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卷 第三十二章 恶毒的微笑

    深邃的宇宙中,一颗橘红色的巨大恒星,在不知疲倦地散发着它的光和热。在它旁边,一条灰白色的星云,弯弯扭扭地延伸着,如同黑色幕布上,被泼上了白色颜料。

    方香静静地站在舰桥巨大的舷窗前。舰队,正经过由这颗恒星和围绕它运行的六颗行星组成的星系。尽管,在视野中,这颗恒星不过是一个火红的圆球,可是,方香依然百看不厌。对于一个太空旅者来说,漆黑的宇宙,任何一丝光亮,都是那么地珍贵。

    这神秘,宁静的太空,是每一个人类都试图去了解和探寻的。对太空的向往,萌生于人类最原始的时期,那是根植在基因里的渴盼,而成为一个星际舰队的舰长,带领自己的钢铁战舰,在星光中航行,战斗,更是每一个太空时代孩子的梦想。

    星际海军,一个多么骄傲的名字。方香至今还记得,在进入学院,成为萨勒加联邦星际海军中的一员时,自己看到的,身旁那一张张骄傲而自豪的脸。那别于胸前的海军徽章,那捍卫萨勒加星空的誓言,早已经融入了血液,和心脏,一起跳动。

    可是,当地面上那些愚蠢的政客,坐在舒适的沙发上,怯懦地签下条约时,萨勒加星际海军的骄傲,已经荡然无存。

    当狰狞的苏斯巨舰,划破虚空,入侵萨勒加星空时。一支支萨勒加舰队,没放一枪一炮,就屈辱的离开了,在那些卖国者的命令下,离开了自己曾经发誓要捍卫的空域,去了其他星系的空港。死气沉沉地停泊着。

    只有长弓地方舰队在战斗。那一场惨烈的,早已经注定了结局地战役。在那一场战役中,联邦上将托尔斯泰,实现了他几十年前的誓言。在旗舰剧烈的爆炸中。他成为了所有不甘屈服地萨勒加人,心中的一座丰碑。

    “引力c级,反作用力跃迁启动,三号引擎功率百分之十,渐推控制,保持各舰距离,跃迁结束坐标21026.1744.1985.2。重复21026...............”

    耳边传来的领航员的指令声。那是舰队正在进入恒星引力跃迁轨道。

    随着首席航行员手中驾驶舵的偏转,战舰微微转向。方香自舷窗口,看见了舰队领头的魔方号巡洋舰以及呈菱形排列跟在她后面的其他战舰。如同一个大叫花领着一群叫花,这支队伍地形象,实在惨不忍睹...

    方香优雅地嘴唇,情不自禁地弯起一条弧线......每当她看见这支破烂的舰队。总是忍不住想笑----那个勒雷胖子,真地是个很猥琐很狡猾的家伙。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打造出这样一支舰队,才能领导这样一支队伍。

    一群勒雷人加一群海盗,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团体。

    他们似乎从来都不知道沮丧和疲倦,每天把训练和工作安排得满满的。无论是在勒雷政变那几天,还是在得知了勒雷中央星域被攻破地消息时,他们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舰队在四处劫掠,基地里的机械师们在讨论着舰艇的改装。就连玛尔斯战局。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他们也没有停下来。

    这个团体,就如同一辆没有刹车不断加速的列车。按着既定的轨道,一路狂奔。

    一直以萨勒加唯一的抵抗舰队而自豪的萨勒加官兵们,从旁观,到坐立不安,再到主动加入,再到彻底融合.........那是一种认同!

    和拥有航母和战列舰地萨勒加舰队相比,这些仅仅靠一艘驱逐舰来到自由世界地勒雷人,更值得尊敬。没有自怨自艾,没有自暴自弃。他们想尽一切办法生存下来,想尽一起办法让自己壮大。

    在那沉默的气氛中,长弓舰队地官兵们,分明能感受到,勒雷人对重回他们那一片星空的向往和执着!

    勒雷中央星域一战,这个国度的主力舰队和数以万计多年培养出来的精英战士,永远的消失在了星空中,可是,当那一个个灵魂消散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种子,却分明在这遥远而孤独的自由世界,生根发芽!

    方香知道,自己舰队的官兵们,已经彻底融入了这个团体。因为,他们看见的一切让他们相信,没有人能抵挡这样一支队伍重返勒雷。同样,他们也相信,总有一天,这支军队将带领着他们,重返萨勒加。

    那怕是死,也是在自己国度的星空下,绚烂的死去!

    正是这种自然的,水乳交融一般的融合,让匪军提前一周,完成了对五艘巡洋舰的改装工作。而另外两艘战列舰的改装,也接近了尾声。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匪军就能喘口气,事实上,当航母的改造方案最终确定并于两周前开始实施时,匪军两大基地的工作量,几乎翻了一倍!

    谁都知道,一艘航母对一支舰队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把没有航母的舰队比作一只狼,那么,一艘航母,就能让这支狼变成狮子!没有航母,匪军舰队最多就能在自由航道上称王称霸,偷袭一下苏斯帝国在主航道上航行的小规模后勤舰队。而有了航母,匪军却能和一支没有航母的苏斯正规舰队正面交锋!

    航母,可不仅仅是一个携带战机的移动机场,它的真正作用,是一个集指挥,电子攻击,远程打击,后勤维护为一体的作战平台。它意味着更强大的攻击力量,更广的战场遮蔽半径和更丰富的战术变化。而在这蛛网一般的自由航道上,一艘可分体,遁入小型跳跃点的航母,对匪军来说,更是成长壮大的基石。

    为了改造航母,光是设计方案。就做了几十种。每一种方案的图纸数据,若打印在纸张上地话,都足够堆满一件单人生活舱了!

    最终。方案被确定了下来。整艘航母被分成六个部分。每一个部分,都有独立的能量,推进,火力防御系统和战机喷射口,回收通道和停机舱。这六大部分,又各自分为六艘舰艇。结合处,有密封装甲和可开启闸门。组合起来之后。能够形成统一的空间。。

    这种设计方案地优点是。母舰的六个部分都有生存能力,即便损失掉某一个部分。都不影响母舰的组合。而一旦彻底分解,庞大的母舰就能变成三十六艘速度奇快的独立舰艇,分散逃离,生存率远远高于行动迟缓的普通航母。还能穿越小型空间跳跃点。适合在自由航道作战。

    而缺点则是,建造这么一艘航母。需要的物质,实在太多了。

    那一段时间,匪军第一和第二舰队,几乎是发了疯一般在自由航道上劫掠!一支是大名鼎鼎地“破碎幽灵”,而另一支,则是臭名昭著地“红胡子海盗”。这些家伙,见谁抢谁。第一舰队专冲西约舰艇和自由世界的舰队下手,而第二舰队,则连斐盟国家地商团。闯关船也不放过。

    不过。即便是那段时间,整个自由航道上都漂满了被匪军劫掠的舰队的救生艇。基地港口里堆满了等待拆卸回炉冶炼合金的各类舰艇,匪军获取的物质,距离航母完成改造地需求,也还差得很远。因此,在契科夫的指挥下,匪军开始向海盗和航道空间站,维修船坞下手了。

    这群家伙是天生的土匪。

    契科夫手中的那份名单,简直就是判官手中的生死薄。几个星期下来,六个海盗团被端了老巢,十几支海盗舰队被堵在障碍区缴械投降。这些驾驶着改装民用舰艇的海盗,平日劫掠不过是仗着船快,又拥有混合炮等武器,欺负一下民用船只罢了,在匪军舰队的攻击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而许多被各种势力占据的船坞和空间站,也在清扫一空后,变了主人。

    当胖子奇迹般的带领匪军陆军赢得了玛尔斯地面战役时,匪军太空舰队,也完成了对自由航道五分之一空间站地掠夺和占领。站在舷窗边,往着快速变小地恒星,方香轻轻叹了口气。

    想起匪军在玛尔斯星球进行的那场战役,她至今还感觉如同做梦一般。

    在那个胖子地领导下,原来一直被方香所忽视的匪军陆军,竟然以寡敌众,赢了个干净漂亮。

    当基地一片欢腾的时候,一帮萨勒加军官,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方香和军官们关在作战室里,对地面战局进行反复的推演。即便是已经知道了结果,推演的过程依然让这些从各大军事院校毕业的精英们瞠目结舌。

    走出作战室之后,这些骄傲的军官们,全都成了胖子的狂热崇拜者。

    而方香自己,则不得不再一次重新审视这支杂牌军的战斗力。那些民间机士表现出来的强大潜力,这让她对这支队伍的未来,越来越期待。

    这一战之后,匪军不但收获了大量舰队急需的机器设备,舰艇零件,金属原料,甚至还接管了北盟和其他势力加起来总计近一千四百艘大小舰艇。虽然,那其中大部分只是又小又破的微型民用飞船,货运飞船和低级护卫舰,可是,这笔横财,依然结结实实地将基地里的所有人都砸了个眼冒金星。

    眼看着自玛尔斯自由港源源不断向基地输送着战利品、新兵、科研人员和熟练技工,眼看着有了充足的物质和人员的匪军后勤部,变成了一个集科研,制造为一体的庞然大物。眼看着一号基地和二号基地,在后勤部疯狂的运作下,已经扩大了两倍,却还有更多的计划,在源源不断地被提上日程。

    方香,已经坐不住了。

    这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团体,她需要的,是参与,而不是旁观!

    所以,她现在站在了这里。去执行她思想斗争了很久的一个工作----抢劫!

    由于战列舰和航母的改造还没有往常。因此,方香乘坐的,是一艘刚刚完成改造地巡洋舰魔法号。这是她的第一次出击。魔法号将和魔方号一道,带领十二艘经过改造的武装商船和二十艘护卫舰,四艘电子侦查舰,前往契科夫已经盯了很长时间地目标----106空间站。

    行星的光芒消失了,舷窗外,又是一团漆黑。

    控制室的灯光映在舷窗上,如同一面宽大的镜子。将方香穿着制服的窈窕身躯。映得秋毫毕现。方香看着自己的脸,忽然间。忍不住偷偷冲自己皱了皱鼻子,嘴角,泛起一抹笑容----身为萨勒加星际海军最具潜力指挥官的自己,竟然如此简单地接受了自己女海盗地身份。

    未来,自己会有什么外号呢?

    黑寡妇。还是毒玫瑰?

    女人地话,让美朵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今年只有二十四岁地美朵,自幼生活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从小性情恬静,与人无争。认识她的每一个人,都会对这个有着一双美丽而羞怯地眼睛,只喜欢布娃娃和看书的女孩,产生一种发自心底的怜爱。

    她是那么的美丽而娇柔,那么有礼貌,那么干净雅洁。这样地女孩。就算她再愤怒。你也绝对不可能从她的脸上,看到任何狰狞的表情。

    在人们的眼睛里。美朵就是一朵清新淡雅的兰花。她带着恬静的微笑,怀抱着几本教科书,静静地站在公车站台上的样子,就是那几年加里帕兰医学院最美丽的风景。

    这么一个女孩,在和平年代,在道德体系健全的世界,无疑是幸福地。她会长大,工作,小鸟依人般依偎在男友地怀里,羞涩地站在结婚礼堂。她会温柔地跟每一个认识的人在街心花园点头致意,娇笑着跟自己地孩子开玩笑,脸蛋红红地从厨房里端出自己做的饭菜,跟丈夫享受偶尔的二人世界。

    可是,在这个乱世之中,这样的女孩,却是不幸的。

    她的美丽,让每一个男人窥觎。她的温柔,让所有男人产生变态的征服欲。

    她白皙的肌肤,凹凸有致的娇躯,明亮羞涩的眼睛和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温柔娇媚,引发的,不是道德社会男人们的呵护和爱怜,而是对她赤身裸体,趴在床上,翘起雪白美臀不住呻吟时的邪恶想象。。

    美朵并不知道,当她走进106空间站港口大厅的时候,早有无数双眼睛盯上了她。

    在这里,通行的是弱肉强食的规则。如果说,其他国家的商人,走私者还有一定势力,不能轻易挑衅的话,那么,这些背井离乡的勒雷人,则是最好欺负的对象。这么让人有征服欲的漂亮女人,还是勒雷人,简直就是天然摇钱树。

    “十万斐元?”美朵捂住了嘴,不敢置信地看着倒在桌子上的杯子。蓝色的方格桌布,已经被浸湿了好大一滩。她惊惶地转过头,试图在人群中寻找那个一脸木讷,为她点上这杯“便宜”饮料的男人。

    可是,又哪里找得到!

    “你找埃基?”女人坐了下来,看美朵有些疑惑,笑着道:“就是带你来的那个人,埃基.伊斯顿。”

    伊斯顿,一听这个姓氏,美朵的心,一下子变得冰凉。这个女人能说出这个姓氏,显然不是找错了人。那旅馆老板娘,不是被人叫做伊斯顿夫人么。

    “就是他把你卖给我的。”女人笑眯眯的道:“这种买卖,埃基干过不止一次了,他那位狡猾的母亲,总是能帮他找到好货色。不然,凭埃基欠的钱,他早就被人装进裹尸袋,送进太空去了。”

    女人的话。如同一根根毒刺,刺入了美朵的心脏。

    “我不相信!”美朵的身躯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她拼命地摇着头。把人性想得再恶毒。她也想不到,那个絮絮叨叨,喜欢占点小便宜,看起来热心肠地老板娘,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你们没有权利这样做!”

    “你在挑战我的耐性.....”那女人笑盈盈地表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要见伊斯顿夫人......”美朵的眼睛,尽力避开酒馆对角处。那里。几个女人正放荡地笑着。任由身旁的男人把手伸进她们的衣领。她颤声道“我要问清楚。”

    “啪!”只听一声脆响。那女人身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男人,已经一耳光抽在美朵的脸上。他的脸,说不出来地淫邪狰狞:“小母狗,你还真够麻烦地。”

    美朵被这忽如其来地耳光打懵了,她靠在墙上,白皙的脸颊。顿时红肿了起来。

    响亮地耳光和男人的怒吼声,并没有影响到酒的喧嚣。许多人只是淡淡地冲这边瞟了一眼,旋即转开头去,继续喝酒,跳舞。

    “住手!”女人眼见中年男人又抬起了手,一把扯开他,拉到一旁不住地低声训斥着。也不知道女人说了什么,那中年男人悻悻地别开了头。

    “恐怕,你还没弄懂你自己的身份。”女人回到美朵面前。冷冷地道:“还不上钱。你就是我特丽莎的奴隶。在这里,没有人会为一个勒雷女人说话。就算我现在让人在这里轮奸你。他们也只当做看戏。”

    这个自称特丽莎地女人,用手指着酒馆里的一群群人:“看见了么,这些是苏斯人,那些,是杰彭人,角落里的那几个,是德西克人,哦,还有查克纳人,萨勒加人,塔塔尼亚人,那几个招待里面,有一个是加查林人,有两个是克那威尔人.......”

    她的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独独没有勒雷人........知道为什么么?”

    没有等来美朵的回答,特丽莎不禁挑了挑眉毛:“在106空间站,勒雷人只能待在贫民区里。你们太冲动,和苏斯人冲突,和杰彭人冲突,见了德西克人,更是跟见了杀父仇人似的.......打了三年仗,你们的商团,冒险者,走私者,在这条航道上的,还剩多少?”

    “在这里,勒雷男人都活不下去,况且你一个女人?人总要认清现实地。”眼见美朵地眼泪涌出眼眶,特丽莎换上了推心置腹的语气,轻轻搂着美朵道:“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只要你听话,我保证,你会过得比你那些同伴,舒适得多。以你地姿色,不用和外面那些女人一样。只要你伺候好一个人,在这里,你就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你想见伊斯顿.....”特丽莎的目光,在美朵脸上转动着,轻笑道:“我带你去,不过,认清了现实之后,我希望,你能死了心,好好地跟我们合作。不然的话.......我有一千种方式让你生不如死。”

    特丽莎站起身来,使了个眼色。身旁的一个彪形大汉上前两步,抓住美朵。一群人大摇大摆地穿过酒馆。一路上,所有的喧嚣都消失了,酒馆里的客人纷纷闪到一边,唯恐避之不及。

    当美朵走出酒馆,声后的喧嚣,又再度升腾,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卡尔穿着一身满是油渍的蓝色工作服,蹲在街边,大大的脑袋耷拉着,一双眼睛飞快地从下面向街道两边扫视着。在他身旁,老海盗哈克穿着他从箱子底翻出来的破烂海盗制服,正把一支香烟用一种贪婪的姿势送进嘴里。

    这是他们第二次来106空间站。在契科夫定下攻击这个自由航道最大的空间站的计划之后,卡尔以红胡子海盗的身份,来这里呆过几天,收集了不少信息。而这一次,他呆地时间。会更长一些。直到这里,被匪军舰队占领。

    街边的面包店里,一个男人正带着老婆孩子选购着面包。他们局促地看着标价离谱的面包。眼神黯然。最终,男人选了半块最便宜地黑面包,为此付出了一百斐元。走出门,他费力地将黑面包切下两小块,递给了眼巴巴看着他的孩子,以及孩子的母亲。

    “你也吃点。”经过卡尔身旁时,女人低声对男人说道。“我不饿。”男人笑了笑。亲昵地搂了搂女人的肩膀:“等到了查克纳。我带你去最好的酒店吃饭。”

    卡尔掏出一支烟,塞进嘴里。飞快地点燃。藉由深呼吸,打断自己鼻子里的酸涩。

    男人的笑容,他是那么熟悉。在那个遥远地地方,有无数比眼前地男人更年轻,却带着同样满不在乎笑容的男人。前赴后继地倒在了战场上。。

    那是一场惨烈地卫国战争。

    勒雷人一次次地战胜敌人,最终,却落到这个田地。

    无数勒雷人被迫背井离乡,只为能继续生存下去。可是,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是肮脏的贫民区,是肆无忌惮的欺凌。不光106空间站里是这样,之前匪军占领的213、79、155、602等好几个空间站里,也是这样!

    勒雷已经被三大帝国攻占了首都。原来航行于自由航道地勒雷商团。走私船,闯关船。也已经寥寥无几。他们中间,有许多是回国参战,死在了战场上,还有许多,是被围困的敌国舰队击毁或死于海盗劫掠。

    当一个国家已经几近灭亡的时,她的人民,是无法得到敬畏和尊重的。

    每当想起这些空间站,船坞里,勒雷人所受的欺辱,卡尔就恨得能咬碎牙齿。在自由航道,大多数空间站,是被自由世界的人统治的。这些空间站,情况还算好。可是,在那些苏斯、杰彭或者其他西约国家的商团走私者占绝对优势地空间站,勒雷人地待遇,简直连猪狗都不如。

    当这些人发现勒雷人大部分都是逃难者,根本没有抵抗能力的时候,这种恶毒地欺凌,就变成了一种潮流。勒雷人的财产被肆意掠夺,男人被殴打杀害,女人被强奸污辱。就连小孩子,也经常被殴打致死。

    如果不是勒雷人团结拼命,如果不是这个世界大多数是自由人,见不得其他地方的人在这里太过猖狂,如果不是情况还没有恶化到大屠杀的地步,恐怕,经由自由世界逃难的勒雷人,早就一个都不剩了。

    “他们也是勒雷人?”老海盗哈克偷偷地在卡尔耳边问道。

    卡尔点了点头,那艘从勒雷来的飞船里的每一个人,被安排在哪里,他都知道。把这些勒雷人聚集起来,保护好,最后送回基地,原本就是他的任务之

    哈克不露痕迹地努了努嘴。街边的一个青年,迎面撞在了那拿着黑面包的男人身上,在从地上捡起黑面包的同时,低声地对男人说了几句话。

    看着男人又惊又喜的眼神,卡尔狠狠地把烟从鼻孔里喷出来。

    欺负勒雷的人,总会付出代价!

    “要塞炮的方位图、空间站地图和攻击顺序示意图,已经发出去了。”哈克看了看四周,小声地道:“新来的勒雷人,也已经分批到了贫民区。再过二十分钟,咱们舰队就该到了。到时候,我帮你出出气,好好炮制一下这帮垃圾。”

    “好!”大头卡尔没有丝毫拒绝的意思。他知道跟着自己来的这帮前红胡子海盗的本事,他们炮制人,那才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把手中的烟在街边摁熄。卡尔抬头往街口看了一眼,忽然间,皱起了眉头。

    从啤酒街那一边过来的那群人中间,被几个大汉推攘着的,不就是和刚才买面包的那一家三口一同从来自勒雷的飞船上下来的女孩么?

    这个女孩,有些面熟。好像,曾经在勒雷地电视上,或者其他的什么地方见过。

    106空间站。这个能容纳50万人的太空城市,除了步枪会以外,其他人是不能拥有飞行车和机甲地。交通方式。主要依靠道路两边的传送带。

    美朵被几个浑身散发着汗臭的彪形大汉严密看守着,她没想过要逃跑。她知道她跑不出这些地头蛇的手掌心。现在,她只想见到旅馆老板娘,知道事实,然后决定自己的生死。

    在她放在房间的行李包中,有一把水果刀。那是她最后的希望。就算是死,她也不会和她看见地那些女人一样。耻辱地活着。这是一个肮脏地世界。美朵相信,像这样死去的人。自己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传送带在咔哒咔哒地声响中,气喘吁吁地移动着。两侧店铺,行人,不住向后退去。一路上。许多行人看见特丽莎和站在她身旁的中年男人,都赶紧躲闪开来。一些人,还谄媚地弯腰致意。

    对大多数人来说,特丽莎和她身旁臭名昭著的哥哥昆廷.基奥,绝对是不能招惹的。这些杰彭人,之所以能在自由航道横行无忌,是因为,特丽莎曾经是步枪会首领瓦尔.克莱顿的情妇。

    虽然,克莱顿已经不像当初一般宠爱特丽莎了。不过。特丽莎地权势,并没有因此降低。她控制着106空间站的整条啤酒街。就算她不敢招惹几个大头目,欺压一下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哟.......特丽莎小姐?”低矮破旧的小旅馆前厅里,老板娘和她的儿子正说着话,当他们看见站在门口的美朵和特丽莎时,老板娘只微微一怔,随即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特丽莎小姐,怎么今天有空到这里来,快快,进来坐坐。”

    自始自终,这个热情的妇人,没有看美朵一眼,仿佛压根儿就不认识她。

    “老不死的.......”中年男人基奥在一边冷冷地道:“把你干的事情,跟她说一下。拿了钱,屁股你得舔干净了。我们可没那么多工夫来解释。”

    “解释?”老板娘地小眼睛接连眨巴了几下:“基奥先生,这事情还需要什么解释么?你们直接........”

    “少废话!”特丽莎狠狠地瞪了老板娘一眼:“让你说你就说.......”

    “这小婊子......”

    “啪!”

    老板娘地话还没说完,就被特丽莎一记耳光堵了回去。

    特丽莎咬着牙在老板娘耳边低声道:“伊斯顿夫人,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人,我是准备给克莱顿的。在她上克莱顿地床之前,你说话最好小心点,别给我捅什么漏子。这样的货色,现在可不好找伊斯顿太太捂着脸,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忽然之间,又回复了爽朗的模样,笑容可亲地对美朵道:“我说呢,怎么才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这事儿......唉,不就那么回事

    这个肥胖的妇人脸上还残留着手指印,却没有丝毫尴尬的表情,笑盈盈的,宛如美朵当初初见她的模样:“我这也是看你可怜。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偏偏要去玛尔斯自由港送死,我可看不下去。想了想,干脆,拜托特丽莎小姐,给找个好工作。这混乱年月,能吃穿不愁,活下去就好。”。

    “事情呢,就是这么回事儿.....”伊斯顿太太习惯性的热情地为美朵倒了杯水,接着道:“点的那杯饮料,贵是贵了点,不过我也是一片好心,女孩子嘛,面子薄,总是很难迈出这一步。真要是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到时候后悔都晚了。欠钱还债,天经地义嘛,虽说欠了些钱,可终归迈出这一步,以后,你还得谢谢我呐。”

    “哗”地一声,已经出离愤怒的美朵猛地将手中的水泼到了这肥胖妇人的脸上。

    “小婊子,你........”被泼了个满脸的伊斯顿太太尖叫着,手一伸,就去挠美朵的脸。总算她反应快,想起了身旁虎视眈眈的基奥等人,硬生生地收回手来,一张脸扭曲着,小眼睛里,满是恶毒。

    “好了!”特丽莎冷冷横了伊斯顿太太一眼,对美朵道:“该说的都说了,我也算仁至义尽了。走。”

    “我要拿我的行李.....”美朵拂了拂耳边的头发,垂下眼帘,淡淡地道。

    “行李....”伊斯顿太太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瞪了站在一旁的儿子一眼:“小混蛋,赶紧把行李拿出来。”

    埃基面无表情的转过身,从柜台后提出美朵的包来。

    白色的软皮旅行包里,空空如也。显然,里面的东西已经被这对母子据为己有了。

    埃基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美朵的衣服和其他物品,塞进包里,却留下了美朵目光无法脱离的那把三寸长的水果刀。

    他木讷的脸上,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这把刀很危险,我想,你用不着了。”

    美朵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一直沉入冰冷地深渊。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剧烈地爆炸,从上方的穹顶外传了过来。剧烈地摇晃中,特丽莎,基奥,伊斯顿母子和几个打手,飞快地冲出了摇摇欲坠的小旅馆....然后,他们的表情和脚步,完全凝固了......

    在他们面前,数以百计的勒雷人,不知什么时,已经包围了旅馆,此刻,正静静地看着他们。

    排在最前面的一个大头机修工,露出了恶毒的微笑。节,忽然发现自己在之前的设定有误,和这段剧情冲突,改掉了。自己挖的坑,差点把自己给埋了。

    。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