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六卷 第五十六章 赌注

    玛尔斯自由港,是一颗淡蓝色的星球。

    从许多方面来说,自由港的四大港,都和人类的发源地同时也是自由港的中心,上帝之域---地球很相似。

    同样的蓝色星球,同样拥有丰富的水资源,同样经过了过度开采而被抛弃,也同样,是海盗,雇佣军,冒险者和黑社会,自由商团聚集的地方。

    唯一不同的,或许,就是五大自由港所处的位置了。

    玛尔斯自由港,是玛尔斯商业航道的中心,位于东南星域。而奥丁自由港控制的奥丁商业航道,则位于东部偏北。它南与玛尔斯商业航道相连,北与耶稣商业航道相连。

    经过耶稣航道,绕行至人类星际平面图的中心区域,就到了几个大国和超级大国所在的核心星域。而上帝之域地球及其控制的上帝航道,就位于其中。

    另一个自由港安拉港,并不与这四大自由港相连,它独立于最西方,在它周围,多属于保持中立的商业联盟和小型国家。相对来说,目前局势最安稳的,就是安拉港。

    此刻的玛尔斯港,一片繁忙景象。

    密密麻麻悬浮于星球轨道的太空港里,无数大大小小地货船客船和武装舰艇,正络绎不绝地进进出出。港口码头,各种各样地巨型集装箱堆积如山。巨无霸一般地机械臂,在码头上排成一排。不停地旋转屈伸,装卸着货物和集装箱。在它们的身后。一辆辆轨道货运车,正在列队等候。它们将把货物,送往码头外地分货场或者仓库,由那里密密麻麻的货运机甲,进行下一步地分箱搬运和落地储藏工作。

    战争,从表面上看,对自由港来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相反。这里看起来比战争爆发之前更繁荣了。

    可是,只有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才知道,自己的生活,已经被整个人类社会弥漫的硝烟,彻底而深刻地改变了。

    看看客运港。穿梭机从太空港运载落地的,是一群群拖儿带女携家带口地逃难者。他们中间,多是勒雷人和加查林人,也有一部分萨勒加人,莱恩和纳加人,以及少量的塔塔尼亚乃至苏斯,杰彭和查克纳人。

    这样的情形,自由港不是第一次遇见。现在居住在自由港地许多人,都是祖辈躲避战争时到这里扎下根来的。只不过,像如今这样几近疯狂地难民潮。人们还是第一次看见。

    自由港的各大城市。已经人满为患。旅馆,酒店。早已经住满了有钱的逃难者。而城市周边的贫民区里。同样拥挤不堪。原本住在这里的居民,几乎都把空余地房间租了出去。换来一笔不菲的收入。更有甚者,干脆举家搬到了农场和小型城镇,而把房子全部出租。

    即便是这样,也容纳不下接踵而至的逃难者。

    一批批涌入自由港的难民,经历了在城市里短暂的失望后,已经渐渐开始向着边远城镇和农业聚居区跋涉。

    一条条纵贯横穿整个星球的公路的两侧,一眼望去,全是络绎不绝的徒步者。他们提着箱子和包袱,抱着孩子,背着老人,在烈日下艰难地行进着。已经没有足够的车辆供他们抵达目的地了。城市客运中心里,无论是客机还是班车,每天都挂着票已售罄地招牌,私人运输者地车辆,也早已经挤满了人。

    许多人只能选择徒步跋涉。每当有一辆悬浮车或者卡车,从他们身旁经过,他们就会停下脚步,满怀希望地一边张望,一边伸手挥舞。可是,通常他们遭遇的,只是呼啸而过地悬浮车卷起地风。

    让人绝望的,并不只是找不到住地地方或者坐不上车。在这个世界,还有抢劫,诈骗,拐卖,杀人。

    种种罪行每天都在发生,一路上,能碰上几样,只在于运气的好坏。

    这里没有战争,可是,这里是自由世界!

    通往白令港地公路上,一辆豪华波拿巴宽体悬浮车,正平稳地飞驰着。

    路边,一个坐在散乱行李上哭泣的女人,从车窗外一晃而过。

    “应该约束一下了。”车内的一个老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淡淡地道:“弄得太狠了,对我们没什么好处。杀鸡取卵的事情,偶尔痛快一下就行了,让他们别太过分。”

    “是。”坐在老人身旁的中年男子恭声应道。

    老人名叫苏刻舟。这个名字,在自由港的普通民众之中,知道的人很少。可是,如果把自由港的各大势力头领全都聚集起来做一个问卷调查,在最不能忽视的名字中,苏刻舟这三个字,绝对能够排进前五。

    就算有人不知道苏刻舟是谁,那么,只需要有人告诉他隆兴商会的幕后老板,就是这个瘦小的老人,这就行了……不需要再多说一个字。

    明白的,总是会立刻睁大了眼睛,噤若寒蝉。不明白的……也没必要让他明白。在自由港,不知道隆兴商会的,只有白痴。

    自由港,有很多地方,都能看见一个草书的“隆”字。在武装商业舰队的舰艇上,在港口建筑和巨型机械臂上,在巨大的仓库,商场和太空城的外壁上,在机甲上,在悬浮车上,乃至街头殴斗的流氓的纹身上。

    这就是隆兴商会的标志。被打上这个印记的一切,都属于隆兴商会。

    这个商会,和传统意义上的商会不一样。这是一个组织严密,经营范围和涉足领域极其广泛,错综复杂的集团。

    在它地旗下。不但有交通运输,进出口。娱乐,餐饮,酒店,仓储,还有造船,电子,机械等制造企业。并且。它还控制着自由港近百分之八的港口,拥有一支军事化训练地雇佣军和两支武装舰队,在自由港的各大城市,都有它的产业和它的安保团。

    三十年来自由港风云变幻,排在隆兴商会之前的集团垮的垮,散的散。只有这个老牌商会,依然巍然不动。

    这样一个集团地幕后老板,有多大的能量,可想而知。。

    没有人能够漠视苏刻舟的指令。他既然已经发了话,那么在隆兴商会的势力范围内,所有的犯罪活动都将消失的无影无踪。敢在苏刻舟下令之后,依然找食地,将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已经通知下去了。”中年人博格关闭了通讯器,轻声道。

    “嗯。”苏刻舟满是皱纹的眼睛半开半合地看着窗外,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波拿巴飞行车窗外。络绎不绝的难民如同迁徙的羚牛。成群结队缓缓前行。苏刻舟静静地看着,过了良久。他自言自语般问道:“听说。最近航道上,那些海盗越来越过分了?”

    “是。会长。”博格点了点头。作为统领整个集团包括雇佣军和舰队在内所有武装力量的安保主任,他对海盗的情况再了解不过了,当下接着道:“苏斯帝国已经重兵集结在萨勒加联邦边境,整条查克纳通往萨勒加的主航道,已经被他们的护航舰队占据。现在,自由港的商船,只能经商业通道和边缘通道绕行。正是海盗们下手地好机会。”

    “他们怎么发财,我不管。”老人地目光,变得如同刀子般锐利:“可是,如果有人破坏自由世界的规则,这就不是我能够忍受地了。自由港,只能是我们地自由港。这帮海盗和他们背后的势力,手伸得太长了!”

    “我们已经收到消息。”博格道:“西约最近在大肆收买海盗团,为他们提供武器,战舰和资金支持,现在,这些海盗团不光向敌对势力突破封锁线地走私船下手,还向军用运输舰下手。他们的实力,正在急剧膨胀。”

    “这是西约常干的事情。”老人摆了摆手:“如果说整个人类社会,是一场大的战争,那么,在自由世界,就是一场小型的战争!这里的各大势力背后有些什么样的背景,我们都很清楚。迟早,我们的敌人会露出他们的獠牙来。现在,海盗们的猖獗,不过是自由世界重新洗牌的信号而已。”

    “我们应该怎么做?”博格不安地欠了欠身子道:“天蝎,血色屠刀,恶魔之眼三大海盗团,已经获得了西约的巡洋舰和驱逐舰。虽然是老式舰艇,可是,却是完全的军事配备,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老人皱着眉头道:“海盗的破坏性,决定了他们必须受到约束。以前,我们能控制他们,现在同样可以。”

    “您的意思……”博格低声道:“我们……”

    “我们不需要做什么!”老人看向窗外,淡淡地道:“现在,几个海盗团之间的关系很紧张。恶魔之眼的斯蒂尔曼,早等着机会对海雷丁下手。各大势力,甚至下好了注,等着看这场好戏,我们也没必要参与进去。只要在适当的时候,给火里添上一瓢油,就已经足够了。”

    “红胡子海盗团,最近怎么消失了?”自由港中心交易大厅里,一个形容猥琐的中年人,正幸灾乐祸地高谈阔论:“他们的那批矿石,已经在老克劳斯的手里快一个月了。再不来,这批矿石,按规则,可就等于送给老克劳斯了!”

    “是啊,这帮红胡子,说不见就不见了!”大厅里议论纷纷:“那批矿石,可值不少钱!被抢的加索尔商团,还等着买回去呢!”

    “克劳斯,这下你可算赚翻了!”一个交易员冲大厅201号席位里,一个神情悠闲的老头叫道。

    “赚?”老头克劳斯一脸严肃:“就算是我付了头款。这批货我也不能吃。做生意,讲地是信誉良心!海雷丁是我的老客户。这批货,无论如何,我也替他留着。”

    “哈哈哈哈!”交易大厅里,响起了一通哄笑。

    谁都知道,在这个无所不买,无所不卖地自由交易厅里,顶级交易商克劳斯是一个雁过拔毛的老狐狸。要他讲良心。那是别想了,若说他讲信誉,按规则吃掉这批货,那倒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红胡子海盗团,只怕,已经成为历史了?”大厅休息区的沙发上。一个叼着雪茄的光头男子,翘着二郎腿,悠悠地看着沙发另一头,正神色淡淡喝着酒的斯蒂尔曼道:“斯蒂尔曼团长,你今天就给句实话,恶魔之眼,到底对红胡子海盗动手没有?”

    “彼得罗夫帮主见笑了。以你们北极帮的灵通,还不知道么?”斯蒂尔曼微微一笑,摇头道:“红胡子海盗雄霸黄金三角星域这么多年……可不是我们小小地恶魔之眼能惹得起的。况且,在十年前。我们就是他们的手下败将。现在,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而已。”

    “嘿嘿。”光头彼得罗夫一笑道:“斯蒂尔曼。你要跟我说这话。可就没意思了。看看你这次停在港口里的巡洋舰,说你怕海雷丁。这里还真没几个人相信。给句实话,什么时候动手,我可在你身上下了重注!”

    彼得罗夫的话,立刻引起交易大厅里的共鸣。所有人都知道,这次斯蒂尔曼来自由港,可不是为了出手几批劫掠货物那么简单。他这是在耀武扬威。那艘巡洋舰,开进港口地时候连编号都没有去掉。摆明了他背后有西约势力的支持。

    等巡洋舰在船坞里改了颜色,喷上恶魔之眼的标志,红胡子海盗团只怕是有难了。

    “红胡子海盗团输定了!”那个形容猥琐的中年人斩钉截铁地道:“我的钱虽然少,可也算是押上了全部身家!不说别的,看斯蒂尔曼团长这份从容,我就放一百二十万个心!我要是海雷丁,就赶紧卷铺盖回黄金三角星域去!这里,可不是他能玩转的地方!”“就是!就是!我也是押了重注在斯蒂尔曼团长身上。你呢?”

    “那还用说?我连老婆的私房钱都拿出来了!”

    “这一战之后,海盗势力,可就是咱们斯蒂尔曼团长扛大旗了!说我奉承也好,拍马屁也罢,这时候不赶紧的,以后有脸从咱们恶魔之眼手里混饭吃?我还就拍这马屁了!”。

    一时间,谄词如潮。

    “呵呵。”斯蒂尔曼笑而不语,从他矜持的脸上,谁都能看出他地得意来。有了那艘全军事配备地巡洋舰,恶魔之眼,倒的确有得意地本钱。就算是自由港地那些体积更大的战列舰和重型巡洋舰,也不见得是他这艘巡洋舰地对手。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谦虚和低调是没有用的。有实力,就要猖狂就要强势。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你就能获取更多。你的强势,将让许多蠢蠢欲动的势力退避三舍,也能让许多人,为你捧场。

    就如同现在,恶魔之眼出手货物的交易费,已经被下调了五个百分点。交易信用等级,也提高了一级。而等到打垮红胡子海盗团的时候,他们,将正式成为自由世界最主要的势力之

    到那时候,斯蒂尔曼就能坐上自由世界的谈判桌,和那些超级集团,共同讨论利益分配。在巡洋舰出现在港口之前,赌注是恶魔之眼对红胡子一赔一点二,而现在,是一赔三!这已经昭示着,斯蒂尔曼的话,分量越来越重

    只等结局了。

    “克劳斯……”202号席位上的交易员把椅子滑到克劳斯老头的旁边,用胳膊捅了捅他:“你下注在谁身上?”

    “我不赌博!”老头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那东西太刺激,我可受不了。”

    “哦……”交易员有些失望,离开之前,又不死心地问了一句:“红胡子海盗,就没跟你联系?”

    “没有。”老头一脸的困惑:“我也纳闷,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交易员滑着椅子离开了。他没有看见,老狐狸眼中的一丝精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