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四卷 第三十四章背叛(十四)

    田行健等不下去了。

    三位引导者也等不下去了!

    窝在距离监狱不到两公里的农场里已经整整二十分钟了,派出的侦察小队依然无法掌握准确的消息,只知道,在格斗场方向,调查局的特别保全部队、加查林陆军、神话军团、监狱警卫以及一帮来历不明的雇佣兵正打做一团。

    而监舍和监舍附近,则静悄悄的,短时间内无法确定是否有埋伏。

    正当引导者心急如焚的时候,坦维尔却终于传来了消息。消息不是埋伏在城里的突袭小队传回来的,而是载有[逻辑]的运输舰上,用阿尔伯特密码机传来的。

    消息很简短:电子营已成功欺骗空间控制系统,运输舰出发,将在预定时间降落,加查林政变!

    就是最后五个字,让一切都有了解释。

    空投部队,雇佣兵,监舍和格斗场之间的战斗都顺理成章了!

    浑水摸鱼占便宜,是田行健到达莫兹奇后,自由战线学到的传家之术,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桑贾拉迅速下令,由奥博托和雅里奇各带一个团的兵力,分两路直扑监狱。而他自己,则带着主力强攻监狱正门,从侧面插入格斗场和监舍之间,建立阻击阵的,为后方部队控制监舍和了望塔隔离出一条安全带。

    已经憋足了劲的自由战士如同出笼的猛虎,在数十辆机甲的带领下,雪崩般,迅速摧毁了监狱四周层层密密的隔离网和电网,潮水般向监舍涌去。

    当自由战士们击毙了监狱外围寥寥几个巡逻的调查局士兵,毫无阻碍地占领了西面和北面的了望塔并推进到监舍旁边时,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长方形的监舍被炸开一个大洞。随即,一帮灰头土脸的囚犯嚎叫着涌了出来。

    *****************************************************

    莱昂纳多等一帮炮灰们浑然不知已经被胖子给忽悠了,长期的监狱生活,让这些贵族已经憋得喘不过气来,尤其是那些年轻贵族,更是大有无自由毋宁死的精神,这是他们绝望的人生中最好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而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们还对逃亡不抱一丝希望,那个被派来的胖子,实在不能让人产生一丝信任感。可是,当他们看见那个一直以来在监狱里都畏畏缩缩的胖子忽然发动攻击,一举谋杀了监狱最凶恶的打手哥斯特,然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轻松地解决掉几乎所有的监狱警卫时,他们彻底被震住了!

    原来,越狱,是可以这样玩的!

    现在,那超级猥琐却相当厉害的胖子都说接应部队已经来了,那还怕什么?冲!

    看着贵族们嗷嗷叫着冲出监舍,田行健紧张地勒着西德尼的脖子,憨厚的脸上,眼睛不住地眨巴着,侧着头尖起耳朵听得又仔细又认真。他的心里只不住祈祷,但愿外面没有什么陷阱,不然,贵族们死了,胖子也蹦达不了多长时间了,毕竟,再厚的膘也不能当能量罩用啊。

    一跑出炸开的大洞,贵族小队就发出了一阵喜悦的欢呼,预料中的枪声并没有响起来,紧接着,艾略特派去的几个自由战士又折身回来,兴奋地报告道:“自由战线已经成功控制监狱北区!”胖子一听,立即松开西德尼,很庄重地冲报告的士兵还了礼,冷哼一声,用很鄙视的样子蔑了西德尼一眼,大步向炸开的洞口走去。

    西德尼看着田行健气宇轩昂如同标枪般挺拔的军人身姿,又羞又愧。自己忘了,人家是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到监狱来营救自己的。而且,别看表面上猥琐,那肯定是伪装出来的,看看人家现在,标准的铁血军人!自己居然怀疑这样的钢铁战士会欺骗自己,让自己的儿子当炮灰,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不过,那家伙刚才为什么要威胁自己?

    与自由战线的会师让胖子差点哭出来,他热情地拥抱了三位引导者,几个月的煎熬,终于算看见曙光了。安蕾应该已经回到了加里帕兰,这次任务结束后,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了!这样提着脑袋玩命的任务,谁爱来谁来,反正老子是不去了!

    激动和紧张的情绪,让肾上腺素分泌旺盛的胖子忽然想到了米兰,和处男生活最后一天的美妙滋味,只觉得燥热难耐浑身哆嗦。

    正在和胖子热情拥抱的奥博托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一把推开诡异地抱着自己哆嗦的胖子,看着胖子无辜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激灵,赶紧转移注意力道:“使者,您问的那位联络官我们已经得到消息了,她还没有离开莫兹奇,因为这里的情报联络系统会在这次行动后有变动,所以,她要等到行动完成后才回加里帕兰。”

    如同一盆冷水,胖子被浇了个透心凉,搞了半天,安蕾还在这里!

    “另外,加查林正在发生政变!具体情况我们还不清楚,不过……”奥博托用手在失神的胖子眼前晃了晃道:“前面的侦察兵观察到,,皇家调查局的特别部队正在攻击格斗场,和他们配合的,还有一支雇佣兵,我们初步怀疑,发动政变的,是布鲁斯和斯蒂芬!”

    “哦?”田行健眼前一亮,这可是个浑水摸鱼公报私仇的好机会,若是能一举抓住布鲁斯,割掉他不安分的老二,再抓住詹姆士和斯蒂芬带回联邦,那就太完美了!安蕾安全了,自己安全了,联邦胜利了,战争结束了!胖子万岁!

    可是,要自己带人去浑水摸鱼,实在有些勉为其难。只犹豫了两秒钟,胖子当机立断,俗话说,富贵险中求,俗话又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大不了再豁出去一把,反正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这贱人下令道:“立即释放所有犯人,让他们集合,我要给他们一条生路!”

    ***********************************************

    乔治看着已经集结完毕的神话军团,一时间有些惘然。

    为了皇位,自己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自己原本可以在两个弟弟发动政变之前,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可是,自己最终还是听从了菲力普的安排,利用这次政变,一举登上权利的最顶峰。。

    今天过后,自己将成为孤家寡人,没有父亲,也没有兄弟。在背叛中完成权利的交割,难道是莫顿家族最终的命运么?

    可是,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斯蒂芬统帅的六个装甲师和十个全机械化步兵师已经完成了战略空投!

    一次完美的杰作!

    这次空投,如果说没有利布高特的参与,只怕所有人都不会相信。

    就算是早已经知道这次政变的乔治自己,也被这次空投的突然性和隐蔽性所折服。

    总计十六个师的地面部队,在三天时间里就完成了从卢塞恩各战场的集结和隐蔽撤退,并登上了返回莫兹奇的运输舰。

    直到现在,前线的战报依然表明,联邦并没有发现在他们正面的许多帝国军阵的里,只有原来百分之六十的兵力,他们的注意力,一直被空投到阿玛约山和东谷市一线的帝国军所吸引。

    利布高特用这招铁索连舟,系统地最大化了前线的防御力量。他不但欺骗了勒雷联邦,同时也欺骗了詹姆士!整整三天时间,詹姆士都无法从战报中发现任何异常迹象。

    而对于莫兹奇,没人比每天都呆在军部里的斯蒂芬和利布高特更熟悉了!每一次军事要的,每一支部队,每一个基的,包括部队调动,后勤补给,训练等等一切,都掌握在他们的手里,要在这些东西上动一下手脚,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再容易不过了!

    几支部队的野外拉练,就拱手将其驻守的战略要地给让了出来,其他部队,不是机甲的能量供给出了问题,就是军需官弄错了武器弹药的补给数量和规格,再加上几份让部队军官到指定的点开会的通知,利布高特和斯蒂芬,将这次空投的效果,提升到了最大程度!

    只有皇宫,皇家卫队和神话军团,他们才没有任何插手的机会!

    这也是他们重点强攻的部分!

    而自己,将神话军团调离了他们的视线,再依靠神话军团和自己掌握的皇家卫队,完成这次黄雀行动。这一切,能如同想象般的顺利么?神话军团,能不能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皇家卫队,能不能在局势被控制住之前,确保皇宫这个中枢神经的安全?还有,那位前军部第一人,被自己绑上船的戈登,到底能不能联络海格利,以他们两个人的威信控制住莫兹奇驻军?

    一切,都是未知数!

    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在想什么?”

    乔治回头看去,却见莱茵哈特微笑着站在自己身后。

    莱茵哈特穿着深灰色的将军服,这套军服,在整个加查林,只有这一套,这是加查林皇室为神话军团的最高统帅特的设计的,即便是元帅,也没有资格穿上这身军服。

    剪裁极其合身的军服将莱茵哈特修长挺拔的身材完全展现了出来,自从孩提时代认识莱茵哈特以来,乔治就觉得,这个人几乎没有改变过。他非常懂得克制自己,从来不放纵,所以,他的身材和他的精神,都永远保持在最佳状态。

    他永远是微笑着的,春风般和煦。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让所有人在他面前,都会觉得很舒服,没有人能欺骗他。他的睿智和他超乎年纪的眼光,每每让乔治有一种感觉,如果莱茵哈特是自己,恐怕自己的两个弟弟,早就心悦诚服的放弃争斗了!

    他是最优秀的机甲战士,是最有智谋的指挥官,他的统帅力,他的亲和力,他的每一个方面都堪称完美!这样的一个人,实在是上帝的宠儿!

    “哦,我在想坦维尔的形势!”经历了短暂的失神后,乔治迅速反应了了过来。他觉得自己和莱茵哈特,能并肩携手成为一个战壕的战友,实在是一件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在乔治的潜意识里,自己永远在和完美的莱茵哈特比较,在较量,他们应该是对手,而不是朋友。

    “我很意外,这次,你的两位弟弟似乎已经迷失了方向。”莱茵哈特淡淡的道:“没有人能在神话军团面前发动政变,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

    乔治怔了怔,看着眼前冷静从容的莱茵哈特,他不知道,自己成为加查林皇帝后,会和这位神的宠儿是怎样的一种关系。这样的人,是自己能驾驭的么?

    “这次,幸亏我们因为追查那帮来无影去无踪的联邦间谍回到莫兹奇,不至于措手不及。若是等到坦维尔受到攻击我们才离开别克蓝,只怕,一切都晚了!”莱茵哈特目光炯炯地看着乔治,嘴角有一丝让人慌乱的笑容,“乔治殿下,你真的应该好好奖赏一下你的情报人员,不是么?”

    “对……嗯,对!”乔治不由自主地避开了莱茵哈特明亮的眼睛,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殿下,舰艇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该开始行动了。”莱茵哈特若无其事地望了望远处的运输舰,淡淡地道:“我去皇宫,您去救陛下………您确定要做这样的安排么?”

    乔治尴尬地笑了笑道:“说实话,我知道应该由我去皇宫,毕竟皇家卫队是我统帅的,而对您来说,营救我的父亲,是您最大的职责!不过……”他的笑容有些僵硬:“您知道,当我的两个弟弟都背叛了我的父亲时,我希望,他还能见到一个值得信赖的儿子!”

    莱茵哈特深深地看了乔治一眼,淡淡地道:“那好,我服从您的意志。”

    几分钟后,二十艘中型运输舰缓缓离开了距离坦维尔不过一千六百公里的军事基的,一个小时的太空飞行后,他们将再次进入大气层,空降坦维尔。

    望着乔治和他的皇家卫队,以及皇家情报局特工所乘坐的运输舰,站在护航战舰舰桥上的莱茵哈特微微一笑:“黄雀行动,有意思。”

    他亲自在控制台上锁定了乔治的运输舰,冷冷地发出了命令:“击落它!”。

    ************************************************

    当自由战线基的电子营按照预定计划对加查林航空监控系统发动入侵时,他们惊喜的发现,整个空间管制系统,甚至整个天网,已经完全乱了套!

    不同权限的指令在整个系统中不断地发送着,互相覆盖,上一秒才发出的指令,下一秒就被高权限的相反指令所终结,紧接着,更高权限的指令又轮番登场,整个天网系统中百分之八十的部分已经被冻结。

    没有人能通过这样的系统进行军队调派、后勤补给和情报共享。通讯、控制、监视、防御等系统几近瘫痪。如果说有电子攻击专家能不使用权限就做到这一点,电子攻击营的信息工程兵们觉得自己可以去自杀了!

    造成这样情况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在使用不受限制的权限对网络进行破坏!权限加攻击,如同保安给全副武装的强大敞开了大门,并且一路护送!

    电子营的战士们一边进行预定的攻击,一边喝着咖啡,行动开始前的紧张已经完全丢到了九霄云外,在这个时刻,加查林不设防!

    很快,针对航空管理系统和防空系统的攻击就完成了,利用潜伏在加查林内部的自由战士所获得的权限,电子营的几乎是一路绿灯获取了系统对运输舰的认可!

    斯蒂芬并不知道,有人悄悄地沾了自己的光。为了空投的顺利进行,也为了阻断监狱以及整个莫兹奇驻军之间的联系,他运用自己和布鲁斯的权限,组织了这次针对整个莫兹奇天网系统的破坏。

    作为一个指挥学院的高才生,他很明白天网系统对于战争来说意味着什么!

    现代战争,没有通讯,没有火力协调,没有兵力调配,没有情报共享,甚至没有任何战斗数据,那么,就算是天兵天将,也只有失败的命运!

    自己有着军部的最高权限,而布鲁斯则拥有调查局等安全部门的权限,这些权限在政变之前,是最高的,可是,一旦政变开始,只要詹姆士想办法联系上天网,自己和布鲁斯的权限,将成为过眼云烟。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瘫痪整个天网,依靠自己从前线带回来的军用局部网络,来打赢这场战斗!

    整个天网系统已经逐步瘫痪了,斯蒂芬遍布整个莫兹奇的运输部队和他的装甲部队,已经依靠超强的机动力和局部网络对地面驻军形成了优势!

    他不知道,有一辆涂装着皇家御用标志的运输舰,已经大摇大摆地进入了监狱。

    第三十四章背叛(十四)

    田行健等不下去了。

    三位引导者也等不下去了!

    窝在距离监狱不到两公里的农场里已经整整二十分钟了,派出的侦察小队依然无法掌握准确的消息,只知道,在格斗场方向,调查局的特别保全部队、加查林陆军、神话军团、监狱警卫以及一帮来历不明的雇佣兵正打做一团。

    而监舍和监舍附近,则静悄悄的,短时间内无法确定是否有埋伏。

    正当引导者心急如焚的时候,坦维尔却终于传来了消息。消息不是埋伏在城里的突袭小队传回来的,而是载有[逻辑]的运输舰上,用阿尔伯特密码机传来的。

    消息很简短:电子营已成功欺骗空间控制系统,运输舰出发,将在预定时间降落,加查林政变!

    就是最后五个字,让一切都有了解释。

    空投部队,雇佣兵,监舍和格斗场之间的战斗都顺理成章了!

    浑水摸鱼占便宜,是田行健到达莫兹奇后,自由战线学到的传家之术,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桑贾拉迅速下令,由奥博托和雅里奇各带一个团的兵力,分两路直扑监狱。而他自己,则带着主力强攻监狱正门,从侧面插入格斗场和监舍之间,建立阻击阵的,为后方部队控制监舍和了望塔隔离出一条安全带。

    已经憋足了劲的自由战士如同出笼的猛虎,在数十辆机甲的带领下,雪崩般,迅速摧毁了监狱四周层层密密的隔离网和电网,潮水般向监舍涌去。

    当自由战士们击毙了监狱外围寥寥几个巡逻的调查局士兵,毫无阻碍地占领了西面和北面的了望塔并推进到监舍旁边时,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长方形的监舍被炸开一个大洞。随即,一帮灰头土脸的囚犯嚎叫着涌了出来。

    *****************************************************

    莱昂纳多等一帮炮灰们浑然不知已经被胖子给忽悠了,长期的监狱生活,让这些贵族已经憋得喘不过气来,尤其是那些年轻贵族,更是大有无自由毋宁死的精神,这是他们绝望的人生中最好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而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们还对逃亡不抱一丝希望,那个被派来的胖子,实在不能让人产生一丝信任感。可是,当他们看见那个一直以来在监狱里都畏畏缩缩的胖子忽然发动攻击,一举谋杀了监狱最凶恶的打手哥斯特,然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轻松地解决掉几乎所有的监狱警卫时,他们彻底被震住了!

    原来,越狱,是可以这样玩的!

    现在,那超级猥琐却相当厉害的胖子都说接应部队已经来了,那还怕什么?冲!

    看着贵族们嗷嗷叫着冲出监舍,田行健紧张地勒着西德尼的脖子,憨厚的脸上,眼睛不住地眨巴着,侧着头尖起耳朵听得又仔细又认真。他的心里只不住祈祷,但愿外面没有什么陷阱,不然,贵族们死了,胖子也蹦达不了多长时间了,毕竟,再厚的膘也不能当能量罩用啊。

    一跑出炸开的大洞,贵族小队就发出了一阵喜悦的欢呼,预料中的枪声并没有响起来,紧接着,艾略特派去的几个自由战士又折身回来,兴奋地报告道:“自由战线已经成功控制监狱北区!”胖子一听,立即松开西德尼,很庄重地冲报告的士兵还了礼,冷哼一声,用很鄙视的样子蔑了西德尼一眼,大步向炸开的洞口走去。

    西德尼看着田行健气宇轩昂如同标枪般挺拔的军人身姿,又羞又愧。自己忘了,人家是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到监狱来营救自己的。而且,别看表面上猥琐,那肯定是伪装出来的,看看人家现在,标准的铁血军人!自己居然怀疑这样的钢铁战士会欺骗自己,让自己的儿子当炮灰,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不过,那家伙刚才为什么要威胁自己?

    与自由战线的会师让胖子差点哭出来,他热情地拥抱了三位引导者,几个月的煎熬,终于算看见曙光了。安蕾应该已经回到了加里帕兰,这次任务结束后,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了!这样提着脑袋玩命的任务,谁爱来谁来,反正老子是不去了!

    激动和紧张的情绪,让肾上腺素分泌旺盛的胖子忽然想到了米兰,和处男生活最后一天的美妙滋味,只觉得燥热难耐浑身哆嗦。

    正在和胖子热情拥抱的奥博托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一把推开诡异地抱着自己哆嗦的胖子,看着胖子无辜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激灵,赶紧转移注意力道:“使者,您问的那位联络官我们已经得到消息了,她还没有离开莫兹奇,因为这里的情报联络系统会在这次行动后有变动,所以,她要等到行动完成后才回加里帕兰。”

    如同一盆冷水,胖子被浇了个透心凉,搞了半天,安蕾还在这里!

    “另外,加查林正在发生政变!具体情况我们还不清楚,不过……”奥博托用手在失神的胖子眼前晃了晃道:“前面的侦察兵观察到,,皇家调查局的特别部队正在攻击格斗场,和他们配合的,还有一支雇佣兵,我们初步怀疑,发动政变的,是布鲁斯和斯蒂芬!”

    “哦?”田行健眼前一亮,这可是个浑水摸鱼公报私仇的好机会,若是能一举抓住布鲁斯,割掉他不安分的老二,再抓住詹姆士和斯蒂芬带回联邦,那就太完美了!安蕾安全了,自己安全了,联邦胜利了,战争结束了!胖子万岁!

    可是,要自己带人去浑水摸鱼,实在有些勉为其难。只犹豫了两秒钟,胖子当机立断,俗话说,富贵险中求,俗话又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大不了再豁出去一把,反正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这贱人下令道:“立即释放所有犯人,让他们集合,我要给他们一条生路!”

    ***********************************************

    乔治看着已经集结完毕的神话军团,一时间有些惘然。

    为了皇位,自己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自己原本可以在两个弟弟发动政变之前,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可是,自己最终还是听从了菲力普的安排,利用这次政变,一举登上权利的最顶峰。

    今天过后,自己将成为孤家寡人,没有父亲,也没有兄弟。在背叛中完成权利的交割,难道是莫顿家族最终的命运么?

    可是,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斯蒂芬统帅的六个装甲师和十个全机械化步兵师已经完成了战略空投!

    一次完美的杰作!

    这次空投,如果说没有利布高特的参与,只怕所有人都不会相信。

    就算是早已经知道这次政变的乔治自己,也被这次空投的突然性和隐蔽性所折服。

    总计十六个师的地面部队,在三天时间里就完成了从卢塞恩各战场的集结和隐蔽撤退,并登上了返回莫兹奇的运输舰。

    直到现在,前线的战报依然表明,联邦并没有发现在他们正面的许多帝国军阵的里,只有原来百分之六十的兵力,他们的注意力,一直被空投到阿玛约山和东谷市一线的帝国军所吸引。

    利布高特用这招铁索连舟,系统地最大化了前线的防御力量。他不但欺骗了勒雷联邦,同时也欺骗了詹姆士!整整三天时间,詹姆士都无法从战报中发现任何异常迹象。

    而对于莫兹奇,没人比每天都呆在军部里的斯蒂芬和利布高特更熟悉了!每一次军事要的,每一支部队,每一个基的,包括部队调动,后勤补给,训练等等一切,都掌握在他们的手里,要在这些东西上动一下手脚,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再容易不过了!

    几支部队的野外拉练,就拱手将其驻守的战略要地给让了出来,其他部队,不是机甲的能量供给出了问题,就是军需官弄错了武器弹药的补给数量和规格,再加上几份让部队军官到指定的点开会的通知,利布高特和斯蒂芬,将这次空投的效果,提升到了最大程度!

    只有皇宫,皇家卫队和神话军团,他们才没有任何插手的机会!

    这也是他们重点强攻的部分!

    而自己,将神话军团调离了他们的视线,再依靠神话军团和自己掌握的皇家卫队,完成这次黄雀行动。这一切,能如同想象般的顺利么?神话军团,能不能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皇家卫队,能不能在局势被控制住之前,确保皇宫这个中枢神经的安全?还有,那位前军部第一人,被自己绑上船的戈登,到底能不能联络海格利,以他们两个人的威信控制住莫兹奇驻军?

    一切,都是未知数!

    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在想什么?”

    乔治回头看去,却见莱茵哈特微笑着站在自己身后。

    莱茵哈特穿着深灰色的将军服,这套军服,在整个加查林,只有这一套,这是加查林皇室为神话军团的最高统帅特的设计的,即便是元帅,也没有资格穿上这身军服。

    剪裁极其合身的军服将莱茵哈特修长挺拔的身材完全展现了出来,自从孩提时代认识莱茵哈特以来,乔治就觉得,这个人几乎没有改变过。他非常懂得克制自己,从来不放纵,所以,他的身材和他的精神,都永远保持在最佳状态。

    他永远是微笑着的,春风般和煦。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让所有人在他面前,都会觉得很舒服,没有人能欺骗他。他的睿智和他超乎年纪的眼光,每每让乔治有一种感觉,如果莱茵哈特是自己,恐怕自己的两个弟弟,早就心悦诚服的放弃争斗了!

    他是最优秀的机甲战士,是最有智谋的指挥官,他的统帅力,他的亲和力,他的每一个方面都堪称完美!这样的一个人,实在是上帝的宠儿!。

    “哦,我在想坦维尔的形势!”经历了短暂的失神后,乔治迅速反应了了过来。他觉得自己和莱茵哈特,能并肩携手成为一个战壕的战友,实在是一件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在乔治的潜意识里,自己永远在和完美的莱茵哈特比较,在较量,他们应该是对手,而不是朋友。

    “我很意外,这次,你的两位弟弟似乎已经迷失了方向。”莱茵哈特淡淡的道:“没有人能在神话军团面前发动政变,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

    乔治怔了怔,看着眼前冷静从容的莱茵哈特,他不知道,自己成为加查林皇帝后,会和这位神的宠儿是怎样的一种关系。这样的人,是自己能驾驭的么?

    “这次,幸亏我们因为追查那帮来无影去无踪的联邦间谍回到莫兹奇,不至于措手不及。若是等到坦维尔受到攻击我们才离开别克蓝,只怕,一切都晚了!”莱茵哈特目光炯炯地看着乔治,嘴角有一丝让人慌乱的笑容,“乔治殿下,你真的应该好好奖赏一下你的情报人员,不是么?”

    “对……嗯,对!”乔治不由自主地避开了莱茵哈特明亮的眼睛,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殿下,舰艇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该开始行动了。”莱茵哈特若无其事地望了望远处的运输舰,淡淡地道:“我去皇宫,您去救陛下………您确定要做这样的安排么?”

    乔治尴尬地笑了笑道:“说实话,我知道应该由我去皇宫,毕竟皇家卫队是我统帅的,而对您来说,营救我的父亲,是您最大的职责!不过……”他的笑容有些僵硬:“您知道,当我的两个弟弟都背叛了我的父亲时,我希望,他还能见到一个值得信赖的儿子!”

    莱茵哈特深深地看了乔治一眼,淡淡地道:“那好,我服从您的意志。”

    几分钟后,二十艘中型运输舰缓缓离开了距离坦维尔不过一千六百公里的军事基的,一个小时的太空飞行后,他们将再次进入大气层,空降坦维尔。

    望着乔治和他的皇家卫队,以及皇家情报局特工所乘坐的运输舰,站在护航战舰舰桥上的莱茵哈特微微一笑:“黄雀行动,有意思。”

    他亲自在控制台上锁定了乔治的运输舰,冷冷地发出了命令:“击落它!”

    ************************************************

    当自由战线基的电子营按照预定计划对加查林航空监控系统发动入侵时,他们惊喜的发现,整个空间管制系统,甚至整个天网,已经完全乱了套!

    不同权限的指令在整个系统中不断地发送着,互相覆盖,上一秒才发出的指令,下一秒就被高权限的相反指令所终结,紧接着,更高权限的指令又轮番登场,整个天网系统中百分之八十的部分已经被冻结。

    没有人能通过这样的系统进行军队调派、后勤补给和情报共享。通讯、控制、监视、防御等系统几近瘫痪。如果说有电子攻击专家能不使用权限就做到这一点,电子攻击营的信息工程兵们觉得自己可以去自杀了!

    造成这样情况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在使用不受限制的权限对网络进行破坏!权限加攻击,如同保安给全副武装的强大敞开了大门,并且一路护送!

    电子营的战士们一边进行预定的攻击,一边喝着咖啡,行动开始前的紧张已经完全丢到了九霄云外,在这个时刻,加查林不设防!

    很快,针对航空管理系统和防空系统的攻击就完成了,利用潜伏在加查林内部的自由战士所获得的权限,电子营的几乎是一路绿灯获取了系统对运输舰的认可!

    斯蒂芬并不知道,有人悄悄地沾了自己的光。为了空投的顺利进行,也为了阻断监狱以及整个莫兹奇驻军之间的联系,他运用自己和布鲁斯的权限,组织了这次针对整个莫兹奇天网系统的破坏。

    作为一个指挥学院的高才生,他很明白天网系统对于战争来说意味着什么!

    现代战争,没有通讯,没有火力协调,没有兵力调配,没有情报共享,甚至没有任何战斗数据,那么,就算是天兵天将,也只有失败的命运!

    自己有着军部的最高权限,而布鲁斯则拥有调查局等安全部门的权限,这些权限在政变之前,是最高的,可是,一旦政变开始,只要詹姆士想办法联系上天网,自己和布鲁斯的权限,将成为过眼云烟。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瘫痪整个天网,依靠自己从前线带回来的军用局部网络,来打赢这场战斗!

    整个天网系统已经逐步瘫痪了,斯蒂芬遍布整个莫兹奇的运输部队和他的装甲部队,已经依靠超强的机动力和局部网络对地面驻军形成了优势!

    他不知道,有一辆涂装着皇家御用标志的运输舰,已经大摇大摆地进入了监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