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卷 第三十九章 勇敢的沦陷

    “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捧着脸,愁眉不展的小屁孩,整个身体都如同一布娃娃般窝在宽大的皮质沙发上,伸直的双腿甚至没超过沙发边沿。

    拉塞尔捧着一本书,桌在躺椅上,聚精会神地看着,随口回答道:“不知道。”

    “再待下去,我的程序就要崩溃了!”小屁孩一头栽进沙发柔软地靠垫中,无比哀怨:“没有激情的生活,看不到阳光的未来,我在最广阔的空间窒息,在星光下腐烂,当我跳动的脉搏变得缓慢,当我们的沸腾的热血开始降温,........我终将,在这可耻的生活中,丧失做爱的能力!”

    “最近.....”拉塞尔翻了页书,淡淡地道:“你看爱情戏剧小说看太多了。纠正一下,是丧失爱的能力,不是做爱。”

    “对我来说都一样。”小屁孩跳下沙发,跑到拉塞尔的躺椅边,踮着脚,攀着扶手:“你说,胖子现在在干什么?”

    “不知道。”拉塞尔苦笑一声,合上了书。他知道,小屁孩要是成心不让人清静,他可以在你面前喋喋不休几天。跟这可以不睡觉,半夜里一个人在战舰里四处乱转的家伙比起来,人类的神经,实在是太脆弱了。

    “我猜.....”小屁孩咂咂嘴,悠然向往:“他在偷看人家洗澡....他就爱干这个。”

    “那家伙憨厚的外表下,有一颗躁动而淫荡的心。”小屁孩跳上拉塞尔对面的椅子,下了最后的结论:“他才不会和你一样,坐在这里看书,对他来说,看任何和女人的裸体无关的东西,都是浪费生命!要看,他只看a片和色情小说!”

    “看来,你倒是很了解他。”拉塞尔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自称这种无耻为率性。”小屁孩撇了撇嘴道:“虽然我不是很赞同他的这种粉饰,不过。我得承认,和他在一起,日子过的精彩一点。想干什么干什么。要是当初他在勒雷,早把那布罗迪和汉斯福德给捏把死了。那还来躲在这百慕大星系过苦日子?可惜我那么卖力统合资源,提升生产力,现在,都成了别人的了。”

    拉塞尔沉默了。他放下手中地书。站起身走到舷窗前。看着窗外舰队隐藏地这片陨石带中。不远处地一艘沐浴在恒星光晕里地自由级新型战列舰。良久。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知道。小屁孩一直在为勒雷政变而耿耿于怀。

    在胖子离开后。小屁孩俨然是勒雷最珍贵地宝贝。一直被统帅部小心翼翼地捧着。同样。它也把勒雷看做胖子让它守护地地盘。可是。因为统帅部对人工智能地不了解。它地作用。在最初。还是局限在了经济领域。以至于在政变发生之后。它完全没有办法阻止。

    当时。统帅部谁都不明白自己犯了错。毕竟。在人工智能地使用上。需要万分地谨慎。他们害怕这个建筑于电子科技之上地社会。因为一个人工智能。而变成导弹乱飞。军队互相攻击。通讯中断。天网失控地地狱。

    这种怀疑。让勒雷。付出了惨痛地代价。如果是小屁孩被移植进军事作战网络。以它地能力。汉斯福德和那些叛乱地部队。在发动政变时。绝对无法如做到不露痕迹。而汉密尔顿和米哈伊洛维奇。也不会被囚禁。驻守中央星系跳跃点地勒雷舰队。也不会因为得不到补给而全军覆没。从这一点来看。统帅部地所有人。都是罪人。

    幸亏。当初统帅部。为勒雷留下了这支部队。也幸亏。这支部队在一开始。就被未雨绸缪地统帅部秘密放置在百慕大星系西北地瀑布星云。

    对于勒雷即将遭遇的失败。所有人都是有心理准备地。这个国家,实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即便没有布罗迪的政变,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为了保留最后的种子,为了勒雷不至于在斐盟和西约的夹缝中被牺牲,勒雷举全国之力,才打造了这支部队。

    这支被命名为“藏锋”的空陆混成集团军,由三支混合舰队和八个装甲师组成。

    三支舰队装备的,都是最新建造的战舰。其中,包括两艘航母,二十六艘战列舰,七十二艘巡洋舰和两百多艘驱逐舰。加上护卫舰,重型突击舰,鱼雷舰,电子攻击舰,侦查舰,后勤补给舰,运输舰,总计九百余艘。船员,也是勒雷能够抽调出的精锐。

    虽然,从数量上看,这些战舰还比不上勒雷以前地一个老式舰队的数量,可是,战斗力,绝对是卫国战争初期那些老式舰队的十倍!这是勒雷自布朗和施耐德的舰队陨落之后,最后的太空力量。

    而八个装甲师里,除了勒雷航空陆战队第一、第三、第九、第十六装甲师,陆军第一、第二、第三装甲师以外,还有被抹掉番号的航空陆战队第五装甲师。

    这支胖子所在地原部队,现在,由抽调的两个猛虎特种团,原十六师特种侦察团和加查林调派来的自由阵线一个机甲团组成。除了其中一个猛虎特种团以外,其他的三个团,都曾经跟随胖子南征北战。无论是他们的象征意义还是他们的战斗力,都在这些装甲师中,处于绝对的领导地位。八个装甲师的所有的机甲,都已经换装成了猎杀者三代。这是依照胖子带回来地神赐技术和勒雷自己开发地机甲技术制造的,战斗力,还高于神赐,几近十一代机甲地水平。

    这些,都是勒雷最后的希望。

    拉塞尔闭上眼睛,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眼角。

    从政变之夜到现在,一切,仿佛如同一个混乱的梦。

    那一夜,他侥幸逃脱,立刻搭上一艘重型突击舰,经由自由星系的小型跳跃点,来到了这里。这些日子以来,他绞尽脑汁,趁着布罗迪一时无法掌控整个政权,营救出了不少勒雷将领、政治家、科学家。其中。包括小屁孩和胖子的家人。。

    到此刻,他已经是精疲力竭了,可是,却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任务没能完成。那就是带领这支部队,穿越萨勒加长弓星系,到玛尔斯去!这个集中了汉密尔顿、米哈伊洛维奇和统帅部其他被囚禁或已经牺牲的将领期盼的重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无论如何,他也要把这支部队和独立指挥权,交到胖子地手中!

    这是勒雷的希望,也是加查林的希望!

    “将军.....”副官哈米德闯进门来:“有消息了!”

    拉塞尔猛然回过头。哈米德跟随他多年,还是第一次这么匆忙失态。

    每天一次放出侦查舰,前往靠近空间跳跃点的星际信息中转器和民用舰艇航道收集信息,藏锋部队,已经坚持了很长时间。目地只有一个,那就是知道胖子现在的近况。想办法和他联系上!

    可是,一次次盼来的,都是失望。对这支部队的官兵们来说,每天默默隐藏在这孤寂空域之中,看着舷窗外从未变化的星空,望着狭窄生活舱的天花板,再没有什么,比这种漫长的等待,更折磨人的了!

    终于。等待在今天,有了结果!

    “他还在玛尔斯!”哈米德激动得面红耳赤,叫道:“上帝,他打下了整个玛尔斯!”

    中心城第一航空港,外墙已经被两米厚的高强度混凝土防弹墙围了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梨形。每隔一百米。还有一个火力塔,那是准备安装大口径能量炮和能量防护罩连接发生器地。机场内部的几栋大楼,已经改建成了指挥和控制中心。参谋部,情报部,后勤部等各部门的仪器设备和基地局域天网,也已经完成了架设。

    靠近围墙的地方,一排排兵营,已经初具形状,隆兴会的工兵们。正驾驶着工程机甲。进行最后的屋顶工程。

    程志轩静静地站在窗户边,看着这偌大而空旷地基地。忽然间,头晕目眩。憋闷的胸口,仿佛就要炸开一般,浑身,都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他做梦也没想到,那个该死的胖子,竟然将整个普罗镇,都搬空了!

    所有的物资,所有的流派连同他们的机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说,更可气的是,那胖子,偏偏就把公告,贴在那些空空荡荡的屋子外面或发布在空无一人的街道电子公告栏上,那签名上歪歪扭扭地三个字和那个涂抹的黑疤,简直极尽嘲讽。

    程志轩清晰无比的记得,自己坐在飞行车里,听见中心城,普罗镇那些路边告示牌下居民的议论。

    “我早说过,斐扬共和国那也是个没屁眼儿的,当初人类最高议会打压咱们自由世界的时候,斐扬地议员最他妈没人情味儿。现在跑来摘果子,当初玛尔斯糜烂成那样儿,他们怎么没个人影!”

    “就是,什么玩意儿。”

    “这叫狗仗人势!费斯切拉怎么说也是一代名将,看见那叫程志轩的没,准是这白眼儿狼给撺掇的。这家伙,以前是隆兴会的人,早就打流派的主意,看着人家匪军厉害,这下眼红了,发这么一告示,当谁看不出来这里面的门道似的!”

    “人都走了,这家伙还乱抛媚眼,有病?”

    “听说病得不轻。”

    “那我祝愿他好不了,早死早投胎。”

    “这话好听。要没田上校....哦,现在是田将军。如果当初不是他,咱们普罗镇早他妈玩完了!”

    “田上校那是不稀罕跟他玩,要灭他,那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这家伙现在估计气的够呛。绞尽脑汁想出这么几条东西,都成了个屁。”

    这些声音,不停地在程志轩地耳畔环绕,让他发疯。

    胖子玩地这一手,令他和费斯切拉的计划,完全落空了。这是一种屈辱。一个在自己看起来几近完美地计划。被人家轻轻巧巧的一个釜底抽薪,就给破了,发出去的公告成了那些吹牛打屁的平民口中地笑话,这种感觉。就如同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窗外的工程机甲的轰鸣声,让程志轩异常烦躁。他猛地关上了窗户,拉上了窗帘,把自己隐藏在办公室地昏暗中。

    作为一名职业军人,程志轩的路,在别人眼中,还算顺畅,可程志轩自己知道,这一路走来。自己经历了多少坎坷!

    他的天赋不高,以前在学院,为了取得一个好成绩,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当其他天赋出众的学员或交女朋友,或玩游戏,或唱歌跳舞的时候。只有他,在宿舍里拼命地看书,一次次因为无法理解书中的理论而扯着头发,如同困兽一般绕室徘徊。别人一眼就能读通看懂记牢的句子,他要反复看上好几遍!

    好不容易,以一个中等偏上的成绩毕业了,进入军队之后,程志轩实在是松了口气,他以为自己的努力。已经有了收获,不需要再像以前一样了。

    可是没想到,在军队中地的前三年,他几乎就是在长官的唾沫星子中,垂着脑袋度过的!

    推演作业,制定计划。统计数据,带兵训练,实战演练,没有一样是让人满意的。调了几个地方,上级都是从平和,到容忍,再到不耐烦,最后到破口大骂。那时候,他几乎对自己的前途。都绝望了。

    幸亏。那是和平年代,也幸亏。军队里地这些东西,都是熟能生巧。

    熬了近十五年,程志轩终于从军校毕业的中尉,升了到了少校。而那时候,和他同期的学员,有不少已经是上校了,更有几个惊才绝艳的,积军功,突破了大校到少将这个军人生涯最难的坎!家境贫寒,天生有些自卑的程志轩,不敢去嫉妒别人,他只能把嫉妒埋在心底,一次次用回忆浇水,任由它生根发芽。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比别人多付出这么多汗水,得到的,却永远都比别人少,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能攒着一点点钱,板着指头过日子的熬成少校,别人却能花天酒地一路青云直上!。

    又熬了好几年,程志轩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依靠在长官眼中能吃苦的印象,渐次上行,终于升到了上校。

    不过,他地天赋,始终是局限。军事科技的日新月异,让他总会在一段时间内感到吃力。

    最终,他被调到了玛尔斯,成为了隆兴会这个在查克纳军部根本挂不上号的准军事组织的总参谋长。

    别人眼里的一块荒地,成为了程志轩眼中的天堂。

    在这里,他是总参谋长,没有人再对他喷唾沫星子,天高地远,他也不用再战战兢兢。他甚至觉得,这是自己最大地机会,一旦在这个位置干出了成绩,自己说不定就能青云直上。

    他做梦,都想成为一名将

    所以,他拿出了最大的耐心诚意和苏刻舟合作。为了隆兴会,他无数次向查克纳军部申请装备人员,没日没夜地研究玛尔斯的局势,试图拉拢那些有着深厚机甲格斗技术底蕴的民间流派。

    可是,当那个胖子来了之后,程志轩却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自己只是刚刚看摸到了玛尔斯局势的边,还在观望,还在盘算,那个胖子,就雷霆一般地搅乱了整个玛尔斯。自己还在为民间机甲流派不肯归附而头疼,那个胖子,就颠覆了流派联合会,成立了流派互助同盟。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更是让程志轩嫉妒。

    当那些流派出乎他的意料,一个个走进普罗镇地时候,他已经把不和勒雷人接触,坐山观虎斗在战略会议上上升到了查克纳利益地高度。包括苏刻舟在内的其他隆兴会军官,都以为这是保存实力,等待机会。可程志轩自己知道,他地最大愿望,是当普罗镇匪军撑不下去了之后,将所有的机甲流派一口吃进来。利用对手两败俱伤。横扫玛尔斯!

    这才是支持他向上爬所需要的功勋!

    一切都是臆想。

    等了半天,那胖子却用第一航空港这块甜饼,诱惑了隆兴会。

    那时候,程志轩其实就很憋屈。

    匪军在中心城干的一切,都是在借隆兴会地势,甚至不用打招呼,不用和隆兴会达成默契,更不用管自己同意不同意!他们只需要利用北盟对隆兴会的戒备心理,就足够了。而当他们掌握第一航空港的时候,自己等待机会的借口。已经说不出口了。

    再然后,就是那种可以飞行地匪军机甲。是那四十九名赫赫有名的民间机士。

    程志轩压抑在心底的嫉妒,终于在胖子端掉北盟指挥部,四面开花,接管一个个仓库,工厂。陆军部队和太空舰队的时候,彻底爆发了。

    他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得到的,还没有这胖子多!

    在他的眼中,胖子已经成为了他多年以来那些妒忌对象的代表。

    他迫不及待或者说是无法自控地想要夺取这一切。他的整个脑子,都已经被这种嫉妒给占据了!

    然后,鲁莽而轻率的他,就被胖子痛骂了一顿!

    这个仇,算是结下了!

    程志轩在昏暗的办公室里来回徘徊。他不想就这么失败。哪怕匪军不能被自己。被查克纳所掌握,他也不愿意留在那个该死地胖子手中。

    既然已经调派到东南联军任作战部参谋长,既然已经无法为查克纳得到匪军,那么,用这支部队作为给即将到来的玛尔斯方面军总指挥卡罗莱娜的礼物,死死地抱住费斯切拉的大腿。就是升职的最好出路!

    费斯切拉的计划,已经因为胖子这一手釜底抽薪,失败了一大半,可是,在玛尔斯,还有数十个小流派,自己手中,也还有绝杀流和泰流!无论如何,先搞起格斗大赛。把这个讯息。传遍玛尔斯自由航道!

    有玛尔斯自治权和斐盟成员地诱惑,有军衔。军职,财富的许诺,无论流派互助同盟的人在哪里,他们总会听到这个消息,总会动心的!最不济,自己也能收拢玛尔斯的这些小流派和机甲馆,把这个空空荡荡的军营填满,在卡罗莱娜和费斯切拉面前,不至于那么难看!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程志轩迫不及待地道:“进来!”

    库伯和绝杀流宗主基尔伯恩,领着各自流派的两三名核心成员,走进了办公室。

    “都坐。”程志轩摆了摆手,绕到办公桌后坐了下来:“发给你们的公告和指令,都看了么?”

    “看了。”库伯和基尔伯恩分别点头道。

    自从玛尔斯战争结束之后,库伯和基尔伯恩,就加入了隆兴会的阵营。

    库伯是因为和胖子有仇,没有别地选择。而基尔伯恩,则是因为的绝杀流只剩下了百多名机士,希望选择一个相对来说,背景更强大的靠山。

    这一次,他们接到调令,被从隆兴会划到了正准备组建的斐盟玛尔斯方面军。

    拿到指令的时候,库伯和基尔伯恩,都有些窃喜。流派战争,已经消耗掉了他们大部分实力,想要重新崛起,就必须抓住所有机遇。现在,这个机会来了。

    尤其是基尔伯恩,他知道,无论是企业,社团组织还是军队,草创初期加入的人,总是会获取很大地利益。这一纸调令,不但让他靠上了更强势的斐扬共和国,还让他成为了玛尔斯方面军的元老!

    而更重要的,是那份公告!

    都是成了精的人,他怎么可能看不出费斯切拉和程志轩的意思。

    斐盟东南联军指挥部和汇集了绝大多数流派的匪军不合,这就给了他们两大流派一个机会!

    只要依靠费斯切拉,他们自己不用出头,就能看着流派互助同盟被分化,绝杀流,将再一次走到其他流派的前面。当其他流派为合法非法痛苦的时候,就是绝杀流趁机壮大地时候。况且。自己还获得了一个靠上费斯切拉,染指玛尔斯自治政权地机会!

    这些,都是基尔伯恩的想法。在他想来,对库伯来说。也是一样。

    他并不知道,虽然库伯也认同这是一个机会,可是,库伯心里打地主意,和他却完全不一样。。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程志轩的手指,在办公桌下,神经质地弹动着:“费斯切拉将军对匪军地所作所为很不满意,这一次,指挥部准备藉由格斗大赛,重新建立玛尔斯的新秩序。谁是这里的主人。可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

    程志轩从抽屉里拿出两份已经签署好的文件,递给了库伯和基尔伯恩,接着道:“这是指挥部签发的头两份合法组织审核文件,有了这个,你们就可以一边为玛尔斯方面军效力,一边继续经营自己的流派!”

    等库伯和基尔伯恩看过了文件。程志轩沉声道:“你们已经走到了其他流派的前面,名誉、地位、财富、流派和个人的未来,就看你们能不能操作好这场格斗大赛了!我会负责格斗大赛的组织,而你们,需要保证格斗大赛的冠军,不落入其他人地手里!”

    说着,程志轩看着基尔伯恩道:“尤其是基尔伯恩先生,你可是玛尔斯自由港排名第一的一级机甲战神!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要知道。这个格斗大赛,可是为你们两大流派特意准备的,不然,指定流派自治政权名单的话,恐怕,有些人不会愿意看见你们的名字。”

    程志轩的话。不尽不实,挑拨意义也相当明显。他和费斯切拉最初地打算,是收买流派互助同盟,设立格斗大赛,一是摆出遵循玛尔斯传统的姿态,给各大流派一个诱惑。二是藉此分化流派之间的默契,挑动竞争,便于控制。

    不过,这个时候。显然没有人会指责他。

    基尔伯恩没有说话。只扬了扬手中的文件,自负地笑了笑。

    库伯也笑了起来。一道炙热地光芒,在眼中一闪而过:“真希望,费斯切拉将军也能来观战!那样的话,我也让泰流的机士们,好好表现一下。”

    “费斯切拉将军虽然来不了.......”得到满意答案的程志轩靠在椅背上,心情放松地道:“不过,卡罗莱娜少将,会到现场观战的。格斗大赛闭幕之时,就是玛尔斯方面军正式成立之时!”

    玛尔斯第六太空港,一艘隶属于隆兴会青旗舰队的螃蟹型护卫舰,正开动它那宽扁身体两侧,如同螃蟹腿一般地六条条形推进器,在港口码头缓缓移动,准备和牵引机械臂接驳。

    一名矮壮的船员,把脸贴在舷窗上,望着码头上一艘接一艘络绎不绝的,标有匪军标志的战舰和运输舰,嘴里啧啧有声:“这帮土匪,这次可是发了大财了。这物资都拉了好几百船了,到现在还没运完。“运完?”矮个子身旁的勤务兵在吸烟区的烟灰缸里抖了抖烟灰,侧着脑袋嗤笑一声道:“玛尔斯有多大?不说那些丢下东西逃亡地商团社团冒险团,光说北盟,那塞尔沃尔当初可是买了中立权的,那么多难民涌入玛尔斯,光这一笔,他们就发大了。隐忍那么多年,北盟麾下的那些雇佣军和商团,有多少物资?况且,还有苏斯帝国送来的军火呢!”

    “咱们也真是!”矮个子也掏出一支烟点上,眼睛还没离开舷窗:“当初要是早一点出兵,这些东西,总得占上的三层四层的,想想都心疼,这个星球那么多年的积累啊,多大一笔财富!”

    “保住命就不错了!”勤务兵道:“人家那是用命换来的!”

    把烟灭了,勤务兵接着道:“只要玛尔斯星球在,还怕恢复不起来?你瞅瞅......”他走到矮个子身边,把眼睛凑到另一扇舷窗上:“那边....看那些运输舰和商船。都是从各个星域的空间站过来地,玛尔斯正缺物资,他们还不趁着这时候大赚一笔?”

    “也是.....”矮个子道:“当初,我还以为这一仗打下来。玛尔斯人也剩不了多少了。喝,谁知道上次登陆地时候一看,到处都是人,也不知道当初都是躲在哪里的。街道地废墟也清理干净了,有钱有法子的,都在搭建组合式住房了。太空城也恢复运行,跑出来的人又住了回去。要说命,还是人类的硬。怎么打,总有漏网地,打完了日子照过。”

    “那倒是。听说,好多人都是靠吃大耳鼠熬过来的。”勤务兵叹了口气,幽幽道:“就是不知道,这日子,还能过多久。再打起来,大家也算有经验了。死人总会少些。”

    一时沉默,两个人怔怔地看着窗外出神。

    海象级武装商船,在牵引臂的推动下,缓缓退出了u型码头,随着一声轻响,舰艇和牵引臂前的圆形吸盘,断开了连接。

    飞船轻盈地在虚空中打横,转身,随着引擎声音越来越响。一边调整着舰首角度,一边向港口出口滑去。

    窗外,一艘刚刚与牵引臂接驳的螃蟹型隆兴会护卫舰,被飞快地抛到了后面。

    胖子收回了目光,端起桌子上的咖啡,转头看了看座舱另一侧的海伦。在他决定回一号基地的时候。海伦也收拾好了行李,一句话没说,理所当然地就跟了上来,这让胖子很疑惑,我去跟穿护士制服的美女谈心,你去干什么?

    船舱柔和的灯光下,海伦托着下巴,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是典型地科洛腊人。和现在大多数科洛腊人一样。有白人和黄种人的基因。她的五官,不是白色人种的雕塑之美。也不是黄色人种的陶瓷之美,而是介于两者之间。五官线条分明却不突兀,有一种玉石雕刻的感觉。

    大而微凹地眼睛,金色头发,一张嘴唇,是她最勾人的地方----在她上嘴唇的左右两角,各有一道细微圆润的弧度,这让她看起来,仿佛永远在调皮地的微笑。

    海伦的个子不算高,不过,比例却比那些高个子女孩显得匀称。无论是高挺的酥胸还是纤细的腰肢,浑圆的美臀,都不大也不小,给人恰到好处地感觉。上身和双腿的比例,也是黄金分割。总让人惊艳。无论看她身体的哪一个部位,男人总会告诉自己,这正是自己想要的。。

    回味着海伦洗澡时的样子,胖子夹紧双腿,偷偷咽了口口水。他也想要,不过,他更怕死。

    安蕾,米兰和邦妮,能够互相接受,已经让他喜出望外了。他以后人生的目标,就是一王三后,而不是让米兰挥舞着驳壳枪追杀。为了生命和性福,再憋不住,再诱惑,他也只敢在旁边看着。

    问题是,还要看多久啊!胖子地心里,极度哀怨。

    在贝尔纳多特发来的消息里,安蕾去了查克纳,米兰以第二批研究员的身份,也去了查克纳,而邦妮,现在应该在加查林,领导加查林新政府成立的一个王牌装甲师。不久之后,她会离开加查林,不过,目的地好像也是查克纳。

    查克纳,才是梦想起飞的地方!

    胖子捏紧了拳头,正襟危坐,淡淡地摆摆手,拒绝了服务的船员填咖啡的举动,等那船员转过身,他的眼睛,又迫不及待地荡向了海伦地胸口。

    “咦?你瞪着我做什么?就你眼睛大啊?”

    “别过来啊,我告诉你,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只是动了眼睛,大不了让你看回来好了!”

    “你干什么........”

    胳膊触及地一团香软,让胖子如遭雷击。

    海伦挽住胖子,把绯红的脸贴在他地胳膊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不想让自己再挣扎,在这个乱世里,在这个讨厌的男人身边,她只想让自己,勇敢的沦陷。

    武装商船,很快到了玛尔斯自由星系的边缘,临近公共星系跳跃点的时候,巴巴罗萨率领的匪军第二舰队,已经等候多时了。

    他们,是来护航的。

    武装商船,在排成两排的战舰中缓缓穿行,窗外,一盏盏战舰信号灯,依次亮起。

    那是太空战士的骑士礼,是对士兵对英雄,追随者对骑士的致敬。

    “我要嫁给你。”海伦轻轻地呢喃着:“在你扑到我身上,挡住那枚火箭弹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爱上你了。那不是感恩,仅仅是因为我喜欢你。”

    “可是,你喜欢我么?”看着窗外的信号灯,海伦轻轻吻上了胖子的脸:“我的英雄。”

    “........我错了!”胖子呆呆地道。了,继续投月票啊!冲前十好不好?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