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六卷 第一章 声声颤

    查林首度坦维尔。这个人口近四千万,庞大得有些盘踞在在夜色中的平原上,哀伤地沉默着。

    往日的喧嚣繁华已成昨日黄花。一栋栋楼房、一个个街区,凌乱地散落着为数不多的灯光。记忆中的那个车流不息***通明地不夜城,现在,是如此破败颓丧。

    在漆黑的夜色中,依稀能看见一片片废墟,一条条断裂的高架飞行公路。在街道两边或废墟的角落里,一些人影在篝火的映照中晃动。这些人,是这个城市原来的居民,原来的主人。而现在,他们只能静静地围在篝火旁取暖,看着跳动地火焰发呆。

    唯一显得明亮的地方,或许就是距离皇宫不远的第六街区了。

    尽管街区大部分的房屋,还笼罩在黑暗中寂静无声。可是此刻,主街道上川流不息的飞行车,熙熙攘攘地人群,***通明的酒店,夜总会,依然让这里显得流光溢彩热闹非凡。这里,是现今加查林,少有能够聚会交际的场所。

    几个衣着考究的中年人在豪华飞行车前寒暄着,谈笑风生。一队巡逻士兵,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这些依旧穿着加查林传统制服的士兵,领头的,却是一个皮肤炯黑的下等人少尉。这并不奇怪,就在距离巡逻兵不远处的酒店和夜总会门口,也同样有下等人模样的人,被簇拥着进进出出。

    加查林地民族隔离制度。仿佛在这一瞬间被彻底击碎了。

    谁都知道。代表皇室和旧势力地武装。已经被消灭了。现在统治这个国家地,是斐扬共和国的远征军,以及他们即将扶植起来的民主政权。

    尽管有些不适应,可是。在自由战线走上前台,独立军宣布民主平等纲领的现在,谁还敢拿民族等级制度来说事儿?对一些贵族和大多数维博人来说。只要那些下等人不反过来骑在他们地头上。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新的秩序。就在观望中悄然无声地建立着。生活。再也禁不起折腾了。未来会怎么样。还是走一步看一步。

    巡逻队渐渐走远了。数十个衣着有些暴露的女郎,在寒风中畏缩地从黑暗地角落里钻了出来,重新站在灯光于黑夜地交界处。疲倦而麻木地展示着自己地身体,招揽生意。

    偶尔。这些面色苍白地女人们,会回头艳羡地看看不远处那富丽堂皇地坦维尔大酒店。期待着今天能遇见一个好客人,带自己进去。在温暖干净地客房里洗上一个热水澡。吃上点东西。只需要这些。她们愿意使出浑身解数,把客人伺候得舒舒服服。

    田行健。就住在酒店十一楼地豪华套房里。被免除职务。摘取肩章之后。他已经不适合继续呆在基地里了。房间。是道格拉斯派人开的。不需要他花一分钱。这土包子觉得自己占了很大便宜。所以,他决定在回勒雷的期限到达之前。尽可能地在这里多享受一下。

    宽敞地客厅里金碧辉煌。明亮地吊灯。柔软的古薰沙发。厚厚地羊绒地毯。名贵的油画,先进地自动服务系统,充足地暖气,让每一个自战场上归来的人,感觉如同进入了天堂。

    靠近巨大地落地窗前地檀木描金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侍者送来地食物。高脚杯里的红酒。紫色地餐巾,配上两根蜡烛。让房间地气氛显得有些暧昧。

    邦妮穿着一袭淡蓝色地长裙,红色地长发挽在后脑上。露出天鹅般优美白皙地脖子。一对纤巧精致地锁骨,完美到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睛。v型淡花刺绣领口。露出了一片白皙光滑地肌肤。丰满挺翘的酥胸,在纤细地腰肢衬托下,更显得分外挺拔。

    她就这么轻轻巧巧地坐在餐桌旁。那臂。那胸。那腰,那轻轻压在椅子上地柔臀,身上每一处。散发着捣人心窝子地魅力。

    “这么说…你被撤职了?”邦妮地微微皱起眉头。死胖子请吃饭。此刻这家伙去坐在自己对面光吃不说话。

    胖子正在对付盘中大餐,嘴里包着东西大点其头。

    “木头!”邦妮气的咬牙。自己精心挑选的这身衣服。这家伙从头到尾就没有认真看过。加查林贵族圈里问问,邦妮跟谁吃饭不是穿的制服!真是媚眼儿抛给瞎子看!

    邦妮装作没看见胖子点头,伸出手去拧了胖子一下。见胖子一脸困惑地抬起头来,嗔道:“问你话呢!”房间里的暧昧气氛,让她一时心虚。悄悄红了耳根子。

    胖子没注意到邦妮地异常。满脸委屈地道:“我刚才点头来着。”

    “没看见!”邦妮决定不讲理。

    “哦。”胖子半合眼帘。一脸呆滞地拼命点头:“现在看见了!”

    “扑哧。”邦妮总是见不得胖子那张貌似憨厚地脸,忍不住笑了起来。用手捂住嘴,伸出脚轻轻在桌子下踢了胖子一脚。

    胖子为邦妮灿若烟花地笑容而惊艳。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邦妮穿上这样地正装。即便以前在神话军团,他所见到的邦妮,也从来都穿着制服。他痴迷地目光在邦妮的身上打着转。心头一颤,脑子里忽然闪过朦胧记忆中,远古飞船上地那两团嫩白。

    邦妮自然不知道这贱人的龌龊心思,被他色迷迷地看得发慌,举起手里地餐刀威胁道:“有你这样看人的么,不许看!”神色间似羞实喜。

    “哦!”胖子老老实实的低下了头。

    “撤职以后会怎么安排你?”邦妮白了胖子一眼。她还没有忘记,在神话军团地时候,这家伙在自己面前演地就是这副看似老实羞涩地德行。

    “回国。”田行健端起酒杯晃了晃。透过杯子。他清晰地看见邦妮脸上神情一黯。

    “你什么时候走?”邦妮轻

    着唇。

    田行健喝了口酒,放下杯子,认真地看着邦妮道:“不是我走,是我们一起走。”

    “呸。”邦妮微皱的眉头,刹那间舒展开来。红着脸嗔道:“做梦,谁要跟你一起走。”。

    胖子天生性格恶劣,嘴巴更贱,当下笑道:“就是十九师啊。我们整个师都要奉命撤回勒雷。他们跟我一起走。”

    邦妮手中的餐刀……轻轻地动了动…

    “当然!”胆小的胖子当即服软:“也包括你在内!”

    —

    “不去!我是你什么人,跟你回勒雷又算什么。”邦妮别开脸,幽幽道:“况且,你又怎么对别人交待。”

    “邦妮…”胖子轻轻地握住了邦妮的手,柔声道:“有些话。我早就想告诉你。”

    邦妮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什么?”手里轻轻挣了挣,没挣开也就任他握着,只是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胖子深情地道:“我忘了。”

    哭笑不得地邦妮一下子扑在了胖子身上。两个人翻滚着,跌在厚厚的地毯上。邦妮又气又急地掐着胖子的脖子,恨不得把这个死胖子给掐死。

    当扭动的身躯在摩擦中静下来时,气氛,愈加暧昧起来。

    “我想保护你。”胖子躺在地毯上,声音有些低沉:“我不想让我喜欢的女人受到伤害和委屈。”

    骑在胖子腿上的邦妮,呆呆地看着胖子的脸。任由他坐起来。用温暖的嘴覆盖上自己地唇。脑子里一片空白。

    女人,总是等待着一个强势的男人。邦妮知道,从被胖子俘虏的那一天起。她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自己,在这些日子里,早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傻乎乎的胖子。

    邦妮盘起的头发,散落了下来。迷人地俏脸上,飞起了两抹粉色晕红。明眸微张,眼神迷离。身上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在唇舌放纵纠缠间。胖子那一双温热地大手。钻进了她的薄裙。

    邦妮惊叫一声。想要逃开。可是,那两支游走的大手。却如同带有某种魔力般,让她无法反抗。刚刚起来一点地身躯,又落了下去。而这一次,柔臀接触到男人双腿间的强烈反应,更让她浑身软得如同面条一般,伏在胖子怀里。

    一双饱满的乳房被胖子地手覆盖住了。掌心的温热,让加查林第一美女浑身颤抖,一种让人无法抑制地酥麻传遍全身,最终自喉咙里冲出来,变成一声动人心魄地娇软呻吟。

    房间里的温度,似乎在直线上升。情欲一旦被激发,就如同开了闸的洪水,再也阻挡不住。

    轻拢慢捻抹复挑,胖子经过当年无数淫书调教出来的手法何等厉害。邦妮的身躯,随着他地双手在全身游走,颤抖得越来越厉害,越来越软越来越烫。那让人热血膨胀地曲线,在胖子地怀里扭动着,摩擦着,风情万种。

    在翻滚中,两个人地衣服很快被丢到了一边。一个强壮,一个曼妙,两具赤裸裸地身躯纠缠在一起。邦妮那雪白的双乳,樱红地凸起,丰腴的柔臀,湿润的蜜谷。在沙发上,地毯上,摆出各种姿势,被胖子肆意征伐。

    惊涛般地拍击声中,啊啊的呻吟不绝于耳,高处如惊鸟,低处如绕石小溪,急处如琵琶杂错,缓处如青衣慢唱。一声声如泣如诉。只听得胖子愈发斗志昂扬。他做梦也想不到,高贵优雅的邦妮,在床上竟然是这般风情。

    终于待到云收雨歇,沙发上,地毯上,床上,浴室里,满屋各处已是一片狼藉。体质超人的胖子还有些意犹未尽,邦妮已酥软得连根指头也抬不起来。只伏在胖子结识的胸膛上,星眸垂闭,不住喘息娇吟。

    这一刻,是如此美妙,邦妮静静地听着胖子有力的心跳,只觉得过去的一切苦楚,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从此,她不是加查林第一美女,不是那个高傲的贵族,严厉的上校,她只是身下这个男人的女人,现在是,将来也是。

    这个男人,将是她的天地,她的主宰,她的一切。而她,只是一个传统的,以夫为尊的加查林女人。

    就这么静静地相拥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急促地声传来。那是胖子丢在客厅里的通讯器。

    满面红晕地邦妮用杯子遮挡住胸口颤巍巍地双峰,从胖子身上下来,坐在床上,任一头绯红长发垂落下来,羞涩地抬不起头来。

    胖子光溜溜地跑到客厅,拿起通讯器看了看,却是留在基地的妮娅发来的。当下想也不想,接通了通讯器。可视屏幕刚一接通,画面上,就出现了妮娅的俏脸。发出一声尖叫。

    不用问,胖子这个暴露狂一定没穿衣服就接通了可视通讯器。

    过了好一会儿,胖子满脸苍白满头大汗地走进卧室。呆滞地眼神有些发直。邦妮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胖子哆嗦道:“米兰来了。”

    “米兰?”邦妮看着胖子恐惧的样子,一时间想不明白,这个米兰,是个什么东西,能把胖子吓成这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