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七卷 第八章 费尔勒

    “气味不对啊!”胖子看着远视仪上慢悠悠行进的血影机甲团,皱起了眉头。  消失的两个装甲营,让他发现,事情似乎并不在自己的完全控制之中,也因此,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威胁。

    血影机甲团继续前进,前队的一百二十辆机甲,已经越过了洛伦索五号大桥。  位于中间的车队,正在陆续通过。

    “上校!”眼见血影机甲团快要进入伏击区,科尔特忍不住问道:“打不打?”

    胖子没有回答,他沉默地看着电子沙盘,大脑如同一台飞速运转的机器,一双胖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一条条推演步骤在屏幕上接连翻转,一个个地推演图标,如同自湖底浮出的气泡,出现在电子沙盘上。

    “想各个击破.........”中心城北盟的指挥部里,塞尔沃尔身旁,一个黑瘦的中年人,用修长有力地手指,轻轻地摁在电子地图的普罗镇上,黝黑而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坚固的外壳,锋利的武器,是用来保护最柔软的核心的,可是,你不明白,当你只能看见敌人一支手中的武器时,这一仗,你就赢不了!真以为我只会派出这么点部队来进攻么?”

    作战指挥室里,熙熙攘攘地军事参谋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着,通讯,战况收集,沙盘推演,命令下达.....人来人往脚不沾地。

    偶尔,参谋们的目光。  会不由自主地落到巨大地电子地图前这位中年人的身上。  无一例外,所有的目光,都充满了尊敬和崇拜,还有一丝拟制不住的兴奋——仗打到这个地步,北盟的军事主宰费尔勒,终于亲自出手了。

    普罗镇那些匪军不会知道,他们的对手中。  指挥功力最深的,不是北盟武装部队地总司令塞尔沃尔。  也不是苏斯装甲团那个查克上校,而是这位性格沉默少言寡语的北盟武装部队总参谋长!

    如果,那些自以为强大地土匪,还陶醉于当初一百二十辆机甲歼灭第一突击团的战绩,那么毫无疑问,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惨烈的失败——任何不了解费尔勒。  都已经付出了代价。

    十六岁,就以西利亚克联邦和莱恩共和国军事交换生的身份,进入莱恩陆军指挥学院。  五年后,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二十八岁,就积军功成为西利亚克联邦最年轻的少将。  在脱离西利亚克联邦之前,他总共指挥过十九次大小战役,并获得了八次全歼对手,六次击溃和两次以少胜多地超级战绩。

    而剩下的三次。  在敌人的优势兵力惊涛拍岸般的决死攻击下,他负责指挥的防线,如同铜墙铁壁滴水不漏!

    塞尔沃尔的这位远房表兄,是纳德米克王朝遗族中公认的军事天才!当初,为了帮助他脱离西利亚克联邦,复兴会牺牲了六名高级特工。  动用了八个商团舰队。  费尔勒的神秘叛逃,成为了西利亚克军方最大地丑闻和秘密。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他在西利亚克军方服役至今,那么,他早已经是名将录上的一代名将了!

    他的战术思想很简单,却没人能模仿——收集并制造每一分优势,并将其无限扩大。

    这种战术风格,需要的,不仅仅是经验,还需要天生的计算天赋!当他指挥地军队出现在你的面前时。  你会感觉一辆推土机轰轰而来。  巨大的铁铲。  在前进的过程中,推出一座小山。  将绝望的你,活活埋葬!…。

    他总是在无声无息中攒尽全力,当他出手时,必定是致命的雷霆一击!

    如果说,北方商业联盟的崛起,是依赖于塞尔沃尔的领导能力和敏锐的政治嗅觉,那么,北方商业联盟,之所以在无数的争斗中不但没被削弱,反而逐步壮大!正是依赖于费尔勒地军事才能。

    在之前地流派战争中,费尔勒在具体的战术指挥上,根本就没有出过一言一语。  一切作战方案和战场指挥,都是由北盟作战指挥部独立完成地。  除了轻描淡写地看看战报以外,塞尔沃尔完全不对战略战术做任何干预和指示.........

    因为他不屑于做!

    如果在塞尔沃尔苦心积虑用数十年时间累积下来的优势下,在苏斯帝国军队的支援下,北方商业联盟还打不过三大流派,作战指挥部这些被复兴会费尽心机送进各国军校军队培养的军事参谋,干脆自杀得了!

    而今天,费尔勒却亲自站在了指挥室的电子沙盘面前。

    对于歼灭了第一装甲突击团的匪军,费尔勒要亲自将其埋葬。

    在费尔勒面前的电子沙盘上,出现的,是和胖子同样的地形。  不过,和胖子沙盘不一样的是,费尔勒的这个沙盘,多了三道红色的箭头。

    一道自普罗镇东部分兵,向东北穿插。  与北部工业区出发的那两个北盟混编团,对普罗镇西北防线,呈钳形攻势。

    另一道,则是自普罗镇东面七号资源公路向西运动,那是从仙龙港出发的六个步兵团和两个装甲营!他们的目标,是普罗镇东部斯卡迪沃基地外围的东区防线。

    而最后一道,则是在苏斯装甲团右翼一百二十公里处,密山山脉的群山之中。  那是绕道,向普罗镇南部向中心直插的一千辆【远东胜利】级机甲!

    除了负责驻守中心城的血影机甲团五个装甲营,以及各大港口留守的机甲团,北盟这一次,可谓倾巢而出,普罗镇附近的所有兵力。  都全部调动了起来,加上之前地三路进攻,六个红色箭头,如同六把匕首,直刺匪军的心脏!

    打掉普罗镇,匪军就是丧家之犬!刚成型的流派互助同盟,也会彻底瓦解。

    “真没想到。  小小的普罗镇,竟然会发展得如此迅猛。  ”站在费尔勒身旁。  塞尔沃尔微笑着看着地图上六个火红的箭头,如同看见了匪军的末日:“如果不是敌对阵营,我倒真想见见那位勒雷英雄。  有他的帮助,就算没有苏斯帝国地同盟,我们也能称霸自由世界!”

    “你的目标,只是称霸自由世界么?”费尔勒淡淡地看了塞尔沃尔一眼。

    “哈哈。  ”塞尔沃尔大笑着摇头道:“如果只是这个目标,你又怎么可能抛弃一切来自由世界站到我地身后?我只是一时间感叹匪军的发展罢了。  短短几个月,他们几乎就超出了我们的控制。  实在让人啧啧称奇。  ”

    “超出控制?”费尔勒面无表情地道:“自从当初你故意打草惊蛇之后,匪军的一举一动,什么时候脱离过我们的视线?这段时间他们在壮大,我们的收获,可能更多一些?不少字”

    “那倒是。  ”塞尔沃尔笑道。

    “一个所谓的勒雷英雄,一百二十辆机甲,就想在自由世界玩出花样......”费尔勒傲然看着电子地图。  冷冷地道:“他们,未免太过自不量力。  ”

    “我也没想到.........”塞尔沃尔道:“他们根本就不是斐盟介入自由世界地先头部队,只是一群丧家之犬!来自由世界没几个月,背后也没有任何支援,就敢玩这一出空手套白狼,若是让他们得逞了。  我这辈子,算是白活了!”…。

    费尔勒不屑地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对普罗镇,他布置的,是一个死局。  他不相信,那所谓的匪军,能逃过这已经成型的天罗地网。

    “你说......”塞尔沃尔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皱着眉头道:“如果查克知道,我们把他们当作牺牲品,用于牵制匪军的主力。  他们会不会.........”

    勤务兵端来了两杯咖啡。  放在了塞尔沃尔和费尔勒身旁的桌子上。

    费尔勒看着勤务兵离开,淡淡地道:“我有必要在意一个死人。  或者一个失败者的感受么?”

    他转过头,看着塞尔沃尔地眼睛:“苏斯帝国,只尊重能获得胜利的人。  无论这个人是他们自己人,还是他们的盟友,甚至是他们的敌人!只要我们能够获得胜利,面对苏斯帝国,我们就有更强硬的话语权!”

    “本来我不该问,不过,事关重大.......”塞尔沃尔迎着费尔勒的目光:“能不能确保万无一失?要知道,到现在,我还没看过你地作战计划和推演结果。  ”他转过头,看着电子沙盘上的六道红色箭头,笑了笑又道:“虽然,光是看这个,我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不过,我更想看到结果。  ”

    “看看。  ”费尔勒微微一笑,打开了电脑推演程序。

    在程序的启动中,他的手指,在电子沙盘的屏幕上划过。

    推演开始。  代表作战部队的光标浮现在虚拟画面上,并开始随程序运动。  随着推演程序的进行,六个箭头,不断地向着普罗镇挺进。  沿途的蓝色防线,在红色箭头的延伸中,被一道道击穿。

    而贴在费尔勒手指上地,代表平奇岭匪军主力装甲团地圆形光标,随着费尔勒手指的移动,一次次地与红色箭头碰撞着。  囊括了双方装备,数量,兵员素质等参数地综合战斗力数据,在模拟战斗中飞快地变化。

    当代表匪军主力的圆形光标,在与红色箭头的一次次消耗中,彻底消失的时候,六路红色箭头,只剩下了最后一路。  它孤零零地还刺入了普罗镇中心。  并迅速将普罗镇地图渲染成一片血红。

    “他们有这样的战斗力?”塞尔沃尔震惊地看着一脸淡然的费尔勒,他没有想到,费尔勒的这次行动,最后的结果竟然只是惨胜。  一个团的匪军主力,拼掉了五路进攻。  这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

    “我是按照情报中地最强战斗力来设定敌军的。  ”费尔勒冷峻的嘴角,露出一丝玩味地笑容:“即便他们有这样的战斗力,可是,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我们可以重新来玩一玩这个游戏。  ”

    推演程序被重新启动了,局势复原。  而这一次,费尔勒加入了时间设定。

    代表匪军主力的圆形光标,在六道红色箭头中。  左冲右撞竭力抵抗。  可是,无论它怎么做。  时间,都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当它终于歼灭了两路箭头时,另外四路箭头中的一路,已经兵进普罗镇。

    一路既破,普罗镇地所有防线,顿时崩溃。  一片红色,在普罗镇的地图上再次渲染开来。  尘埃落定。

    “瞧.......”费尔勒拍了拍手,抖开一张玛尔斯时报,端起了身旁桌子上地咖啡:“战争,是门艺术。  ”

    胖子的冷汗,浸湿了背心。

    面对威胁时,胆小的人,总是非常细致的。  当得知敌人分兵之后,胖子当即暂停了伏击计划。  一边飞快地做着推演,一边迅速和基地取得了联系。…。

    拉塞尔教导过他,打仗不是儿戏,他所熟记的上千场著名战例中,指挥官所犯的每一个错误,都是以生命作为代价的。

    胖子那时候就发誓。  自己,绝不能成为这些反面教材中地牺牲品。

    推演的结果显示,原本四个营离开中心城西区的血影机甲团,在分兵之后,形成了两个上下分离的箭头。  虽然总数还是一样的,可是进攻普罗镇的敌军,就不再是三路,而是四路!

    这多一路少一路,关系着战场反围剿战役的成败——胖子在原来的作战方案中,制定地是将三路敌军各个击破的计划。  如果敌人真的只有三路。  在**三团挡住了最具战斗力的苏斯装甲团强攻之后。  击溃另外两路,胖子还是很有信心的。

    谁也不会明白。  他现在率领的这支小分队,到底是一支什么样地队伍!只要普罗镇外围的防线能够稍微坚持一下,这三路敌军,就绝对没办法攻击到普罗镇。

    现在,敌人的分兵,让三路攻击箭头,变成了四路!总数虽然一样,可是,胖子早就明白,在战场上,不是以数量作为决定因素的。

    在三十年前,人类星际平面图西面的两个国家发生的局部冲突中,就有这样一个战例。  面对敌人五倍数量的优势兵力,战例中的指挥官凭借一次战术欺骗,调开了敌人的主力,再以一个装甲营,突袭了敌人的指挥部,赢得了战争。

    当时,那个装甲营在行进到距离敌人指挥部不到十公里地地方,暴露了行迹,遭遇少量防御部队地拼死阻击。  可是,最终他们还是充分的利用敌人调动地时间差,直线突进,将转移不及的敌指挥部一举摧毁。

    那个战例,充分的说明了情报是战争的基础,而且表明,一旦核心弱点暴露,少量的兵力,也能决定一场战役的胜负!

    推演虽然很不乐观,不过,胖子的心情还不算沮丧。  毕竟,拉塞尔的教导,早就让他养成了在制定作战方案时留有余地的习惯。  胖子最担心的是,如果,敌人进攻再多上那么一路两路,那么,对匪军来说,事情,就大条了!

    越不想要什么就越来什么。  推演刚刚完成,胖子就在与基地的联络中得到了一个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匪军派驻于普罗镇四周的好几个观察点,最长的,已经超过四十五分钟没有和基地取得联系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胖子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都懵了。

    这些观察点,都是匪军旗下的派出去的“难民”。  他们由匪军的亲属担任,分布于普罗镇四周一千公里以内的所有高等级公路和资源公路周边。

    而在五百公里以内,凡是机甲可以通行的地带,都有或多或少这样的“难民”居住点。  胖子称这个监控体系,为肉眼天网。  在这种简单有效的重重监控之下,任何成规模的军队,都不可能无声无息的靠近普罗镇。

    原本,这样的观察点,应该是很安全的。  观察点的人员,就是一个个普通的家庭。  在这个战乱时代,这类难民随处可见。  城市,农业区,工业区,深山老林.......没有人会在意这些人的存在。

    想要躲过这些人的耳目,除非,那支向普罗镇运动的军队,派出尖兵机甲将沿途的一切可能暴露他们行迹的居民,屠杀一空!

    除了疯子和恶魔,胖子不认为有人类会这样做。…。

    可是现在,几个处于相同方向不同观察圈的“难民”观察点......同时失踪了!

    消失的有,东部七号资源公路沿线六十公里的四个难民观察点,南部卡利夫河农业区两个难民观察点,风车平原两个观察点,还有最关键的,密山山脉,那条通往平奇岭山脉后方的必经之路上,设置于密山垭口的一个观察点!

    胖子将这些观察点坐标输入了电子沙盘。  两条向普罗镇运动的线,出现在了沙盘上——四道箭头之外,又多了两道!

    山下的两个敌装甲营,已经完全通过了洛伦索河五号大桥,正保持着中等速度,向西南推进。  机甲的脚步声,履带碾压路面的嘎吱声,引擎的轰鸣声,嘈杂刺耳。  位于队伍前方两翼的开路尖兵,几乎是从埋伏的匪军战士眼皮子底下走过去的。

    可是,直到敌军通过了伏击圈,胖子都没能下达攻击的命令。  满头大汗的他,死死地盯着电子推演程序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运算这推演数据。  他实在无法相信,为了不暴露行踪,敌人,竟然如此丧心病狂!

    除了密山1760垭口的观察点,是一个人数不多的垦荒者聚集点以外,其他观察点所在的位置,大多紧挨着人口密集的难民聚集区。

    胖子浑身都在哆嗦,他完全可以排除这些观察点身份暴露的情况,那么,事实就只剩下了一个——敌人行进的这条路线,是一条由普通平民尸体铺就,用他们的鲜血染红的路线!

    一将功成万骨枯.........对手,是个该死的咋种!

    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小。  北盟装甲部队,走出了伏击区。

    一直没能等到胖子命令的匪军机甲战士们从潜伏的各个角落里汇拢起来,看着在黄昏的山林中,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游侠】一号,面面相觑。

    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来自各大流派的精英,都把目光,投向了这个团体理所当然的第二人——卫见山。

    卫见山皱着眉头走到胖子机甲面前,翻身爬了上去.......然后,他就定在了那里。

    透过座舱盖,他看见,坐在中央控制台前,那个飞快敲动键盘的胖子抬起头时,面无表情的脸上,那双迷茫而愤怒的眼睛!

    这就是战争?

    战争,绝不是屠杀无辜,任意剥夺生命的理由!

    。

    。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