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卷 第三十五章 敌友算计

    萨勒加长弓星系蓝石星弗洛奥克军事基地,一片忙碌。

    这个原本属于萨勒加第五舰队的基地,在更换了主人之后,已经完全改变了模样。

    除了基地建筑,还保留着萨勒加建筑特有的华丽雕塑和繁复线条以外,所有和萨勒加舰队有关的痕迹,都已经被清除了个干干净净。

    现在占据这里的,是苏斯人。

    在萨勒加人看来,苏斯人是野蛮,简陋,没有艺术细胞的民族。漂亮的基地,落到他们手中不过短短几个月,就变成了一个堆满了沙包和隔离网,遍地是如同坟包一般丑陋的高强混凝土碉堡,空气中充斥着汗臭和冷冰冰钢铁味道的监狱。

    这些苏斯人,所干的每一件事,仿佛都是为了把他们自己给活活憋死。他们那可怜的脑瓜子无法去欣赏和理解一切美好的事物,他们只对死板的纪律,枯燥的训练和他们那丑陋的机甲,战舰和武器感兴趣。

    在萨勒加人的眼里,这些苏斯人即使征服了全宇宙,也是可悲的。他们活着,完全没有意义。如果说,萨勒加人的生活,是风景如画的枫林,那么,这些苏斯人的生活,就像是蛛网遍结堆满了破锈机器的荒废厂房!这些枯燥、没有艺术细胞、不懂生活的苏斯人,死了都不应该进坟墓,而应该丢进金属废品回收站!

    他们浑身,都散发着机油和铁锈的味道。

    不过,有一点是萨勒加人无法否认也无法理解的。那就是他们眼中呆板而没有情趣的苏斯,却在上千年的历史中,涌现了大量杰出的文学家,诗人、哲学家和音乐家。这个不合理的现象,萨勒加人最终归结于苏斯人那种刻板枯燥的文明产生的变异。

    基地主楼,一个表情冷峻的苏斯士兵,正在满是浮雕地柱子上打着孔。他需要在这里挂上一幅电子显示屏。至于浮雕,他连看也没看一眼。

    电钻的噪声中。乌里扬诺夫凝视着墙壁上地壁画。

    这是弗洛奥克基地中央信息大楼作战指挥大厅正面墙上地一幅画。这幅高二十米。宽十二米地大型壁画。画上。一名船长。用手枪顶着脑袋。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地导航器。背景。则是萨勒加星域版图。

    画很精致。舰艇。星空。那位船长和他身边人地表情。活灵活现。抛开萨勒加人那让人讨厌地浮华风格不谈地话。这幅画。堪称一副伟大地艺术品。

    乌里扬诺夫是一个典型地苏斯人。冷酷刻板。见过他地萨勒加人不会想到。他还是一位有着高超艺术鉴赏能力地画家。在苏斯。艺术类地课程。有着很高地水准。无论是在大学。还是在幼儿园。

    乌里扬诺夫知道。这幅壁画地原版。现在保存于萨勒加国家美术馆。表现地是萨勒加一个古老地传说。

    这个传说。可以追溯到地球联邦时代。那时候。一支小型探索舰队。在探险中。不小心陷入了自由航道地迷宫之中。由于缺乏食物和水。船员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最终。整支舰队只剩下一艘船和船上最后地九个人了。就在船长萨尔绝望地将手枪顶住自己地太阳穴时。他发现了这片星域。

    这片星域。最初就是以萨尔地名字。命名为萨尔星域。在地球联邦时期。萨勒加这个名字。是一个组合词。它是包括萨尔、勒雷、和加查林地整个空域地统称。当地球联邦解体之后。经过无数次战争和演变。最终。形成了现在地萨勒加。

    在一个军事基地的主楼大厅。出现这么一幅画,显然是和萨勒加的格言有关系。因为这个传说。萨勒加有一句话。

    “萨勒加,被发现于放弃地前一秒。”

    这句教育人们永远不要放弃的格言,书写于萨勒加总统府,军事学院雕塑,国家图书馆,广场纪念碑,航天研究中心等等重要场所最醒目的地方,可以说,萨勒加人,是看着这句话长大的。

    可是,嘴巴上,叫得再响亮,又有什么用?

    乌里扬诺夫微微扬起了他刮得溜青地方正双下巴,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微笑,这个宣称绝不放弃的国家,最终,还是打开了他们的国门,低下了他们的头颅。在苏斯毫无美感的战舰炮口下,他们地艺术细胞,没有任何作用。

    对于萨勒加人,乌里扬诺夫是没有什么好感地。正如同萨勒加人看不起苏斯人一样,正统的苏斯人,同样对萨勒加人嗤之以鼻。

    在苏斯人看来,所有地萨勒加人都是愚蠢而轻浮的傻瓜。他们把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华而不实的东西上。他们自称是艺术的圣地,无论是建筑,美术,音乐还是他们的战舰,都以让人眼睛发花的繁杂浮华著称。

    这些萨勒加人,永远也不明白,在寒冷的高山上,在环境最恶劣的石缝中,绽放的鲜花,远比于温室和平原里的花朵,要美丽的多。所以,他们永远也不懂什么是真正的艺术!

    “乌里扬诺夫将军,这是东南联合作战部发来的最新军情报告。”

    苏斯东南集团军副总指挥格尔什科夫的话,打断了乌里扬诺夫对壁画的欣赏。

    他转身接过格尔斯科夫手中的电子文件夹,输入解密权限,一边看,一边向办公室走去。

    “杰彭的三支混合舰队已经在三上悠人的命令下,出了百慕大星系,正向蓝石星系而来。我们.........”跟在乌里扬诺夫身边的格尔斯科夫道。

    “哼!”走进办公室的乌里扬诺夫冷哼一声,将手中的电子文件丢到办公桌上,转身在宽大的海蓝丝绒合金靠背椅上坐了下来,闭着眼睛,太阳穴青筋直跳。

    杰彭舰队到来的消息,让乌里扬诺夫很恼火。

    这时候,正是查克纳大举反攻雷斯克的关键时刻,苏斯帝国,已经又陆续在雷斯克投入了四支混合舰队,二十二个装甲师和四十五个全机械化步兵师!战局胶着。还远远没到需要杰彭插手的地步。。

    苏斯和查克纳是邻国,兵力增派非常方便。不打到山穷水尽,这雷克斯,就说不上是谁的。三上悠人这个时候派三支杰彭混合舰队绕经勒雷百慕大星系进入萨勒加,显然,不是表面所称那样经由东南主航道前往雷斯克。

    这些杰彭人,人还没到,先就放出了风声。拿自由航道和进入主航道的两支无影无踪地查克纳舰队做文章,宣称主航道后勤线不安全。可以想见,他们到了蓝石星,会打什么算盘。只需要一个协防主航道的借口,他们就能在苏斯地控制区,插上一脚!

    虽然同属西约,三上悠人,还是东南联合军的总指挥,可是,乌里扬诺夫绝不会认这个帐。到了苏斯人手里的东西。没有别人的份!

    “杰彭人,早就看萨勒加眼红了。”格尔斯科夫道:“进攻勒雷星域的时候,我们插了一杠子。他们无法利益独占,转过头,就打上了主航道的主意!指不定,这时候正盼着我们在雷斯克失利呢,那样的话,他们就能名正言顺地接管主航道。”

    格尔斯科夫越说越气愤:“失去了雷斯克这个大门。帝国要夺取东南星域的利益,就必须途径杰彭,等于被他们勒住了脖子.....我们.......”

    “他们这是做梦!”乌里扬诺夫冷哼一声:“主航道现在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下,只要我们的第一第二舰队还钉在这里,杰彭人就别想把这里吞掉!”

    他站了起来,在书柜前来回踱了几步,咬牙道:“等国内的补充兵力一到雷斯克,立即命令我们增援雷斯克的舰队先撤回主航道,集中力量找到并歼灭查克纳的那两支舰队。顺手把自由航道控制住。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他三上悠人。还有什么借口让杰彭舰队赖在这里!”

    说着,乌里扬诺夫怒火中烧地在桌上一拍:“军部那帮白痴,挑选的人,也都是白痴!什么北方商业联盟,被人家五十辆机甲,就把老窝都给端了!白白浪费了我们两艘运输舰的军火装备。”

    “都是些自由世界的土匪流氓,战斗力可想而知。”格尔什科夫笑道:“我让作战部制定计划出来。我估计,一支分舰队,以航母地空基战机支持,一个装甲师,足够抹平整个玛尔斯星球了。不过是花些时间而已。”

    “疥癣之疾。”乌里扬诺夫摆了摆手道:“那两支查克纳舰队和杰彭人,才是心腹大患。你去下令。”

    “是!”,冬”号航母指挥室里,随着一声怒喝,几名正埋头在电子沙盘作业的参谋猛然一哆嗦,抬头看时,正看见原本坐在半圆形拱臂中央指挥席上的费斯切拉,怒不可遏地拍案而起。

    自东南远征军第一、第二舰队合并成远征集团军以来,大家还从未看见费斯切拉如此盛怒,就连当初勒雷中央星域被攻破,舰队被迫经由牛顿星系退回到加里略星系。他也没有拍过桌子。

    到底是什么事儿值得他发这么大地火,那个和他通话的查克纳上校,说了什么?

    “他以为我的命令是儿戏?”费斯切拉看着通讯屏幕上的程志轩,恨声道:“什么不归他管,那是狡辩!那是公然违抗军令!他简直太放肆了!”

    “将军,此事必须尽快向斐盟联军最高指挥部报告。”程志轩道:“现在的勒雷人,很难让人去信任。如果弗拉维奥领导的流亡政府还听从斐盟联军地指挥,那么,他们就应该让他们的部下服从命令。我们需要向他们施加压力。决不能允许这种抗命行为,对于联军来说,这种行为,是导致分裂和失败的毒药。”

    费斯切拉咬着牙坐回了椅子上,铁青着脸沉默良久,摇头道:“按照那家伙的说法。就算弗拉维奥下令,他也能推脱。况且。这帮勒雷人都是一个德行。对弗拉维奥施压,起不了什么作用。”

    “那.......”程志轩急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在这里胡闹?”

    “收集证据,先摸清楚匪军和他的关系。”费斯切拉习惯性地搓动手指,耷拉着眼皮,冷冷地道:“如果有确凿的证据,我就能把他送上军事法庭。”

    他抬起眼睛,淡淡地看了程志轩一眼。接着道:“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那个流派互助同盟是些什么货色,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些人里面,总有和他们心思不同的。把他们找出来,拉拢过来。另外,他既然宣称流派互助同盟不属于勒雷联邦,那么,我们怎么和流派互助同盟接触,就是我们地事情了。斐盟东南联军和玛尔斯方面军这两块牌子,总比他一个流亡的勒雷少将大得多!一张任命书。就能让许多人明白到底谁说了才算!”

    抬起眼皮,看着程志轩几近惊喜地眼神,费斯切拉地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兵法讲究,正兵以势压人。这些套路,无论是用来打仗还是玩手段,都一样。在这一点,他还嫩得很。”

    老谋深算!这是程志轩对费斯切拉地评价。虽然远在勒雷加里略星系,可是。能在几句话中,准确抓住事情的关键,费斯切拉就不愧他的名将称号。这一手,可以说正中匪军要害。那胖子宣称匪军不归他管,不过是说辞而已。相比一个流亡的勒雷人来说,谁更强势,谁在斐盟里占主导地位,那些流派,可都不是傻子!

    只要流派互助同盟地那些流派认清了形势。该投靠谁。这还用说么?程志轩几乎笑出了声,那胖子。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到时候,他连个喷嚏也打不出来!

    “内部进行分化。”费斯切拉道:“外部,也需要给他们制造一点压力。既然流派互助同盟致力于恢复玛尔斯的传统格局,那么,他们因为战争而中止的格斗大赛,你不妨热心操办一下。毕竟,玛尔斯新秩序的建立,是在我们的控制之下。这次大赛的名次,就作为划分胜利果实的依据好了。以前排名第一和第三的流派,不是在隆兴会手中么,用他们做文章。就算匪军不参加,也能汇聚起一些其他的流派。”。

    “到时候,以参加大赛的流派成立一个新地流派同盟领导玛尔斯,让他们宣布服从斐盟的领导。一切非此同盟的流派和组织,视为非法组织。等斐盟大军一到,立刻予以歼灭。”费斯切拉冷哼一声道:“我倒想看看,那些流派听到这个消息,是准备继续呆在流派互助同盟,还是到格斗大赛上露个脸,争取些摆在眼前地利益!”

    “是,将军!”程志轩兴奋的两眼发光,敬礼领命。对费斯切拉,他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

    格斗大赛,绝杀流和泰流的高等级机甲战士还在,实力摆着。流派互助同盟来参加,那就是入了套,不来参加,又有谁能赢过这两个流派?这后面的连环招,不过是一个威胁而已。可是,在现在的局势下,斐盟可以威胁歼灭一切非法流派,那些流派或者那胖子,又怎么敢对斐盟下手?!

    只要有犹豫和恐惧,流派互助同盟,就完蛋了!

    程志轩正要结束通话,却听费斯切拉缓缓地道:“虽然田上校只是一个人,不过,我对他的能力还是非常看重地,必要的时候,会有些艰巨的任务,让他去执行。你放手做。”

    看着消失的通讯画面,程志轩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一摸背心,已经是一片冷汗。码字,争取多补一些。

    。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