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五卷 第九章 人性的黑暗(上)

    到小屁孩的问题,胖子这才想起邦妮还在这里,任他,也不禁抽搐了两下:“妈的,刚才吓得差点尿裤子,竟然把她给忘了。”作为心理学专家,胖子很明白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和自己潜意识里面不敢面对邦妮有着莫大的关系。

    “想知道?”

    [行者]的机甲坐舱里传来了奥萨利文淡淡地声音,想起刚才对方的回答,他觉得这家伙现在问自己问题简直是自取其辱。

    “嗯!”小屁孩跳上虚拟键盘,很小心地踩了几个键。

    “我他妈不告……”奥萨利文的话还没说完,失去保护系统封锁的[行者]坐舱盖就猛地被人掀飞了,刺眼地机甲射灯让他不由自主地用胳膊挡住了眼睛,只觉得身上一紧,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扔出了坐舱。

    “砰!”奥萨利文摔在地上,身体弹了两下,疼痛让他蜷起了身体,耳边传来那混蛋的声音……

    “这话我说可以,你说就不行,再他妈不学好,小心老子捏出你的蛋黄来。”

    奥萨利文的身子蜷得更紧了,冰冷的地面震动着,那是机甲奔跑和能量弹爆炸所造成的,就在这一天,他失去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一个主力满编团全军覆没,这对于神话军团来说,是一个不可饶恕地耻辱。

    他明白。即便失利地主因是机甲的缺陷,莱茵哈特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自己,实在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替罪羔羊,用以承担一切责任,用以维持莱茵哈特睿智的光芒。

    莱茵哈特甚至不用亲自动手,只要将自己开除出神话军团,存着各种各样心思想要自己命的仇人、陌生人或者那些所谓的朋友,会从每一个可能的地方冒出来干掉自己。

    身上的疼痛牵扯着胃部。奥萨利文剧烈地干呕着,近二十年来的小心翼翼和拼死搏杀,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他发现,自取其辱的原来是自己。

    胖子很鄙夷地看着小屁孩,发出一声无比沉痛地叹息。

    天可怜见。以自己这么正直善良的高贵人品与这样令人发指地人渣在一起,叫人情何以堪。

    探头看了看蜷地面上蜷成一团地奥萨利文,胖子脸上抽抽着,不忍地转过了头,幽怨地对小屁孩道:“真是太过分了,即使对待俘虏你也不能这样做!你这样做,不但有道德,而且会教坏我,让我形成错误地人生观和价值观,让我走上歧路!”

    眼见小屁孩没反应。胖子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道:“你爱做什么做什么。反正我看不下去了,一会捏蛋黄的时候再叫我。”

    小屁孩头也不回地在操控键盘上左一下右一下地跳。它实在懒得搭理这贱人,若非胖子又许诺一个美女机器人,自己壮志未酬,要不,早他妈受不了这贱人自爆了!

    机甲雷达图上,数以百记的高空俯拍画面在翻转着,变得清晰,然后。在矩形红线扫描甄别后迅速消失。

    终于,一幅画面定格并放大。最终占据了整个电脑屏幕。

    远处山坡的丛林中,邦妮静静地坐在地上,而她身旁的一辆[金刚]正伸着手一边跟她说着什么,一边张皇地张望着。四周,零星爆炸的橘红色火团在夜里忽闪,数十辆[金刚]正四散着向远处逃逸。

    “问你,是叔叔看得起你。”小屁孩把从胖子那里尝到的郁闷都转移到了奥萨利文身上,[逻辑]一,就找不到了么?”

    “你找她干什么?”奥萨利文满头大汗地抬起头,胃部的痉挛让他的笑容看起来有些狰狞:“她不是被你劫走了么?你们两个………”说到这里,他的眼睛渐渐亮起来,忽然爆发出一阵疯狂地大笑,这个被莱茵哈特视作禁脔,一直踩在自己头顶,高高在上地女神,竟然……

    奥萨利文的笑声,有一种说不出来地恶毒。

    小屁孩仔细地观察着奥萨利文,一时间不知道这家伙犯了什么病,正困惑间,却见胖子拿起耳麦,用一种很贱地声音道:“这个女人看起来还有几分味道,老子他妈地正想尝个鲜,没想到让她给跑了。你把她交回来,我就放了你!不然……”

    小屁孩一听到这里,心领神会地在键盘上跳了几下,[逻辑]的另一支机械手地中指和拇指蜷缩在一起,对准了奥萨利文的裤裆:“小心老子把你弹鸡鸡弹到死!”

    小屁孩的威胁奥萨利文根本没有听见,他只是失望地喃喃自语:“跑了?你怎么会让她跑掉?”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完全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冲着[魔兽]嘶喊:“你怎么会让她跑掉,你要强奸她,强奸她,强奸那个臭婊子!”

    胖子在心底里发出一声深深地叹息,声音却更淫荡了:“老子怎么干还用你来教?赶紧的,让你的人把她带过来,老子心情好,说不定让你也尝些甜头!”

    “甜头?”奥萨利文猛地挣扎着,指着邦妮所在的方向叫道:“她在那里,你带我过去,我把她交给你!”他抬头看了看远方,急切地道:“动作要快,不然莱茵哈特就来了!”

    [辑]飞奔,胖子看着被机械手提着,在机甲奔驰地寒风中瑟瑟发抖却又亢奋至极地奥萨利文,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地滋味。

    如同,吞下了一只苍蝇般地恶心!

    他知道,奥萨利文之所以会这样,全因为自己给他地“甜头”两个字!

    胖子对于人性和心理的把握,实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地地步,当人处于绝望的时候,心中的怨恨就如同爆发的洪水,总会寻找一个突破口倾泄出来。奥萨利文也不例外,他愤怒而悲哀于自己出生入死,最后得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面前,莱茵哈特的积威,终于无法压制这股怨恨。

    奥萨利文恨莱茵哈特,恨邦妮,他悲哀于这两个人总是那么高高在上,他痛恨莱茵哈特对自己的发配,他几乎恨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可是,他偏偏没有想过,遭遇今天的失败,最大的因素还是因为他自己。。

    如果他能够更小心一点,在一营和二营准备对自由战线高地展开进攻的时候命令后队如同往常一样展开对一营二营的尾部形成保护,如果他能在进攻的同时,对四周多派侦察机甲而不是那么掉以轻心,如果他能在一营二营受到致命打击,发现[金刚]缺陷的时候果断撤退,都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这一切,奥萨利文都没有想到,当他发出最后的突击命令时,他就已经被仇恨的情绪所掌握了,他要整个机甲团陪他一起去死!

    对于绝望中的他来说,没什么可开心的。不过,当他的脑子里电光火石般出现那个猥琐胖子压在女神般的邦妮身上,还有莱茵哈特在一旁气得发疯的场景时,那令人畅快无比的画面让他忍不住高声大笑!

    这是一个可怜可恨而可悲的人的笑声,当他看见仇人所遭受地痛苦比自己更大更悲惨的时候,他会忘掉自己所遭受的一切不幸而感到畅快无比。

    这样的人,从古到今,从来就不少。胖子对这样地心理也很了解,他用两个字就成功地引导了奥萨利文,让他将邦妮交给自己,可是,当他看见小屁孩那困惑地眼神时,他依旧感觉到恶心。

    人工智能,再怎么聪明,终究也不明白人类心里到底有多么的黑暗。

    打扫完战场的匪军开始有条不紊地撤退。

    两千多辆机甲分成两路。分别在拉希德和斯图尔特的带领下,钻入了西北的崇山峻岭之中,向着胖子定下的目的地潜行。

    而胖子,将在找到邦妮之后赶上去汇合。

    到达了邦妮所在的地方,事情进展地比想象中要顺利,当潜行的[逻辑]绕了一个大圈从后面忽然出现在山坡顶上时啊。那辆早已经明白处境地[刚]在奥萨利文的命令下,没有丝毫犹豫就立即解除了战斗状态。

    邦妮坐在地上,笔直白皙地小腿露了一小截出来,并在一起,显得其后草地上的美臀异常柔软而丰腴。当破烂[魔兽]出现在小山坡上时,她有些慌乱地收起了放在膝盖上地下巴,把脸埋进了双腿中,胖子分明看到,她的耳根和脖子泛起一片粉色。

    胖子也有些惊慌,这贱人宁肯邦妮一见自己就挥刀乱砍。那样的话,自己就可以理正言顺地落荒而逃。可是,现在地局面。和他所设想的一样尴尬。

    一时间,山顶一片寂静。打开了坐舱盖的[金刚]静静的站在那里,里面的机甲战士如获大赦般向山下跑去,邦妮静静地坐着,一直没有抬起头来,而在[逻辑]的旁边,奥萨利文死死地盯着邦妮,脸上。有一种肆意报复地残忍。

    “你准备到哪里去?”胖子终于打破了沉默。

    邦妮的脸抬了抬,扭到一边。沉默着。

    胖子脸上抽了抽,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清了清嗓子问道:“咳,我说,那个……”余光瞟见一旁的小屁孩一脸嘲笑,胖子有些恼羞成怒地将耳麦扯了下来,对小屁孩道:“***,笑个屁,有本事你来!”

    话音刚落,胖子就听见小屁孩已经毫不客气地用自己地声音道:“***,我说亲爱地,你到底是跟我走呢还是自己走?”

    “亲爱的?!”

    一时间,在场地三个人全懵了。

    邦妮是又恼又羞。她和这个男人是敌人,两个多月前,她和他还在殊死搏斗。再之前,她是加查林最美丽的女人,最耀眼的那一颗星,高高在上不落凡尘。

    可是,两个多月以来,这一切都被彻底的改变了。

    邦妮恨这个无论笑还是哭都显得那么可恶的死胖子,她被他挟持,处子之身也被他给夺去了。但是,每当想起那一场以一对千的战斗,想起悬崖上的那惊鸿一跳,想起他宽阔而安全的背,想起那让人羞耻而火热地癫狂风雨,邦妮就觉得自己脸上发烧,那绝不是恨的情绪!

    对于这个死胖子,邦妮承认此时地感觉一片混乱,可无论如何,她也没想到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竟然叫自己亲爱的。

    而胖子,此时则咬碎了牙齿悔青了肠子,他恨不得一巴掌抽死眼前这个白痴般的小屁孩,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就是!

    表情最精彩的,则是奥萨利文,他明白自己又一次上了这混蛋胖子的恶当!就在刚才,三两句话之中,自己竟然迷迷糊糊不知不觉中就被他牵着鼻子一路绕了进来。

    一句甜头和适当表现出的恶毒,都无不切合自己当时的心境,让自己在破罐子破摔和报复的心理中,拱手把人交了出来!愤怒中,奥萨利文越想越心惊,这个以前在自己面前摇尾献媚的胖子,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山顶又一次陷入了死寂。

    远处,神话援军的机甲陆续出现在了战场边缘,他们正在小心翼翼地前进,机甲射灯杂乱地扫动着,越来越近。

    邦妮看了看那边,咬了咬嘴唇,终于道:“我跟你走!”她站了起来,向那辆[金刚]走去,临进坐舱时,她忍不住回头狠狠地白了胖子一眼,虽然表情很冷,可无论怎么看,配上她通红地双颊,这个白眼,也免不了有些妩媚。

    胖子一阵心跳,正恍惚间,忽然,一个熟悉而又让人心惊胆战地声音传来。

    “邦妮,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