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四卷 第四十五章同归于尽?

    “健爷,我们怎么走?”问话的是一位驾驶着胖子那辆[飓风]的自由战线排长,名叫加斯尔,在田行健初次到基的的时候,他曾经不服气地跟田行健交过手,腿上工夫十分厉害的他在硬碰硬的较量中彻底败下阵来,因此,对这位看起来和和气气又白又胖的使者十分敬崇。

    自从田行健靠自己的实力彻底地征服了这帮自由战线桀骜不驯的战士后,与战士们的关系已经亲近了许多。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不过,胖子自由随和略带狡猾的性格加上他的那本《敌后偷袭守则》,足以让自由战士们按照查克纳族的习惯,亲昵地称他为“健爷”。

    “带上他们先向东…………”胖子指了指詹姆士、邦妮和几个身份贵重的贵族,还有刚被放出来的偷儿等人,“十公里后折向南面。我们只能步行,现在监狱防空系统虽然归我们接管,可是,我还没有办法接管到整个天网系统……”

    “你以为,靠这样无法隐蔽的行动能逃过神话军团的追捕?”一旁的邦妮冷冷地盯着田行健,嗤笑道,“靠你们这最多一个加强营的兵力,你们能走多远?白痴!”

    “你管老子走多远?”胖子有些气急败坏,说实话,他对这次逃亡也没什么信心,唯一的依仗,不过是俘虏了詹姆士而已!

    “再唧唧歪歪,小心我把你剥光了还给莱茵哈特!”胖子恶狠狠地威胁道。

    其实,胖子自己也知道,这次越狱,从一开始就偏离了计划。

    西德尼的作用,在政变开始就已经变得无足轻重,没有哪一方势力会理睬一个已经被关了几十年的过气亲王。如果继续按照先前的计划进行,那么,这些日子以来所吃的苦头全都白费了。

    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个可以改变整个战争走势的机会,以一个军人特殊的直觉,他无法放任自己就这么与这个机会擦肩而过。可是,当他下决心改变计划俘虏了詹姆士之后,才发现,自己陷入了更深的泥沼之中。

    就如同一个冲动的赌徒,他知道底牌是一副大牌,而抓牌的机会又在自己手里时,他会忍不住把底牌抓起来。结果,却发现,尽管拿着一副大牌,这一局也并不好打。

    这样的事情,田行健并不是第一次做了。他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个冲动的人,就如同上次营救战俘,也是一时冲动改变了计划。而且,这贱人虚荣、爱现,而他的性格,天生就是那种那里黑那里歇的随机主义。

    胖子既不老谋深算也不深谋远虑,尽管,他表面上看起来好象很从容,其实,那是典型的无知者无畏。当他知道麻烦后,是无尽的恐惧和悔恨的泪水,可是,他总会在冲动的那一刻继续冲动。

    听着胖子无耻的威胁,邦妮冷笑着哼了一声,一脸蔑视地别开了头,嘴里兀自道:“下流无耻的白痴胖子,你只会带着这帮人送死,到最后你谁也救不了!”

    “说实话,我第一次发现你有这么烦哦!跟你美丽智慧的形象一点也不相符。”田行健饶有兴趣地看着邦妮。

    “滚开,死胖子离我远一点,我看见你就恶心。”邦妮被胖子逼迫性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咬着牙道。

    “你在试图激怒我!”胖子依旧死死地盯住邦妮蓝色的眼睛。

    “你配吗?”邦妮的语气依旧很强硬,不过她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闪烁开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胖子把头凑到邦妮面前,“你现在的心里一定很乱?莱茵哈特居然是詹姆士的私生子,而且,他还背叛了詹姆士,同时也背叛了你,你现在一定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邦妮冷冷的盯着胖子那张猥琐而可恶的笑脸,如果眼睛里有刀的话,胖子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心理学大师田行健丝毫不觉,继续分析道:“所以,你现在的心理一定很复杂。聪明美丽的你,向来高高在上,除了莱茵哈特以外,你看不起任何人。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不但被一个压根就瞧不起的人俘虏了,莱茵哈特也并非想象中那么完美。”

    胖子把嘴贴在邦妮耳朵旁,低声道:“你现在一定很想发泄,很想大喊大叫,很想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可惜,你要保持你的从容和冷静,你只能依靠打击我来宣泄你心里的愤怒和惶恐,你试图用一张坚硬的外壳,把自己封起来,不让人看到你的脆弱……”

    “你恨我,恨莱茵哈特,也恨詹姆士,你的信仰已经崩塌了,你觉得自己原来是这么的愚蠢。原来的生活,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已经变成了海市蜃楼……我想想看,你希望有个人能抱住你,让你在安全而坚实的肩膀上痛哭一场,你甚至不会介意这个人是谁……或许,你想我抱着你……”

    胖子嘿嘿笑道:“我不干!”

    邦妮被田行健句句中的话刺得鲜血淋漓,这个可恶的胖子,每一句话都如同一把剑插进了她的心里,她从来没有想象过,会有人这么透彻的看穿自己。一种无名的情绪涌上心头,邦妮忽然张口向胖子脸上咬去……

    “嗷!”胖子猛地张开大嘴,凶猛地迅疾反咬。

    眼见胖子狰狞的血盆大口毫不躲避地对着自己的嘴迎上来,邦妮吓得一声尖叫,身不由己地哆嗦着向后退去,刚才的坚强、冷静和从容消失得无影无踪。

    “哼哼!”胖子用肉肉的舌头舔着嘴唇,狠狠地道,“论咬人这门艺术,你还差得远!你不是说我逃不出去么?睁大眼睛看清楚,老子教你怎么玩逃跑!”

    胖子正瞪着眼睛冲完全失去了威风的邦妮发狠,宜将剩勇追穷寇时,却被一双温暖的纤手扯着耳朵拉到了一边。

    “喂喂,你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胖子揉着通红的耳朵对安蕾道,“我正在教训那女人呢!”。

    “少来!”安蕾白了胖子一眼,“嘴巴都要对上去了,你这是教训还是亲嘴?”

    胖子瞪着眼睛张大了嘴道:“亲嘴是这样亲法?要不咱们试试看。”

    “死胖子!”安蕾啐了一口道。“就知道欺负我,要试你找米兰试去!”一说起米兰。安蕾抓住胖子的胳膊狠狠掐了一下,迅疾改口接着道。“不许去!”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情绪的异常,安蕾脸上微微一红,又羞又恼再地轻轻掐了胖子一下,仿佛一切都是这个胖子惹出来的。

    胖子心里明白,如果不是为了他,安蕾绝对不会继续呆在莫兹奇这么久,更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也许,她的举动很傻,可是,对于胖子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样一个女人更让他感动。

    “一会要我去,一会儿又不让我去,到底要我干什么?”胖子笑道。

    “我不管,反正你这辈子别想丢下我,我早跟你说过了,我们俩没完!”安蕾的脸变得更红了,语气柔和却很坚定。

    尽管,她的耳根子都羞得红了,可是,她依然一字一顿地把话说了出来,手上紧紧的握着胖子的手,仿佛牵着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那么用力。微微仰起的粉红面颊艳若挑花,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如水清澈的眼睛满是委屈。

    安蕾是一个典型的查克纳族女性,她白皙而美丽,温柔而羞涩,传统而含蓄。

    做一个舞蹈家,一个好妻子,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几乎就是安蕾全部的理想,所以,当她发现自己最爱的人居然和别的女人保持暧昧时,她无法接受这样的欺骗。

    可是,当几个小时前,她站在格斗场里,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倒在格斗场中时,她在那一刻,放下了一切矜持和委屈。米兰,再也不是她和田行健之间的障碍,在那一刻,只要田行健能站起来,她愿意放弃所有的一切。

    安蕾终于明白,为什么失去了,才知道什么叫刻骨铭心。她也终于明白,在这个扭曲的时代,唯一需要珍惜的,是眼前。没有人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为了那些传统的约束,为了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对错是非而放弃自己最爱的人,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然后,上帝在最后一刻,把田行健又还给了她。从那时候开始,她就打定主意,从此,永远也不再犯相同的错误。

    胖子的脑子有些发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们能逃出去吗?”安蕾轻轻地靠在胖子的肩膀上,沉默良久,柔声道:“我想跟你说,无论怎么样,能和你在一起,都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欣喜若狂的胖子终于回过神来,反手搂住安蕾,“啪嗒”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放心,我用飞船玩个魔术,就能吸引开他们的注意力,说起逃跑,没人比我更厉害!”

    贱人被猪油蒙了心,得意忘形地手舞足蹈,很找死地叫嚣道:“我要死,也得玩过双飞再死!”

    “双飞!”安蕾看着眼前这个没心没肺的白痴,红着脸狠狠的一脚踩下,“我要杀了你这个不要脸的死胖子!”

    ***********************************************************

    眼看着支杂牌军押着詹姆士等人登上皇家运输舰,看着运输舰以一种难看的姿势艰难地升到半空,左拉的副官不禁问道,“将军,就这么放他们走了,是不是……”

    “***,不放他走还留他吃饭啊?白痴,你说还能怎么办?皇帝都在别人手里捏着,稍微给点劲就成肉泥了!”左拉年龄大火气也不小,无计可施之中憋闷烦躁,这时候一听副官在旁边唧唧歪歪,用手敲着副官的头,劈头盖脸一通臭骂。

    副官显然对左拉的脾气了解颇深、对这样的情况也习以为常,丝毫没有羞愧或者着恼的表情,一颗脑袋被敲得咚咚作响竟然神情自如浑然不觉疼痛、兀自道:“大不了,大家就拼了。反正都是同归于尽,咱们也不在乎,总比现在这样强啊。说实话,神迹军团什么时候受过人威胁?”

    左拉斜着觎了副官一眼,对这个因为在战场上救自己的命而脑袋受过重击的家伙很有些无奈。骂道:“我们神迹军团是干什么的,给皇帝陪葬的?你能不能动动脑子?现在都政变了,陛下留在这里会比被带走好?”

    副官有些困惑的道:“您的意思是……”

    左拉的一对小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如同一只老狐狸般,“那家伙说他是个逃犯,这个等级的机甲战士有谁是我们不知道的?这个借口太烂,况且,那支杂牌军明显训练有素,他一个逃犯怎么会拥有这股力量?很明显,这帮家伙绑架了詹姆斯陛下,就是想利用陛下的影响力,真正想让陛下死的,是那些叛军,我们若是跟这帮家伙同归于尽,岂不正好合了叛军的心意?”

    副官恍然道:“哦,所以……”

    左拉面有得色地挑了挑眉毛道:“老子想来想去,这些人不是自由战线那帮土匪就是勒雷联邦的势力。在我们的逼迫下,他们还真有可能会杀了陛下。可是,叛军对上他们,他们反倒会拼命保护陛下。再说了,他们真要把陛下还给我,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到那时候,神迹军团立刻就是众矢之的!所以,老子干脆顺水推舟,让这帮家伙给我们作作挡箭牌,我们只需要配合他们就好了,反正目标不在我们手里,压力小心情就愉快。”

    左拉刚说完,特别通讯器响了起来,他皱着眉头打开通讯器,胖子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亲爱的左拉,忘了告诉你一声,神话军团已经叛变了,我们刚刚发现,他们已经来了。亲爱的,祝你好运。”

    “妈的!”明白自己才真的被人做了挡箭牌的左拉咬着牙关掉通讯器,一抬头看见副官正在前后张望着:“怎么了?”

    “将军,愉快不起来了,你看……”副官倒是一如既往地不知死活。。

    只见那艘已经升到半空中的皇家飞船歪歪扭扭地居然又降了下来,撞在格斗场的一个角上,撞开一个缺口。

    片刻过后,一帮囚禁在格斗场里的贵族裸奔着四散而去,白花花的屁股漫山遍野,着实壮观之极。而随着皇家飞船的踪迹,神迹军团的身后响起了机甲加速奔跑的声音和震动,左拉回头看去时,数辆[金刚]已经穿过了废弃农场周围的树丛,露出了狰狞的炮口。

    三点一线,神迹军团在中间,果然愉快不起来了。

    “我看,那家伙是故意让飞船降落的,他把我们当挡箭牌了!”副官非常肯定地叫道。

    “去你妈的……”左拉一脚将他踢了个筋斗,怒道:“马上跟神话军团的那些家伙联系,告诉他们,老子在这里,现在我要跟莱茵哈特说话!”

    ******************************************************************

    奥萨利文冷冷地看着一辆[狂龙]的手语,下令道:“左拉反叛,一团突击,二团分两侧迂回包抄,直属警卫连跟我去格斗场!”

    并非每一个士兵都完全忠于莱茵哈特,而对加查林皇室无动于衷。不过,这支部队一向都被要求停止思考,他们是绝对的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战士。

    命令就是命令,不需要解释。

    上百辆改装[金刚]作为先头部队,迅速执行了命令,马力全开的机甲全速冲刺,山崩海啸般扑向了已经结成防御阵型的[狂龙]机甲。

    尽管对方曾经是一起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可是,对神话军团的战士来说,感情,是一种很多余的东西,在需要的时候,他们必须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的同伴甚至是自己,所以,任何仁慈和友谊,都是一种约束。

    开火!能量炮和导弹在高速接近的双方队伍之间来回穿梭,密集得如同扑向岸边的海啸,爆炸声此起彼伏。所有的机甲都在用最大的力量宣泄着死亡之火,这时候,在这些曾经的战友眼中,只有敌人!

    顾不上双方机甲前锋接触时的惨烈交火,奥萨利文死死地盯着那辆皇家飞船。几分钟前,当他通过机甲远视仪亲眼看着詹姆士登上了皇家运输舰时,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如果运输舰升空,他就只能撤退,将一切交给正在向坦维尔航行的莱茵哈特,让这位军团长再次回航,用战舰解决掉詹姆士。

    如果那样的话,奥萨利文觉得自己未免太过无能了,所以,他绝不允许自己眼看着詹姆士从眼前溜走。

    天神保佑,那辆飞船失控了,落下来撞在格斗场上。现在,运输舰依然挣扎着在试图重新飞起来,可是,糟糕的操控,让这艘运输舰只能在离地不到两米的高度左右倾斜摇摇欲堕,低空辅助助推器的喷射流扬起漫天灰尘。

    “突击!”奥萨利文驾驶着改装[金刚]带领两个团直属警卫连向格斗场冲去,他要趁那支由退役神话士兵组成的奇怪军团被缠住时,迅速得到或者杀死詹姆士。

    神话军团作为一个特殊的师级编制,在牛顿星系结束后,进行了补充和扩编,现在共有六个满员的装甲团,还有一个警卫营、一个后勤营、一个电子科技营、一个突击营、一个特种团、一个侦察营,总计一万两千余人。莱茵哈特就任军团长的这些年里,除了邦妮的第一团和新手云集的第六团以外,他控制了其他绝大部分的兵力,尤其是这些团的团属警卫连,更是莱茵哈特的死忠嫡系。

    所以,奥萨利文所率领的第二团和第四团的警卫连每一个士兵都明白自己要干什么,而且,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左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连的[金刚]扑向运输舰,他在心里已经将那个没有见过面的挟持者骂了个半死:“白痴,蠢货,连运输舰都不会开,猪都比你聪明,一帮土冒,只配蹲监狱的弱智,低能!”

    运输舰依旧悬浮在两米高的空中挣扎着,舰身不停地撞在格斗场的外围合金支柱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格斗场支架刮在舰艇金属表层上的声音,刺耳得足以让聋子的牙龈发酸。

    舰艇表面的漆已经被挂花了一大快,一个重型机甲大小的凹洞如同一个丑陋的伤疤赫然出现在舰艇的头部,轰鸣的反引力装置已经发出了运转过猛的呻吟,越来越尖锐的嘶叫声让这艘运输舰仿佛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轰!”就在奥萨利文绕过监舍向运输舰全力冲刺的时候,一声巨大的响声伴随着漫天尘土扬上了半空,格斗场倒塌了!

    数万吨合金组装件在一瞬间崩塌离散,数十米高的六层建筑声势浩大的坐落下来,在接触的面的一刹那彻底摔成碎片,如同一块被抖落的烟灰。金属构架和轻质组合件以及内部装饰的石膏,地毯,吊灯等豪华装饰瞬间变成了一堆散成圆环形的垃圾,巨大的尘埃在倒塌压起的风中猛烈地向四周弥漫。

    奥萨利文和他的士兵条件反射般地停止了突进,就这么短暂的迟缓,救了他们其中一些人的命。

    原本一直在格斗场边上摇摇欲堕的运输舰被裂开的一整块屋顶迎头砸下,机头部分完全被砸扁了,它一头载倒在地上,机身被随后落下的上万吨金属切成两断。一直尖啸着的反引力装置彻底没了声息,仅仅两秒以后,随着运输舰机身的金属板出现无数裂缝,剧烈的强光钻出来,横扫了整个监狱,一声剧烈的爆炸伴随着一颗小型太阳的升起,在天空中化为乌黑的蘑菇云,冲击波将冲刺在前面的上百辆[金刚]机甲席卷了进去,炽热的高温瞬间融化了一切。

    天摇地动日月无光,所有的一切,都在这恐怖的爆炸声中黯然失色,四周的声音,颜色,空气,全部失去了原来的形象,整个世界如同被上帝撰改了一般,黑白,而寂静。

    战斗停止了下来,没有人的神经能粗大到在这样的爆炸中还保持战斗。每一个人都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格斗场方向,刚才那个巨大的豪华圆形建筑已经成为了一堆废墟,运输舰爆炸的高温点燃了废墟上的易燃物,大火正在黎明中熊熊地燃烧着。。

    左拉呆呆地看着,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被冲击波掀倒在地的奥萨利文也呆呆地看着,当他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兴奋地挥了挥拳头,一切都结束了,没有人能在这样的爆炸中存活!

    詹姆士已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连根骸骨也不会留下!

    只要击溃斯蒂芬,整个加查林将迎来新的皇帝,那就是莱茵哈特!而自己,也将作为最大的功臣,走上权利的顶峰。

    “***!”隐藏在监狱东面丛林里的胖子惋惜地砸了一下手腕,对于这一切,他显然不够满意,至少,那两个连的[金刚]机甲只被爆炸波及了一半。

    最震惊的,则是邦妮,她从头到尾地参与了这次魔术般的行动。

    那个狡猾的胖子先让大家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了运输舰,然后,所有的人被集中到了货舱门口。飞船摇摇晃晃地飞上天空时,透过舷窗,每一个人都看见了下面密密麻麻的神话军团的[金刚]和少量[魔虎]机甲正如同迁徙的猛兽般在丛林中穿越。

    发现了运输舰的神话军团明显加快了速度,而飞船,则如同失控般斜着撞向了格斗场。

    接下来,神话军团向神迹军团发动进攻、自由战线士兵及俘虏穿过格斗场二楼的破洞,从另一个方向借机械车间的掩护遁入丛林,这些都发生在同一时刻。

    再然后,邦妮只看见那个万恶的胖子打开了一个调好频率的震动器,随即,没有任何爆炸,庞大的格斗场就这么整体垮塌了下来。她还没有从格斗场倒塌的震惊中恢复,随着胖子的遥控炸弹起爆,整艘运输舰被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炸弹,彻底地将所有痕迹淹没在了蘑菇云之中。

    看着一脸懊恼的胖子,邦妮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以来,这是第一次看见一个如此恶劣的破坏者!这该死的胖子,简直就是一个破坏狂,弹指一挥间,一切灰飞湮灭,看他的样子,好象这样的事情他干过不止一次了!

    而看着周围开启了潜行模式的机甲,邦妮则不得不承认,至少现在,这些人已经成功地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除非神话军团立即找对方向追击下来,否则,凭借着这些机甲的潜行本事,谁也无法把他们从茫茫丛林中找到!

    尤其是看着[逻辑]上那先进的电子设备,看着远视仪里兀自站在原地发呆的神话军团,邦妮除了震惊以外,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懊恼。

    “怎么样,老子说过我会逃出来!”胖子得意洋洋地看着邦妮,“真不好意思,一不小心我又赢了!。”

    “放我下来,你这个肮脏卑鄙的死胖子!”被捆在[逻辑]机甲坐舱壁上呈一个大字的邦妮挣扎着愤怒的叫道。

    胖子捂着老二,皱起眉头倒吸一口冷气,赞道:“***,骂得老子蛋疼!”

    邦妮终于崩溃了,她哭着,如同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再也不复上校女军官的成熟睿智和从容,她终于明白,遇见这么一个无赖,能够得到的,只有委屈。

    死胖子,实在太欺负人了!

    而在她的旁边,詹姆士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

    ********************************************************************

    沸腾的勒雷联邦民众得到了更让人振奋的消息,《英雄》节目,将会在这周公布那位英雄连长的名字和事迹,最让他们疯狂的小道消息是,正是这位连长,导演并实施了这次深入加查林首都,俘虏帝国皇帝詹姆士的好戏。

    在军部,政府和媒体的联手推动下,每一个人都狂热地谈论着这个让人热血沸腾的话题,每一个男人,都想和这位英雄喝上一杯酒,而每一个女人,则都希望自己就是这位英雄的心上人!

    勒雷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国度,这一点,从充斥着英雄主义的电影在勒雷联邦大行其道就可以看出。而现在,无论是政客的演讲,还是美女的呻吟,都和这位英雄联系在了一起。

    有著名玉女影星公开宣称,非这位英雄不嫁!

    也有议员提名这位还没有公布姓名的英雄入主总统办公室。

    就在这个世界为了一个猥琐的胖子神魂颠倒的时候,最高统帅部和总统办公室收到了消息:田行健失踪,疑已于敌酋詹姆士等同归于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