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五卷 第十章 人性的黑暗(下)

    辆机甲缓缓自山顶的丛林中走了出来。在黑夜中i突然却并不让人感觉到鬼樂相反他就如同一个出现在舞会中的绅士那么儒雅从容。

    天上微弱地星光渀佛都聚集在了这辆机甲的身上金色的机身银色的力量线条和飞翼让整个机甲显示出一种无以伦比地魅力——[阿波罗]:._

    一道微弱而夺目地流光在机甲流线型地机身上滑过[阿波罗]终于走出了阴暗地树丛。

    胖子现自己有些哆嗦他强忍住转身就跑的念头侧着身子如同一个被捉奸在床的贱人低眉搭眼浑身颤抖个不停。

    对于这辆[阿波罗]他再熟悉不过了。太阳神系列机甲是比纳尔特帝国出产于2o59年的九代特种机甲全>:分供其本国的精锐特部队装备以外。还向特别提供给西约中一些科技不达国家的高级机甲战士。

    由于莱茵哈特不但是加查林军方中屈一指的将领还是小国中难得一见的九级机甲战士所以他所拥有的这辆[阿波罗]机甲中的黄金级机型。

    胖子艰难地吞了口唾沫一想到面前这个敌人是个驾驶着顶级九代机甲地九级战士。而且渀佛跟自己不共戴天他就觉得不光嘴里有些苦自己的命好象也不怎么甜。他实在很想跟莱茵哈特打个招呼问个好然后解释一下以前所生的一切实在都是误会而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是迫不得已丝毫没有想跟莱茵哈特作对的意思。大家相逢一笑泯恩仇就这么各走各的多好。

    可是最终他还是没敢说出这些话来。

    胖子忧郁地叹了口气他知道就算是自己欺骗了莱茵哈特的信任。侮辱了他的智慧散播了他地**坏了他的大事改了他的机甲杀了他的士兵这些事情都说得过去。上了他的女人这尴尬事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虽然在所有事情中这件事胖子觉得自己最冤。不过他也最明白。给人戴鸀帽子这件事无论冤不冤。都是会挨揍的。

    [波罗]地出现让跨入机舱的邦妮停了下来。她侧着头轮廓柔和地脸在黯淡地星光下失去了血色她的身躯轻轻地颤抖着如同红色波浪般地长在颤抖中微微跳跃着紧紧抓住机舱门舷地纤指在显得有些白。

    [波罗]如同散步一般缓缓走近他的目光瞟了一眼被握在破烂[兽]手中的奥萨利文然后。视若无物地从[兽]身上划过落在邦妮的脸上。他的声音富有磁性奇异地将爱怜与不容置疑糅合在了一起:“邦妮过来!”

    “不!”邦妮的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这轻轻地一个字在这寂静地山顶如同炸响了一记惊雷。

    每一个人都呆住了。这其中甚至包括邦妮自己。

    不提莱茵哈特如何无法置信不看奥萨利文那在惊惧地颤抖中掺杂幸灾乐祸地表情被这道雷轰得面目全非地自然是早已经快小便失禁的胖子他知道自己这下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死也是死。

    叫邦妮过去这不过是莱茵哈特在听到小屁孩那一声亲爱的以后所做地试探而已。他在试探看邦妮是不是因为[魔兽]的威胁而委曲求全。

    “为什么?”莱茵哈特地声音淡淡的渀佛在问一个简单而无关轻重地问题只不过他地目光离开了邦妮落在了破烂[魔兽]的身上。

    “为什么?”邦妮的声音有些颤抖:“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为什么你要这么做菲力普说的那些到底是不是真的?”

    胖子极端忧郁女人真麻烦这些都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她还要当面提出来问一问。好象经过了当事人的证实再受一次打击会**降临一样。

    “因为……”莱茵哈特没有否认他的声音柔和而清晰:“因为我爱你。”

    “他妈地!”胖子觉得自己快**了:“这算什么答案虽然说爱是要做的可是把作掉爱人简化成做*爱未免不够通顺。”

    邦妮呆呆地看着[阿波罗]一:答案让她在不知所措中感到一阵莫名地心悸。

    “这就是你的答案?”她颤声道。

    “还记得小时候么?”莱茵哈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把话题忽然扯了很远:“我总是喜欢带你去捉莫兹奇风蝶。你会放掉它们而我总会把它们制作成标本那时候我就告诉过你只有在最美丽的时候死去美丽才能永恒。”。

    山顶的风让坐在机甲里的胖子也感觉到一阵刺骨地寒冷***有差距啊。自己不过喜欢玩玩s*m人家的变态境界已经升级到了永恒和死亡。

    “你不应该活着的邦妮。”莱茵哈特轻轻地道他的声音柔和而充满磁性渀佛一个沉溺于美景中的诗人正在低声告诉自己眼前的景色有多么美。

    用这样的声音说出来的话让每一个人都有一种毛骨悚然地感觉。

    “你是一个多么美丽而骄傲女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能配得上你!”莱茵哈特喃喃地道:“我曾经以为我会是那个人可是…”他的声音有些狰狞:“我只是一个私生子一个放荡的女人和一个醉酒的男人的产物!”

    胖子和奥萨利文同时打了个寒战他们明白骄傲如莱茵哈特如果在自己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他就绝对不会放自己活着离开!或许在他的眼中自己早已经是一个死人。所以我配不上你这世

    也绝不会有别的男人配得上你。在我终于堕落于地i你应该在最纯洁最美丽的时候死去。”莱茵哈特的的声音里充满了失望:“可惜你没有……”

    [波罗]将头转向一旁傻乎乎地破烂[魔兽]佛要穿透胖子的灵魂。莱茵哈特的声音是那么冷静而从容透着一种淡淡地儒雅和高高在上:“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你居然和这个肮脏而卑贱的胖子在一起你玷污了你的纯洁和智慧!”

    胖子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既然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拼个鱼死网破的念头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

    豁出去了!破烂[魔兽]很轻蔑地打量了[阿波罗]两眼甩出一根中指扩音器里传来了胖子的声音:“呸!白痴!

    在沉默和寂静中这两个字如同一记响亮地耳光狠狠地抽在莱茵哈特的脸上!

    邦妮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的自己忽然很想笑。

    她忽然现莱茵哈特的所谓儒雅和智慧以及他所有的说辞在这两个字面前都显得那么地可笑。

    就在她快要笑出声的一刹那莱茵哈特在盛怒中终于动手了!

    [波罗]的能量炮口闪过一道鲜艳地红光目标是还没有来得及启动机甲地邦妮!

    现在的莱茵哈特。是九级机甲战士。

    杀掉最容易清除的目标避免腹背受敌这原本就是机甲战斗手册中的规范!即使这个目标是邦妮莱茵哈特也绝不犹豫!

    “轰!”

    千钧一中破烂[魔兽]宽大地身影牢牢挡在了这道死亡之光的面前它身上的能量护罩在一瞬间变成了淡红色!而能量弹地爆炸将它丢开的奥萨利文远远抛了出去。

    “启动机甲!”胖子冲邦妮狂喊一声。猛地向[阿波罗]扑去他必须缠住莱茵哈特否则邦妮必死无疑。

    眼见破烂[魔兽]如同一支飞射地利箭向自己扑来莱茵哈特的眼睛闪过一道寒光邦妮与另一个男人合伙对付自己地现实。让他疯。[波罗]静静地站在原地似乎迎面扑来的不是一辆机甲而是..风。

    “轰!”破烂[魔兽]凶狠地铁拳砸在地面上瞬间击出一个大洞泥土飞扬而前一秒还在眼前地[阿波罗]

    “不好!”胖子猛地一拉操控杆机甲猛地一撑地面上身翻转了一百八十度。倒射回去!就在一拳击空的那一刹那他的余光分明看到[波罗]的突击动作——折线突进。

    将直线突进的起点和终点之间地任意一点向左或向右拉开。以躲避敌人或者远程打击这就是折线突进。是机甲操控的高级动作。

    折线突进并不是简单的闪避后的二次突进。这个动作的启动只有一次以巨大地爆力启动后机甲在到达第二点进行转折时并不依靠腿部的蹬力而是依靠启动时预定好的偏心力在高行进中强行改变突进方向。

    就如同一只足球在飞行的时候忽然被另一只球碰过机甲在突进中的线路如同一道转角角度在九十到一百八十度之间地折线。这种突进方式的好处是它地度远远过需要以二次蹬地来改变方向的闪避突进。

    这时候[阿波罗]用出折线突进地目的是什么。胖子用屁股想也知道这个疯子依然将目标放在了邦妮身上!。

    对一个与自己青梅竹马地女人下如此杀手。这让胖子极端鄙夷难道在这个人的心里一切都是用利益来衡量的?

    [波罗]太快了他的启动比破烂[魔兽]快了近两秒!

    在机甲的高突进中两秒足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眼见[阿波罗]已经电射至[金刚]面前而此时的[金刚]才刚刚合上了机舱盖正在启动战斗模式。

    田行健狂吼一声他绝不允许这个受了自己伤害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再一次受到伤害!随着左右两手如同瀑布般洒出“凌波微步”操控程序仰面向后飞射地[逻辑]右手在地面上轻轻一点喷射地辅助推进器推着机甲如同一只凌波轻点地飞鸟向[阿波罗]投去。

    没有人相信在[阿波罗]领先启动一秒地情况下破烂[魔兽]还能追上去!莱茵哈特不相信邦妮也不相信她甚至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刚]在眼前急放大忽然[阿波罗]只觉得脚上一紧飞扑地机甲竟然被生生拉了下去。

    [刚]液压系统完全伸展开来在引擎地高转动的轰鸣中邦妮本能地一拉操控杆机甲猛地向后退开两步。

    [波罗]地右手铁拳差之毫厘地掠过[金刚]的前胸砸在地上机甲的射灯光芒中尘土弥漫。

    “好快!”

    被爆炸地冲击波震伤了内腑又摔断了左腿的奥萨利文此刻完全忘记了逃跑与身上的疼痛他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辆破烂地[魔兽]不断重复着它那诡异如同飞鸟般地纵跃。

    那是什么操控手法?为什么这辆[魔兽]会如同挣脱了时间与空间的束缚般在万无可能的情况下鬼魅般出现在[阿波罗]的身后?

    没有人明白刚才到底生了什么!

    “轰!”

    [兽]被[波罗]反腿一撩踢在的胸口上如同断线地风筝般远远飞出狼狈地砸落在地面上滑出老远。

    “***!”胖子头晕眼花中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九级战士每秒五十动以上的手果然不是盖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