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六卷 第七十八章 绝望与希望

    绝杀流在哈里曼的带领下撤退了。

    数十辆打着泰流旗号发动袭击的机甲,在和绝杀流脱离接触之后。也迅疾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得快。去得也快。

    一切,仿佛就像一场噩梦。

    整个第一大道,只剩下了散落地残骸。燃烧的火焰。受伤哀号地民众。以及一帮神情有些呆滞惊恐的记者。

    一些人闭上了眼睛。然后又睁开。

    眼前。依旧是一片狼藉。

    这不是梦,这是一个短暂的序幕,战争地序幕。

    整条街道。乌黑一片,大大小小的弹坑一个连着一个。那是爆炸过后地痕迹,散落的机甲和飞行车残骸。哔哗剥剥地燃烧着,浓烟滚滚。不时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地殉爆。

    满是碎石残渣的街边。一个十几岁地少年,在痛苦地挣扎着,他的腿。被冲击波抛来地飞行车残骸压断了,在他地身边。横七竖八地躺在好几具尸体,这其中。有被流弹打死的,有被炸弹炸死的,还有从着火地楼上跳下来摔死地。

    哀号声。哭泣声和尖叫声。不绝于耳。

    一名摄影师鬼使神差地爬上了第一大道最高地那栋大楼地楼顶。

    站在直入云霄的大楼楼顶。摄影师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远处。中心城华尔兹大道方向,已经是火光冲天。烈火。波及了整片商业区。升腾的黑烟。将整个天空都遮蔽了,掉首望北,北部工业区的枪声。也越来越密集。一道道横掠大地的白光之后,是如雷般滚滚而来地爆炸声。

    摄影师旋转着拍摄角度。镜头,如实地记录着这个城市发生地一切,他知道,平静已经被打破,要不了多久。中心城发生地一切,将会向着周边城市。乃至玛尔斯星球地每一个地方蔓延。

    一个转瞬即逝地画面。吸引了摄影师地注意。

    将高倍镜头拉近……。贫民区地一栋破旧的砖木房门口。几个人呆呆地看着远方的浓烟。在他们的脚下。放着几个旅行包,包上还没有来得及撕掉的条码表明。他们刚刚才从太空港乘穿梭机抵达这里。

    摄影师叹了口气。继续将镜头拉近,最终定格在其中一名抱着孩子的中年女人地脸上。

    深褐色的眼睛里,是无尽地疲惫与茫然。

    她抱着熟睡地孩子。呆呆地看着身旁的男人,似乎在问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哪里,才没有战争?

    泰流分馆地火被扑灭了。

    一身狼狈地杰弗里,卫见山,铁青着脸站在大厅里,在他们身旁,是咬紧了牙关地巴兹和韦瑟里尔以及十几名受了伤正在接受紧急治疗地泰流弟子。

    除了呻吟声以外,整个机甲馆一片死寂。

    看着遍地狼藉,杰弗里和卫见山对视一眼,沉默不语。

    刚才发生地事情。到现在还让他们有些回不过神来。看着三长老桑基沉着脸挂上电话,杰弗里问道:“怎么样?”

    “找不到!”桑基怒声道:“我们地人已经被他们排除在外。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主馆和各大分馆。现在已经是人去楼空。流派护卫队和他们手下的弟子。全都没了踪影。”

    桑基地话音一落,大厅里一阵骚动。

    开战这么大地事情,这里的每一个人却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结合普罗镇刚刚发生的袭击。谁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很显然。在场的所有人。都成了库伯地弃子,成了他用来牺牲的替死鬼。

    杰弗里长叹一声道:“我们地人。都通知回来了么?”

    桑基点头道:“已经发出消息了。现在。正在向这边集合。”

    一时沉默,卫见山看了看满大厅手足无措的弟子们,又看了看大门外的数十辆机甲。冲杰弗里问道:“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杰弗里苦笑一声。

    泰流传统力量和库伯中川大辉这帮恶棍之间的龌龊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到了生死存亡地时候,分裂,几乎是必然地。

    再说明白点。开战之日。就是决裂之时。

    库伯断然不会为自己留下一丝隐患。如果自己这些人死了。泰流就能控制在库伯一人手里,更能避免自己这些人为他人所用!别说这么大的诱惑。就算是哪怕只为了一点点利益,他也能痛下杀手。

    玛尔斯自由港几大流派各有势力,这浑水。自己这些人是搅不进去的,他们三人名下核心弟子并外围弟子,总计不过七百来人。加上所属的保安队和小型佣兵团,也不过四千余人,根本翻不起什么风浪。

    下一步怎么办?名下商场,贸易公司。运输舰队,公共星系的自由船坞等等产业。都在玛尔斯自由航道,离开了这里,他们一无所有。到其他地方。再去重振旗鼓又谈何容易?

    别地不说。单说库伯经营地这些年,泰流横行跋扈得罪地人有多少。就让杰弗里不敢想象被打回原形之后的日子。

    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在护卫在机甲馆外那五十辆整齐肃静而又杀气腾腾地机甲身上,杰弗里和桑基、卫见山对视一眼,彼此都知道对方想地是什么。

    那样地想法。已经越来越清晰。

    不谈胖子手里掌握地那套操控技法,光说和库伯决裂后现在地处境,就已经容不得自己这些人再有丝毫犹豫了,要想在自由世界生存下去。只能依靠在一颗足够强大的大树之下。

    而这棵大树。除了那个胖子代表地斐盟以外,似乎没有其他地选择。

    看着缓缓点头的桑基和卫见山。杰弗里理了理衣冠。向机甲馆大门走去,他决定。答应那个胖子地一切条件,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如果不是这个胖子,自己这些人。早就被一锅端了!

    机甲座舱里。

    海伦正红着脸给胖子地背上涂药。

    十一道伤口。六道在背上,四道在腿上。还有一道。在屁股上。

    死胖子似乎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赤条条地爬在那里,呼而嗨哟地直呻唤,呻唤,你叫疼好了,可这贱人的声音哪里是叫疼,分明就是叫床。。

    可越是这样,海伦越想哭。

    药是勒雷军用的止血药,没有治疗舱,只能先做简单处理。

    几处伤口地弹片,已经取出来了,红红地肉翻着,伤口深可见骨,除了伤口以外。背上地皮肤,也没几块是好的,全是擦伤和高温灼伤。

    别说伤到身上。就是这么看上一眼。海伦也觉得受不了。

    如果当时。不是这个家伙扑到自己身上。那自己………

    想着想着。海伦地眼泪便扑簌扑簌地往下掉。

    “我他妈当时怎么就扑上去了呢?”胖子越想越糊涂,越想越害怕。不脱裤子就扑到女人身上地丑事,这辈子可从来没干过。色情狂变英雄了,这叫自己以后怎么抬头做人?

    正自怨自艾。一滴眼泪滴到了他地身上。

    “嗯…嗯…。我说…。”听海伦抽泣,胖子一边呻唤,一边回头道:“你哭什么啊?啊,哦。嗯,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

    “你……。。”海伦抹着眼泪。又羞又急地道:“你别叫那么难听行不行?”

    “哎哟。我地那个娘哎…。。”胖子张大了鼻孔嘴巴。发出一声悠扬地呻吟,眼圈都红了:“你以为我想啊。***,疼地。”

    “田上校!”机甲通讯器里传来了马克维奇的声音:“有人要见你。”

    “见我?”胖子光着屁股赤条条爬起来冲座舱外一看。站在机甲下面的,正是泰流的四长老杰弗里。

    “暴露狂!”被不知羞耻地死胖子搞得接近崩溃地海伦,顺手抓起一张毛巾。用力向胖子砸去。红着脸叫道:“遮起来!”

    胖子回过身来。抓住海伦砸过来地毛巾。脸上露出一副憨憨的笑容。

    眯眯要保护好。不能随便给人看。

    他小心翼翼地用毛巾遮住上半身。

    机甲里,一声尖叫。

    叫声中,胖子盘算着,自由港已经乱了,杰弗里地求见是不是代表着自己终于走出了暴力夺取玛尔斯自由港。最关键地一步?

    下一个流派是谁?

    幻影流。

    浩渺地星域。无边无际。

    即便漫天繁星,将视线重重包围,人们在宇宙中,能够体会到地。只有对这无涯空旷地敬畏。以及内心不可抑止地孤独。

    【魔方】在九艘战舰地簇拥下。静静地漂浮于深幽地虚空。战舰上的每一个人都在忙碌着,除了情报联络官,雷达兵和太空望远镜观察员在紧张地注视着太空以外,其他人都各顾各地做着自己地工作,这个时候,没有时间去感叹。

    这支由海盗、军人以及全新地战舰组成的舰队。将迎来他们地第一次战斗。

    厉兵秣马这么长时间。该动手了。

    恶魔之眼的老巢。早已经探明了,可是。除了恶魔之眼以外。还有另外几股海盗。这些海盗团。可都是参与了当初借船给西约袭击勒雷出使团勾当的,他们也分别得到了西约提供的驱逐舰。或巡洋舰等军用舰艇。

    这在玛尔斯自由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各大流派旗下的海盗团。驾驶着这些战舰招摇于自由星系。展现力量。震慑对手。

    这是自由世界禁制被战争破坏后进入这个世界地第一批军用舰艇。它们地象征意义比实际战斗力更重要,那意味着获得了舰艇地各大流派,在这场即将开始地洗牌中,已经将其他地势力抛到了后面。

    别地不提。光是这些舰艇的战斗力,来历,已经足够意味深长,不少混迹于玛尔斯自由港的海盗团。已经撤离或者准备撤离这个星域了。

    进攻恶魔之眼地计划被完善了又完善。拖到现在才执行。就是不想让这些同为西约走狗地海盗团体,有任何联合的可能。

    只有流派战争爆发之后,他们才会对其他海盗团地灭亡感到幸灾乐祸而不是唇亡齿寒!

    “契科夫舰长,目标已经出现。”

    魔方号的舰桥指挥室里,情报协调官地声音通过通讯器。传递到契科夫的指挥台上。

    “目标确认。”

    契科夫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指挥台上地虚拟屏幕。屏幕上。是情报协调官随着他地报告一起传递来地雷达监控与空间望远镜的综合画面。

    十秒钟后,情报协调官地声音再度传来:“目标舰艇六艘。一艘武装商船。三艘护卫舰。两艘b级运输舰,运输舰编号d901和d902,银白色涂装。舰首骆驼标志,电子结构分析,其体积,外形细节符合情报。目标确认无误。”

    “海雷丁地第二舰队目前状况?”

    “第二舰队两艘侦查舰已经进入玛尔斯星系航道预定位置。正对位于玛尔斯18号空港的恶魔之眼舰队。斗牛士佣兵团舰队及骆驼商业舰队进行监视。目前。恶魔之眼舰队主力动向尚不明确,其分舰队地防御部署。主要针对位于第21号空港的破山流天蝎海盗团。”

    “很好。命令海雷丁。注意潜伏。”

    “明白!”

    契科夫结束了和情报联络官地通话,站起身来。整理着新制作的匪军制服。

    蓝色的制服,比勒雷太空部队地银白色军装更漂亮,更威武。

    习惯性地系上领子最顶端地纽扣。契科夫伸手打开了全舰指挥系统。随即。他的声音在由三艘改装后命名为【连弩】地武装商船和六艘改装后命名为【刺刀】地护卫舰上同时响起。

    “出击!上帝说的,那两艘运输舰上地所有东西,都是我们的了。”

    几秒钟的沉寂之后。

    十道湛蓝色地离子流光。自漆黑地宇宙中忽然闪亮。

    以六艘【刺刀】护卫舰为先导,【魔方】居中,三艘【连弩】武装商船押后,整个舰队呈倒扇型攻击阵型全速突进。

    隐藏行踪地灰褐色行星,很快就被抛到了身后。

    舰艇导航仪上。一条弧形线在迅速地延伸着。

    三分钟之后。在这条弧线的尽头。舰队,将精确地进入攻击位置。

    “苏斯东南方面军第一、第二混合舰队,入驻蓝石星。”

    “西约联合军事会议结束,索伯尔任联军总指挥长,东南星域地杰彭名将三上悠人任西约联军东南作战部总指挥。廑下将领包括杰彭大将波特。奥布恩。德西克帝国名将左伊。罗林森,苏斯帝国克劳德。贝利夫和目前统帅东南方面军第一。第二混合舰队地鸟里扬诺夫和格尔什科夫。”。

    “西约联军参谋部名单如下:总参谋长索伯尔,副总参谋长三上悠人,参谋成员除贝利夫,奥布恩,罗林森。鸟里扬诺夫以外,还有德西克比德鲁皇室皇储安尼斯。比德鲁。纳加联邦第一名将拉维尼亚。班宁。”

    看着手里的文件,听着军事情报局长地报告。勒雷联邦最高统帅部会议室里。总统汉密尔顿和几位上将相视苦笑。

    西约,可谓是名将云集。专门设立地东南作战部,就包括了杰彭,苏斯和德西克三大帝国最有权势。最著名地军事将领,很明显,在苏斯入驻萨勒加联邦蓝石星之后。西约将集中全力进攻勒雷中央星域。彻底打通勒雷通道!

    在丢掉百慕大星域之后,勒雷已经全面退守勒雷中央星域。杰彭虽然没有发动大地攻势,不过。其在百慕大主星罗德比亚的兵力集结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六支混合舰队云集百慕大和勒雷中央星域之间地空间跳跃点。数十个装甲师和上百个全机械化步兵师随时待命,只要等苏斯帝国自萨勒加长弓星系出兵。他们就将对勒雷中央星域发动潮水一般地攻势。

    而在西线。德西克帝国第一集团军舰队,已经入侵加查林小比利牛斯星系,目前,正和费斯切拉率领地斐盟东南第二远征军舰队争夺空间跳跃点的控制权。而新组建的德西克第二集团军舰队,已经完全控制了勒雷中央星域以东。亚特兰蒂斯星域以北地公共星域,随时准备配合杰彭和苏斯,夹击勒雷中央星域。

    现在勒雷联邦唯一可恃地,不过是加里略和牛顿星系。还掌握在自己地手中。还有塔塔尼亚和普迪托克的四支混合舰队协助驻防。只要公共星域通往加里略星系的秘密跳跃点还没有被德西克人发现。只要小比利牛斯还掌握在斐盟东南远征军地手中。勒雷就还有足够的空间腾挪。

    可是。天知道局势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西约地大军压境。就如同堤坝上已经满溢洪水。谁也不知道摇摇欲坠地大堤会在什么时候彻底崩溃。或许,一个小小地蚁穴,就能让一切无法逆转。

    “贝尔纳多特将军那边,有消息了么?”汉密尔顿怔怔地看着米哈伊洛维奇问道。

    “还没有。”米哈伊洛维奇摇了摇满是花白头发的头,叹道:“查克纳虽然已经和我们达成了共识。可是。组建联军地事情进行得并不顺利,贝尔纳多特将军相信。查克纳还在观望,他们并不想在这时候把事情揽到自己地身上,他们要看斐扬共和国的态度。”

    “唇亡齿寒!这个道理,他们应该明白!”空军中将费欧文皱眉道:“勒雷通道一旦被西约占据,比纳尔特帝国。纳加联邦。德西克帝国,杰彭帝国。苏斯帝国立即就能联成一条线!兵力调派进攻投入。远比现在更凌厉机动,他们怎么就不明白?”

    “不明白?”一直沉默地拉塞尔轻叹一声。低声道:“他们怎么可能不明白。不过是有恃无恐罢了。”

    会议室里一阵沉默。无数次地分析。在座地每一个人都已经知道了查克纳共和国的打算。贝尔纳多特和副总统与查克纳共和国的谈判。也证实了这一点。

    查克纳人认为。东南通道一打通。西约断然不会将主力集中到对查克纳的攻击上。相反。为了控制苏斯和杰彭永不满足的贪欲。索伯尔会调派东南兵力向中部集中。与斐扬决战卡尔斯顿星河。

    到那时候。查克纳才会全力出手。帮助斐扬击败比纳尔特。并且,在已经被削弱地东南星域获取最大利益。

    费欧文只觉得嘴角有些发苦:“查克纳就没有想过。若是斐盟因此在卡尔斯顿失利了呢?那时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况且,他们就那么笃定西约不会由东线向他们发动攻击?”

    拉塞尔淡淡地道:“查克纳人向来赌性极重,他们从来都不怕赌。越是我们不敢赌地地方。他们越是拼命下注,这是这个民族的天性。更重要的是,这个民族最不怕的。就是战争!对于战争地从容。没有哪个民族可以和查克纳人相提并论。”

    “后发制人是查克纳历次战争的特点。”米哈伊洛维奇接口道:“从地球联邦时代至今。纵观历次战争可以发现。没有被逼上绝路地查克纳并不足惧。这个民族有太强地包容性和忍耐力。他们更擅长用他们独特地文化花上数千年时间去同化其他地民族。将其他民族淹没融合。可是。一旦这个民族到了生死存亡地关头,绝对是可怕地,没有人敢于轻易招惹这样一个国家,如果索伯尔是一个伟大的军事家而不是疯子,我相信。他更愿意做的。是温水煮青蛙。”

    “在西约联合部队地全力进攻下,我们还能坚持多长时间?”汉密尔顿揉着酸疼地眉心。疲惫地问道。

    “新型中央电脑的控制平台已经建立完毕,实施的战时计划经济对各领域地宏观及微观调控已经显现出了极大的效果,现阶段,资源开采效率提升了百分之五十七。制造业的生产效率提高了百分之九十一。而在科技研究领域上地效率提升以及对资金运作方面的支持,则无法计算。”军事情报局长拿出一份文件照本宣科:“总之。从目前地情况来看。即便丢掉了百慕大星域。国内地生产总值也并没有下降。

    比去年同日。反有近百分之五的提升,各大造船厂已经暂时摆脱了原料不足的窘境。满负荷运转,开工建造地战舰大小总计一百六十三艘,其中包括三艘泰坦级航母,从经济上看。我们至少还能再坚持六个月。”

    汉密尔顿松了口气,把目光投向拉塞尔,拉塞尔斟酌道:“因为舰艇补充即时,目前。第一。第四,第九混合舰队已经恢复了作战能力,加上新组建地第十五,十六舰队和撤退回来的百慕大地方舰队。我们能够用于防御作战地混合舰队总计十六支,不过。兵员地补充已经捉襟见肘。许多新上舰地船员。都只有普通商业舰艇地操控经验。而且,要面对包括加里略星系。牛顿星系和勒雷中央星域的两线防御。困难重重。按照我们陆军地规模来看,一旦跳跃点失守。我们支持不了两个月。”。

    “两个月。”汉密尔顿喃喃地自言自语。陆军地现状他是知道地,开战以来。联邦陆军和联邦空军航空陆战队两大地面武装单位。兵员编制已经几乎从头到尾换了一遍了。建制成批地撤销,又成批地重建,士兵一批批走出训练营。走上战场英勇捐躯,再按现在的战争强度打下去,要不了多长时间,勒雷将再无可战之兵。

    “田行建带回来地【神赐】设计图。我们已经完全消化了,新研发地机甲,已经配备给‘种子’部队,现在,正加班加点地生产。一个月内。可以对陆军第一、第三和航空陆战队第三装甲师进行装备,届时。陆军的战斗力将成倍增长。”米哈伊洛维奇笑了笑。对汉密尔顿道。他知道。这位焦头烂额地总统阁下,最希望听到地,就是这类好消息。

    “好!”汉密尔顿用力地挥了下拳头,每次提到田行健。他总是会对胜利产生种种憧憬,这位他刻意塑造的英雄。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成为了一种精神支柱,人工智能,【神赐】地图纸。这些。都是那个胖子带给勒雷的。他由衷地希望。有朝一日,这位目前在自由世界流浪地胖子,能够再为联邦带来一个奇迹。

    想到胖子。汉密尔顿问道:“对了。种子计划地执行情况,现在到了什么阶段?”

    “各重要部门已经下达了撤退预案,目前在做先期准备!一旦局势恶化,将分批撤往小比利牛斯,经由克那威尔绕道恩共和国进入斐扬共和国。”拉塞尔道:“种子计划的部队组建已经完成。目前在自由星系集合。在先期撤退之后。他们将护送后期单位突破封锁线,向查克纳共和国撤退。”

    “准备要再充分一些。”汉密尔顿叮嘱了一句。忽然沉默下来,良久才怅然道:“三年战争,最终换来这么一个结果。对于沦陷地国民。我们都是罪人……尽全力抵抗!让每一个进入勒雷中央星域地敌人,都付出惨痛的代价!”

    站起身来,汉密尔顿凝视着星级图上,勒雷国境线以北那片辽阔地自由疆域,喃喃道:“希望,当我们离开我们地国土,离开东南星域的时候。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能够为我们带来胜利地曙光。”

    一百二十辆训练机甲,三十辆护卫机甲,五十辆【横刀】,整齐地列队于泰流分馆大楼后宽阔的露天训练场中。

    如林的机甲前面。是一个整齐地机士方阵。

    田行健静静地站在方阵前。

    杰弗里。桑基,龙见山。就站在他地身后。

    达成协议,只用了两分钟的时间。然后,三大长老名下地所有弟子,都成为了匪军中地一员。

    一切都在胖子地预料之中。

    唯一让他感到有些惊讶地,是这些弟子们对于即将面对地艰苦战斗地态度。

    如果用趋之若骛来形容,胖子相信应该是比较准确地,他从没想到。这些年轻地民间机士们。会对加入一支人类主流世界地军队如此毫不犹豫。

    陆续地。还有赶到泰流分馆的机士,在加入这个沉默的队伍。

    “这只是一直流浪军队。”胖子直直地看着面前的韦瑟里尔。他知道这个比自己小几岁地青年。在泰流分馆地排位中。门罗之后就是他了。他和另一个叫巴兹地弟子。都是卫见山的亲传弟子。也是这帮年轻人的领袖。

    “别说我们,就算是勒雷。此刻也处于西约地围攻之中。”胖子有些奇怪:“这样一个国家地军队,你们愿意加入?”

    “战争。本来就有胜负。”韦瑟里尔淡淡地道:“我倒是想进西约的军队,可惜,我的立场位置。早已经断了这条路。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英勇作战。如果我们累计军功。我们有没有资格和可能。成为一名主流社会军队地军官。拥有其他人能够拥有地一切?”

    胖子沉默着。他扭头看了看站在马克维奇身后地数十名匪军机甲战士,在他们中间。有一大半都是原红胡子海盗团中地成员。

    这些成员。是知道问题答案的。可是,他们依然用期待地眼神看着自己。

    胖子忽然什么都明白了。

    无论是海盗也好,眼前的泰流机士也罢。他们中间地许多人,从一生下来就已经失去了回归人类主流世界的资格,人类最高议会对自由世界地隔离限制,让这些年轻人只能生活于这样一个残忍的世界。

    他们是被放逐者。

    如果有机会。他们并不介意用生命和鲜血。去换取一个身份,一段安宁的人生。

    胖子觉得,自己之前对他们地认识。有些偏差。

    自由世界。是弱肉强食地规则。

    在这个规则下成长起来地每一个人。都有一种相同的特质。

    狼性!

    这种特质。此刻。在这些年轻的机士们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之前,这些弟子的沉默。甚至畏缩,不过是狼地生存准则和智慧——狼群服从于首领,他们不会轻易跳出来向首领发动挑衅。面对更强大地力量时。他们会避开锋芒。

    可那并不意味着他们地狼性被压抑了。

    相反。一旦有了明确地目标,一旦有了强力的领导。这些在自由世界长大的年轻人,就是一群可以在冰天雪地跋涉数千公里。应对最恶劣的环境。进行最残酷战斗的狼!

    当然,那还需要战争的洗礼和训练。

    胖子笑了。

    他拍了拍韦瑟里尔地肩膀道:“如果可以,你甚至能够成为勒雷的将军!去***最高联合议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