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六卷 第七十六章 开始于普罗镇

    “绝杀流的绝杀军团,已经离开里尔港,分三路向中心城进发。其各大城市分布的分馆,也已经全面聚集所属势力。目前,仙龙港,奥斯陆港,步兵港以及中心城华尔兹大道,暴熊会和灰狼帮已经全面开战,双方没有动用机甲和重武器........”

    “泰流獠牙会的成员,已经接到紧急集合令。中心城总会所在的几条街,已经被他们武装封锁。有迹象表面,他们会分派兵力,支援暴熊会争夺华尔兹大道的控制权。为进攻绝杀流总部扫清障碍。”

    “泰流斗牛士佣兵团分布于泰晤士港,白令港,中心城,仙龙港的分团,已经出动。目前,正和绝杀流所属的金棕榈佣兵团对峙。双方都把争夺重心,放到了当地机甲分馆和工业区以及地面港口,仓库以及交通要道。其配备的装甲部队,已经全部出动。”

    “破山流的破军营,已经离开了驻守基地,一部向中心城进发,一部赶往仙龙港。其他的几路,行踪暂时不明,监控人员的情报,目前正在汇总。”

    “恶魔之眼海盗团及斗牛士佣兵团的舰队一部,已经进驻泰流星际骆驼商团控制的13号和1号空港,并封锁了航道,有迹象表面,他们的主力并不在空港内,地面战斗一旦爆发,恶魔之眼海盗团应该会协助斗牛士佣兵团,夺取仙龙港极其上空21号空港的控制权。”

    “绝杀流所属的天蝎海盗团,已经进入玛尔斯星系,主力动向不明。其第三分舰队。目前正在21号空港补给。”

    “破山流所属血色屠刀海盗团,已经封锁第二十三和第二十五号空港,通往奥丁自由港地b级航道,也有他们地分舰队踪迹。”

    塞尔沃尔用洁白的绒布,轻轻地擦拭着手里的能量枪。耳边。情报官正将汇集到北方商业联盟总部的一条条情报念给他听。

    手里的枪,是古董。枪柄和枪管位置,雕刻着一支德西克雅典娜星系特有地刺虎。这是纳德米克王朝的标志。从纳德米克王朝灭亡,国家分裂成德西克,加查林,勒雷以及塔塔尼亚一部之后,这把属于皇室的枪。就一直跟随着塞尔沃尔的祖先。

    将流失在外的皇室珍宝。再度放置于重新屹立于世的皇室大殿之中,一直是纳德米克王朝遗族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数百年来,纳德米克王室后裔,以及死忠于皇室地卫队,贵族地后裔,暗地里一直没有放弃努力。

    塞尔沃尔轻轻在合金枪管的雕刻位置哈了口气,温文尔雅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

    在舅舅菲利普于加查林失败之后。自己,终于迎来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个机会,和菲利普在加查林的经营不一样。自己,掌握着一切,不需要借用别人的力量看别人的脸色。乱局过后。整个自由世界。都将成为纳德米克王朝重新振兴的根基!

    把手里的枪,小心翼翼地用天鹅绒布包好。放进枣红色地檀香木盒子。塞尔沃尔接过情报官递上的电子文件夹。

    布置经营自由港这么多年,北方商业联盟庞大的触角,早已经伸到了自由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没有什么,能瞒过这个庞大的情报网。

    自由港地每一条街道,每一个港口都分布着北盟地眼线。而在太空,遍布整个自由航道的自由船坞和空间站,也被北盟控制了相当一部分。

    现在,自由港发生地一切,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几大机甲流派,终于开战了。

    塞尔沃尔情不自禁地冷哼了一声。这些陈旧腐朽的机甲流派,依靠那该死的传统,把持着整个自由世界。而现在,他们的那些狗屁传统,已经一只脚踏进了坟墓!这个世界,权利的基石,是军队,是实力。而不是那些可笑的机甲技法。

    泰流,绝杀流和破山流,还在跟西约抛媚眼,他们设立于德西克,比纳尔特,苏斯和杰彭的分馆四处活动,试图取得西约在自由世界的代理权。可他们不明白,西约的合作对象,永远不会是他们这样的组织。

    西约需要的,是一个军事化的组织,一个严密的,有雄厚资本,可以掌握自由世界的组织。

    尤其是作为第一线的苏斯帝国,对于这条平行于查克纳共和国和萨勒加联邦之间的自由航道,要求更是苛刻。要想从他们的手中获取军事装备,获取资金,就必须以护卫掌控自由航道作为代价。

    能满足这些条件的组织,在玛尔斯自由港,除了北盟还能有谁?

    “红胡子海盗分舰队进入玛尔斯星系?”

    电子文件里,一条情报引起了塞尔沃尔的兴趣,他的手指在桌面上弹了弹,若有所思地道:“红胡子海盗团,有一个多月没有露面了?”

    “是的,会长。”情报官恭声道:“他们这个时候出现,显得很不寻常。我们的人,正在密切关注。不过,这支分舰队的实力,似乎并不能对自由港局势产生任何影响,而他们向来不和流派打交道,也不喜欢介入西约和斐盟之间,所以,他们的目的,我们暂时还不清楚。”

    “嘿。13号空港,18号空港。”塞尔沃尔嗤笑一声,指着文件道:“看看他们出现的空域,巴巴罗萨这是想给斯蒂尔曼添添堵。那家伙,向来是睚眦必报的。自由港开盘对赌恶魔之眼和红胡子的对决,他的赔率一直远远落后于斯蒂尔曼。这位骄傲的黄金三角星域的霸主,想必早已经怒火冲天。获得了西约巡洋舰地斯蒂尔曼,一直在搜寻他地基地。放出话来。又极力挑衅。如果巴巴罗萨不趁现在来给恶魔之眼找点麻烦,那我倒要怀疑他是不是准备收拾包袱回他的三角星域了。”

    “恶魔之眼的主力,目前全部集结到了玛尔斯星系。”情报官点头道:“他们和泰流,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斯蒂尔曼现在必须全力支持库伯夺取自由港的控制权。这个时候。巴巴罗萨大摇大摆地出现在玛尔斯星系,只怕斯蒂尔曼也头疼地很。”。

    “不过是一帮乡巴佬打架罢了。”塞尔沃尔嗤之以鼻:“几帮抡刀动枪的流氓,几支只有轻型武器配备的雇佣军,几支民用舰艇组合的舰队,就想夺取自由港的控制权,这帮流派的土老肥,也想得太天真了。”

    继续浏览文件。塞尔沃尔的脸色。慢慢地沉了下来。

    如果说暴熊会和灰狼帮地战斗不过是一群流氓打架,如果说各大流派聚集地势力不过是一群还停留在原始利益集合规则下的乌合之众,那么,情报中最后一个人和他所控制的势力,就不得不让塞尔沃尔感到威胁了。

    苏刻舟和他的隆兴会!这个查克纳移民,还有他那带着深深查克纳印记的隆兴会,绝对不是一帮乌合之众。

    情报表明,此刻,隆兴会的赤旗舰队和青旗舰队已经离开玛尔斯自由港。去向不明。而隆兴会旗下最强大的地面武装汉骑兵机甲团,也已经全面出动,护卫隆兴会在各港口城市所属工业区及交通要道。

    庞大的隆兴会,当然不仅仅只有这么一点点实力。可是,北方商业联盟能够得到的情报。却只有这么多。

    情报地简短。让塞尔沃尔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增派人手,密切关注隆兴会的动向!”塞尔沃尔望着窗外远处升腾而且的一股浓烟。良久,又断然厉声道:“命令血翼舰队,立刻探明隆兴会赤旗和青旗舰队的动向,血影机甲团出动,切断白令港,潜龙港和中心城地通道。在中心城流派战争结束之前,不能放隆兴会一兵一卒进来!”

    “是!”

    远方地浓烟翻滚着,直冲天际。

    那是普罗镇的方向。瞳孔猛烈收缩地,不仅仅是中川大辉。还有普罗第一大道上的每一个人。

    当数十辆机甲,从第一大道和第二大道交界的路口如同潮水般向哈里曼和护卫他的三辆绝杀流机甲发动冲锋时,没有人能够掩饰自己的惊骇。

    “泰流技法以刚猛为特点,机士所使用的机甲体型厚重。为增强速度及爆发力,多采用双引擎及双辅助推进器结构。故而,在短程冲刺阶段,反有优势。也因此,能量消耗巨大,长时间全力战斗,是他们的劣势。”

    这是《民间机甲流派大全》一书中,对泰流依其技法特征而开发的现代机甲所做的概括。这也是所有人对泰流机甲的印象。

    此刻,自路口冲出来的机甲,虽然不明型号,可是,厚重的机型和闪电般的速度,加上辅助推进器的双喷口离子流,无一不显露着这些神秘机甲的身份!

    “库伯,竟然就这么悍然动手了!”

    除了库伯和中川大辉,在所有人的脑海里,迅疾闪过相同的念头。就连站在分馆门口的三位长老和泰流弟子也不例外。

    几大流派,一直势成水火,当东南星域的战争,已经深刻改变这个星球的时候,谁都知道,流派之间翻脸开战是早晚的事。只不过,因为自由港的势力错综复杂,谁也没把握一口吃掉所有对手,事情,就一直拖着。

    没想到,这预期已久的一天,竟然就这么实实在在地降临了。

    “果然不出所料!”

    “库伯疯了!”

    “够卑鄙,够狠!”

    在一片惊呼声中,三辆一直保持着警惕的绝杀流机甲。迅疾将哈里曼护在了身后。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机甲和飞行车群中,一直在暗中严密保护地十余辆绝杀流机甲也已经排众而出,飞快地冲上来支援。

    普罗镇第一大道,长四公里,宽近三百米。街道两侧。是高耸入云地摩天大厦和更高的太空城。这些建筑,几乎都是合金剪力墙结构。这是为了抵御玛尔斯星球频繁的地壳活动。在这条长街和雄伟的建筑对比下,人类也好,飞行车和机甲也罢,不过是一只只在参天大树下爬行的蚂蚁。

    可就是这些蚂蚁,卷起了一场猛烈地风暴!

    从路口到泰流分馆所在地位置,不过两公里距离。这点距离。在机甲的脚下。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

    双方的机甲,如同潮水一般,同时向中间涌去。

    越来越近,终于,两股潮头猛地撞击到了一起。“当当当”,只一瞬间,伏击的“泰流”机甲已经和绝杀流的三辆护卫机甲对了十几记拳脚。在场的人,只能听见一连串震耳欲聋地金铁交鸣。巨大地声响,在高楼之间回荡着。三辆分别由绝杀流地机甲统领驾驶的护卫机甲虽然在二十多辆“泰流机甲”的围攻中左支右绌。落于绝对的下风。可是,他们争取的这几秒钟时间,已经足够哈里曼逃脱一劫。

    支援的绝杀流机甲,在几秒钟之后加入了战团。机甲碰撞的声浪,仿佛爆炸地冲击波一般扩散开来。第一大道结实的路面。在机甲铁掌下寸寸龟裂。飞旋的机械臂带起呼啸地风声。卷起飞沙走石。两侧大楼的装饰玻璃,在剧烈地震荡中接二连三地发出清脆地碎裂声响。从高处如同冰雹般坠落在地上,碎片飞溅。

    围观民众在惊恐地纷纷走避。只有几个拼命的摄影记者,还扛着摄像机在刺耳地尖叫声和钢铁机甲的狂暴碰撞声中冒死拍摄。

    “杀!”

    双方机甲同时爆发出一声呐喊。金铁交鸣中,几辆被击飞的机甲翻滚着横跌出去,撞碎了附近大楼地门厅和橱窗,压扁了路边地飞行车,一片狼藉。

    撕破了脸皮,表面上的文章,已经不重要了!

    火药已经被点燃,现在唯一需要做地,就是让敌人粉身碎骨!

    库伯和中川大辉,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就在几秒钟之前,他们还想着怎么借刀杀人,怎么将脏水泼到破山流的身上。

    可是现在,有人抢在他们之前,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了泰流身上!时机的掌握,恰好到处。正是泰流将动未动的时候。

    库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要再过几分钟,自己的计划就会被执行下去。可是现在,一切都被改变了!和他们盘算中的一样,没有证据证明这些忽然杀出来的机甲是谁的话,这个摆在众目睽睽之下的黑锅,就只能泰流来背。。

    算计别人的,最终落在了自己头上。这忽如其来地峰回路转,实在让库伯憋屈得发狂!

    这种憋屈,他已经受够了。

    “动手!立刻给我动手!”库伯脸上的肌肉飞快地抽搐着,神经质一般狂叫。

    “动手?”中川大辉震惊地看着库伯:“现在?”

    “已经有人抢在我们之前下手了。”库伯恨得眼冒红光:“一定是那个胖子!这个黑锅,泰流背定了。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以牙还牙,把水泼到绝杀流的身上。只要杀了那个胖子,我就不信斐盟和绝杀流掐不起来!”

    中川大辉打开手腕上的通讯器微微犹豫了一下,想到自己惨死于胖子手下的侄子,旋即丢开一切顾虑,狠声道:“所有人听着,立刻动手。”

    胖子呆呆地看着窗外第一大道上那一场呼啸的金属风暴,眼睛有些发直。

    ***,这是怎么回事?

    早在到自由港来之前,胖子就憋着劲要把这场风暴给鼓动起来。所以,他抓住库伯的软肋。挤进了泰流。又干净利落地除掉门罗等人,清洗普罗分馆,更在库伯反应过来之前,用连踢九馆的惊人方式,激化流派之间地矛盾。

    所有地这一切。就发生在短短四十八小时以内。对泰流也好,对整个自由世界也罢,这一切,都如同不及掩耳的迅雷一般。无论库伯和其他流派是否意识到这背后的隐秘,是否怀疑这是一个阴谋,他们的矛盾激化,已经是既成事实。

    不管怎么样。先造成既成事实再说。这就是胖子来这里的宗旨。想要拯救勒雷,想要拥有足够地力量,就必须让这些根深蒂固的流派在火并之中消耗实力。只有那些失败的势力走投无路,才有匪军火中取栗的机会。

    现在的匪军,除了几艘改装舰艇以外,在地面部队上,完全是一个空架子。所拥有的,不过是伯蓝玫瑰号上的二十多名太空机甲战士和海盗团里地百来个机士。而这些人中,大部分是普通战士。能够得上级别地,都少之又少。用军方等级来看,最高的,也不过是六级机甲战士。

    经过在海盗基地的几个星期训练,这些机甲战士的操控水平大有长进。胖子相信。如果是战场上的生死搏杀,这一百二十六名机甲战士。绝对可以成倍地击溃自由港的那些高等级民间机士。

    因为,他们掌握的,都是胖子精炼出来的近身格杀技巧和配备重火力能量炮远近集合的战术!这些东西,民间机甲流派技法里面是没有地。

    为了把火烧得更旺一些,胖子让契科夫将这一百多名机士都派了出来。一部分留在空港接应,最精锐的五十名战士,则分批进入了普罗镇。

    胖子不会让流派战争停留在传统的解决方式上----只要绝杀流或者破山流敢来泰流分馆踢馆,他就敢冲他们下手!

    进入普罗镇的匪军战士,已经做好了准备,正在等待胖子的命令。

    可是----谁成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竟然有人把胖子计划中地活儿,给抢先干了!

    田行健憨憨地挠了挠脑袋,叹了口气。

    自己能做地,果然只是开头。接下来的局势,已经不是自己能够掌控地了。自由世界这趟水太深,看看那些向绝杀流发动攻击的机甲,如果库伯不是疯子,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有人早就做好了搅局的准备!他们制造的机甲和训练的机士,都极度模仿泰流风格!这绝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

    “破山流?”胖子脑子打着转,越想越觉得这玛尔斯自由港的事情邪乎。人类主流社会干不出的事情,在这个边缘世界却是百无禁忌,这些整天勾心斗角杀人越货的主儿,干什么坏事都是天经地义,那脑子里,从小转都就是阴谋诡计。

    自己,不过是抓住了库伯出现在幻影流主馆那一瞬间的机会,才能够在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之前,以泰流为幌子,完成踢馆挑衅激化矛盾。如果真是领着红胡子海盗团跟这些势力一一叫板,那绝对是找死。

    手了抓了个苹果,吭哧啃上一口,嘴里唧唧,胖子看着楼下的三位长老,眼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

    按照和契科夫商量的计划,如果只是搅局的话,这时候就该开跑了。可是,想要抓住泰流,分化这个怪物,三位长老其实都在胖子的袭击范围以内!谁叫这三位沉不住气来着。胖子向来喜欢把能利用的都利用个赶紧,把汁都榨干。知道泰流的内部分化,知道三个老家伙对机甲武学的痴迷,不把他们绑到船上,胖子觉得自己以后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看了看远处,那个依旧用手指在耳朵里转啊转,却目瞪口呆的家伙,胖子打开通讯器:“放弃一号计划,直接执行二号计划!”

    马吉特的耳机里,传来了中川大辉的指令。

    将嘴里地口香糖用手指抠出来,摁在天台地女儿墙上。马吉特那张有着一道从眼角穿过嘴唇直拉到下巴的巨大伤疤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埃伊洛c型狙击枪的电子瞄准镜,早已经对准了普罗分馆的大门。准心,正套在四长老杰弗里地头上,只要轻轻一扣扳机,这位泰流的另一个核心。就将成为墓碑上的历史。

    马吉特喜欢这样的感觉。这是一种将别人的命运握在自己手上的感觉。就如同全知全能的神,站在云霄之上,俯视着芸芸众生,在转念之间做出裁决或者宽容。

    马吉特没有开枪,他在静静地等待着。

    楼下地同伴,将在十秒钟后,由人群中。由附近大楼地门厅里。由拐角处现身出来,向普罗分馆发动袭击。到这里来,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马吉特掏出一张照片,粘在口香糖上。照片里,一个猥琐地胖子不知疲倦地笑着。

    马吉特知道这个胖子是谁。

    就是这个胖子,杀掉了曾经排名第二的霍普金斯。。

    加查林是一个小国家。这个国家,对许多人来说,都完全不了解。除了知道这个国家穷兵黩武以外,似乎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就连他们那支神话军团。在大多数人眼里,也不过是相比勒雷这样的国家,显得更专业一点而已。

    若是把神话军团放到其他的大国去,这支从未下过战场的军团,只怕已经灭亡无数次了。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在杀手这个隐秘的群体中,加查林有一个人物是绝对无法轻视的。

    那就是霍普金斯。这个冷血。疯狂地极端民族主义者,一个天才杀手。

    杀手的排行,并不是看杀人的多少,而是有一套相当精确的分析。任务的困难程度,目标地护卫状况,完成击杀地时间,成功率等等。霍普金斯,能够排名第二,并且牢牢地占据这个位置,已经足够说明他的实力。

    对于所有干这一行地人来说,和霍普金斯这样的高手进行动态狙击,完全是一场噩梦。那绝对是大家在日常祈祷中,诚心乞求避免的状况。

    可是,霍普金斯死了。

    在一场动态狙击中,死在了一个胖子的手里。

    马吉特看着照片上憨笑地胖子,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个胖子当时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干掉霍普金斯的。

    总之,这个胖子出名了。在杀手界里面,想找他的人数不胜数。只不过,由于这个人的资料在一夜之间变得面目全非,真伪难辨,在摸清他的真正实力之前,谁也没有把握动手。毕竟,这是一位勒雷联邦的军人,杀手组织有再大的能耐,也不敢和军队正面对抗,更别提杀手个人了。

    时间流逝,杀手排行榜一直在不断的刷新着。这个胖子,在替代霍普金斯成为第二之后很短的时间内,由于没有杀手身份以及后继任务累计,被丢下了榜。可是,在许多老牌杀手的心里,都记得这么一个人。

    直到有一天,一张天价悬赏的出现,这个家伙才又一次出现在了所有杀手的视线中。

    这个时候,他已经是勒雷联邦的英雄了。

    一个航空陆战队下士出身的机修兵,成长为俘虏加查林皇帝詹姆士的联邦英雄。他杀死斯蒂芬,瓦解正个莫顿家族之后,又踩死霍华德家族家长大公爵维克多,最后更干掉了霍华德家族唯一的继承人瑞特。

    他干的每一件事,都有足够的理由让霍华德家族发布三亿斐元的格杀悬赏。在瑞特死后,这个悬赏,又增加了一亿。

    也就是说,干掉这个胖子,足以让任何一个穷鬼跻身世界富豪之列!四亿斐元,那可是玛尔斯星盾八十亿,勒元近三十亿,查克纳共和币十六亿!

    这个时候,这个名叫田行健的胖子,已经成为了杀手行当中的明星。没有哪个杀手不知道这个家伙。他的照片和能够收集到的所有资料,已经成为了杀手们人手必备的手册。如果有机会,每一个人都希望这个胖子能够倒在自己的枪下。

    不过,在战争时期。要到勒雷去找一个被军方严格保护。身份资料ss级保密地少将,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地任务。除了几个疯子偷偷想办法潜进勒雷,却只能在军事禁区边缘打转外,大部分杀手,都保持了清醒。

    可是。让马吉特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得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个胖子,竟然到了玛尔斯自由港!

    作为斗牛士佣兵团的头号狙击手,马吉特一直看不起火狐杀手团的那些民兵。在成为雇佣兵之前,马吉特就是杰彭帝国地特种兵,战场上杀人无数。如果不是因为争风吃醋干掉了一个贵族的儿子跑到了自由星系。马吉特现在应该在勒雷战场上。至少也是个大校的军衔了。

    火狐那帮胆小鬼不敢干的事情。马吉特敢!在他想来,除了用胆小来形容火狐那帮白痴以外,他想不出别的词,也无法明白为什么这个天上掉落的馅饼,火狐竟然会轻易地放弃掉。

    看着瞄准镜里的泰流普罗分馆,马吉特有些庆幸自己当初地选择。

    如果当初没有干掉那个贵族,自己怎么会有今天这么好地机会。四亿斐元,就在那栋小楼里面。只要目标出现,自己的手指轻轻一扣。下半辈子,就可以找个地方好好享受了!

    海伦用手中的微型摄像机,偷偷地记录着街道上的机甲战斗。

    合金框架结构的泰流分馆,在颤抖着。窗户发出咔咔地声音,墙壁上悬挂的油画。在剧烈地震动。似乎随时都会落下来。

    海伦很害怕,这些都是她从未经历过的。

    不过。在经历了伯蓝玫瑰号的生死突围,以及发生在机甲馆的惊险之后,海伦已经学会了用专注,来缓解内心地恐惧。

    既然已经身处风暴中心,那么,自己就应该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用摄影机记录下来。哪怕是有一天,自己死去,总还会留下这一段真实的历史。

    用镜头记录真实的战争,这个带有强烈使命感的工作,让海伦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只有把自己所有地精力,都投入到这个工作当中,她才不会陷入无边地恐惧。

    女人,有时候比男人更坚强。

    当男人崩溃的时候,女人地坚韧所爆发的力量,是难以想像的。

    现在的海伦,并不知道她的思想由此发生的改变。

    她只知道,在这个胖子身边,自己,将看到一段真实的,波澜壮阔的,不停出现意外和波折的战争历史。

    海伦一直不明白胖子到底是个什么人。

    翻阅以往拍摄的画面,海伦对胖子的认识,每天都在改变。如果说以前这个胖子在她的心目中是一个顶天立地无所不能的英雄。那么现在,这死胖子多了很多种身份。他是猥琐的色鬼,该死的偷窥狂,脑子天马行空的天才,恣意妄行的白痴,还是一个在拍摄的镜头里,经常能够发现他的恐惧的胆小鬼。在伯蓝玫瑰号上的录像里,胖子的怒吼声中,他的两腿在发抖。。

    在红胡子海盗基地里,走出电梯时的胖子,眼睛里除了迷茫还有如同孩子般地恐惧。

    这些,都被海伦的镜头记录了下来。每次翻看,海伦的心里,总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她渐渐的接受了英雄的真实面目。和以前的认识相比,这样的胖子,和撕去了浪漫展现在海伦生活中的战争一样,更真实!

    是人,就会有恐惧。而英雄和普通人的区别是,他在恐惧中,咬牙坚持。他一直向着渺茫的未来努力。他在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在他的生命历程里,和命运进行搏斗。

    海伦决心记录下这一切。

    一个背负着英雄光环的普通人,在战争中,真实而并不浪漫的生活。

    微型摄像机地镜头转回了房间。

    镜头里。胖子张着大嘴。叼着苹果,鬼祟地蹲在窗台下面,只露出半个头一只眼睛,透过窗帘地缝隙,向外面张望。

    “死胖子!”海伦咬了咬嘴唇。把镜头转向窗外,她动了动窗帘,试图取得更大的拍摄范围。

    对面街道,一道白光闪过。

    “爬下!”

    忽然之间,随着胖子的一声暴喝,海伦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倒在地。

    摄像机失手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翻滚着却依旧在拍摄的镜头中。一枚老式步兵火箭弹,直接穿过了窗帘。当摄像机跌在厚厚的地毯上时,剧烈地爆炸和翻滚的烈火,已然席卷了整个房间。

    当火箭弹在拉出一道浓烟,蹿入那个窗户时,勒雷航空兵上尉,伯蓝玫瑰号太空机甲分队队长,六级机甲战士马克维奇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在接到契科夫的命令后。一直留在红胡子海盗基地里训练的一百二十多辆战斗机甲,就在马克维奇的率领下,乘奥黛丽号走私船,连夜赶到了玛尔斯自由港。并按照计划分批潜伏了下来。

    这一天,马克维奇已经等了很久了。

    作为一名航空兵。马克维奇自加查林入侵勒雷开始。就一直在前线作战。

    从加里略星系到牛顿星系,从卢塞恩到米洛克。勒雷联邦的一次次败退,让马克维奇无比地愤怒和屈辱。

    直到,勒雷陆军在贝尔纳多特地带领下,赢得了米洛克战役。彻底击溃了加查林陆军主力,牛顿星系才终于得以保全。

    随后,在拉塞尔的带领下,勒雷联邦,开始了对加里略星系的反攻。

    而这一切,不得不提到一个名字,那就是田行健。

    正是这个人,在关键时刻看穿了拉塞尔的暗示,读懂了拉塞尔的计划,才让勒雷取得了战略性的逆转。也正是这个人,在马克维奇还跟随联邦第四舰队,护送巨型运输舰空投卢塞恩的时候,他俘虏了加查林皇帝詹姆士,搅乱了整个加查林,让卢塞恩的加查林陆军无心抵抗。

    普通人不知道的东西,作为军人,马克维奇都知道。这个人地事迹,总会出现在抵抗阵线的每一条战壕,每一艘战舰。

    而作为一名机甲战士,马克维奇,更是这位击败了莱因哈特的英雄的崇拜者。

    胖子和猎人军团的战斗,和德西克机甲地战斗,和神话军团地战斗实况,马克维奇看了一遍又一遍。

    当这个胖子,来到了伯蓝玫瑰号,带领着这艘驱逐舰断后,为卡斯尔玫瑰争取时间时,当他命令撞开敌舰,带领大家死里逃生时,当他夺取了红胡子海盗基地,在萨勒加联邦投降,所有人都几近绝望的情况下,凝聚勒雷人地心气,慑服海盗,改装战舰和机甲,拼命打造一支边缘世界的武装力量时,马克维奇,已经成为了他死心塌地地追随者。

    一支小小的驱逐舰,在宇宙战争中,几乎是可以忽视的力量,可是,在胖子的带领下,这股力量,正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在壮大着。

    不说那艘让人瞠目结舌地魔方,不说拿几艘几乎面目全非的武装商船,不说那几艘隐形侦查舰,还有那些越来越像个人样的海盗们,单说胖子组建的这支地面装甲力量,就足够让马克维奇感到由衷的敬佩!

    十几辆勒雷七代太空机甲,一百多辆海盗基地里的普通民用机甲,被胖子挖空海盗基地的每一个仓库,殚精竭虑另辟蹊径,改装成性能接近八代顶峰的战斗机甲,这样的本事,马克维奇在军队里混了那么久就没见过!

    当随后的训练中,大伙儿发现自己驾驶的机甲,能够一次次轻松完成胖子长官传授的格斗技巧,能够使出那么多匪夷所思的动作和战术时,所有人都只有一个念头----跟着这个胖子干,他怎么折腾自己怎么折腾!相信未来,他能在曲折绝望中,创造奇迹!

    终于接到命令,来到普罗镇的时候,马克维奇和一百多名刻苦训练一个多月的机甲战士都憋着一股劲。终于踏上这块混乱的土地,他们,要打好勒雷人的第一仗。

    在接到田行健通过通讯器下达的命令之后,马克维奇立刻向所属的机甲小队发出了指令。只需要两分钟时间,这些分散隐藏于第一大道周围几条街的机甲,就能迅速集中到这里。

    可是,就在视野里,已经出现了匪军机甲的身影时,一枚火箭弹,射进了那个刚才还跟自己比手势的人的窗户。

    谁都能死,这个人,绝不能死!

    飞速像普罗第一大道聚集的匪军机甲战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高速奔跑中,他们听到了马克维奇悲伤,绝望而疯狂地嚎叫:“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