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卷 第三十三章 勒雷人

    在作战会议室的中控电脑上,胖子打开了贝尔纳多特通过苏刻舟给自己的电子文档。最先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封信。

    胖子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上眼睛。

    流落自由世界已经快半年了,这还是勒雷统帅部第一次能够和自己联系。半年来,局势风云变幻,勒雷,已经不是以前的勒雷了,自己在这里百般挣扎,到底有没有意义,一切努力,是否化作流水,都在这封信里。

    胖子死死闭着眼睛,好半天也不敢看虚拟屏幕上的文字,他真的害怕,自己所有的坚持,得不到认同,让自己最后一根支柱也彻底垮掉。他也害怕,在斐盟的压迫下,匪军刚刚积攒的力量,会被一个命令,轻易葬送。

    左思右想老半天,胖子一咬牙。他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一条路走到黑了,谁他妈敢下令老子交权,老子就说什么也没看到!

    他挑起眉毛,睁开了一只眼睛。

    “胖子:

    得知你在玛尔斯自由港所做的一切,我很高兴。”

    看见这第一句话,胖子的眼睛完全睁开了。

    “我想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录像,决定给你写封信。因为,我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我看着摄像机,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或许,我心底里压抑的这些情绪,只有通过信,才能肆意倾吐。”

    虚拟屏幕上,文字,在静静地流动着。

    “从加查林帝国入侵加里略星系到现在,已经过去四年了。我总是不忍去回想这四年来发生的一切。战争。带给勒雷的痛苦,让我时常从梦中惊醒。

    那缓缓向宇宙深处翻滚的战舰残骸......那阵亡战士公告栏上一个个鲜红刺目的名字.....还有勒雷民众们茫然痛苦的眼神......这些场景,总是在我地梦中反复出现。我知道,无论结局怎么样,我的余生,都将是在痛苦中度过。

    我站在统帅部的指挥台前。我领导着军队,却眼睁睁地看着勒雷向深渊滑落。梦中的每一幅苦难画面,都是对我的惩罚。

    现在。德西克、苏斯和杰彭的战舰,正跃过跳跃点,浮现在那片曾经属于我们地星域。我们的城市被摧毁,我们的人民流离失所,我们地战士,一个接一个倒在血泊中。苦痛。到了此刻。已经无以复加。

    勒雷中央星域被攻破的那一天,我和弗拉维奥,在驻查克纳的勒雷使馆,亲手降下了半旗。那一天,许多人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放声大哭。为了斯奈德上将。为了布朗中将,也为了在中央星域保卫战中,英勇牺牲的勒雷舰队的每一名战士。

    无法用语言形容这种悲痛,那些,都是勒雷最忠诚的战士最优秀地青年,四年来,他们一直用生命在捍卫着这个国家,可是没想到,他们。是以这样地一种方式死去。

    当我拿着斐盟指挥部转来的战报时。我的手,一直在发抖。

    那一战之前。他们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得到补给了。他们刚刚英勇地击退了杰彭和苏斯的联合进攻,消耗了大量物资弹药,却没有得到任何补充。他们只能自己动手维修舰艇,只能孤独地坚守在空间跳跃点。

    我仿佛看见,那一艘艘残破的战舰,那一个个疲惫的战士,就在我地眼前。他们在告诉我,他们的缺弹药,缺食物,缺水,缺零件。战舰已经开不动了,许多受伤的战士因为得不到即使的医治而死去。

    可是,即便这样,他们依然阻挡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死战不退。

    我含着眼泪看着他们战斗,我心如刀绞。

    我依旧清晰的记得施耐德和布朗的样子,记得这两个好得穿一条裤子的家伙把自己一尘不染的制服烫地笔挺,皮鞋刷得铮亮,靠在最高统帅部大楼地走廊栏杆上,调戏我秘书处的小姑娘。他们仿佛一直在我身边,从来不曾离去。

    不能再说这些了,再说下去,我怕我现在就提起枪,塞进嘴里扣动扳机,跟着这些让我心痛地战士们一道去!

    我爱他们,他们个个都是好样的!

    那两天,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我们时常在想,勒雷,难道就这么完了么?在不屈不挠地四年抵抗之后,以这样一种屈辱的方式谢幕?

    而这个时候,我们得到了关于你的消息。知道么,当我们收到斐盟指挥部转来的玛尔斯战报时,我们傻傻地在使馆里坐了一整夜。

    我们怕睡着了。因为我们怕我们一早醒来,发现这是一个梦。我们祈祷上帝别戏弄我们,别在我们绝望的时候,给我们希望的幻影。我们祈祷天早一点亮,能有人冲到我们面前对我们大吼大叫,告诉我们这是真的。

    那一天,一向对我们冷鼻子冷眼的斐盟指挥部驻查克纳联络处那些眼高于顶的参谋们,竟然在看见我们到达的时候,主动让开通道。那一天,斐盟指挥部,竟然主动征求我们对玛尔斯航道的指导意见,请求我们下令让你运送一辆机甲来。

    我和弗拉维奥在你的晋升命令上签下了名字,然后,第一次昂着头离开了。给不给机甲,那是你的事情,我们管不着。

    我们回到使馆,喝了一整夜的酒,也哭了一整夜。

    弗拉维奥那老家伙,哭得最大声,一点总统的样子也没有,眼泪鼻涕一起流。一边哭,一边夸你们,用尽了他那颗满是苍白头发的脑袋里,所能想到的所有形容词。

    当初,是你们掩护着他逃脱了西约的围攻,那时候。你们是他心中永远的痛。而现在,你们又在远离勒雷的自由世界,播下了一颗种子,顽强地开花结果.......这个老头,是在为你们骄傲。

    不光我们为你们骄傲,全体使馆的人。都为你们的胜利整夜整夜地嗷嗷叫。

    使馆外的查克纳卫兵,都以为这栋大楼里的人疯了。是的,我们疯了。我们留着眼泪互相拥抱,我们互相敬酒,我们又唱又跳,我们知道,勒雷,还活着!她就站在斐盟和西约地面前。摇摇欲坠。却未曾倒下!。

    你们给了所有轻视我们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告诉你身旁地所有勒雷战士,你们,是我们的骄傲。

    写下这封信的时候,我似乎,又看见了当初那个眼神惶恐的胖子。那个在加里帕兰被我用一枚徽章和一个中尉军衔,打发到卡托前线的机修兵下士。命运是如此的神奇,她在给勒雷关上门地时候,又打开了一扇窗。我确信,当初选中你作为勒雷地英雄,是我们做得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有一份礼物,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由拉塞尔上将亲手交给你。那是背井离乡的我们,此刻生死未卜的汉密尔顿总统。米哈伊洛维奇上将。以及无数被投进监狱的将领,国会议员们。唯一能为这个国家做地。

    相信我们,当你们在遥远的玛尔斯孤独战斗的时候,我们,也从未放弃。总有一天,我们能一起回去,夺回属于勒雷的自由,荣耀。将侵略者和卖国者,一通送进坟墓。我用我的余生,期盼着那一天。

    一切,为了勒雷。

    为了自由。

    也为了去离不远,犹在星空的缕缕英魂!

    向你们致敬,我们的英雄。

    约翰.贝尔纳多特

    2063年6月29日。

    夜色,笼罩了普罗镇。

    卫见山、老斯密斯、科兹莫以及所有的玛尔斯人,都静静地站在走廊上,看着聚集在会议室门口的马克维奇和一帮勒雷战士。

    他们知道,在这些勒雷人地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们也知道,在流落自由世界这么长时间后,这些勒雷人,终于等来了一封信。

    三个小时过去了,门里,鸦雀无声。

    海伦地手,搭在门把手上,犹豫了很久,终于在战士们近乎哀求的眼神中,将门轻轻打开。

    会议室里,空空荡荡。轻轻地绕过椭圆形地会议桌,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他们看见,在闪烁的虚拟屏幕前,胖子蜷伏在地上,死死地攥着拳头,泪水长流。哭得像个委屈的孩子。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虚拟屏幕的那封信上。

    战士们的眼睛,随着文字一排排的来回转动,每一个来回,眼睛中,就湿润一分。

    “......是的,我们疯了,我们留着眼泪互相拥抱,我们互相敬酒,我们又唱又跳,我们知道,勒雷,还活着!”一个战士在轻声的诵读着,他的声音有些发颤。

    “.......相信我们,当你们在遥远的玛尔斯孤独战斗的时候,我们,也从未放弃。”另一个战士已经泣不成声。

    泪水,滚出了眼眶。

    抹去了,又涌出来,止也止不住!

    对所有勒雷战士来说,经历的一切痛苦磨难,此刻,已经有了最好的回报。

    看着胖子的背影,看着身旁泪流满面的男人们,海伦死死地捂着嘴。她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水。滚滚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珍珠,滑过手背,滴落在地面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还有什么,比这些坚持抵抗的男人们的眼泪,更让人心疼的呢!

    “上校.....”一个年轻的战士抹着眼泪:“我们会打回去么?”

    胖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会!”他的嗓子,有些沙

    眼前,如同放电影一般。那是一艘艘被炸得四分五裂的勒雷战舰,那是战壕里一张张疲惫的面孔,那是,勒雷燃烧的版图。

    终有一天。我们会回去的.......

    英灵不远,在那片星空下,等着我们!

    还有许多勒雷人,未曾放弃!

    “勒雷人?”特丽莎和基奥地脸色,顿时就变了。

    在自由航道所有的船坞和空间站,都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出了占据这些地方的势力以外,任何人不能携带武器进入。

    特丽莎和基奥虽然算是这个空间站的特权阶级,可他们能拥有的。不过是几把刀而已。

    面对数百名目光中满是仇恨的勒雷人,这几把刀地作用,可想而知。

    “你们想干什么?”特丽莎一边厉声喝道,一边悄悄伸手一拉基奥,使了个眼色。

    基奥一怔,随即心领神会。后退两步。转身就往旅馆门厅里冲。他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为了那个还留在旅馆里没能跑出来的勒雷女人来的!不过,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先在手中握张牌,总是没错地。

    可是,他刚冲到门口。狭窄破烂的大门里,一只穿着厚底硬皮靴的大脚迎面踹在了他的脸上。只听一声闷响,基奥如同一只破麻袋,双脚向前腾空,身体在空中翻了个270度,一头栽倒在地。

    他的后脑勺碰在地面上,血流如注,捂住脸不住翻滚哀嚎。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只眼睛。竟然只剩了一个血淋淋地窟窿。整张脸,满是血洞。

    一看这场景。伊斯顿太太顿时就是一声尖叫,直翻白眼,晕了几次,也没能晕过去。

    老哈克狞笑着出现在旅馆门口,在他身后,几名彪形大汉护在了美朵身前。

    “想在老子面前抢人,你还嫩了点。”老家伙露出被烟熏黄地牙齿,嘿嘿笑着,翘得老高地鞋底,赫然是一排排沾满鲜血的小钉子。

    看着在地上翻滚哀嚎的基奥,特丽莎和一干打手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些勒雷人,竟然敢冲基奥下这样的毒手。

    “卫兵!”特丽莎打开了领口别着的通讯器,惊声尖叫:“来人啊!”

    眼见数百名勒雷人向自己逼近,特丽莎脸色一片苍白,嘴里语无伦次,如同连珠炮般飞快地叫着:“你们给我站住,谁派你们来地,你们知道我是谁么,你们这是作乱,等卫兵来了,你们统统都要死!”

    “卫兵?”卡尔晃动着大大的脑袋,嘴角勾起一丝恶毒的笑容,伸手指了指穹顶上巨大的天窗:“你指望这时候有步枪会的人来救你?”

    特丽莎等人抬头向天空望去。伊斯顿太太最先发出了一声尖叫:“哦,我的上帝。哦,天啦........”

    在这个肥胖妇人拍着胸脯发出的短促尖叫声中,一艘艘破烂的战舰,正排着整齐的攻击阵型,滑过天窗外地星空。随着战舰主炮和侧翼旋转炮塔此起彼伏地白光闪烁,无数能量炮光团掠过虚空,片刻之后,空间站再一次在剧烈地爆炸中颤抖起来。。

    “破碎幽灵!”特丽莎的脸色彻底变了,那不是苍白,而是极端恐惧地死灰色!

    数以千记的舰艇被劫掠,数以百计的空间站和船坞被洗劫........传言中,这支全由破烂战舰组成的舰队早已经被描绘成了恐怖的魔鬼。

    “漂亮?”又一次舰炮齐射,看着那如同流星群一般掠过天窗的能量炮光团,卡尔冷冷地道:“忘了告诉你们,这是勒雷人的舰队。”

    勒雷人的舰队..........卡尔的话,如同一把刺刀,捅进了特丽莎等人的心脏。

    伊斯顿太太当时就脚下一软,跪在了地上,她的儿子,也全然没有了那份伪装的木讷,瞪大了眼惊恐万状。

    “这不可能!你们勒雷,怎么可能在自由航道有舰队!”特丽莎叫道:“就算是你们的舰队又怎么样,你们想攻占这里。是在做梦!步枪会早已经联络上了北盟,凭你们那么点战舰,还不够给北盟塞牙缝!卫兵,卫兵!”

    “叫啊,使劲的叫啊。”大头卡尔狞笑着,如同一个邪恶的大头色狼:“看看有没有人来救你.....”

    没有人来。平日里分布于各条街道地卫兵。此刻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基奥还在地上翻滚着,从喉咙里发出让人心惊胆战地痛苦呻吟。可是,面对数百名拿着椅子。木棍,一步步围上来的勒雷人,特丽莎此刻也顾不上自己的亲哥哥了,当即一咬牙,对打手们道:“别怕,我们有刀。冲出去!”

    围在她身旁的几个打手随着她的一声令下。顿时疯狂地挥舞着手里的刀。试图恐吓住包围圈地勒雷人,闯出一条通路来。

    “不识数的白痴!”卡尔一挥手,下令道:“群殴!”

    排在人群最前面的数十名海盗,早已经按捺不住了。当即一拥而上。只间天空中板凳木棍上下挥舞,惨叫连连中,片刻之间。特丽莎地几名手下已经被砸得遍体鳞伤,倒在地上不住抽搐哀嚎。

    特丽莎、伊斯顿太太和埃基,倒没受什么伤,只被一脚踹在腿上,被几个大汉押着跪倒在地。三个人,就像三只被油炸锅的鹌鹑。

    这种群殴,实在没什么悬念。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美朵有些发懵。

    她刚刚趁着混乱,把水果刀抓在手里。却没想到。眨眼间风云突变,刚刚还主宰着自己身死的人。现在,已经成了别人的猎物........

    “你们.....”美朵的刀子,还抵在自己地心口,她看着老海盗:“你们是.....”

    “你是美朵小姐?”老哈克问道。

    美朵咬着嘴唇,迟疑着,终于点了点头。

    “那就没错了!”老哈克高兴地搓了搓手:“咱们是来救你地,老板娘!”

    老板娘?美朵的脸色愈加苍白。

    “咱们都是田上校的兵!”老哈克浑然没有注意到美朵被他吓得不轻,笑着一脚踩在基奥的脸上:“幸亏大头那家伙把你给认出来了,要是你出了什么事儿,老子非把这106空间站,全都给屠了!”

    “田上校?”美朵的脑子里,如同闪过一道惊雷,手中的小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眼泪,猛然间夺眶而出:“你说地田上校,是.......是叫田行健?”

    克莱顿站在空间站巨大的圆形中控室里,失魂落魄地看着窗外。

    在他眼前,一艘破烂的巡洋舰正在星空中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随着这艘战舰的运动,左舷的旋转炮塔,如同数十根被磁铁吸引住的钢针,丝毫不差地指向战舰的斜后方,片刻之后,猛烈的白光闪过,一艘属于步枪会舰队地重型护卫舰,被能量炮撕成了碎片。

    巡洋舰优雅而精确地完成了回转,在她地身旁,五艘同样破烂的武装商船,正在完成一次齐射,这一次,受害者,是两艘步枪会地同等级武装商船。

    一发发混合炮弹,打在这些破烂战舰的身上,不过是泛起几点蓝色能量护罩的涟漪,而他们的每一次齐射,都收割着步枪会舰队的生命。

    远处,是另一艘破烂巡洋舰率领的舰群。同样从容不迫的游走,同样精确的射击,在这群战舰的面前,步枪会的舰队,就像是屠夫刀下的羔羊。

    克莱顿艰难地转动着眼珠,看着星空中这群来回穿梭,不断将步枪会舰队切割开来一一点杀的战舰,只觉得嘴里发苦。

    第一眼,他就认出了这些战舰----“破碎幽灵”。这支海盗舰队,和人们对他们的形容一样,是如同幽灵一般忽然出现在自由航道上的。在此之前,谁也没见过他们。

    可就是这些破烂战舰,在短短的一两个月里,袭击了两百多个舰队劫掠了一千三百多艘舰艇。就连巨型企业的物质舰队。保安团舰队,海盗舰队,也无法逃过他们的魔掌。再好勇斗狠地人,也将这支舰队视为自由航道的一个噩梦!

    克莱顿不想遭遇这个噩梦。

    自从玛尔斯流派战争开始之后,他就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不但将步枪会所属的所有战舰都调回了106空间站,还花费重金。购买了从萨勒加长弓星系流落出来的一门要塞炮!并绞尽脑汁搭上了在玛尔斯一家独大的北方商业联盟。

    克莱顿知道,战乱一起,106空间站。迟早都会成为别人眼中的肥肉。自由世界本来地规则就是弱肉强食,战争期间,更没有人讲什么情面道义。

    直到得到了北方商业联盟的保证后,克莱顿才稍微放下心来。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一点都不心疼自己所花的钱。只要能保住106空间站,再多地钱也能赚回来!在这里。他就是主宰一切的上帝!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一切经营,在顷刻之间,就已经成了泡影。

    中控台电脑上的战报显示,安装于空间站的要塞炮,在没放一炮地情况下。被破碎幽灵地战舰一次齐射准确摧毁。现在,巡游在106空间站外的步兵会巡逻舰队,已经被歼灭,陆续出港应战的战舰,也遭遇了相同的命运。在敌人两艘巡洋舰的火力封锁下,剩下的战舰,恐怕连港口也出不了!。

    克莱顿不得不说,这支该死地舰队,来得太是时候了。

    就在二十小时之前。还有二十艘北盟的武装商船和六十五艘护卫舰驻扎在106空间站的港口里。他们的指挥官伊布还跟克莱顿推杯换盏,搂着最漂亮的女人站在空间站最高。也是最豪华的房间阳台上,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享受着权力带来的一切。

    那时候,没有人敢打106空间站的主意。

    可谁曾想,在伊布接到北盟总部命令,刚刚带领所有战舰离开106空间站地时候,这支游荡于玛尔斯航道,让人谈之色变地“破碎幽灵”舰队,就找上了门来!不仅如此,这支舰队比传闻中,更强大。他们不但拥有能量护罩和能量炮,竟然还拥有两艘全军事配备的巡洋舰!

    “立刻想办法和北盟舰队联系。”克莱顿如同困兽般在房间里乱转,现在,北盟舰队,是他唯一地指望:“他们应该还没有走远!”

    通讯员立刻执行了克莱顿的命令。

    信号发送的滴滴声,键盘敲打声,呼叫声,顿时响成一片。

    当虚拟屏幕上北盟舰队指挥官的影像渐渐浮现的时候,克莱顿猛地抓起了通讯器:“伊布!我们遭受攻击了,是破碎幽灵,救救我,我的朋友,你必须赶快回来,只有你的舰队能救我。他们的攻击力太强大了,我的舰队,现在连港口也出不去.......”

    一番语无伦次之后,克莱顿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的心,缓缓沉了下去,声音,也越来越小.......虚拟屏幕上,那位自己着意结交,称兄道弟的北盟舰队指挥官的脸上,是一脸的苦笑。

    “克莱顿........”伊布缓缓地道:“我刚刚接到消息,北盟已经战败了,现在,掌握玛尔斯和北盟的,是那个我曾经在你面前奚落过的普罗镇匪军!现在,我正奉命带领舰队,停驻在指定空域,等待匪军舰队的接收。恐怕,我帮不了你什么忙了。”

    “北盟战败?”克莱顿大脑一片空白:“那个勒雷人?”

    “是的!”伊布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你投降。”

    “投降?!”伊布已经完全傻了。

    “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已经从北盟其他舰队的朋友那里听说了.....”伊布苦笑道:“当初恶魔之眼,就是栽在这支舰队手下的。而且,他们最近劫掠的空间站和自由船坞,大部分都没有赶尽杀绝,除了几个被苏斯和杰彭人控制的空间站以外.....他们的身份。不用我说得再明白了?”

    “这是普罗镇匪军地舰队?”克莱顿站都站不稳了:“勒雷人的?”

    “人家可没承认!”伊布苦笑道:“你步枪会虽然对勒雷人不怎么样,可终究没有纵容那些苏斯和杰彭人赶尽杀绝,还算维持着秩序。凭你空间站里那些勒雷人,你就能保住一条命。要知道,那些屠杀勒雷人的空间站,几乎是被全灭了的!”

    “轰”一声巨响传来。窗外,已经结束了战斗的破烂舰队,正向空间站港口船闸开炮。被能量炮弹撕碎的船闸碎片。在星空中四处迸射。

    “给我发信号”克莱顿猛然转身:“请求和对方舰队指挥官通话。”

    106空间站贫民区。

    顾新将破烂地圆柱形休息舱,让给了一对刚刚来到这里的夫妇。自己在街边选了个靠墙的地方,坐了下来。他地妻子紧紧地依偎着他,疲倦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怀里搂着的女儿,已经睡着了,这个今年三岁的小家伙有一头柔顺的头发和长长的睫毛。不过。因为缺少食物,孩子原本粉嘟嘟地脸,已经瘦了许多。

    顾新回头看去。接管了自己休息舱地那对夫妇,女人,已经睡进了休息舱,四十多岁的男人。则冲自己感激地点头。

    顾新摆了摆手。自己不是什么滥好人,让出休息舱,是因为那个女人怀着身孕。或许是受了惊吓,来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脸色煞白,看着让人担心。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连勒雷人自己都不帮勒雷人,日子,还怎么过得下去?

    将怀里女儿垂落在眼睛上的头发轻轻拂了拂。顾新静静地看着眼前这条自己呆了快二十天的街道。

    街道上。已经是人满为患。或许是因为大家都收到了同样地消息,所以。这个巨大的空间站里的所有勒雷人,都汇集到了这里。现在,一些人静静地坐在路旁,一些人在人群中穿梭着,试图找个空地。还有一些人,围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

    “轰!”远处,又传来了一声爆炸。

    空间站,在爆炸声中,晃动着。

    “那是我们的人?”妻子芙蕾娅的声音有些发颤。

    “嗯!”顾新用力地点了点头。他扭开头,不让自己犹豫的眼神被妻子看到。事实上,对于妻子的问题,他自己也不确定。

    一个多月前,顾新带着妻子女儿,踏上了离开勒雷的飞船。

    在经历了充满危险的二十天地航行之后,飞船终于抵达了玛尔斯自由航道地106空间站。

    当飞船进入空间站港口的时候,顾新长长地松了口气。狭窄而压抑地飞船客舱,已经快要把他给逼疯了。他以为,到了空间站,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然后,继续自己一家人充满希望的旅程。

    可谁知道,这一次停泊,竟是噩梦的开始。

    比战乱中的勒雷还高出百倍的物价,是最温柔的抢劫。随后,就是公然的抢劫,绑架,勒索,拐卖..........这里,没有勒雷人讲理的地方。那些步枪会卫兵,对勒雷人被欺凌视若无睹,而那些苏斯人,杰彭人,德西克人,则肆无忌惮。

    就顾新所知道的,和他同一艘飞船来的好几个勒雷家庭,都因为女人被拐卖强奸或男人被抢劫杀害而家破人亡。

    如果不是找到了勒雷人聚集的贫民区,大家联合起来拼命,如果不是捅死那个想强奸自己妻子的苏斯人时,身旁没有步枪会的卫兵,如果不是还有许多玛尔斯人讨厌苏斯人和杰彭人的嚣张,顾新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不能坐在这里。。

    在这个空间站里的二十天,他没有睡上一个安稳觉。每天,都处在在提心吊胆和随时准备拼命的状态下。不光是他,这条街上的每一个勒雷人,都是这样。

    钱已经用完了,身上的首饰和所有能变卖的东西,都已经卖了个干净。眼看每天喝一杯水吃一小块黑面包的日子,也过到了山穷水尽,大伙儿却得到了勒雷人自己的舰队,将要攻占106空间站的消息。

    如果不是那个脑袋大大的家伙是勒雷人,如果不是他提起联邦英雄田行健,顾新对这样的消息连百分之一也不敢相信。

    一艘流落自由世界的驱逐舰,就能攻占海盗基地,拉扯出纵横自由航道的强大舰队?

    一百多号人,就能搅翻玛尔斯自由港,汇集所有眼高于顶的流派机士,打败北方商业联盟,控制玛尔斯星球?

    这不扯淡么!

    可是,这如同天方夜谭般的神话故事的主人公,是田行健,是那个胖子啊!

    有哪个勒雷人不知道那个胖子?

    那是屡屡创造奇迹的勒雷英雄,是自己曾经看他的战场记录实况和报道时,禁不住热血沸腾的那个人。

    爆炸声,此起彼伏,空间站的摇晃,也越来越剧烈。

    看着街道上的人们,那一双双充满希翼的眼睛,顾新的心,也随着空间站的摇晃,变得火热。或许,那个大头勒雷人,说的都是真的!

    “兹.....”

    穹顶上的系统广播,发出一声刺耳的噪音。

    贫民区里,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人们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惊疑不定地看着高高的穹顶。整条大街,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系统广播里,传来了克莱顿的声音:“我是步枪会首领克莱顿,我宣布,步枪会无条件投降,接受普罗镇匪军田行健上校的领导。106空间站,从即刻起,归属于玛尔斯流派互助同盟......重复...”街道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所有的勒雷人都面面相觑,一秒钟之后,整个贫民区,爆发出一片欢腾。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