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卷 第三十一章 自取其辱

    跟在老板娘儿子的身后,走进狭窄而杂乱的啤酒街,美朵小心地躲避着身旁的行人。

    啤酒街,或许是106空间站最热闹的地方了。

    几乎所有停靠于空间站的舰艇上的船员,都会聚集在这里。而那些走私者,星际贸易商人,闯关者,探险者,骗子,赌徒,小偷和出卖情报的探路人,更是整天泡在这里。

    街道两边的一家家啤酒馆,早已经人满为患,三十米宽的街道中央,也摆上了桌子,只露出中间一条不过两米宽的通道。

    将一个借着拥挤,撞向自己胸口的矮个子男人奋力推开,美朵已经是满面通红。在她身旁,一个几近赤裸的女人正坐在一个将裤子褪到脚弯处的彪形大汉腿上,上下起伏,看向美朵时,竟然挑了挑眉毛,一脸的挑衅。

    美朵慌张的转过头,却发现,在另一边,许多喝酒的男人肆无忌惮扫向自己的眼神。还有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冲着自己冷笑的脸。

    美朵死死咬着嘴唇,坚定地跟在老板娘儿子的身后。这样的场面,在她踏上离开勒雷的飞船那一刻,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在人类主流社会力,对自由世界的描述,和现在这样的场面分毫不差。

    这是一个肮脏的世界,而自己,想要找到胖子,就必须在这个世界种穿行!

    老板娘小儿子轻车熟路地走到一家名叫红妖精的酒,领着美朵穿过拥挤而喧嚣的大厅,在角落上的一张小方桌坐了下来。

    “我要一杯啤酒.......”老板娘儿子一边对招待道,一边看着美朵:“你喝什么,酒还是饮料?”

    “饮料.......”美朵知道,进了酒馆就算不喝,也得点上点什么,这是老板娘提醒过的,这里可没什么可供自己一分钱都不花就能坐下来的地方。她小声地补充道:“最便宜的...”

    “来一杯清澈如水.......”老板娘儿子冲招待报了一个让美朵听着比较满意的名字。接着道:“你在这里坐一下。我去找找人,看有谁知道那艘船回去玛尔斯,那些情报贩子,总是知道许多消息,我找到了,就把他带过来,你得付情报费........费用不多,这样的情报最多值八百或一千斐元。”

    “谢谢。”美朵冲热心地男人微微一笑。

    那温柔到了骨子里的笑容,让男人那张和老板娘差不多的脸。微微失神。

    等酒招待再一次出现在小桌边的时候,男人端着啤酒,消失在了酒的人潮之中。

    美朵看着面前的“饮料”.......说实话。她看不出这东西和纯净水有什么区别。不过,一天只喝了一杯水的她,在尽力控制着自己。虽然自己需要为这东西买单,可是,在这个混乱的世界,能不喝,还是不喝的好。

    酒四周如同舰船客舱一般地钢铁墙壁上。几个镶嵌其中的老旧音响在拼尽全力演奏着激烈的音乐。中央地舞池里,人们在跳着太空舞,这可不是古代地球那种模仿失重状态的舞步,这是人类在星际旅行中,盛行起来的一种多人舞蹈。热情而奔放的个性舞步加上舞曲中固定的几段整齐舞步,让跳舞的人们在个体和集体中不断切换,整齐和杂乱。克制和放纵,具有极其强烈的感染力,是上至皇家聚会。下到街边酒馆,必不可少地舞蹈。

    或许是因为角落里没人打搅的安全,或许是被舞蹈所感染,又或许是感觉距离胖子越来越近,美朵的心情比之前好了不少。她偷偷地随着节奏打着拍子,甚至还用舔了舔那杯看起来像是清水,实际上有种特别清香味道的饮料。然后转着眼珠,吐了吐舌头。

    可是,随着一支支舞曲播放。随着跳舞的人们越来越少。美朵都没有看见老板娘的小儿子再回来。

    正焦急时,一个穿着皮夹克的中年男人和一个穿着白色衬衣和牛仔裤地漂亮女人。在几个大汉的簇拥下,走到了美朵面前。

    “你叫美朵?”女人白皙的手指抚过美朵地脸颊。

    “你们.....”有些手足无措的美朵转开脸,躲过女人的手指。

    “你被卖给我们了。”女人轻笑着,有一种烟媚妖娆:“跟我走。”

    “你........你搞错了.....”美朵猛地站了起来,惊惶中,她的腿在桌沿边上碰的生疼,杯子里的饮料也打翻了:“我是来找船去玛尔斯自由港的.........”

    “多可惜.......”女人笑着摇了摇头,指着桌子上流淌的饮料,娇笑道:“你该把这杯清澈如水喝完的........它就是你地身价,我刚刚帮你付过钱了,十万斐元。”

    程志轩递过来地名单上,满满当当,全是目前匪军各大流派核心成员的名字,尤其是各大流派统领战神级别地机士,更是一个不落。

    哪个流派有哪些人,大致是个什么水平,这在玛尔斯并不是什么秘密。不用太麻烦,只需要问问投靠在隆兴会旗下的泰流和绝杀流,就能搞出一份详细的资料。

    站在胖子身后的参谋,一看见这名单,顿时就懵了。再看程志轩,如同吞了苍蝇一般的恶

    参谋是勒雷人,随同伯蓝玫瑰号跟着胖子一同流落自由世界。在这段日子里,这支军队吃了多少苦,旁人是无法想象的。那几乎是在绝望中,一点点靠自己挣扎到现在这个局面。如果不是胖子。这支匪军,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可现在,斐盟一个命令,就想把匪军最精锐的部分划归到什么东南方面军指挥部做直属部队,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

    勒雷沦陷的时候,他们在哪里,伯蓝玫瑰号流落自由世界的时候,他们又在哪里?现在他们说大家都归斐盟指挥,可当初胖子在普罗镇拉起匪军。面临无数敌人地时候,隆兴会怎么连一句话没有,那时候他们就不知道胖子的身份么?!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苏刻舟捧着茶杯静静地坐在一旁,心事重重。说实话,这个时候伸手摘桃子,他是不赞成的。。

    现在的东南战区,西约有名将三上悠人坐镇指挥。苏斯、杰彭和德西克三大帝国不但占据了萨勒加长弓星域,查克纳雷斯克星系,勒雷百慕大星系。还打通了勒雷通道。从整体局面来看,斐盟已处于绝对下风。

    斐盟指挥部,在斐扬共和国向比纳尔特帝国发动全面攻势之后,对东南战区的作战指导,是在查克纳共和国的配合下,以牵制为主。务必将西约三大帝国的兵力牢牢牵制住,不使其经勒雷通道增援比纳尔特。

    而目前负责整个斐盟东南战区的。就是费斯切拉。

    勒雷、加查林、克那威尔、普迪托克和塔塔尼亚几国的军队,都属于费斯切拉所领导地东南联军指挥部指挥。再加上独立的查克纳共和国军,就形成了东部战区和东南战区的联合作战态势。

    黑斯廷斯知道查克纳人不会听从费斯切拉指挥。因此,斐盟联军中,他将查克纳独立划为一个部分,直接由他协调。

    由查克纳军部领导地隆兴会,自然依旧属于查克纳,胖子领导的匪军,则被看做勒雷军一部,归费斯切拉统辖。而程志轩,则是查克纳军部和东南联军指挥部互相派驻的协调人员之的。在调任东南指挥部之后。程志轩在第一时间和费斯切拉取得了联络。两人几乎是一拍即合。

    由于勒雷布罗迪政权投靠西约,勒雷在斐盟内部的地位可谓每况愈下。

    虽然勒雷亚特兰蒂斯星域还在坚持抵抗,出访查克纳的副总统弗拉维奥又依照法律临时就任总统,组建流亡政府,同时任命贝尔纳多特为最高统帅部副总指挥,领导勒雷继续抵抗。可谓做足了姿态。可是,这并不能改变一个已经打到山穷水尽地小国在这场战争中的地位,现在斐盟联军做什么决定,几乎不需要征求勒雷的意见。

    在程志轩提出,将田行健领导的匪军拆分开来,将其中精锐划给新成立的玛尔斯方面军指挥部直接统属的建议之后,费斯切拉立刻就表示了支持并下达了命令。

    程志轩是想把这些拥有强大战斗力的民间机士从胖子地手中挖出来,而费斯切拉,则根本不相信任何勒雷人,更不相信胖子。在他看来,胖子手中掌握的力量越大,他就越难指挥,说不定哪天,这胖子就和他们国家投靠西约的那些家伙同流合污了。

    况且,按照黑斯廷斯对玛尔斯自由航道地指导意见,为了避免威胁主航道,这个区域,是必须掌控在斐盟手中的。当然,这里的斐盟,并不包括现在分不清到底属于西约还是斐盟的勒雷联邦!

    这个世界,永远是以实力说话。因此,这个命令,就下的很干脆,甚至没有知会勒雷现在的最高统帅部。没必要,也懒得知会。

    在程志轩和费斯切拉看来,命令一下达,胖子执行也得执行,不执行也得执行,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他要是敢违抗军令,他们就敢把他送上军事法庭。

    可是,苏刻舟并不这么想。

    果然,只听胖子一声咳嗽,一口唾沫吐在那张打印着命令的纸上,憨憨地脸上露出一副心满意足地神态,随手将命令团做一团。丢进了垃圾桶。嘴里还唠唠叨叨:“什么狗屁玩意儿......幼稚!”

    “你!”程志轩“嚯”地一声站了起来,又惊又怒之下,一张脸涨的通红,手指着胖子:“你这是违抗军令!”

    “有你这么跟长官说话地么?”胖子脸色猛然一沉,一张脸冷得可怕,厉声道:“给我坐下!”

    他这一声厉喝,自由一股百战余生地杀气。程志轩和苏刻舟心头同时为之一凌。

    长官两个字,让程志轩猛然想起,这胖子已经晋升少将。和自己同属东南指挥部,又比自己高着两级,此刻现炒现卖新鲜热乎。喝斥自己,那是天经地义。一时间,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又羞又气。

    坐下,看看胖子身后那参谋讥讽的眼神,自己实在丢不起这个脸,不坐下。那胖子有地是办法炮制自己。叫自己滚出去,自己就得滚出去,弄不好,再以目无长官违抗命令关自己几天禁闭,那脸,才叫丢大了。.

    再眼见胖子目光冰冷嘴唇一动,程志轩心里憋屈。却也情不自禁地坐了下来。

    “你猪脑子啊?”

    新鲜出炉的胖子少将跟训儿子似地,胖胖的手指头点着程志轩的脑门,唾沫星子喷了他一脸:“费斯切拉幼稚。你也脑残?你们俩搭台唱戏,装两傻逼呢?......你们怎么不叫西约索伯尔划几个师给你们指挥?人家玛尔斯的流派互助同盟,归咱们斐盟联军管么?匪军那是人家的部队!.......”

    “呸!”胖子一口唾沫吐在程志轩面前的地上:“说好听点,你这是道士洞房和尚骂娘---管得宽,人家怎么摆弄婆娘,你们都只能在一边看着,口水自己兜着,受不了打飞机去。说不好听,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当自己是上帝呢。谁都归你管。你要谁谁就来?就算是妓院里的姑娘,你也得先看清楚自己的成色啊。你以为随便抛个媚眼人家就嫖你了?自作多情!没几十岁你总有几十斤?白长了这身肉,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现在勒雷人归东南指挥部管的就我一个,我他妈还等着补充兵员呢!和流派互助同盟合作了这么久,我也没指望在人家地碗里扒拉饭,你们倒跟恶狗扑食似的..........”眼见程志轩呼吸急促,额头上青筋毕露,胖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把程志轩一肚子话都堵回了嗓子眼:“没规矩!到了咱东南指挥部,就要学机灵点,老子违不违抗军令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了----给你脸了怎么的?赶紧滚蛋,今天心情好,就不关你禁闭了!再他妈在老子面前哼哼半个字,你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办公室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忽然翻脸地胖子给弄懵了。。

    程志轩固然是死死地盯着胖子,双目如赤。苏刻舟也是大脑一片空白。各种各样的人见的多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说翻脸就翻脸的家伙,肆无忌惮蛮不讲理。根本不顾什么身份气度,人情脸面,更是统统不给。

    在这种人面前玩那一套,不是自取其辱是什么?

    看着程志轩又惊又怒,目眦欲裂的表情,胖子身后的参谋,简直比六月天吃了冰激凌还爽。

    活该!

    想在咱们长官手里抢东西,瞎了你的眼!

    刚刚长官还想着这么算计你们呢,你们倒算计到我们头上了。进了仓库都带着扫帚地匪军也是你们能占便宜的?

    没听说自由港现在流传的一句话----匪军过后,寸草不生!

    “瞪着我干嘛,显你眼睛大啊?”胖子把茶捧在手心里,冲程志轩一挑眉毛:“敬礼啊!这点规矩还要人教?磨磨蹭蹭的,等着老子请你吃饭怎么的?”

    良久,程志轩终于敬礼,转身,向门口走去。

    虽然他恨不得就这么扑上去,把胖子那张毒嘴给撕了!

    虽然在那一瞬间,有千百个疯狂的念头闪过他的脑海。

    可是,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他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如果自己敢有任何动作,这胖子根本不会给自己任何机会!

    逞口舌之快骂回来,别说胖子已经跻身斐盟将领行列,尊卑有别骂不得,就算是豁出去了,自己也骂不过他。冲上去拼命,更不可能,这里是匪军基地,只要自己敢动,那胖子就敢一枪毙了自己,再给自己安上个袭击长官地罪名。

    他做的出来的,这种说翻脸就翻脸地家伙,有什么做不出来?!

    离开这里!

    今天所受的耻辱,他日必十倍报之!

    程志轩身体僵硬地走出了门口,身后,悠悠飘来一句话.......胖子奇怪地问苏刻舟:“刚才没听清,这傻逼是谁啊?”..............既然得罪了,不妨再狠一点。这本来就是胖子的信条。一鞭子是抽,两鞭子也是抽,蜡油绳子一起上,弄死了算!

    苦笑一声,苏刻舟站了起来,张了张嘴,终于没说什么。程志轩这一次........的确是自取其辱。胖子是长官训斥下属,东南指挥部内部的事情。即便程志轩几天以前还是隆兴会的参谋长,可是,他现在毕竟是东南指挥部的人。查克纳隆兴会和他们的关系,不过是友军而已,能说什么?

    “要走了?”胖子倒是热情的很,那张脸上,丝毫看不出一点尴尬:“老苏,你看这弄地,让你见笑了,我这是恨铁不成钢啊......你要地机甲,我随后就让人给你送去。对了,听说贝尔纳多特上将,有口信给我?”

    “不是口信.......具体的,你自己看。”苏刻舟将一份加密电子文档递给胖子,告辞离开了。

    “上........将军!”参谋困惑地道:“咱们真要把机甲给他们?那可是.........”

    “短视!这场战争,可不是靠我们自己就能打赢地!”胖子严肃地批评道:“我们都在一条船上,能够增强联盟战斗力的任何东西,我们都不能吝啬!”

    “哦!”参谋崇拜地看着胖子,使劲地点了点头!

    “回头,让后勤部把游侠的外壳对着我的照片做得再漂亮一点。争取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胖子随手拍了拍参谋的肩膀,向门口走去:“里面的东西么,能拆的都拆了。换成私人机甲的构造好了。”

    “嗯!”参谋重重地点了点头,看向胖子的目光,愈发崇拜。

    “有他们求咱们勒雷的时候,等着!”.,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