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五卷 第六十八章 突破封锁线(中)

    田行健并不是一个嗜好杀戮的人。

    在大伙儿看来,需要隐藏踪迹悄悄穿越防线的他,实在不可能对一个巡逻小队下手。理由是没有理由且得不偿失。

    可是,加兰德的准星,却套住了距离最近的巡逻兵。天网全景画面上,这个巡逻兵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如果不是他的头颅被混合子弹打出了一个大洞,大家都以为这个士兵只是突发疾病。

    每一个人的心,都剧烈地跳动起来。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出手如电一击夺命。胖子下手好干脆!

    巡逻小队依旧在行进,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几棵大树和茂密的灌木丛,恰好遮挡了他们的视线,他们没有注意到,走在队伍最左侧,负责警戒的战友已经被人打死了。

    第一发子弹,就决定了这是一场杀戳。沉默无声的天网画面中,出现了一幅由绿色和红色为主色调,残酷而艳丽的画面。

    第二个倒下的,是处于巡逻队最后,刚刚结束了例行天网通讯,并抽空将鞋底粘上的厚重泥土刮去的那个士兵。一手撑在一颗大树上低着头的他,再没有抬起头来,一发能量混合弹击穿了他的脑袋。鲜血和脑浆,喷射在大树上。士兵吭都没吭一声,就这么倒下了。

    在他倒下的同时,第三个士兵,也就是逗留了几秒钟,停下来等待他的那个士兵,同样被一发子弹打烂了脑袋。他一直叼在嘴里却并未点燃的香烟,随着脑袋猛然一甩地惯性,打着圈飞了出去。他的身体,倒在了灌木丛中。深深的枝叶,立刻将他掩埋掉了。

    紧接着地被杀的第四个士兵,是处于第三个士兵前面的那个。他也在等待最后一名士兵,只不过。他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在顿了一顿,侧身看了身后停下来地同伴一眼后,他转过了头。

    他并不知道,就在他回头继续前行的这一瞬间,后面的同伴已经倒进了灌木丛中。士兵用肩膀耸了耸枪带,刚走出两步就悄然无声地一头栽倒,一发子弹同样将他的头颅洞穿。

    眼看着天网数个不同角度的画面上四个士兵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击毙,所有人都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巡逻队稍微拉开的间距和几棵遮挡视线的大树,被胖子利用得淋漓尽致。到现在为止。竟然没有人发现,就在这一两秒钟的时间里,自己的四个战友。已经悄然无声地倒下了。

    尤其是指挥部里的几个作战参谋,觉得心都快跳出来了。没有一线作战经历地他们,那里见过这样教科书式的狙杀!那种在一瞬间被隐藏的恶魔无声无息夺取生命地感觉,让他们浑身发冷。对于胖子如此精确而从容的连环错位清除手段,更是觉得匪夷所思。

    巡逻队中路靠前的两个战士。相继爬上了一个两三米高的土丘。土丘边上,有一棵倾斜地树,树下的荆棘有些碍事。他们不得不把注意力都放在追随最前方尖兵地行进路径上。

    第三个攀上土丘的,显然是这个标准加查林步兵班的班长。他上了土丘之后,回身拉了身后背着电子通讯设备地战士一把。由于那棵树的阻碍,他在退了一步之后,不得不放开已经快爬上来的战士,弯腰绕过了那棵树。就在他直起身来的一瞬间,他成为了第五个被狙杀的目标。一发子弹,在他的喉咙上开了一个洞。

    身背通讯设备,埋着头进行最后两步攀爬的士兵。听见了班长身体碰在树上又弹回来扑进荆棘丛中的声音,四肢着地的他,只来得及抬头看一眼,一个血洞就突兀地出现在他地太阳穴。子弹从他另一侧太阳穴贯穿出来,带出一蓬血雾。他的眼睛,瞬间失去了神采,沉重的通讯器,将他的身体带得一偏,歪倒在被雨水冲刷出条条小沟的土丘斜坡上。

    似乎发现了有些不对,中间的两个穿过了荆棘丛的战士停了下来,他们发现身后的同伴并没有跟上来,而此刻,前面作为尖兵的士兵,依旧在缓缓移动着警戒,位于队伍右侧的尖兵,由于地形的原因,已经回收了过来,正和中间的两个士兵面面相觑。

    就在这犹豫和等待的一刹那,一道细如游丝般地光线在这阴暗地丛林中骤然一闪。身处于队伍最右侧密林中的尖兵只觉得胸口被猛然撞了一下,疲倦地双腿仿佛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软软地跪了下来,随即一头栽倒在地。

    “敌袭!”中路的两个士兵眼睁睁看着同伴倒下,来不及出声警告,条件反射中,一左一右向两侧灌木丛中翻滚过去。靠前的士兵,身体还在半空,就被一声如击败革的闷响将心口撕扯出一个洞来,直挺挺地跌倒在地。而他身后刚刚跃进灌木丛的士兵,只来得及发出半声呼号,一发子弹就钻进了他半张的嘴巴。

    这半声呼号,让身处队伍最前方的尖兵立即匍匐了下来,他条件反射地去摸左手战斗辅助装置的频道警报,可惜,就在他的手刚刚摆动到面前的时候,一把格斗刺呼啸着穿过枝叶,将他牢牢地钉在地上。

    丛林里,一片寂静。

    天网屏幕前,也是一片寂静。就连正在指挥队伍与德西克装甲部队交战的几个团长,也忘了眼前炮火连天地战场。每一个人都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目眩神迷。

    十个人的巡逻小队,被胖子分成前后两批在总计不到三十秒钟的时间里尽数击杀,自始自终,这十个巡逻士兵都没有看见他们的敌人,也没有任何回击。就连示警都没有机会!

    这是一场完美的狙杀,以一对十,完美到让人无法置信!

    胖子钻出了隐藏地,飞快地翻下土丘,把第二个被他杀死的士兵从灌木丛中拖了出来。接着。他扒掉这个身材高大的士兵的作战服,然后把自己脱得精光,露出一身白花花地肉,爱怜地自己看了老半天。这才换上衣服。。

    妮娅啐了一口,万般痛苦地用手捂住脸。眼睛里眼波流转,也不知道是气是笑。过了良久,估摸着胖子穿上衣服,这才红着脸,把信息台上地这一小段录像给删除掉。

    作为记者,用影像记录战场上发生的一切就是妮娅的工作。她实在无法想象,如果这段影像被传回勒雷国内,会让多少英雄的仰慕者瞬间崩溃。

    这个死胖子,怎么就那么讨厌!

    回头看邦妮。只见她看似镇定自若地站在那里。左手抱在胸口,却低着头,右手皙长地手指遮住额头和眼睛。仔细看也是用一脸羞红,哭笑不得。

    ******

    巨大的指挥机甲走在非战斗人员的撤退队伍里,一路向东。身后,是隆隆地炮声。十九师和二十五师,已经将德西克先头部队拖住了。驻守在长线岗防线的四个步兵师中,也有两个被抽调了出来,此刻正在向东运动。增援坦维尔北区。延缓德西克前后两路装甲兵力的汇合时间。

    不过,十九师和二十五师,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能几个团从各个方向轮流着进行骚扰牵制,等德西克强攻坦维尔北区的三个装甲师一上来,这样的骚扰也无法继续维持。

    就如同打篮球。再厉害的队伍,如果没有足够的板凳深度,光靠几个主力是无法坚持到全场的。在双方实力势均力敌地情况下,谁的体力更充沛。优秀的替补队员更多,谁就更有把握取得胜利。

    十九师,终究无法独立对抗数倍于己地德西克生力军。万一的希望,只维系在胖子的身上。此刻,几个团长并邦妮,却都猜不透胖子究竟想做什么!他冒着暴露的危险击杀这支巡逻队,难道只是为了换身衣服伪装?

    胖子解下了死亡士兵手臂上的战斗辅助仪,盘腿坐下,右手从背囊里拿出一支维修机械臂,娴熟地将战斗辅助仪拆开来。几分钟后,这个辅助仪被重新启动。矩形屏幕上,出现了被解密地巡查任务简报和任务区域图。

    仔细地查阅了任务描述和地图后,胖子又在其他人身上搜刮了一番,辨明方向,只几步便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在丛林中飞身纵跃风驰电掣。

    看这奔跑疾如闪电地胖子,还被胖子那轻松的解密手段所震惊的邦妮脑中灵光一闪。反复印证着巡查区域图和胖子飞奔地路线,终于恍然大悟!她这才明白过来,其实,那支被狙杀的巡逻队,从一开始,就告诉了所有人一个容易被忽视的信息!

    这个信息就是,他们之所以会离开驻守高地被派遣到这个防线前出地域巡逻,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距离这里十公里外的六号资源公路!

    由于这里是加错后方,是斯蒂芬势力占据绝对电子控制权的区域。在不可能出现敌人大部队的情况下,通常只有当这条维系着加错防御的后勤线有运输车队经过时,这些士兵才会被提前从防线派出,扩大警戒范围,以防袭扰。

    而这一点,在所有人都忽视了的情况下,却没有逃过胖子的缜密。几乎是立刻,胖子就做出了判断。在他前进地道路上,分布着无数这样的巡逻队!想要穿越防线,就必须得到一个战斗辅助仪!

    只有利用辅助仪里的信息,才能推算出其他区域巡逻队此刻的位置,从而顺利的避开他们!更重要的是,在那些巡逻队的身后,将是斯蒂芬集团的天网所忽视的区域。这是胖子接近并越过防线最好的通道!

    所以,这遭遇的第一支巡逻队,对有一手出神入化狙击手段的胖子来说,根本没有放过的理由,非打不可!

    越想得明白,邦妮就越觉得不可思议。能在那么一瞬间进行如此准确的推断并做出决策从容施行,需要一种什么样的冷静和敏锐?胖子,又俨然是一个天生的敌后杀手!到底有什么事是他干不了的?

    胖子在寂静地丛林中无声无息地狂飙突进,仿佛永不知疲倦。他那笨拙的身体,此刻却敏若灵猫。纵跃腾挪于密林丘陵之中,快逾奔马。

    梯云纵、草上飞、蛇行狸翻、八卦游身、凌波微步、神行百变。胖子跑得兴起,这些被小屁孩糅合了科技的轻功,在他强化体质的支撑下,一段段使出来过瘾,惊得天网面前的一帮人张口结舌。

    几次眼看他就要撞在树上,他却能不减速拐出个直角来。几次见高坡大石拦路,他只双腿一弹,轻轻巧巧就跃了上去。许多几乎不见空隙的密林,他脚下几个转折几个错位就穿了过去。

    “轻功!”一个作战参谋终于叫了出来,他实在无法把话憋在心里了。他比手画脚:“中国功夫!”

    大伙儿面面相觑。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古代中国的轻功,或许可以提高奔跑速度和敏捷,可是飞檐走壁踏雪无痕不过是一种传说。可是,眼前出现的一切,竟然再找不到别的解释!难道,这个明显是中国血统的胖子,真的拥有传说中的轻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