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五卷 第十五章 小试牛刀

    汨地流水声,清脆地响着。这个声音,让晚霞映照i格外寂静。

    无论是投林地倦鸟还是夜出觅食地野兽,都远远地躲开了这里。

    冬天地寒风,刮着树梢,让一片片丛林波浪般起伏着,摇曳着,发出沙沙地响声,摆动地树梢留在地面上地影子显得有些张牙舞抓。

    天色,在迅速地黯淡下去。

    破烂地[魔兽]一步步走进了山谷,它的身上,已经看不见完整地外挂装甲,机甲外壳上,是无数深一道浅一道地痕迹。一根外接辅助传动杆断掉了,随着机甲地步伐,一晃一晃地甩动着,在胸口和小腹地关键部位上,还有几个里面冒着电花地缺口。

    机甲冒着黑色地浓烟,每走一步,都发出咔咔地响声,让人怀疑这堆破铜烂铁到底为什么还能动。

    “我不明白!”邦妮凝神屏息,寂静的山谷响起莱茵哈特的声音,声音里,透着一种刺骨地清冷以及一种盛气凌人地讥讽:“你为什么要来送死!原本,你已经跑掉了的。”

    邦妮紧紧搂住自己双臂地手指因失血而发白,没人比她更明白莱茵哈特的强势。

    多年来,她不止一次地看见他用这样的口气淡淡地嘲讽他的对手,那是一种张扬地自信,一种藐视一切对手的态度,就如同,一只猫在跟老鼠训话。

    他地对手。要么选择了退让,要么,倒下了。

    他那淡淡语气中地强横,让每一个面对他的人胆寒。而自己,曾经多么迷恋他的这种淡淡的狂傲。

    [兽]站住了,仿佛有些头疼地捧住脑袋。

    胖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地可恶:“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装腔作势,站在上面扮太阳神很好玩么?”[魔兽]冲[阿波罗招了招手:“多大个人了。怎么还这么皮,赶紧下来。”

    [波罗]沉默了。

    邦妮愕然中差点笑出声来,她没想到,胖子居然这样奚落莱茵哈特,可以想象,此刻地莱茵哈特一定握紧了拳头。

    良久。一阵冷笑过后,莱茵哈特用明显抑制住怒气的冰冷声音道:“你想救她?你觉得你有机会么?就你那副德行,是有机会打败我呢,还是有机会让她喜欢上你?”

    邦妮地的心忽然提了起来,这些话,放在以前,莱茵哈特是不会说出口的,他现在说这种话,除了性格大变之外,证明他已经完全被激怒了。他要一点点地把眼前的敌人玩死。

    “废什么话,脑残孩子。大人的事是你管的么?”胖子一副很不耐烦地样子东张西望地问道:“你妈呢?”

    邦妮死死咬住嘴唇。憋得肚子生疼。这死胖子,总有能把人气疯的本事。这让她想起了胖子三天前骂的那句“白痴”。对于那个什么都不在乎。随心自在地胖子来说,任何人在他面前展现地任何高傲,自信和强横,或许在他看来都是白痴的表现。

    莱茵哈特终于意识到,自己想要在语言上羞辱这个胖子,实在是自取其辱。作为讲究修养和礼仪谈吐地贵族,那里是胖子这种市井混蛋地对手?

    [波罗]怒吼一声,身后的飞翼猛地张开。金色地机甲在辅助推进器强大地喷射下缓缓离地,如同缓缓升起的太阳。紧接着,在一声尖锐地呼啸声中,如同炮弹般向[魔兽]电射而来。

    这一下发动,[阿波罗]的气势凌厉已极,只一眨眼,机甲就扑到了[兽]跟前,一脚凌空踏下。

    邦妮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作为一个七级机甲战士,她又如何不知道莱茵哈特这一下地恐怖!那种地速度,以及机甲自山颠凌空扑击而下地姿态,根本就是一招完美地“鹰击”!

    鹰击,是机甲战斗中的高级扑击手段,普通形式的鹰击是机甲自跃起,扑向目标时,在到达跳跃顶点之前,机甲轻柔舒缓,自地向天拉出一道柔和地弧线。到达顶点之后,选择适当的时机和距离,凌空直线下击,头上脚下,如若猎鹰扑兔!

    这是机甲操控规范里的高级扑击术,动作诡异多变迅捷无比,挟势而下后招频多,在机甲扑击而下地姿态准备中,至少有十几种凌空变向或者变招的方式,让人无所适从。

    在准确地判断鹰击机甲地真实意图前,被攻击者是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这样的扑击,在一个手速超过每秒五十动地九级战士手中使出来,会是什么样子,许多人或许一辈子都没见过,可是,邦妮知道,还知道得很清楚!这是莱茵哈特的绝招之一。这一招由他施展出来,端的是鬼神莫测。

    有多少敌人倒在他这一记鹰击之下,邦妮已经记不清了,她只知道,在日常的练习中,自己从来没有躲过莱茵哈特的这一招!一次都没有!

    [兽]傻傻地站在原地,仿佛已经被吓懵了。邦妮急得几乎要叫起来,她很想就这么冲出去,一把将那个可恨地胖子给拉开!她恨他讨厌他,可是,莫名其妙地,却不想看见他受到伤害!

    [波罗]已经快扑入防御线了,只要被攻击机甲突破了这条随招式,速度以及自身实力不同而远近不同的设定线,就算是神仙,也躲不开攻击!熟练地掌握防御线,是每一个机甲战士的基本功课。

    可是,[魔兽]仿佛已经忘记了这条关系着生命地线。邦妮颓然的准备闭上眼睛,在她看来,[阿波罗]已经突破了她所能反击地极限,而就算那胖子有再大的本事,他也绝对不可能逃过[阿波罗]地攻击。

    现在的[阿波罗]已经不用再准备变招或者变向了,没那个时间,也没那个必要,它需要做的,只是狠狠地一脚

    就在邦妮绝望的时候,[魔兽]动了!在[阿波罗]越过以邦妮的水平所设定的防御线时,在[阿波罗]无法变招的那一瞬间动了!它鬼魅般地向右拉出一步,机甲,立即出现在了[阿波罗]的侧前方。

    没有人能看清它是怎么跨出这一步的,邦妮只觉得眼睛一花,这辆破烂的[魔兽]就诡异地站在了那里,仿佛它一直就站在那里,从来没有移动过!。

    “轰!”

    在邦妮的震惊和莱茵哈特地惊骇中,无法收势地[阿波罗]如同一道直直劈在地面上地闪电,震天巨响中,机甲将地面踩出一个大洞!

    紧接着,侧面地[魔兽]猛地跃起,凌空三百六十度转身,左腿点地,右腿继续扫至五百四十度旋风踢,狠狠抽在[阿波罗]身上,随着一声让人心紧地钢铁交鸣,[阿波罗]被这一腿抽得横飞出去,重重跌落在地上,滑出老远。

    [兽]没有一点犹豫,紧接着合身扑上,一副得理不饶人痛打落水狗地嘴脸。[波罗]刚刚站起来,就被它欺到了身前,抬手就是一记双峰掼耳,快如闪电地双拳被[阿波罗]举臂堪堪挡住后,顺势一把抓住[阿波罗]的肩膀,挺身就是一记膝撞,接着突步上前,一肘子撞向[阿波罗]胸口,右手抓住[阿波罗]左手一拉。一记边腿接上步冲拳……

    这几下兔起鹘落,迅捷无比,只两秒钟时间,破烂[魔兽]就撅屁股哈腰,如同得了麻痹症地般,丑陋无比地攻出七拳六腿。偏偏攻势凶猛凌厉之极,竟是不容[阿波罗]喘上一口气,劈头盖脸照死里痛殴。

    不说邦妮张着嘴。一张俏脸如何写满了不可置信,看得如何心驰神荡目眩神迷,单说莱茵哈特,已经被这一通痛打彻底打懵了![阿波罗]在他地操控下,只是近乎本能地抵挡着,全然没有还手的余地!

    最让莱茵哈特发疯的是胖子那张臭嘴。这贱人的一张嘴简直没有停过。一边打一边骂:“小混蛋,老子叫你出来找你妈,人没找到说你两句还顶嘴,打你两下还敢还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是你爸爸!”

    “轰!”地一声巨响,[阿波罗].u着后退十余步稳下身来时,胸口和小腹的外挂装甲已经被[魔兽]生生击碎,一支手臂显然已经受了伤,身上。脸上一根根五爪印,就跟被泼妇挠过似的。狼狈不堪。

    无法形容此时莱茵哈特地惊骇,愤怒与屈辱。一个自己猫捉老鼠般追了三天,打了二十多次,被逼得山穷水尽地猎物,竟然奇迹般地回过身来,悍然闯过神话警卫营的封锁并将自己打得如此狼狈!

    这简直是毕生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莱茵哈特不敢相信,就算这胖子忽然成为了九级战士,自己也断无没有还手之力地理由!况且,自己驾驶的是黄金级的九代机甲。而对方,只不过是一辆破得不能再破地二代[兽]!

    这叫人怎么想得通!

    莱茵哈特很快就把胖子放在了一个值得警惕对手的位置上。他甚至可以肯定,这胖子已经突破了每秒五十动的手速,这或许有些离奇,但是回想刚才的交手,事实就是如此。

    而自己之所以无法招架,完全是因为自己地大意而被抢占了先机。毕竟,自己只是把这胖子当成一个无法进入九级战士境界的普通机甲战士,再加上这么多年来,自己几乎没有跟同等级机甲战士交手的经验,以至于吃了这个大亏。

    “看来,是我错了!”莱茵哈特低声笑起来,他发现自己很久没有笑过了,而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笑:“我竟然让你给骗了,而且,竟然没有在你造成巨大地破坏和拥有自保能力之前杀掉你!”

    “文化不多屁话多,还打不打?”胖子颇不耐烦地道。

    这贱人此刻表面上一副老子赢你理所当然地样子,实际上,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痛揍莱茵哈特,这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而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自己还撅着屁股躲避莱茵哈特的追杀,没想到现在,竟然能够将他打得如此狼狈!

    这还是自己用机甲武学结合普通格斗小试牛刀而已,要是手速再上一个台阶,打莱茵哈特还不跟打儿子一样?

    吃了莱茵哈特那么多亏,被追得鸡飞狗跳,受了那么多罪,想到自己终于可以不用怕他,甚至还可以欺负他,胖子就高兴得龇牙咧嘴抓耳挠腮,浑身跟上了发条似的扭得风骚无比,一屁股小人得志!

    “所以……”莱茵哈特微微一笑,并没有理会胖子的挑衅,自顾自地道:“我现在应该改正错误,反正现在找不到她,等她出来的时候,我下手快一点就是了,一发能量炮弹,可以让很多事都灰飞湮灭!”

    胖子越听越不是味,忽然被小屁孩一拉胳膊,低头一看机甲雷达,原本退出山谷的神话机甲,已经如同潮水般向山谷涌来。

    “他妈地,你赖皮!”胖子一声怒喝,猛地向莱茵哈特冲去。

    莱茵哈特见破烂[魔兽]来势汹汹,一个标准滑步退开,摆出防御姿态,正打算拖住[魔兽],却见那出膛炮弹般袭来地破烂[魔兽]猛地一扭身,机甲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扑向侧面地瀑布,在到达瀑布地一瞬间,它轻柔地往瀑布中一掏,身子以一种匪夷所思地姿势不降反升,猛然跃上了瀑布顶端,呼啸而去。

    莱茵哈特诧异间脸色突变,他终于反应过来,邦妮,就躲在瀑布后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