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六卷 第八十一章 第一课

    新公元2063年.自东南星域爆发的战火,已经席卷了整个人类社会.

    星球上弥漫的硝烟,冲锋的机甲;太空中一支支猬集航行的舰队,一次次整齐而夺目的齐射,还有漂浮于虚空之中,那无边无际寂静无声的残骸----这些画面,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主色调.

    一颗颗移民星球被战火点燃.青年们被组织起来,穿上军装拿上枪走上战场,一波接一波地投身前线.其中多数在战斗中死去,就得掩埋.少数幸运的,在战斗中活下来并且得到晋升.

    更幸运的,则被冠以天才指挥官,孤胆英雄,传奇人物等种种称誉,开始崭露头角.他们的照片充斥于这个世界的每一幅电视屏幕,每一分报刊杂志.他们的事迹让人津津乐道百听不厌.

    他们是这个时代的明星,是每一个妙龄少女的梦中情人.

    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却又旋即一个接一个的被人遗忘.

    有多少人能一次次的继续他们的胜利,又有多少人能在这无休无止的战争中活下来?

    残酷的战争,能够抹去很多东西.包括人的生命,包括人的记忆,也包括难民营里饥寒交迫的女孩在背井离乡流离失所之前做的一个绮梦.

    勒雷首星,首府路德里特市,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兵营.

    街道上放眼望去,数不尽的都是军车,机甲,往来奔走的军官和一队队士兵.各大军师学院的学员,已经编入现役.工厂加班加点的生产这战争需要的

    一片片简易营房,在城市郊外铺撒开去.连绵不绝,白天,训练调动时的呐喊声军哨声此起彼伏.傍晚,营房的灯光如同浩瀚的大海,一眼望不到尽头.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苦战,不同编号的部队,能聚集的,都已经聚集在了这里.

    每天,都有无数运输舰起落于路德里特.

    刚刚生产出的武器装备,舰船零件还有数不尽的被服,能量,食物等补给物质被一船接一船地运抵这里.竭力供应这庞大驻扎军队的消耗.

    出了军人以外,更多的,是难民.

    街边,桥下,搭起一个个简易帐篷.难民营里,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自加里略星系,自百慕大星系涌入路德里特的数百万难民遍布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目光呆滞形容枯瘦,每天躺在帐篷里,木然看着街上来往的士兵,等待着政府的餐车.翻着日历苟延残喘.再不然,就是一遍遍地抹着眼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日子,早就没了滋味.

    在痛苦面前,一切幸福都只是幻觉.

    印着田行健照片的征兵广告,已经没有了踪影.

    或许是统帅部刻意所为,或许是眼前的局势让人们无暇他顾.总之,这位勒雷联邦英雄,在人们的脑海中的印象,已经很淡了.他所带来的一场场奇迹般的胜利,现在看来,遥远的如同一场梦.

    麻木的人们什么也不想.还有些精神的人们.每天全神贯注的,都是前线传回来的一个个严峻消息.

    即便偶尔想起胖子,也在苦难生活的忧虑和疲惫中转蹱即忘.他们自顾不暇.

    英雄杳无踪迹,勒雷已经山穷水尽了.

    杰彭人,德克西人已经在跳跃点外集结多时.那将是一支极其庞大的军队,他们随时准备着冲进勒雷中央星域,登陆路德里特,彻底占领这个国度.

    大家在等待的,无非是这个结局.

    勒雷子弟们没丢脸,可是,他们的牺牲,换不来最终的胜利.

    在巨舰机甲的面前,勒雷人满不在乎的豪气,已经被惨烈的牺牲消磨殆尽.

    夜幕降临,军队还在集结调动,准备着最终的抵抗.可是,在首都的一间密室里,却有着另外一种声音.

    ”......汉密尔顿一定要下台获罪.如果不是他穷兵黩武,勒雷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顾盼左右.结束了他的讲话.

    ”说得对,不能再由着他们这么折腾下去,等到西约大举进攻,我们都死无葬身之地!”中年人身旁的一个胖子,气急败坏的挥舞着戴满戒指的大手.

    随着胖子中气十足的叫喊,秘密会议室里,顿时议论四起.

    ”各位都是有身价的人,和哪些穷鬼不一样,局势已经到了这等地步,我们再不出手,就等着给汉密尔顿陪葬!”

    ”百慕大虽说是被占领了,可那边穿回来消息,被杰彭扶植上台的那帮家伙,这些日子可过的滋润的很.他们已经在草拟议案,要不了几天,百慕大脱离联邦的宣言就要发布.咱们这时候改弦易辙,还来得及,条件也优厚!”

    ”西约已经拍了胸脯,只要中央星域放弃武力抵抗,既往不咎.他们要的,无非是个通道,就算要些资源人力,也没什么大不了.要统治勒雷,还得笼络我们.就是不能再打下去了,一旦他们武力强攻,就是个鸡飞蛋打!”

    密室里,灯光被调到最暗.环视一周的真皮沙发上,坐满了人.吵吵嚷嚷七嘴八舌,谈论局势各个义愤填膺.

    在座的,都是勒雷各大财团的老总,政坛常青树,在野党的领袖.各个老成持重,深谋远虑.这仗,他们原本就不同意打!

    战争到了这种一眼都能看透结局的时候.投降!这个以前不敢不屑的词,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忌讳了.

    他们在众志成城的时候保持缄默.并不表示他们会永远闭上嘴巴.

    伊曼纽尔.布罗迪把头靠在高高的椅背上,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扶手,饶有兴致的旁观着密室里众人对汉密尔顿的声讨.

    会议,是布罗迪召集的.他是勒雷一个不大的党派----主要由企业家,富豪和中产阶级组成的共进会的主席.此刻风头最劲的三党联合总统候选人!

    很少有人知道,在三年前,布罗迪,不过是一个承包家庭智能系统工程的小商人!只是凭着天生的投机嗅觉和冒险精神,在战争伊始.才迅速建立了反战斗士的形象,并藉此走上政坛.

    布罗迪有着极高的政治天赋,他懂得怎么满足自己的支持者.也拥有一个政客最基本的品质----对权力的贪婪!他并不满足只成为一个小党的主席.

    对布罗迪来说,既然已经加入了这场游戏,并且幸运的取得了之前做梦都不敢去想的权利地位,那么,就应该把这场游戏继续下去.

    这场由两大军师集团发动,席卷人类的战争,就是他跃上权利顶峰的最好时机.

    一直以来,他都试图联合在野党派.将深陷战争泥潭的执政党民阿主公平党拉下马.。

    战争初期,他差点就成功了.

    那个时侯,总统汉密尔顿被接连败退的战局弄得焦头烂额.支持率直线下降.国内勒雷民众反对战争,希图人类最高议会协调的风潮,也被布罗迪这位反战斗士煽动得如火如荼----如果不是米咯克战局逆转,汉密尔顿绝对坚持不到现在.

    自米洛克战役逆转之后,布罗迪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勒雷在汉密尔顿的领导下,开始投入反攻.由执政党占多数的国会参众两院,对汉密尔顿的支持几乎是不遗余力的.

    布罗迪喜欢顺水推舟,不喜欢逆袭而动.所以,他沉默了下来,等待着风向改变.

    而现在,时机,显然已经成熟.

    ”各位......”布罗迪轻轻摆了摆手.

    房间里的喧嚣,渐渐平静了下来.

    布罗迪微微一笑:”几次会议,大家已有共识.现在的勒雷,还有和西约谈判的本钱.于公于私,我们都不能再任由总统继续再歧路上走下去.勒雷不是军事强国,我们应该遵循我们自己的政治传统.”

    将目光,投向房间右边灯光最黯淡的角落,布罗迪的嘴角,泛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勒雷民众的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数百万难民汇集路德里特,民心厌战.这燎原之火,只需要我们抛出一颗火种,就可以轻易点燃.”

    ”什么火种?”有人问.

    角落里,几名男子的目光和布罗迪微微一碰,又心照不宣地各自转开.

    布罗迪嘴角的笑容,愈发浓烈:”总统大选在即,数千亿经费,被秘密投入那个我们谁也不知道详情的种子计划,汉密尔顿,到底准备战,还是逃?我们需要借助的,是民阿主和公正的力量.我们需要一个真相.”

    2063年6月3日,勒雷首都路德里特,忽然爆发反战游阿行.数千万游阿行者保举标语,要求立即停止战争,与日前发出信号的西约谈判.在野党派对数十项军费开支提出质疑.指责汉密尔顿置勒雷数亿百姓于不顾,耗费巨资为自己逃跑做准备,更有甚者,历数汉密尔顿执政十大失误,要求其为千万勒雷战士的死亡负责,下台获罪.

    同日,支持汉密尔顿的数十万民众,也自发组成游阿行队伍,与反战示阿威者争锋相对.双方爆发激烈的冲突.

    信泰流与幻影流联合宣布,成立流派互助同盟!

    这个消息,通过无所不在的民用网络,通过电视,电子报刊,传统纸质报纸等媒体,迅速传遍了整个玛尔斯自由港.

    一个是脱离了泰流的残缺实力,另一个,则是没了核心技法传承的三流流派.

    他们的联合公告,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可怜虫的笑话.

    在目前的玛尔斯自由港这场混战中,两个小流派联合自保,怎么看怎么有些色厉内荏的感觉.面对三大流派和其他有资格角逐问鼎的势力面前,这样的联合又能起什么作用?

    这份公告,被大多数人看做弱者惊慌失措的吼叫而直接抛诸脑后或者一笑置之.

    只有少部分有心人.品味到了其中的意味深长.

    如果只是两个小流派的联合,没有人在乎,可是,当一个代表着斐盟的人物夹杂其中的时候,这个流派互助同盟的称号,就不那么简单了.

    尤其是对许多和幻影流新泰流处境相似,正对周边局势焦头烂额的小流派来说,这份忽如其来的公告,自然引起了他们极大地兴趣.

    也只是兴趣而已.

    流派间数千年的竞争和对技法,核心势力的天然警惕,足以让这种兴趣只维持在观望的阶段.

    这个时侯,还是龟缩于自己的防区,等待风云变幻.任何轻举妄动都可能带来一场弥天大祸.谁知道这个刚刚成立的互助同盟什么时候就被一锅端了呢?

    幻影流,怎就和泰流分裂出来的那帮家伙叫到一起了呢?这不是冤家路窄么?

    胖子简直气歪了鼻子.

    露天训练场上,五辆训练机甲严重损毁,数百名幻影流和新泰流弟子,一个个鼻青脸肿.

    就连桑基,卫见山和幻影流的三位长老,也斗鸡似的互相瞪眼.

    匪军旗下,两派弟子水火不容!

    虽然新泰流的这些弟子和库伯集团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可是,这么多年来,毕竟都是泰流的一员,平日里欺负其它流派的坏事儿也没少干.两派弟子之间,有仇的还不在少数.

    因此,第一次集中训练,就成了一场群殴.

    先是两名以前在机甲等级考核擂台上结仇的机士在攻守练习中偏离正常攻击范围.越打火气越大,演变成斗殴.紧接着,早已经互相怒目而视的两派弟子一拥而上,大打出手.

    双方拳来脚往,如果不是马克维奇带领匪军战士及时制止,天知道这帮青年会打成什么样.

    胖子怎么能不生气.

    就在几分钟前,他还捏着名单关在房间里偷笑.

    新泰流和幻影流目前到达普罗分馆的有一千六百名机士.其中四百七十名机甲斗士,八十六名机甲骑士,十二名机甲统领和一名机甲战神!只要稍加训练,这就是一支连斐杨和比纳尔特这样的超级大国也为之垂涎的尖端武力!

    要知道一名机甲斗士,就相当于军方六级机甲战士.这还是最粗略的比较!他们的价值,不在于他们的等级,而在于他们对机甲近身格斗的理解和操作技巧,以及他们多年来不懈训练打下的底子!

    这个时代,正处于机甲作战由远程转向近程的革新时代.

    能量炮和能量护罩的矛盾竞争,已经走到了尽头.在没有能够取代能量系列的雾气出现之前,机甲装载的能量炮,想要击杀被配相同等级能量罩的机甲,至少需要五至六炮的连续攻击.

    而随着电子干扰技术的提升,随着机甲动力和行动系统越来越先进,机加速度越来越快,远程攻击的效率正在逐步下降.

    这方面的例子,只要看看当初的神话军团就知道.

    利用波纹式交叉掩护,利用机甲的告诉无规则闪避,利用能量护罩的中和和恢复能力,神话军团的机甲战士,在面对远程炮火进行冲锋时,甚至能做到零伤亡.而一旦被他们近身攻击,能量护罩没有任何作用.

    远程攻击需要好几炮的连续攻击,而近身格斗却被其一击致命,这样的反差,足以让多数机甲团迅疾崩溃.

    因此,意识到机甲作战方式变革的各国,在机甲的研发上,出了强化机甲的远程攻击能力外,更注重机甲以及操作性和速度为核心的近身格斗力.。

    九代和十代机甲的出现,已经奠定了新型机甲战争远程压制近战突袭的格局.

    机甲可以研发,可是,有着强悍近身格斗能力的机甲战士,却不是短时间可以累积的.那需要长时间的训练!更何况,由于多年来对近身战斗的忽视,现在各国装甲部队的近战训练水平.还停留在抱着《机甲操作规章》不放的地步.

    人类世界数以百万的机甲战士,不过是在按照规范中的技术要求和数据,练习简单的进步突拳,侧身回旋等近身操作技巧.能够熟练掌握跳跃穿行这类技巧的,已经是其中的佼佼者了.

    而这些,对于幻影流和新泰流的这些机士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

    别说三百多名机甲斗士,就是那些目前还在机甲精兵的外围弟子,也在近身格斗技法上下了多年的苦功!在操作上,他们打下的根基.和那些普通军用机甲战士有着云泥之别!只要稍加点拨,立刻就是战场上的杀神.

    他们所缺的,不过是对远程武器的操作对战争的理解和一身血腥味儿而已.

    远程武器,有着机甲火控系统和机甲电脑辅助操作系统的帮忙,普通机甲战士都能轻易掌握,对于这些机甲操作老手来说,更是不费吹灰之力,这一点,胖子毫不担心.

    而对战争的理解,从新兵到百战老兵的演变,那需要在血与火的战斗中淬炼(对于这帮从小生活在丛林法则下,将打架斗殴甚至以命相搏都视为家常便饭的青年来说,那不过是一个铸剑以血的过程.)

    上战场杀人,他们干了一次,就能干一万次!

    可胖子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偷着乐完,这帮家伙先来了个窝里斗!

    这股歪风邪气,一定要刹住!都他妈自相残杀弄得缺胳膊短腿儿的.老子殚精竭虑的收拢这支队伍来搞个屁!

    ”看来......”胖子站在训练场中央,环视着眼前泾渭分明的两派弟子.一脸冷笑:”大家还没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份.”

    打架归打架,两派弟子倒知道现在这里是谁说了算,一时间鸦雀无声,只拿眼睛互相不服气的瞪来瞪去.

    胖子的脸抽搐两下,叹了口气,问身旁的杰弗里:”四长老,你告诉他们,你现在的身份.”

    ”玛尔斯流派互助同盟长老,匪军顾问.”杰弗里面沉如水地看着手下一帮不争气的弟子.

    ”史密斯先生,您呢?”胖子转头看了看站在身旁的老史密斯.

    捏着胖子几个小时前给的一本《机甲操作规范通解》,老狐狸同样的干脆利落:”玛尔斯流派互助同盟长老,匪军顾问.”

    胖子成立的同盟,主旨是以恢复流派传统为幌子,集阿合流派力量.

    而这样的同盟,最怕的,就是流派纷争.如果还是以前的民间流派联合会局面,那很显然,这样的组织没有争雄自由世界的力量.

    因此,设立之初,胖子就尽量淡化流派形象,为其设立了一个长老院和顾问团.

    流派同盟,各派弟子一视同仁,只设匪军作为唯一军事机构.同盟事务,长老院做参谋,匪军事务,顾问团做参谋.这些位置,就是留给流派首脑的.弟子还是他们的弟子,流派还是他们的流派,以后要兼管开枝,也由他们.可是,在这乱局之中,定鼎之前,这就是一个整体!

    两派首领的一模一样的回答,顿时让还斗鸡一般互相瞪视的几位长老和一众弟子讪讪地收回了眼神.

    进了匪军,就是军事编制.虽说没当过兵,可是流派传统积成,也还是服从.

    杰弗里和老史密斯都这么说了,谁还不明白自己的身份?

    ”有血性是好事!”胖子一边说着,一遍脱掉上衣,露出一身白花花的肉:”可既然进了匪军,就应该知道同舟共济!有本事,保护你们的家人,保护你身边的兄弟,跟你们的敌人拼命!”

    将手中的衣服狠狠往地上一贯,胖子怒道:”你们不是很能打么,还没打够的,我来陪你们接着打!”

    跟他打?

    一些不明所以的弟子还盯着胖子一身白肉发愣,韦瑟里尔,巴兹,科兹莫等人.早就闪开了眼神.

    科兹莫一等幻影流核心弟子,当初是在狮鹫骑士主馆看着胖子连毙库伯身旁数名黑拳打手的,早知道他的恐怖.而韦瑟里尔几个,更是几天前这胖子废门罗杀甘迪时的情景记忆犹新.只要不是白痴,谁愿意跟他打?

    ”没人想打架了?”胖子冷冷的问道.

    回答他的,是一片死寂.

    ”很好,现在,我亲自给你们上你们加入匪军的第一颗!”胖子背着手.大马金刀地站在原地,摆足了当初训练营里狗熊教官的架势,冲站在一旁面色如铁的马克维奇点了点头,马克维奇一声暴喝道:”全体集阿合!”

    口令一出,科兹莫,韦瑟里尔等人领先而动,短暂的杂乱之后,所有人都按照编组整齐的排在胖子的面前.

    ”太慢了!”胖子摇了摇头.马克维奇喝道:”解散!”

    ”集阿合!”

    ”解散!”

    ”集阿合!”

    天色,在马克维奇一次次反复的口令声中,渐渐的暗了下去.

    训练场的感应灯亮了起来,映照着场中一次次散开聚集的人影.

    ”你们是军人!”

    ”解散!””集阿合!”

    ”在这个世界,能够保护你们家人的,只有你们自己!”

    ”解散!””集阿合!”

    ”如果你们还想着蜷缩在这个世界过一天算一天,赶紧滚蛋,这里不适合你们!”

    ”解散!””集阿合!”

    ”听听那边的炮声,你们没有选择,要不了多久,你们就要面对你们的敌人.这是宿命,你们躲不开!”

    ”解散!””集阿合!”

    ”你们的理想是什么,是什么支撑着你们年复一年的刻苦训练,就是为了去当雇佣军,当海盗?”

    ”解散!””集阿合!”

    ”这个时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你们想打破这个世界的铁幕,就必须先把自己淬炼成一个钢铁般坚硬的军人!”

    ”解散!””集阿合!”

    ”记住这句话,你们是军人!”

    血色雇佣军第一装甲突击团,已经进入了普罗镇.血色雇佣军,并不是什么出名的组织.事实上,在整个自由世界雇佣军排行榜的前一百名里,根本就找不到这个名字.

    同样,在武装舰队的前一百名里,也找不到血翼舰队这个名字.

    可是,排名,并不代表实力.

    对于北方商业联盟旗下众多武装力量的首领来说,血色雇佣军,血翼舰队,还有那只更神秘的血影机甲团,绝对比自由世界排名第一的武装力量更强大.

    他们知道,这三只部队,才是赛尔沃尔最信赖依仗的核心力量.

    作为复兴纳德米克皇朝的基础,赛尔沃尔对这三只部队的打造可谓不遗余力.北盟雄厚的资本实力,纳德米克皇朝遗族数百年来积蓄的精英种子,全部倾投于三大武装力量的建设中.。

    多年以来,他们一直蜷伏于玛尔斯密如蛛网的航道之中,接受这严酷的秘密训练.每一名战士,都是绝对的精锐!

    更重要的是,这三只部队中,百分之六十的基层军官,都曾经于各国部队中服役.这些人,早在多年前就在纳德米克皇朝复兴会的安排下进入各国的军队系统.他们有的是比纳尔特帝国王牌师的高级机甲战士,有的是杰彭帝国的特种兵,许多人官至尉校.从作战序列到后勤,指挥乃至情报,他们的身影无处不在.

    直到退役之后,这些人才以各种理由辗转自由星系,成为北方商业联盟三大核心武装中的中坚力量.

    从这一点来说,赛尔沃尔可谓深谋远虑.

    也因此,无论是血色雇佣军,血翼舰队还是血影机甲团,绝对不是自由世界那些普通武装力量可以比拟的.他们是真正的骄兵悍将.他们不但对自由世界其他武装力量嗤之以鼻,就连各国的正规部队,他们也很少放在眼里.

    融合了各国精锐部队数百年来沉淀的精髓.这样一支武装,无疑是可怕的.

    高楼林立的普罗镇格林大道,此刻已是人去楼空.

    随着一阵密集而沉重的机甲行进声传来,地面和大楼玻璃窗,在急剧地颤抖着.几秒钟过后,一团巨大的,如同钢铁瓢虫般的指挥机甲,在数十辆火红色战斗机甲的簇拥下.缓缓于格林大道路口停了下来.

    指挥机甲停下的同时,数十辆战斗机甲无声无息迅速散开,如同荡漾的波纹般.组成图形防御阵型.行动之间精确简练,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片刻之后,指挥机甲厚重的舱门打开,一名身材高大面色阴郁的中年军官在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卫陪同下走了出来.

    奥尔德斯.考德尔,血色雇佣军第一装甲突击团的团长.

    看着寂寥无声的格林大道,考德尔冷冷的哼了声.

    作为纳德米克皇朝近卫军的后裔,考德尔曾于比纳尔特帝国陆军王牌第六装甲师服役.从大头兵开始,摸爬滚打.晋升至少尉连长.其后,被选入特种突击营,于区域冲突中,以坚决果断的执行力和冷酷无情的杀戮着称.

    没有能够阻挡他的敌人.他面前的每一个对手,都已经被他用最强硬的姿态生生碾碎.

    不在乎伤亡,不给对手任何机会.不收留战俘.这是考德尔的三大准则.

    服役十年,到考德尔接到纳德米克复兴会调遣令的是时候,他已经是比纳尔特王牌第六装甲师第一团的团长了.

    在复兴会的安排下,辗转来到玛尔斯自由世界的考德尔,当时踌躇满志.他原本以为,以他的资历身份,进入最核心的血影机甲团任团长没什么问题.可谁知道,却被丢到血色雇佣军,任第一装甲突击团团长.

    这样的落差,至今依然让考德尔耿耿于怀.

    虽然都是团长,可是,血影机甲团团长和血色雇佣军团长,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血影机甲团虽然从名称上看,只是一个团的编制,可实际上,这是一个由最精锐的机甲战士组成的纯装甲武装.满编九个营,就是普通装甲团编制的三倍.

    而大杂烩一般的血色雇佣军,在北盟内部的划分中,不过属于二流武装.这个人数最多的集团,拥有六个全机械化步兵团,一支武装舰队,一个后勤运输团,以及两个机甲团.考德尔手下的第一装甲突击团,不过是其中之一.

    自上任那天起,考德尔就憋着一股劲.他要证明给血影机甲团的那帮白痴看,只有他才能铸造一支真正无坚不摧的装甲力量!数年不懈整备严苛训练,现在的第一装甲突击团一千两百机甲战士,已是他手指所向不留寸草的如潮虎狼.

    可考德尔没想到,等来等去,当玛尔斯自由港的战争终于爆发之际,第一装甲突击团还是没有被看做北盟主力.

    当血影机甲团在中心城外围驻防,与北盟最大的威胁隆兴会正面对峙的时候,自己接到的任务,不过是到普罗镇来消灭一间小小的流派分馆.数年磨刀的第一装甲突击团参与纳德米克皇朝复兴的第一站,竟然是在这么一个鬼地方

    再度打开手中赛尔沃尔签发的电令看了一眼.考德尔面无表情的脸上愈发冷酷.

    赛尔沃尔的命令,是彻底歼灭泰流普罗分馆及依附其下的所有有生力量.

    而考德尔的理解是:

    鸡犬不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