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六卷 第五十九章 各自图谋

    不是我激动,这件事情和我们有很大的关系!”巴巴道:“我一听哈克说这件事,马上和克劳斯取得了联系。现在,整个自由港都闹翻天了。这可是自由港这么多年来,从未出现过的大事!”

    “有多大?”一旁在胖子办公桌上伏案翻看舰艇图纸的契科夫抬起头来,困惑地道:“不就是一个民间机甲流派被抢了么,这算多大个事儿?”

    “如果你明白这些机甲流派在自由港的地位,就能知道这件事的影响有多大!”巴巴罗萨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从来没有人敢对一个传统机甲流派下手,这一次,恶魔之眼敢公然动手,泰流敢把持流派联合会对受害者幻影流进行打压,这已经足够说明,玛尔斯的局势开始出现问题了。”

    “到底怎么回事?”看巴巴罗萨郑重其事,胖子也终于恢复了清醒:“你说具体一点。泰流又是什么东西?”

    “这么说!一直以来,机甲流派在自由世界,都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巴巴罗萨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自由世界的人,是受不了什么传统教育的。我们一出生,就生活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各国的犯罪者,逃亡者都涌入这个避风港,每天,这里不是你打别人就是别人打你。想要获得基本的生存空间,除了加入某个势力集团以外,最重要的,就是成为机甲流派中地一员!”

    “这就是一个机甲的世界!”巴巴罗萨摊开手:“没有机甲的基本技能。在这里寸步难行。我们从出生就被教导驾驶机甲。企业里的装配机甲,维修机甲,搬运机甲,日常的竞技机甲,格斗机甲,交通机甲乃至各大势力的战斗机甲团,几乎所有的生活,都围绕着机甲。”

    众人都点了点头。在科技发展到今天,人力已经不能胜任许多工作了,不光是自由世界。整个人类社会,都是由机甲构成的。机甲就如同人类对自身的强化外壳,可以帮助人类完成很多依靠肉体无法完成的工作。

    “可以想象,在军事武器受到严格管制,无法拥有能量炮地自由世界,机甲流派的地位有多么崇高。

    ”巴巴罗萨两手交合,紧紧捏在一起:“这些机甲流派千百年来积累的技艺,是自由世界最宝贵的财富。我们不但在生活中依赖于它,在自由世界和其他国家的交流中,也依赖于它。它就是自由世界对整个人类社会唯一地输出!”

    “在自由世界。私人机甲产业已经形成了一条庞大地产业链。”巴巴罗萨喝了口水,接着道:“设计,制造。维修,改装以及周边的零配件,机甲文化,广告,赌博业和展览业,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机甲流派。大部分的机甲。都是依照这些流派发展的机甲技术进行研发的,我们地技能,也从流派而来。尤其是海盗,雇佣军和保安集团,没有接受过机甲流派训练的机士和在流派里进行过系统学习的机士想比,有着很大地差距。这种差距,就是战斗力。”

    “这么说来……”契科夫讶然道:“你们的机甲流派,和我们的军事学院差不多了?”

    “对!”巴巴罗萨道:“你们的军事学院毕业的学员,在军队里占据了多少位置。有多少将军是校友,有多少基层军官因为这层关系联合在一起。你们应该很明白。现在。有一支军队,对一个军事学院发动了攻击。你想想,这件事的影响有多大本身地位远远比军事学院更高。”

    “恶魔之眼为什么这么做?”一直默不作声地胖子问道。

    “这就是重点!”巴巴罗萨看了胖子一眼道:“恶魔之眼的首领斯蒂尔曼,本身是泰流地一员,现在,在玛尔斯自由港排名第三的泰流,很可能已经投靠了西约……”

    将泰流的情况简单讲了一下,巴巴罗萨接着道:“这样一个流派,是不会甘心雌伏于【绝杀】流和【破山】流之下的。尤其是最近两三年,战争爆发前后,泰流的扩张,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他们执行的,是完完全全地顺昌逆亡。任何挡在他们前面的人,不是被他们干掉,就是最终被他们融合。”

    “现在的自由港局势很微妙。”巴巴罗萨皱着眉头端起面前的杯子,说话间,又不知不觉地放下了:“所有人都知道,随着战争地爆发,自由世界总有一天会被重新洗牌。机甲流派的作用,已经随着禁运武器和资源地涌入降低了不少。大家都在打着各自地算盘。泰流这个时候发动,又是和得到了西约支持的恶魔之眼联合,可以想象,在他们背后,一定有西约地全盘打算。这也是【绝杀】流和【破山】流没有参加流派联合会,不与泰流正面对抗的原因!”

    “而对我们的影响是……”胖子接过了巴巴罗萨的话头:“一旦有西约背景的泰流在自由港一手遮天,加上下面投靠西约的各大势力不断壮大,我们的处境会变得越来越危险!到时候,再想在玛尔斯站住脚,所费的力气,比现在要大的多!”

    “就是这样!”巴巴罗萨点头道:“红胡子海盗团和恶魔之眼的矛盾,从一开始就决定了我们和他们不是一条船上的人。即便是要和西约联系,我们也必须绕开他们。现在,就看谁的手脚快,能够在自由世界这场翻天覆地地角逐中抢得先机。他们刚刚动手,我们也要加快行动。除了我们对恶魔之眼的进攻以外,在自由港,我们还必须拉拢足够的势力和泰流对抗。”

    “你的意思,是借用幻影流?”卡尔插话道:“可是。听你这么一说,幻影流地实力并不够和泰流对抗啊。”

    “从他们本身的实力上来说,这的确不是个好的合作伙伴。”巴巴罗萨点头道:“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又的确。

    好机会。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是没办法和那些排名派平起平坐的。而幻影流则不同,况且,这一次他们的宗主已经向泰流发起了魔王级挑战!这是我们的好机会。”

    “魔王级挑战?”胖子一边努力地回忆着当初在首都第一军事学院进行那场偶然地机甲模拟比试时,那两个站在自己模拟舱门口,行师礼的机士。一边对巴巴罗萨问道:“这又是什么东西?”

    “这是机甲流派的地下争端解决途径的一种。”巴巴罗萨道:“挑战规则起源于地下格斗场。在人类各国,地下格斗都有着极广泛的影响和市场,在自由世界尤其如此,在这里,这种被各国明令禁止的比赛,几乎是公开的。”

    “比赛为一场定胜负。以其中一方的死亡为结果。不死不休。虽然在地下格斗中,死亡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对机甲流派来说,这已经是最高级别的争端解决途径了。”巴巴罗萨站了起来。打开契科夫身旁地电脑,调出一份文档,指着上面的画面道:“你们可以看看。这是玛尔斯自由港历年来进行魔王级格斗赛的记录,没有一个失败者能活着走下格斗场。”

    众人聚集在一起,看着电脑上惨不忍睹地格斗实况,听巴巴罗萨接着道:“挑战一旦被提出,通常是没有人拒绝的。事关荣誉尊严不说,谁拒绝挑战,谁就丧失了在自由港继续开馆授徒的资格。即便是输了。陪上一个弟子陪上所有的家业,也远比拒绝挑战遭受唾弃的损失小得多。毕竟,只要假以时日,凭借技法和名声,终有可能东山再起。”

    “所以,魔王级挑战,通常发起者都有极大地把握。挑战发动之前考虑慎之又慎。毕竟,选派的,都是流派最强的弟子。押地都是巨额赌注。一旦有闪失损失惨重。不若这一次……”巴巴罗萨叹道:“老史密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发动挑战,实在让人又是钦佩又是叹息。被恶魔之眼劫掠。又在流派联合会上被泰流打了个措手不及。以他们遭受的羞辱,真要是灰溜溜从联合会上走了。可真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老史密斯孤注一掷,总算为幻影流赢得了最后一个机会。反正论赌本,他没有泰流多,又是这般穷途末路,把泰流拉下水来一场魔王级格斗赛,只怕泰流宗主库伯,也郁闷的很。”

    “老头挺狡猾。”胖子一边笑,一边看着实况里的格斗录像问道:“如果我们能帮幻影流击败泰流,他们能在自由世界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泰流目前在玛尔斯排名第三!”巴巴罗萨道:“幻影流虽然没落,可是,走的是平民路线,在自由世界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真要是击败了泰流,那绝对是最轰动的消息,自由世界,从来不缺打落水狗地人,泰流一败,【绝杀】和【破山】肯定会对他们下手。到那个时候,西约只怕要另找代言人了。不过,想要击败泰流,不是那么容易……”

    “不容易么?”胖子看着录像,嘴角泛起一丝诡异地笑容,招招手道:“来来,咱们好好商量商量。”

    *******************************************

    “这老不死的!”玛尔斯中心城最豪华地幻境夜总会包厢里,库伯手里地雪茄烟头,在昏暗地光线下,划了一个亮红地半圆:“到这地步,还他妈想咬上我一口。”

    “老家伙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地,想玩命博一下。”一旁搂着几乎赤身裸体的女招待上下其手的恶魔之眼二统领彼得森,谄媚地道:“不过,他选谁不行。选咱们泰流,也算是他活到头了!”

    库伯瞟了彼得森一眼,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眼见库伯面色不善,一旁的斯蒂尔曼冲彼得森喝斥道:“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把眼睛都盯在运输舰上,漏掉了客船,现在有这么多麻烦?滚,到外面去。”

    彼得森讪讪地离开了。只剩两个人的房间一片寂静。隔音玻璃窗外,下面大厅里,无数红男绿女正在闪烁变幻地灯光下群魔乱舞。

    “老头手里,恐怕还有什么牌。”库伯的脸,在明灭地雪茄中忽明忽暗:“这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

    “我知道老家伙打什么主意!”斯蒂尔曼端着酒杯,走到库伯身旁:“恐怕这时候,老家伙已经找上【绝杀】流或【破山】流了。他想孤注一掷,以幻影流为赌注,跟那两个流派合作。”

    “那两头狼会答应他?”库伯冷笑着喷出一股浓烟。

    窗外,搂着女招待的彼得森,已经到了大厅,正和一班泰流的打手学员打着招呼。

    库伯看着彼得森道:“这次解决幻影流倒没什么,可要拔掉红胡子海盗团,可不能让他这么干。打掉红胡子,你才真正能说上话,我们和西约谈条件,也更有资本。大家现在绑在一条船上,容不得任何疏忽。”

    “我的人已经全派出去了!”斯蒂尔曼道:“红胡子海盗团,已经消失了一个月。谁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只要找到了,他们就绝对逃不了。”

    “西约手长。”库伯阴沉着脸道:“听说,他们和很多势力都有联系。【绝杀】流也在和他们谈条件,我们的动作要快!你和海雷丁的赔率,已经快到一赔五了。再加上我和老史密斯,这次,我们要作出场好戏,让西约看看,自由世界到底谁说了算!”

    “记住……”库伯拿下嘴里的雪茄,端过斯蒂尔曼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无论是红胡子海盗团,还是幻影流,一定要斩尽杀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