜并不缺少分辨局势,权衡利益的智慧。她知道。现在,或许是应该改变思维地时候了!至少在玛尔斯,勒雷人,有足够的实力。赢得尊重。在这个战区,这个胖子的力量和声音,不容忽视。既然压制不了,不如换一种方式。否则,斐扬的利益,只会在内斗中变得更少!

    “放了玛格丽特上校.......”卡罗莱娜平静地道:“你们可以带走你们想要地任何东西。今天的事情,我不追究。田将军,别忘了,名义上。我还是你的上级!”

    “信不过你!”胖子跟玛格丽特互相瞪眼。

    “看来......”卡罗莱娜出人意料地没有生气,她摆摆手,让围在周围的斐扬战士闪开一条通道,仰头看着机甲座舱里地胖子道:“有些误会,阻碍了我们的彼此信任,田将军,我希望,从现在开始,我们能尽释前嫌。通力合作。毕竟,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哦?!”胖子发现。自己的眼睛要跟玛格丽特比谁的大,确实有些不太乐观。赶紧眨巴眨巴眼转过头来:“放了她,我们就能走。想带什么都可以?!”

    “当然。”卡罗莱娜转头看了看已经走到近前的张鹏程,点头道。

    胖子也扭头看了看张鹏程。

    查克纳上将面无表情,一副置身事外地样子。

    不过,胖子和玛格丽特都明白,玛尔斯三方势力,已经是泾渭分明。

    胖子和张鹏程,本来就因为当初1201舰队被伏击,穿了一条裤子,此刻,匪军又再救了张鹏程一命,以张鹏程的性格,想要在他面前对匪军有任何不利,他都不会袖手旁观。\\\这一点,胖子明白,卡罗莱娜也很明白。

    现在张鹏程不说话,看似两不相帮,其实,已经表明了态度......卡罗莱娜领导的斐扬玛尔斯方面军,终究不能在这个自由世界一手遮天。

    “看!”胖子笑了:“这样多好。都是为了全人类的和平幸福,大家就该和和气气的。”

    唱着高调,他放开了玛格丽特:“怎么样.......”

    “不行!”玛格丽特刚被松开,就大声怒道:“这辆机甲你.......呜呜.......”

    胖子一咧嘴,机甲手指,毫不犹豫地再度堵住了玛格丽特的嘴。

    一旁的斐扬战士,都已经说不出话来。倒不是对玛尔斯方面军第一性感女神被如此欺负感到气愤,而是为胖子这一手机甲操控技术,感到震撼。

    一辆重量在七十到八十吨之间,高七米,主要构件全为金属制造的机甲,灵巧地用机械手指,堵住一个人的嘴.........上帝,这需要对机甲地操控,精确到什么地步?!

    只要胖子用地力气稍稍大一点,就算不捏爆玛格丽特的脑袋,也会捏碎她一口漂亮地牙齿!

    斐扬战士们呆呆地看看自己手里的操控杆和虚拟键盘,看看胖子和他身旁地四位年轻机士,再看看负手而立的几位战神,忽然间,有一种顶礼膜拜地冲动。

    这是一个机甲的时代,而他们,是这个时代中,被成为机士的人!他们已经将自己的身心,全部奉献给了机甲,在他们成为一名机甲战士的第一天起,他们的生命,就和自己的机甲连在了一起。

    这样的人,如何能对匪军展现出来的一切无动于衷?!

    许多战士心头都想.........如果,斐扬和匪军,不是现在这般剑拔弩张水火不容,那该多好!好容易来了玛尔斯一趟,难道,就这么空着手回去?!

    巨大的主馆看台上的观众,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半了。尽管有许多人都舍不得离开,可是,当全副武装的斐扬士兵,冷着脸走到他们面前时,他们还是选择了离开。遍布场馆的电子灯,照得场馆透亮。中央的虚拟光幕画面,已经定格。主馆在已经变得零散的喧嚣声中,显得空旷而寂静。

    胖子堵住了玛格丽特的嘴,又把目光。投向了卡罗莱娜。

    卡罗莱娜看了一旁面无表情的张鹏程一眼,暗自咬咬牙,对胖子道:“这样,我先让你们离开。我相信,你们不会伤害玛格丽特上校,有什么误会,我们回头.........”

    正说着。忽然,通讯器急促地电子音,打断了卡罗莱娜的话。与此同时,张鹏程和胖子的通讯器,也急促地响了起来!

    几秒钟后,同时接听通讯的几个人。互相看时,已经变了脸色。\\\。

    胖子放下了玛格丽特,他跳出座舱,看着玛格丽特地眼睛:“我和你,做个交易!”

    斐扬首都海德菲尔德,即便是在战争进行到现在,也还是一派平和繁荣景象。

    作为人类最大的超级大国,斐扬共和国,有太雄厚的实力。如果一场战争。能够打到海德菲尔德也愁云惨雾。那么,用斐扬人的话来说。那肯定已经是宇宙末日了。

    超级大国地底气,是刻在斐扬人骨子里的。即便是现在局势不容乐观。也没人觉得斐扬会输掉战争。战争对这个国家的影响虽然已经开始显现,可是。距离影响到海德菲尔德的生活,还差得很远。

    街道上,车流滚滚,人如潮涌。这个全宇宙最大的城市,有近两亿人口。被经营了数千年,这块土地早就不复当初人类移民时的模样,就算是宇宙末日,恐怕,尘沙也掩埋不了这个庞然大物。想要毁灭它,就得毁灭整个星球。

    城市,还在不断地扩大,还在不断的更新。老旧的楼房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更先进更高更大的太空城。街道,也一次次的被拓宽,工业区,商业区,在时间的轮回中,不断地早就更年轻的富豪,更庞大的企业,人类地文明,就在这样无休无止地建设和生命的繁衍中,被传承。

    城市里地繁华依旧,西郊,耸入云霄的荣耀城,依然恢弘庄严。

    虽然这座太空城从外表来看,并不比中心城区那些倾尽了想象力地太空城漂亮,甚至不如人家大气,可是,知道这座太空城的人,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心态,看见它,总是心怀敬畏。这里,是这个庞大国度纵横宇宙地武力的控制中心。

    在这里面,每一份小小的文件,都决定着整个宇的局势。尤其是在这场席卷整个人类社会的战争中,这里,就是风暴的核

    宽三米,长六米的深褐色的办公桌,孤零零地被安放在房间中央。这是一张老旧的木制办公桌,质地坚硬,结实,沉重,线条简洁漆面考究。

    这张桌子,在这个周围墙壁和空间,被中央电脑,星际图和电子推演沙盘占据的巨大银白色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唯一能够和它般配的,似乎就只有一张有着柔软坐垫的高靠背木椅,以及坐在椅子上的老人。

    靠墙的星际图前,共和国第五集团舰队司令钱柏林上将,正在汇报着卡尔斯顿星河战局局势,他手中细细的电子教鞭,随着星际图上的一个个不同颜色的箭头在移动。

    “........综上所述,我军在卡尔斯顿星河战区,依然占有绝对优势,其中,实际控制线左翼的a80星域,已经完全控制在我第三混合集团舰队手中。第九混合集团舰队,已经与第三舰队汇合,并完成了经由a80跳跃点进攻沙蛇长廊的战前准备。中央的诺亚星系,我第五,第二混合集团舰队,已经占据了百分之六十五的战略要点,跳跃点周边障碍区和跃迁航道,已经完全控制在我舰队手中。\\\右翼蒙托亚星际长廊的攻势进展最快,第四、第六和第八混合集团舰队,已经逼近比纳尔特帝国萨利斯卡星系,如果索伯尔再不增兵的话,战火。将燃烧到他们的国境线以内。据可靠情报,目前比纳尔特帝国第八、第九象级皇家舰队,已经确定离开了首都西顿,估计增援方向。会是萨利斯卡星系,情报部门,正在密切关注敌人地动向,依照作战部的推演。近三个月内,比纳尔特帝国将继续处于防御态势.........”

    钱柏林长达近一个小时的述职报告结束了,这位斐扬名将,静静的站在黑斯廷斯面前,刚刚从前线赶回来,瘦削而棱角分明地脸上。还残留着长时间星际旅途的疲惫。

    他在等待黑斯廷斯,对卡尔斯顿星河战局,做出点评。尽管已经身为上将,可是,在厚重的木质书桌后的那个甚至不能自己站起来地老人,依然让他感到一种无法抵抗的压迫感。

    这是一个恢弘的大时代。这场席卷整个人类社会的战争,注定了这个时代的波澜壮阔,也注定了,将有一个又一个的军事家带着耀眼地光芒。从地平线跃上星空。乱世出英雄。钱柏林毫不怀疑包括自己在内的无数军人,将在这个时代。成为最耀眼的明星,甚至。成为传奇。

    可是,无论名将排行榜上。有多少人,能被称为军神的,只有一个。

    除了眼前这个貌不惊人,如同眼前这张办工作一样古老沉闷的老人,没有人配的上这个称号!也许,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索伯尔可以去挑战他,可是,绝对没有人,能够居高临下的俯视他。

    三十年前,他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斐扬送上了第一超级大国的宝座。从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超越了所有军事家的成就。

    “做地很好。”

    耳边,传来了黑斯廷斯淡淡地声音。

    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回到了肚子里,浑身绷紧地弦,也松了下来,这四个字的评语,让钱柏林觉得浑身都如同触电一般地酥麻。

    在柔软地沙发上坐下来的时候,钱柏林满身地疲惫,已经一扫而光。

    “第五集团舰队的几次战役我都看了。”黑斯廷斯淡淡地示意同样站在旁边的几名总作战部参谋也坐下来,一边看着手中的文件,一边对钱柏林道:“用兵张弛有度,攻能攻得上去,守能守得住,第五集团舰队六支a级舰队,原本属于不同军区,能被你在这么短时间内捏合成这样,很不容易。”他抬起头来,对钱柏林微微点头:“钱柏林将军,辛苦了。”

    钱柏林按捺住心头激荡,恭声道:“元帅阁下,第五集团舰队,早是百战之师,我不过是遵循您的指导,小心谨慎而已。”。

    “不用谦虚。”黑斯廷斯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斐扬将领中,论谨慎心细,用兵稳重,很少有人能超过你。这一点,二十年前,我已经写在了你的指挥学评语上。”

    “是,元帅阁下!”钱柏林不禁一阵感动。

    今年四十八岁的他,当初进入军校时,只是一个小小的排长。先服役,再受推荐进入军校,这样的历程,让他走了比别人更远的路。可是,当二十年前,慧眼识人的黑斯廷斯在他的指挥学成绩单上,写下这样的评语时,就已经为他,铺出了一条青云之路。

    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他用十年的时间,走过了别人五年走过的路。而二十八岁到四十八岁,他只用了二十年时间,就走过了别人需要四十年,甚至是一辈子都无法走完的路。

    知遇之恩,莫过于此。

    最难得,也最让人感动的是,黑斯廷斯到现在,都还记得二十年前,为一个毫不出众的小小少尉,做出的评语。身为当事人,钱柏林曾经无数次和黑斯廷斯交谈,从来没听他提起过。原本以为,这个小小的细节,会永远埋藏在自己心底,却不料,黑斯廷斯竟然同样没有忘记。

    军校之中,有幸聆听他教诲的学生何止十万,可以说,整个斐扬军部中坚,都是他的学生。而作为其中一员,能被他青眼相看以至于人生轨迹完全改变,在钱柏林看来。粉身图报也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感激。

    “学生有今日成就,全拜您所赐。”

    “共和国五虎上将.....”黑斯廷斯笑着道:“李佛,钱柏林,麦金利。格拉瑟,费斯切拉.......这名号,可不是我给的。没有本事,求也求不来。”

    钱柏林尴尬地说不出话来。

    五虎上将地称号。是好事者,根据斐扬将领的战绩,在名将录上的排名以及在勒雷军方的地位给起地。虽然事实如此,这称号也已经出现了近十年,可此刻被向来不苟言笑的黑斯廷斯提起,钱柏林终究有些难以为情。他听说。最近,随着斐扬全面进入战争,有人评出了道格拉斯,马龙,惠特尼,斯潘塞,康拉德等小五虎上将。

    而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曾经是黑斯廷斯的学生或听过他的讲课。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继承了黑斯廷斯地军事思想。这位军神。对斐扬的影响,实在太过深远。

    黑斯廷斯冲钱柏林招了招手:“来。你来看看这个。”

    说着,他一按桌面上的按钮。打开了电子地图。片刻之后,一张东南星域的星际图。出现在钱柏林眼前。

    这是........钱柏林瞪大了眼睛。眼前的这张星际图上,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箭头,写满了标注。这是黑斯廷斯亲手制作地作战示意图!

    沙发上坐着的两位中将和一位少将,不禁一阵骚动。他们隶属于统帅部总作战部,整天都和黑斯廷斯在一起,从来也没看见过黑斯廷斯亲手制作的作战示意图。

    普通人或许不了解,可对任何一位指挥官来说,黑斯廷斯的作战示意图,就是一个无价之宝!这不光是一张图,而是黑斯廷斯的作战思路,推演过程,战术设想..........从这些箭头和标注中,能学到多少东西,他们不知道,可他每一个人都明白,这张图,代表了一个机会,一个,让自己跟着黑斯廷斯的思想,进行一次旅程的机会!

    近二十年来,黑斯廷斯,从来都是在军事准备会上,对整体战略作出部署。\\\具体的战术执行,都是前线指挥部的事情。想要得到一张黑斯廷斯亲手制作地作战示意图,简直比登天还难!

    谁也没想到,一代军神地作战示意图,竟然在这时候出现,而且,还不是与斐扬最利害相关的卡尔斯顿战局,而是远在东南星域地作战示意图。

    难道,东南星区的战局,比卡尔斯顿星河,还重要?!

    “卡尔斯顿战区和第五混合集团舰队,我已经派格拉瑟去接替你地位置。”黑斯廷斯缓缓道:“这次让你回来,是有另外的工作交给你。”

    钱柏林目不转睛地看着星际图,多年地军事素养,让他能够在瞬间,将这个立体的星际图,变成自己脑海中的一个宇宙空间,而那些箭头,则是他脑海中的一个个战役,一次次行动。

    黑斯廷斯给他这份作战示意图,已经让他明白,自己将要去的地方。

    可是,眼看卡尔斯顿星河的局势越来越紧张,共和国和比纳尔特帝国之间,必有一场龙争虎斗,这个时候离开卡尔斯顿星河,对任何一名志在建功立业名垂青史的军人来说,都如同割肉一般。

    似乎捕捉到了钱柏林眼中的一丝犹豫和困惑,黑斯廷斯道:“就东南星域战局,你说说你的看法。”

    钱柏林有些踌躇。

    斐扬和比纳尔特帝国,是这场战争的主力。两大联盟,最终说到底,就是这两大超级大国之间的对抗。谁输了,连带着联盟也完蛋。

    现在,斐盟和西约,都已经组合成了联军。互相之间的战争,已经不是如同勒雷和加查林一样,单独国家之间的战争。斐盟联军和西约联军,是在整个人类星际版图上下棋。

    棋手,自然就是黑斯廷斯和索伯尔。

    分析东南星域的战局,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形势分析。而是分析这盘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对局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那里地劫杀胜负,直接关系到整个对局的胜负。

    分析形势简单。可是,要揣测黑斯廷斯和索伯尔这两位智几近妖的棋手的心思,却难如登天。

    “说你地想法。”黑斯廷斯淡淡地道:“有什么说什么,不用顾忌。”

    “元帅阁下。属下认为.......”钱柏林咬了咬牙,把目光从刚刚看了个开头的作战示意图上移开,郑重道:“从全局来看,目前东南星域。是势均力敌。”。

    他在脑子里理着头绪,将自己平日里对东南战区的分析,做了一个总结:“我分析过雷克斯星系战役,查克纳,显然还没有亮出真正的实力,这个国家。向来都是这样,不到山穷水尽,谁也摸不到他们地底细。东南航道的归属,苏斯和杰彭不拿出十二分的气力来,就轮不到他们说了算。”

    “哦?!”黑斯廷斯闭上眼睛,做手势示意道:“那你认为,现在我们的策略应该是.......”

    “拖!”这个字,早就在钱柏林心里盘旋了无数次,此刻说出来。异常干脆:“苏斯杰彭两大帝国的野心向来不小。在没有获取足够的利益之前。他们不可能沿勒雷中央通道出兵,介入卡尔斯顿星河战争。况且。这时候,在东南星域。我们还有费斯切拉将军领导地东南方面军威胁勒雷中央通道,有塔塔尼亚和普迪托克拖住德西克。有玛尔斯方面军和查克纳第十二集团舰队威胁东南通道.......”

    说道这里,钱柏林顿了顿,看黑斯廷斯示意继续,这才接着道:“就属下看来,有查克纳牵制东南,即便西约组织严密,在东南还处于我们威胁中的情况下,索伯尔也没有理由命令三大帝国出兵卡尔斯顿星河。而想要底定东南,苏斯和杰彭,就会被查克纳一直拖住。

    我们的实力,高于比纳尔特帝国,无论怎么算,目前的局势,都是我们占便宜。唯一可虑的,是玛尔斯自由航道。前不久,查克纳第十二集团舰队,以陆泽成长阵,歼灭两支苏斯a级舰队,以苏斯人的性格,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一旦玛尔斯航道失守,苏斯和杰彭联合起来,堵住雷斯克星系,西约后顾无忧,光靠费斯切拉将军,恐怕拖不住他们.........”

    “分析的很精确。”黑斯廷斯点了点头,睁开眼,注视着钱柏林道,嘴角牵起一丝冷笑:“不过,你已经不是卡尔斯顿星河战区的指挥官了!”

    钱柏林有些尴尬。这一切分析,的确是站在他作为卡尔斯顿星河战区指挥官地立场上作出地。就整体战略来看,他并没有深入地考虑过。那是联军最高指挥官黑斯廷斯的事情,他从来没想过需要自己去动脑筋。

    “想一想。”黑斯廷斯悠悠道:“如果你是索伯尔,你会怎么做?!”

    “我会怎么做?”钱柏林皱起了眉头,手指,无意识地磕着自己地膝盖,想了很久,都想不明白,在这样一盘棋上,那位惊才绝艳的比纳尔特帝国大将,会做出什么样地战略部署。

    这是一盘,刚刚进入中段的棋局。棋局之初,索伯尔先挑起了东南一角地争斗,旋即抢先布子,拿到了大多数人类主航道的关键星际跳跃点,西约各国,已经将在局势上,将斐盟成员国分割开来。而西约最重要的几个成员国,在东南一隅,无疑是占了上风。

    棋局,随着黑斯廷斯抢先在卡尔斯顿星河动手,进入中段。现在,双方势呈胶着,无论是在卡尔斯顿,还是在东南星域,似乎谁也没有一口吃掉对方的实力。

    这场战争,真要分出最后胜负,至少也需要五六年,甚至十年,二十年的时间。这已经算快的了。毕竟,这是数十个人类国度交战的宇宙战争。即便现在的军事,已经到了举国之力,集中于几支舰队或十几个装甲师,常常是一站定胜负的时代,可谁也没指望这场战争,会在一两年内结束!

    想到这里,钱柏林忽然看了黑斯廷斯一眼,一个念头,跃入了他的脑海.........十年二十年,黑斯廷斯的年龄和身体...

    这个念头一产生,顿时就不可遏止。

    和几年前相比,现在的黑斯廷斯,已经老了许多。人们总是被他身上的光环所吸引,而忘了,即便是军神,他也是一个疾病缠身,越来越虚弱的老人。

    再看看眼前的这张作战示意图,其中意味,也愈发深长。钱柏林忽然间脑子一片空白.......斐扬虽然强大,可是,身为军部上将,他很清楚斐扬和比纳尔特帝国之间,究竟有多大的差距。就像是儿童乐园里的一个跷跷板,双方,现在是势均力敌,可一旦黑斯廷斯有个三长两短,那么.......

    索伯尔,绝对能把斐盟,玩到残废!

    计算年龄因素的话,那个人,才是当今的第一名将?!

    黑斯廷斯抢先发动在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斐扬人看来,都不符合国家利益的卡尔斯顿攻势的理由,似乎已经呼之欲出。那么,索伯尔,现在,究竟在想什么呢?

    呆呆地看着眼前,已经比记忆中消瘦了许多的老人,一个念头,如同闪电般地划过脑海........

    西约的十二代机甲,黑斯廷斯的身体,比纳尔特帝国在卡尔斯顿星河采取的守势,还有东南星域,苏斯和杰彭,在打通了勒雷中央通道后,表现出来的漫不经心不思进取..........这一切,都组成了一个答案.......索伯尔,在拖!他才是拖下去的最大赢家。

    他的目光,没有集中在卡尔斯顿星河,他不想现在和斐扬对决。

    他算计的,是东南星域。

    无论苏斯和杰彭有多大的野心,他们都不是比纳尔特帝国的对手。索伯尔,将在拿下整个东南星域之后,再放出这些恶犬来!他不着急!

    那么,现在西约的策略,不是抽调苏斯、杰彭和德西克三大帝国的兵力进入卡尔斯顿,而是相反..........比纳尔特帝国,经由勒雷中央星域,出兵东南!!

    黑斯廷斯看着钱柏林的手指,从星际图比纳尔特帝国,反方向移动到东南星域,欣慰的笑了,随即,他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他将作战示意图交给钱柏林:“跟道格拉斯联系一下,他会告诉你其他的事情。你先到查克纳,我已经和查克纳军部协商好了,东部和东南,将合并为一个大的战区。另外,玛格丽特在玛尔斯自由港........”

    “帮我看着她,”黑斯廷斯深呼吸了一下,平复剧烈起伏的胸膛,将手边的一份文件交给钱柏林:“最重要的是,你要帮我观察一下这个人........如果卡罗莱娜没有收拾住他的话。你不妨,多用用他。对这个人,我一直很好奇。”

    钱柏林接过了黑斯廷斯手中的文件,翻开第一页,一个胖子的照片,出现在眼前。

    .

    er”>。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