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卷 第十五章 进攻开始

    第十五章 进攻开始

    04月09日公告:打开网页如果提示有病毒,请清空ie缓存即可 “路线?”注意到费尔勒的异常,塞尔沃尔也关注起电子沙盘来。

    很快,他就发现了费尔勒发现的问题。

    从沙盘上看,那支神秘的装甲小队,先是自西向东突破了北盟的香水街防线,向东北直插内河大桥。在炸毁内河大桥后,他们又转向东南。最终在香榭里大街与赶来围堵的第四装甲营碰个正着。

    正是这条奇怪的路线,引起了费尔勒和塞尔沃尔的注意---这支装甲小队,明显绕了一个大弯!如果他们要袭击基地,那么,自香水街防线向西南,穿越内河七孔大桥再转向东北直扑基地,远比他们现在这样绕一个大圈要近的多!

    按照北盟的防线部署,整体重心,是倾向于对西面和北面进行防御的。毕竟,中心城东南北三面及东北东南两面,都已经在北盟的控制之下。而西面不但有普罗镇匪军,在西北方向,还有一直被视为最大敌人的隆兴会所占据白令港和潜龙港。

    从流派战争开始,塞尔沃尔就没有放松过对隆兴会的警惕。苏斯帝国给他的共享情报中也明确地指出了这个隆兴会和查克纳共和国的关系。与北盟和苏斯的互相利用不同,隆兴会,从建立伊始,就被烙上了查克纳国安局的烙印!

    有证据表明,近十年来,查克纳国安局都没有放松过对隆兴会地控制。这个组织的地面武装部队和太空舰队。大部分都是查克纳政府秘密协助组建的,其中,充斥这大量地查克纳特工和军方人员。

    毕竟。玛尔斯自由航道,与查克纳主航道密不可分,经由主航道进入玛尔斯或者经由自由航道进入主航道的各类飞船,多不胜数。而查克纳作为被夹在几个大国之间中心星域的主权国家,对这条关系经济利益,国家安全,和情报来源的航道,自然是相当敏感。

    因此。隆兴会,作为情报来源和执行不便公开的秘密任务的武装力量而存在,也就是必然的了。多年来,隆兴会一直替查克纳监视着自由航道。以他们的触角,捕获着各种各样地情报并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

    而作为查克纳钉在玛尔斯星球的一根钉子,查克纳对隆兴会暗地里的支持也从未断绝。装备人员都是按照重点组织标准配备的,如果不是不能引起注意,查克纳甚至能够直接把隆兴会变成一个军事组织!

    即便是只能按照商团武装来配备人员武器,可是,在其他方面的支持。就要有力的多了。隆兴会的对手,不明不白栽在查克纳国境内乃至主航道查克纳舰队手下的,也不知道有多少。这也是隆兴会从来不参与自由世界势力追逐,且多年屹立不倒的原因。

    据苏斯地情报称,战争爆发之前,查克纳共和国曾经秘密运送过大量武器装备给隆兴会。显然,是在为隆兴会控制玛尔斯自由港做准备。只不过,因为苏斯帝国忽然向雷克斯星系发动攻击,并占领了主航道,隆兴会无法再得到查克纳共和国的支持。因此,才继续保持其韬光养晦的姿态。

    随着战争的进程,查克纳共和国已经集结重兵反攻雷斯克星系,试图重新将苏斯锁回东部星域。夺回主航道的控制权。同时,现在也是玛尔斯战争最关键的时刻,这个时候,塞尔沃尔不警惕隆兴会,就未免太低估他的智商了!

    看了这支从来没见过的机甲小队的行进路线,渐渐地,一个念头跃入了塞尔沃尔和费尔勒的脑海,一时间。两人面面相觑。脸色都有些凝重。

    到现在为止,他们还不知道这支机甲小队是哪里地神圣。在玛尔斯星球上。能够如此轻易的突破北盟防线,甚至没有任何伤亡的部队,在他们脑海的势力名单里根本找不出来。更重要地是,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这支小队的作战目标。没有作战目标,这支小队又为什么会兵临险地,就为了这么乱七八糟胡搅一番?

    显然,这不是问题的答案。没有哪个指挥官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从地图上看,因为这支机甲小队的袭击,现在西面的香水街至西北方向的内河大桥一带防线,已经被捣得稀烂,而为了围堵这几十辆机甲,又从防线上抽调了第三机步师沿内河航运大桥回防.........塞尔沃尔和费尔勒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个可能----现在正是北盟进攻普罗镇的关键时期,中心城兵力相对薄弱,如果隆兴会趁机而动..........

    “白令港和潜龙港目前有什么消息?”费尔勒猛然转身看着身旁地参谋。

    “一切正常.......”参谋查看了中央控制台电脑里地分类情报,报告道:“目前没有发现隆兴会有任何异常行动。”

    “没有异常?”费尔勒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坐在电子沙盘前的高脚椅上,一手抱胸一手支着太阳穴,良久之后,忽然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起来。

    “让我们地人扩大监控范围,要掌握白令港和潜龙港通往外界的每一条路!尤其是白令港西面。”

    结束了推演的费尔勒站起身来,低着头来回转了几圈,看了看时间,下令道:“命令各部队,抓紧时间,必须于早晨八点,准时发动进攻。命令勇士雇佣军第一装甲团和第二装甲团,加快挺进速度,最迟于明日零时,抵达预定地点,投入进攻。”

    “是!”参谋领命而去。

    塞尔沃尔面有忧色。踌躇道:“北边...........”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费尔勒淡淡地道:“在策划普罗镇攻势之前,我们已经预留了足够地防御兵力。现在。各部队已经抵达预定地点,二十四小时以内,普罗镇就在我们手中了,就算这时候隆兴会出兵,他们也不可能在二十四小时内抵达中心城,更别提击穿我们的防线了。”

    “可是,那支装甲小队........”塞尔沃尔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

    “北边既然没有行动,那么........”费尔勒看着电子沙盘。冷笑道:“这就只能是匪军地部队,他们来这里,想干什么,还用说么!从内河大桥迂回,不过是想调虎离山罢了!”

    “斩首?”塞尔沃尔哑然失笑:“就凭他们那几十辆机甲?”

    “报告!”

    塞尔沃尔的话音刚落,一名参谋猛然从中央控制台的座位上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挤开过道上的其他参谋,跑到费尔勒面前,急匆匆地道:“第四装甲营,被敌人击溃。”

    “什么?!”

    塞尔沃尔和费尔勒的脸色。同时变了天色,已经渐渐亮了起来,可天空中的云层,依然笼罩着普罗镇。那厚重的样子,没有丝毫散开的迹象。

    大雨,还在下个不停。大颗大颗地雨点打落在地面上,溅起万千水花。街面上的积水顺着地势往下流,路边的树叶,在风雨中摇摆着,片片叶子。都被雨水冲得发亮。

    街道上,人迹寥寥。居民们都躲到了防空洞或太空城的地下建筑里。没有躲起来的,也大多留在了家中。原本喧嚣繁华的城市,一下子就变得冷清起来。街面上只有流派互助同盟控制的食品发放点还开着门。没有去防空洞统一配给的人们排着队,不时转头看看雨中列队跑过的士兵,满载物质和人员的军车或机甲。

    远处地炮声,还接二连三地传来。大家已经闹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在打仗。东面,西面,南面........炮声在高楼大厦之间回荡着,似东似西,往哪边听着都像。听说。北盟这一次出动了大量的军队。分不同方向,同时向普罗镇发动进攻。三环路以外的居民。都已经被撤进了城中心,那里,成了匪军的环形防线。

    人们不禁会有些担心。

    毕竟,前线距离市中心,不过短短四十公里的距离。一旦被突破,顺着公路,一个小时以内,敌人就能冲到这里来。匪军,能挡得住么?难道,普罗镇终究也会像中心城,像步兵港,像里尔港那样,变成血流成河的地狱?

    已经是早晨七点钟了,街面上流传着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

    有的说,匪军昨天刚刚在南面打了一场大胜仗,击败的还是苏斯帝国的正规装甲部队,许多人赌咒发誓,说是亲眼看见无数地缴获武器物质被运回了普罗镇,现在,前线上许多战士,都拿着敌人的家伙。

    也有人说,普罗镇已经被北盟的七八路大军围了个水泄不通,前线,早已经打起来了,因为匪军装甲部队突围了,现在留守的,只有步兵,从昨天夜里开始,外围阵地就丢了个干净,现在只能依托三环路防线进行抵抗,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这个消息,被许多人嗤之以鼻,他们说,敌人虽然包围地普罗镇,可还没有开始进攻,收缩防线,是匪军自己主动退回来的,这是为了保持防御强度。

    还有消息说,中心城有人听见北盟防区响了一夜的炮声,整夜都是部队调动的声音,甚至有人亲眼看见北盟受伤的士兵浑身是血地被装上救护机甲,被打死的人,排成了好几里长的一条线,数都数不过来。据说,那就是匪军干的,那叫以牙还牙。

    好地消息,坏地消息,在普罗镇民众之间流传着。谁也搞不清楚这些消息地真假。人们只能祈祷,祈祷匪军,能够将凶恶地敌人挡在普罗镇防线之外。祈祷自己和家人,不会成为这乱世中,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雨淅沥沥地下着,街上地红绿灯,冷清地变幻着。

    远处的炮声,仿佛又密集了许多。

    一辆丑陋的黑色机甲翻到在泥泞的土地上,将身体隐藏于土坡上的一辆红色机甲残骸的后面。几发能量炮弹,几乎是擦着它的身体掠过。或近或远,接连爆炸。爆炸将土坡掀出了几个大洞,湿泥溅射开来,打在机甲冰冷坚硬的外挂装甲上,旋即,又被瓢泼大雨给冲掉不少。

    小坡周围地丘陵和平地,已经在战火中沸腾了。数不清的炮弹落在地上,湿漉漉的泥土混合着破碎的枝叶,在爆炸声中冲天而起,翻滚着噼里啪啦落下来。如同下了一场泥雨。地面的泥水,裹着泛着血沫的鲜血,流向炮弹炸出的大洞,在坑底打着转汇集起来。

    从小山坡上一眼望去,数不清的机甲在互相开火,红色的,黑色的,滚滚钢铁洪流在战场上来回驰骋,互相绞杀。交错地能量炮如同渔网一般密集,尖啸的机甲导弹在战场上乱窜。满地都是燃烧的机甲残骸,即便是在这倾盆大雨中,那熊熊的火焰,也哔剥舔卷。翻腾起滚滚黑烟。

    “三连七排,已经到达制定位置。”

    满身泥泞的机甲里,年轻的机甲战士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用通讯器汇报情况。在他身后,四十多辆相同的黑色机甲正陆续穿过满是残骸的平地,躲避着雨点般的炮火,接二连三地扑倒在四五十米高地小山坡下。

    一辆辆满身泥泞和伤痕的黑色机甲,一张张疲倦而亢奋的面孔。蓝色的制服。匪字军标。这正是马克维奇率领地匪军sm三团。

    凌晨五时,马克维奇率领匪军sm三团于普罗镇西南八十七公里。洛伦索河以东一百二十五公里的布雷斯劳农场附近,向沿区间公路行进的北盟血影机甲团第六装甲营和第七装甲营发动了攻击。

    最先发动进攻的,是巴兹指挥的三营,他们从侧翼发动,迅速咬住了北盟突前的一个装甲连。

    双方的战斗,几乎在打响的第一秒,就进入了白热化地状态。

    以连级单位,散布于区间公路及两翼平原地北盟装甲部队,在匪军的第一波进攻中损失惨重。两个装甲营被切割开来,先头地一个连和位于队伍中部的车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整个北盟装甲部队,被封锁在了长十五公里,宽五公里的丘陵区域。。

    不过,在扛过了匪军的第一轮攻击之后,显然对袭击有一定思想准备的两个北盟装甲营开始有计划地靠拢,并逐步收缩阵型,抢占周边制高点。

    双方的战斗异常激烈,攻防转换极快。往往是匪军刚刚达成突破,还没来得及穿插分割,北盟就拼死将被撕裂的阵型重新堵上。而北盟刚刚在退却中,试图占据的几个制高点,都被匪军先一步打了下来。

    当科兹莫率领的第一装甲营两个连,分别于左翼沿洛伦索河的一条支流以及右翼布雷斯劳农场以东的丘陵地带完成大范围迂回包抄后。丢掉近两百辆机甲的北盟装甲营,终于在退缩到布雷斯劳农场三号果业区的时候,趁匪军两翼包围还未能合拢的时机,抢占了果业区以东的几个小山头,建立了环型阻击阵地,试图坚守待援。

    然后,就是攻坚战。这一打,就是整整两个小时!

    小山坡下,浑身已经脏得看不出颜色的机甲一排排卧倒在泥地里。

    周围十几平方公里的丘陵平地,到处都是一闪即逝的爆炸光芒,黑夜已经过去,清晨的霞光中,这片土地,却没有一丝清新的空气,战士们渐渐开阔的视野里,挤满了燃烧的机甲残骸和滚滚黑烟。

    赶了一夜的路,又是接连两个小时的战斗,这些匪军机甲战士,几乎已经累脱了形。

    如果此刻能闭上眼睛,恐怕,没有一个人想再站起来。

    没有一个人敢闭眼。战士们知道,战斗,已经进行到了最关键点时刻。

    被包围的两个北盟装甲营,已经是强弩之末,现在最多还剩下不过三分之一的人还喘着气死守,其他的,都已经成了满地残骸。只要再加把劲,就能将其彻底歼灭。

    东北方向的炮声,越来越猛烈,那是四十多分钟前抵达的另外两个北盟装甲营,他们正在对韦瑟里尔指挥的二营防线,发动进攻,试图营救被包围的北盟部队。如果,这时候稍微松一下,不断发动突围的敌人,也很可能就此跳出包围圈。

    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战士们等待着命令。仗打到现在,已经无关胜负,关系到的,是匪军的这次反围剿战役的结果,是两百多万普罗镇民众的生命,也是两万一千三百六十八名被屠杀难民的血债!

    当初,听到基地报出这个统计数字时,没有几个人敢相信。作为这个世界的成员,机士们从未想象过会有和他们同样出生和经历的人,能够对无辜平民下这样的毒手。在基地发来的统计图上,那是一大片土地上的红点。

    可是现在,那些红点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浸透土地的鲜血。

    那是两万多条命啊!从出生到长大........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一个世界!他们只是躲避在一边,他们不对任何人构成威胁!北盟的这帮人渣,怎么能下得去手?!

    自由世界,真的只能永远是一个弱肉强食,被人类主流社会隔绝的黑暗地带?

    年轻的机甲战士们倾听着震颤大地的爆炸声,回头看着身后广袤的土地........他们一路从那里奔行过来,一路战斗。

    苏斯帝国派来的装甲团倒在了第一次出征的sm三团面前。现在,轮到这支号称北盟之魂的血影机甲团了!

    敌人是北盟最强悍的部队,接受过多年的秘密训练。在流派战争爆发之前,甚至没人知道这支军队的存在!可是,只用了短短一个月,他们就在北盟横扫自由世界的数十次大小战役中,打出了名声!

    没有能量武器系统,他们驾驶的红色阵风,睥睨三大流派最精锐的主力,而有了能量武器系统,他们连苏斯的正规精锐部队,也不放在眼里!

    普罗镇,面临着北盟的六路合围。去掉昨天晚上击溃的苏斯装甲团,也还有五路。对于摇篮中的流派互助同盟来说,这几乎就是一个绝境!

    胖子长官,指出了一条不是路的路。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在敌人的围攻中,转战普罗镇三环路二百二十六公里!撑过三十六个小时!

    向西看去,普罗镇那一片天空,已经是一片白光闪烁。敌人,已经开始向普罗镇防线发动进攻。留给三团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所有的目光,所有的希望,都在这支队伍身上!

    “上!”结束了通话的排长一挥手,机甲战士们一跃而起,四十多辆机甲分散开来,冲下山坡,越过平地,向敌人的防线冲去。

    一发发炮弹在他们的身边爆炸,对面山脊上,敌人的炮火,再次猛烈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