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四卷 第六十六章 成军

    “泼诶……呸!我是你爹,她是你妈!”

    胖子一招拼音式飞沫伤人使得出神入化,小屁孩躲闪不及,被喷了个满头满脸。想想自己终究不是胖子的对手,又被胖子握着命脉,只能认命地甩了甩头,怒道:“不是就不是嘛,吐什么口水,幸亏老子是防水的。”

    胖子一口口水解决了小屁孩,却没有什么成就感,心里只暗暗叫苦:“怎么是这个女魔头?”

    这位外表清纯柔媚的女飞行员,和温柔含蓄的美朵不一样,她的性格泼辣大胆,敢爱敢恨,当初自战俘营一路辗转逃亡,胖子就知道,妮娅已经将一颗心全放在自己身上。

    一路上耳鬓斯磨,自己也没少吃人家的豆腐。即便是后来妮娅回了首都,每日一次的电话也从来没有间断过,话里话外,早把自己当成了她的男友,只不过,自己当初有贼心没贼胆,后来有了米兰,又重逢了安蕾,更加不敢再招惹她,谁知道,竟然在这里遇见了她。

    一想到妮娅那纤纤玉手掐在腰上的滋味,胖子就倒吸一口凉气,听妮娅自称老娘,语气不善,赶紧打开机甲舱盖,跳出机甲,一脸老实地搓着手,赔笑道:“妮娅,你怎么会在这里?”

    妮娅一见田行健,眼眶立即红了一圈,泪水打着旋儿,却始终不落下来,只咬着嘴唇一字一顿地问道:“安蕾能来,我就不能来么?”

    这话里的醋意简直毁天灭地,胖子只觉得头大如斗,不知道妮娅又是从哪里知道安蕾的,心里愁肠百转,暗叹人长得太帅,太过招人爱,果然不是一件好事。

    想来,自己一生命犯挑花,实在非人力可抗天命。纵然自己堪称控鸟标兵,贞操模范,终究也不能控制妮娅对自己的滔天爱火。加上自己身体瘦弱,若是妮娅想强暴自己,也只能她横任她横,明月照大江了,可怜自己,实在无力反抗啊,无力反抗。

    心里悲呛地自怜自惜,贱人摆出一脸心疼的样子,转移话题道:“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儿了?幸亏我来得及时,不然……”含口气一憋,眼圈顿时比妮娅还红,眼泪在眼眶里扑朔地闪来闪去。

    “死胖子……”妮娅痴痴地看着眼前这个朝思暮想的家伙,玉齿紧咬的嘴唇颤抖着,眼泪在也控制不住,终于滚出了眼眶,两个月来所受的委屈一起涌上心头。

    “完了,气运不到肉上!”胖子闭上眼,刚一声叹息,妮娅已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死死抱住,哭道,“你死到哪里去了?我们找了你两个月,我不相信你会死,可是,一直找不到你。我……我……”

    说到哽咽处,妮娅的手已经习惯性地掐上了胖子腰间软肉。

    “嘶,嘶。”胖子的泪水也终于掉了下来。

    妮娅将头埋在胖子怀里,杨柳般地身子颤抖着,肩头不住耸动,泪水浸湿了胖子胸前的整片衣襟。

    这般绝处逢生,又见到了几个月来苦寻不得的人,她一直紧绷的弦终于放松了下来。再回想两个月的担心受怕,两个月的奔波苦楚,都只是为了眼前这个可恶的死胖子,可是,偏偏在他的心里,还有别的女人,跑来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一时间又是伤心,又是委屈,又是欢喜,压抑的情绪,如同决了堤的洪水,终于宣泄出来,再也控制不住,只哭得梨花带雨我见尤怜。

    妮娅这一委屈,胖子可就遭了罪了,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腰上的那块肉,是如何由红转青,由青变紫的。

    到后来两人抱头痛哭,一个是委屈,一个是疼。

    腰上虽然疼,田行健心里却着实感动,原来妮娅出现在这里被人追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想想也是,若不是为了自己,她怎么可能在两个月后还出现在这里?

    毕竟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军事目标,更不是什么军事要道,而那位被俘虏的加查林皇帝,别说两个月了,就是两个星期,若是联邦不能将其接应出去,只怕早被一刀给宰了。自由战线的那几副颜色,对詹姆士可没什么慈悲心肠。

    胖子哭花了脸,可怜兮兮地抬起头来,却看见几辆[勇士领导者]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打开了机舱,几个特种兵正看得津津有味,其中一个还拿着战场记录仪对着自己拍个不停。

    胖子不禁老脸一红,拍了拍妮娅,柔声道:“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么,刚才逃跑的敌人指不定还会再来,我们先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

    “嗯。”妮娅如同小猫般答应着,身子却不依地在胖子怀里扭了扭:“我的机甲已经坏了,你带我走。”

    这又香又滑地身体在自己怀里这么一扭,胖子只觉得魂飞天外,一腔热血直冲鼻梁,大有再度走火入魔的趋势。在老二不知廉耻之前,赶紧不着痕迹地将妮娅推开,一本正经地对几位猛虎特种兵道:“除了你们,还有别的兄弟在这里么?”,

    一位少尉敬了个礼道:“报告将军,联邦航空陆战队第一装甲师猛虎特种旅二团以及联邦航空陆战队第十六装甲师特种侦察团主力现在正驻扎在离这里六十公里外的山区,我们奉命接应您离开这里!”

    “将军?”胖子一愣,心道,“我什么时候又成什么将军了?”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赶紧点头道、“那你们带路。”说着,爬上[逻辑],启动变形程序,将坐舱内部空间变得狭小无比,这才红着脸,一副蜗居简陋,很不好意思地嘴脸让妮娅跟自己挤在一起。

    几辆[勇士领导者]呈圆形将[逻辑]保护在了中间,其中一辆在尖兵位置当先开道、以潜行模式迅速向山区进发。

    一路颠簸前行,胖子一边操控着[逻辑],一边感受着手臂移动时,挤在妮娅胸前那酥麻的滋味,快乐无比。。

    妮娅何尝不知道这死胖子的淫荡心思,只红着脸默不作声,如同一只温顺可人的小猫,任由他掩耳盗铃地吃着豆腐。

    “妮娅,他们怎么叫我将军?”胖子虚着眼睛,扬着眉毛打了个哆嗦,吃豆腐吃到欲仙欲死,这贱人也算前无仅有了。

    妮娅搂着胖子的胳膊,红着脸白了他一眼道:“联邦总统办公室和最高统帅部联合下发了文件,提升你为联邦少将。这个命令,在找到你的那一刻,即时生效。前提是你没有被敌人抓获而叛变投敌。”

    “少将?”胖子很郁闷,嘴里骂骂咧咧地道:“不是把我都开除了么。又升成少将算什么意思?还不放过我?”

    妮娅嫣然笑道:“这个命令是国内追发来的,因为,除了你,没有人可以领导两个特种机甲团和一个自由战线的敌后战斗了。”

    胖子怒道:“谁要领导敌后战斗啊,老子在这敌后玩够了,我要回国。”

    妮娅别过头,叹了口气,低声道:“现在……我们都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胖子一惊。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德西克帝国已经全面占领了加里略星系,封锁了包括公共星系在内的勒雷联邦所有外部通道,正在和杰彭帝国一道对联邦进行前后夹击,如果不是塔塔尼亚商业自治联盟和普迪托克联邦的两国联合舰队进攻德西克帝国索尔星域雅典娜星系作为牵制,现在,恐怕连牛顿星系也保不住了。”

    妮娅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记记重锤,敲得胖子脑袋发晕:“德西克帝国、杰彭帝国、塔塔尼亚联盟、普迪托克联邦……”他喃喃地念叨着,这些国家的名字,在他的脑海里迅速形成了一副图画,那是一副世界大战的恐怖画面。

    “现在,德西克帝国正在猛攻我们牛顿星系的空间跳跃点,国内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动员,凡是年满十六周岁以上,五十周岁以下的健康男子,都有义务服兵役。所以,虽然你被开除了,可是,按照现在的法令,你已经再次自动成为了联邦军人。”

    胖子机械地操控着[逻辑],一时间有些不能接受妮娅所带来的消息,本来已经站在胜利边缘的联邦,竟然在这两个月中,落入了世界大战的深渊,想着这场战争所会带来的灾难,胖子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那黑色星空中如同幽灵般漂浮的舰队,那交战时璀璨夺目的炮火,那惨烈至极的爆炸,那漫山遍野冲锋的战士,那践踏着生命,在炮火中无比狰狞的机甲,那在缠斗中如同折翅的疾鸟般飞堕地面的战机,都如此清晰地出现在了眼前。

    而这些之后呢?

    是荒凉的星球,被夷为平地的城市,在寒风和废墟中寻找一丁点食物的难民,还有被抹去的民族,文化,消失的星际通道,消失的繁荣,还有更残暴的统治,更赤裸裸的掠夺,更弱肉强食的文明退步。

    人类,难道真的想把自己送到那样的地狱中去么?

    “那加查林呢?现在是怎么样一个情况?”胖子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妮娅搂着胖子胳膊的手紧了紧,轻声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押送詹姆士的自由战士已经跟随猛虎特种旅一团回到首都路德里特了,安蕾本来想留下来找你,可是,情报局要求她立即回去执行新的任务,所以……”

    胖子叹了口气,问道:“加查林现在是谁执政?”妮娅摇了摇头道:“加查林在世界大战一开始就宣布退出战争了,他们现在自顾不暇,处于四分五裂的内战当中。从局面上看,有德西克帝国的支持,现在莱茵哈特占据了一点优势,大多数军区都倒向了他。不过,传统贵族还是站在斯蒂芬一边,加上从卢塞恩撤退的军队,斯蒂芬也并不弱。谁胜谁负,现在谁也说不清,况且,在这两大势力之间,还有一股势力能够改变局势……”

    田行健诧异地哦了一声。问道:“除了他们俩,还有谁啊?”

    妮娅道:“还有原加查林帝国上将戈登和海利格,他们依靠自己提拔的亲信和以前积攒下来的号召力,拉起了一支队伍,打的是大皇子乔治的旗号,左右平衡。”

    胖子沉思着,点点头,听妮娅接着道:“现在国内最高统帅部已经发来命令,找到你之后,让你带领留在莫兹奇的两个机甲团联合自由战线一同开辟敌后战场,打谁,怎么打,都由你做决定,反正我们也回不去了。”

    说话间,机甲小队已顺着一道山梁向下,进入了山区的一道峡谷之中。

    峡谷幽深沉静,四周的树木因为海拔的关系,已经由单一的巨型灌木丛林向多品种巨木林过度,高大的树冠即使在凋零的冬日里,也将头顶的天空遮得严严实实,使得整个峡谷特别隐蔽。

    沿着一条小溪蜿蜒前行,机甲巨大的脚掌,踩在浅浅的溪水中,哗啦啦作响。一行人在这寂静的氛围中跋涉着,越靠近驻扎地,守卫就越严密。一路上,明哨暗哨胖子发现了不下十处,又走了近半个小时,攀缘上一道高耸的瀑布,终于到达了两个联邦机甲团驻扎的地方。

    这是中间有着一个小湖的谷中平地,四周高耸的山脉和连绵的丛林,给这块驻扎地提供了良好的掩护。小湖两侧,除了连绵的账篷以外,满目尽是联邦的军用机甲,[勇士]系列单兵机甲、[天线]电子机甲、[怒火]重型机甲以及[荣誉]系列中型机甲。而在两个营地的最中心处,却各有数十辆胖子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型机甲。

    眼见胖子一行机甲出现在营地前,早已经接到通报的两个机甲团所有指挥官在两个连警卫机甲的簇拥下迎了上来。

    田行健定睛看去,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自己在十六师的老搭档拉希德,在他身后,托里克等一干跟随自己营救战俘的战士已经别上了尉官的肩章,正殷切地看着这边。。

    而站在拉希德旁边的壮汉,也是个老熟人,正是以前在低岭丛林营救拉塞尔时曾经一起战斗过的猛虎特种营营长斯图尔特。

    一见田行健从破烂的[魔兽]机甲里跳出来,众人齐齐立正,敬礼道:“将军!”

    胖子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等待遇?只被叫得心花怒放,表面上却习惯性地摆出铁血军人的架势,一脸谦和地还礼道:“大家兄弟,不用这么客气,哈哈。”小人得志,全被笑声给暴露了出来。

    一班随他出生入死的老兄弟知道他的脾气性格,见他成了将军也是原来的模样,不禁相视一乐,再没有拘束,纷纷围了上来。

    最狠的是拉希德,他敬完礼,忽然抢上两步,毫不客气地一拳打在胖子的身上,兴奋地道:“好家伙,你的命到底有几条?功劳都让你给立了,现在我得叫你长官了。”

    众人哈哈大笑,只有妮娅心疼胖子,恨拉希德出手不知轻重,对他怒目而视。

    这一次,两支特种团分别由刚升任团长的拉希德和斯图尔特率领,因为当初留下来寻找田行健的踪迹,到德西克帝国悍然发动进攻之后,这两个团已经无法回到国内了,于是就在莫兹奇逗留了下来,与自由战线取得了联系后,每天的工作,就是派出小分队进行搜救。

    搜救的进展很不顺利,诺大的山区,想要凭借那战场记录仪录象中的景色和杂牌军提供的线索找到胖子当初跳崖的地方谈何容易?而后来一个搜索小分队被发现之后,更是引来了德西克帝国军队的围剿。

    经过几次战斗,两个特种团终于摆脱了敌人的纠缠,撤进了山区丛林之中,最终找到了这个天然的隐蔽谷地驻扎下来,即便深居简出,尽量减少活动,这片区域依然不安全,每天都有好几架侦察机在头顶来回盘旋。

    而搜索工作终究不能停止,这次妮娅跟随一个小分队进行搜索、就遇见了在附近执行封锁命令的德西克帝国机甲部队,若不是胖子及时出现,只怕是凶多吉少。

    为了隐蔽行踪,在这个地方窝上两个多月、实在是一种折磨,此时眼见田行健归来,性急的斯图尔特不禁道:“将军,现在咱们是有家不能回。吃喝用度,武器弹药在这山沟里面恐怕是解决不了了,下一步怎么办,统帅部让听你的,你给拿个主意。”

    田行健正要答话,忽然一个士兵飞奔而来,向拉希德报告道:“团长。电子通讯班报告,德西克帝国两个装甲团联合加查林神话军团的一个团于今日上午十一时许,忽然向自由战线基地发动攻击,现在。他们已经占领了基地,自由战线伤亡惨重,主力已经开始向山区转移……”

    这个消息,对在场的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要知道,两个多月来,如果没有自由战线的物质偷运和帮助。两支满编的机甲团,根本不可能在这里生存下来。

    一时间,所有的士兵都把目光投向了田行健,毕竟,将来如何打算,关系到这里的所有人。

    胖子明白,自由战线的基地被摧毁,那就意味着这里绝对不能再呆下去了,且不说物质补给无法解决,万一自由战线里面有人当了俘虏,扛不住交代了这支队伍的驻扎地,到时候天上地下一合围,立即就是一个死局。

    而自攻击发动到现在,已经过去近四个小时了,队伍转移刻不容缓。

    与拉希德和斯图尔特交换了一个眼神,田行健下达了他成为将军之后的第一个命令:“全体集合,准备突围!”

    二十分钟后,原本密密麻麻的账篷和物质已经清扫一空,在湖畔的空地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近三千辆各式机甲,在冬日的寒风中,有一种肃杀的气氛。

    胖子站在队伍的正前方,默默地看着这支远离了祖国,背负着使命与责任,却不知道何去何从的队伍。

    而所有的机甲战士,也都在默默地注视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憨憨的将军。

    在所有特种战士的心目中,都是一个传奇人物,他们中有许多,都是和胖子一同合作过的,对他的事迹再了解不过了,剩下的战士,也大都看过直播的《英雄》节目,对于一个人能干出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此时见到真人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且将来,自己将会在这样一个人的领导下进行一场看不到结束,看不到结局的,无法想象的,艰苦卓绝的敌后战争,带着对未来的茫然与惶恐,每一个人,都凝神屏息,他们想听听,这位刚刚从深渊里奇迹般活着走出来的英雄,会对自己说些什么。

    田行健淡淡地一笑,在来的路上他就想明白了,这场战争,终究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该来的始终要来。在这个乱世中,独善其身这四个字对自己来说,已经是一种奢望了,既然这副担子交到了自己肩膀上,那么,自己有责任带领这班曾经生死与共的战友生存下去。

    所有的人类,都面临着一场浩劫般的战争,这场战争会打到什么时候,未来会怎样,谁会取得最终的胜利,谁也说不清楚。这是一个伟大的,注定要英雄辈出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中,自己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生存下去,再艰难再痛苦,也要带领着这支队伍生存下去,直到胜利,或者毁灭的那一天。

    既然以生存为目标,那么,事情就再简单不过了,所以,他的讲话也很简单:“刚才,斯图尔特团长问了我一个问题,没有目标,没有指导,没有友军,没有补给,我们该怎么做,他让我拿个主意。”所有的人都鸦雀无声,这些,正是他们所关心的。

    “拿什么主意?反正是在别人家里,想吃什么抢什么,这还用我教么?”胖子瞪着眼睛,咬牙切齿地道。

    战士们面面相觑,心下赞叹,到底是将军,一针见血,站在土匪的高度高屋建瓴地指点出了一条光明璀璨的道路!两个只能在地面跑的机甲团,在别人动辄几十个装甲师的地盘抢劫,这算不算死得快?。

    “可是……”胖子似乎知道士兵们在想些什么,一转话头道:“有人要问,咱们这一共就两个团,又没有空中打击的配合和空中机动的支援,怎么抢啊?”

    “我来告诉你们,由小而大,由弱而强,以抢养抢,只要肯花心思,肯吃苦,这世界,没什么是抢不到的!这加查林,我熟悉,大家只要跟着我,那里有好东西我最清楚不过了。别担心敌人人多,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的皇帝还在咱们手里呢,要抢什么东西,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所有的士兵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咬牙切齿的胖子将军,土匪动员也不过如此?能将抢劫上升到这样花心思吃苦高度的,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识。不管怎么说,这似乎是现在这支部队唯一的出路,而这位将军的脾气,实在很对自己的胃口。

    “反正,咱们没有具体的作战任务,从今天起,就当来这里度假了,干什么都得全靠自己,要想成为一支有战斗力的抢劫部队,要想抢出成绩,抢出名声,我们这支队伍必须以八个字为作战指导思想……”

    “哪八个字?”所有的士兵都有些呆滞,心里好奇地想。

    “一拥而上,一哄而散!”贱人为自己的队伍定下了基调,“我们的番号也得改一改,两个字,简单明了……”

    “哪两个字?”拉希德和斯图尔特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惊喜。

    胖子一挥手,小屁孩操控着[逻辑]迎风抖开了一面大旗。

    “匪军!”胖子的声音高亢之极,两个腮帮子的肉拼命地颤抖着。

    “万岁!”山谷里爆发出一阵响彻云霄的欢呼。

    一帮从来持强凌弱的猛虎特种兵和一帮下黑手打闷棍的特种侦察兵,从此,有了一个最无耻的领导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