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四卷 第三十章背叛(十)

    整个格斗场里一片寂静。

    “啪!”

    “啪!”

    响亮的耳光声一声接一声的响起,每响一下,贵族们的心里就紧一下,脸上的肌肉一阵乱抽。如果说刚才矮个子狞笑着拧断对手的脖子让他们在残杀中得到了一种快感的话,那么,胖子现在左右开工的耳光,只能让他们浑身颤抖。

    在此之前,他们从未想过耳光这种最普通的体罚竟然会这么恐怖。这一记接一记仿佛永无止尽的耳光,是他们所能想象得,最痛苦的惩罚。即使闭上眼睛,那响亮的声音都能让人崩溃,若是自己挨上那么一下……还是不要活了!

    “啪!”矮个子囚犯被一巴掌抽了个转身,他已经被打懵了。

    胖子的耳光所用的力量并不重,却异常响亮,矮个子做梦也没有想到,这胖子居然在这样的生死博斗中擂耳光,这是一种明白的羞辱!

    矮个子咬牙拉开距离,弯腰低头,用一支胳膊护住火辣辣的面部,另一只手猛地挥拳向胖子小腹击去。

    田行健嘿嘿一笑,用左手轻描淡写地一把抓住了矮个子打向自己的拳头,右手蛮横地抓住矮个子护住脸的胳膊,猛地拉开来,回手顺势又是一记耳光。

    “啪!”这记耳光显然比刚才的重得多,所有观战的贵族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万恶的胖子!

    矮个子吃疼,条件反射地捂住脸向后退,却忘了自己的一只手还被胖子牢牢地抓着呢。胖子手上一使劲,后退中的矮个子便被一把拉了个踉跄。

    卒不及防的矮个子眼看自己一头向胖子怀里扎去,慌乱只下,只能把头埋在被胖子紧紧抓住的胳膊弯里,另一只手死死抱住脑袋。他实在被打怕了,前面的十几巴掌虽然力道并不大,可是,却让人感觉到羞辱!而刚才的最后一记,重得可怕,矮个子觉得自己的脑袋里钟鼓齐鸣,昏昏沉沉地直发晕!

    胖子跟抓鸡扯毛似的,两只手抓住矮个子的胳膊蛮横地向上一扯,晕头晕脑的矮子立即被扯出个投降状,没等他反应过来,胖子粗鲁地一扒拉,矮个子的双手如同做广播体操一般,不由自主从两侧向下挥去。就在他完成从投降到立正的姿势时……“啪!”……“啪!”胖子左右开弓的两记耳光迅捷无比地落在了他的脸上!

    “哦……天啦……”贵族们集体发出了一阵呻吟,仿佛挨打的是他们自己一般。所有人都无法相信,这场角斗的最终对决会演变成这样。一个原本已经被活活打死的囚犯,忽然之间如同从地狱里重新走了回来,并因此获得了魔王的力量。在他的面前,刚才还极度凶残的对手全然没有还手之力,如同一只可怜的羊羔,就那么任凭胖子就那么折腾。

    矮个子已经崩溃了。无论他怎么动,胖子的巴掌总能不可思议地从任何角度抽打在他的脸上。火辣辣,钻心地疼!那双肉乎乎的手掌,在矮个子看来,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如同闪电般,无法躲避,在它划破乌云密布的天空时,没有人能对它的出现作出反应,甚至来不及闭眼!

    最让矮个子觉得耻辱的是,自己的双手无论是反击还是阻挡,都被胖子蛮横地拨开了。那胖子的劲实在太大了,而且他的态度,是那么的恶劣,如同在教训一个孩子!

    那一记接一记并不怎么致命却异常响亮,耳光,终于摧毁了矮个子的信心和凶残,他捂着红肿的脸,屈辱而软弱地跪倒在地,痛哭失声。

    田行健嘘了嘘自己有些发红的手掌,使劲地甩了甩。为了耳光能更响亮,必须用手掌的前半截作为接触面,胖子觉得自己白嫩的手,一定被那矮子的脸皮给震伤了!

    “果然是高手啊,好厉害的内功,都***练到脸皮上了!”胖子在矮个子的耳边轻轻地由衷赞叹。

    矮个子只觉得悲从中来,忍不住号啕大哭。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快到安蕾和苏珊无法接受自己亲眼目睹的事实。

    安蕾痴痴地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幸福来得太快,喜悦和骄傲,让她无法呼吸。

    而苏,则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离奇的梦,一个软弱可欺的机械师,在忽然的觉醒中,变成了纵横沙场的勇士!他的斗争方式是那么奇特,每一记耳光,都让自己从心底里觉得解恨,在这个贵族们丢失一切人性的地方,这些耳光的声音,比最大声的呐喊更直接更响亮!看着看台上那些男性贵族张皇而震惊的脸,看着他们无所适从的样子,苏珊觉得无比惬意!

    在苏珊看来,当这些贵族参与这场角斗,把赌注压在强者身上,欢呼着看着那些凶手把弱者活活打死来满足他们的血腥欲望时,他们已经不配被称为贵族了!

    加查林的贵族已经堕落了,他们没有基本的道德,甚至没有起码的人性!这些掌握着权利的人组合成一个强势的机器,以摧残和折磨弱小来取乐。他们已经习惯了去决定别人的生死,那种高高在上,掌握着弱小者命运的感觉,让他们沉迷于内不能自拔!

    苏珊搂住了安蕾的肩膀:“蕾蕾,我喜欢他,他是一个英雄!”

    “是的,任何一个弱小而平凡的人,都能成为英雄!你们永远也不会想到,这个从地上重新站起来的弱者会带给你们这么大的意外!无论如何,你们都输了!”苏珊抬头看着顶层那一排金色的反射着耀眼阳光的看台玻璃:“你震惊么?我也很震惊。”

    **************************************************

    “赢了,赢了!”

    中央控制室里一阵骚动,在胖子身上压了注的看守们小声地庆贺着!

    邦妮对看守们的行为视而不见,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她厌恶无比的胖子身上,心里的震惊让她这一刻有些失神。

    在邦妮心目中,除了莱茵哈特,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能让她再看得上眼的人物!。

    每当和那些贵族们在一起的时候,邦妮就觉得很悲哀。这些成天只知道醉生梦死的贵族,没有一个人能理解自己的想法,也没有一个人具有某种能让自己钦佩的才华,他们只是混吃等死而已,他们永远也不会明白,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意义!

    而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平民,每天想的只是升官发财,每天在阿谀奉承中把自己的棱角磨平,把自己努力弄得世故圆滑,然后,他们成功了,变成又一批贵族,周而复始。

    对于这个叫张原的机械师,邦妮更是没多大好感。且不说这家伙每次见到自己都是一副让人看了想痛打一顿的害羞小男生摸样,这家伙平日里的行为举止也只能用猥琐来形容。尤其是他偷看女人胸部的时候,让人恨不得把他凸出眼眶两公分的眼球给挖出来,塞进他满是口水的痴呆嘴里,再把他那双偷偷成爪形的手给拧断,试着能不能撬开他交叉在一起扭来扭去不住摩擦的双腿!

    可是现在,邦妮不得不承认,这个该死地胖子的确有值得人尊敬的地方!

    说他是机械天才,自然无可争议,只要看看在他被抓进监狱之后,实验室在新机甲开发上如同被打断了腿一般的进度,就知道这个只靠纸条解决问题的胖子在机械方面有多么高的造诣!而现在,这个角斗场上的弱者,表现出了他的另一面——令人震撼的身手!

    即便这个叫张原的机械师是间谍,是勒雷联邦的人,那他也是一个足够得到尊敬的对手!如果他所有的行为都是在正常思维下所做的,那么,邦妮不得不承认,这个胖子几乎骗过了所有人!

    谁也不知道,在那个胖胖的身躯下,隐藏着什么样的力量!他到底还会些什么,如果他真的是间谍的话,除了精通机械、跳舞和徒手博击以及装傻以外,这家伙还会什么?邦妮的好奇心越来越强烈,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挖掘出这个张原所有的秘密!

    “报告团长,布鲁斯殿下领导的皇家调查局特别保全部卫队已经到达。”一个神话军团卫兵的声音打断了邦妮的思考。

    “哦,让你们连长协助他们熟悉保卫流程。”邦妮轻轻松了一口气,明天就是这个野蛮的博击比赛的最后一天了,安全上一点也大意不得。一个连的神话军团配合监狱兵力加一些中看不中用的皇家禁卫来防御这么大的地方,实在有些捉襟见肘,布鲁斯的加入,让邦妮感觉轻松不少。

    “他们的守卫范围是在监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所有人禁止到格斗场这边来!”邦妮看了看还站在格斗场中的胖子说道,她对那个敢对神话军团的人动手的布鲁斯没什么好感,双方最好还是不要有接触的好,尤其是在神话军团的士兵们对张原改装的[金刚]赞不绝口的时候!

    *****************************************************

    比赛结束了,格斗场里的剩余的囚犯中只有一个人站着走出了这个血腥的地方,那就是矮个子。这个红肿着脸的暴徒已经全然没有了杀气,一边走一边哭。

    而田行健,是躺着被人抬回监舍的,看守们想尽了办法,也没弄醒这个打完了就倒在地上的怪物。

    而此时,一支庞大的运输舰队已经进入了莫兹奇星球的大气层,斯蒂芬站在舰桥上,闭着眼睛,只有他紧握的拳头上发白的关节,才暴露了他此刻的紧张。

    再过几个小时,所有的一切将尘埃落定。

    布鲁斯将在监狱发起叛乱,扣押詹姆士,而自己的部队,将空投到莫兹奇的每一个军事重地,彻底切断首都与外界的联系和通道。控制住已经调走了神话军团的坦维尔,攻占皇宫和军部。

    没有了神话军团,驻守坦维尔的陆军就是一盘散沙,根本不是自己从前线带回来的那些血液还在沸腾着的战士们的对手,只要用闪电般的精确空投包围驻守坦维尔的陆军部队和十几个空军基地,限制他们的行动,再迅速控制住这些军队指挥官的住家,这些驻守坦维尔地军队将很快倒向自己一边。

    这一切,已经经过了周详的计划。自己带回来的六个装甲师和十个步兵师足够应付这样的突然而精确的行动了。现在,需要等待的是布鲁斯的信号,只要他掐断了詹姆士发号施令的渠道,一切就大功告成。

    茫茫的星空下,庞大的运输舰队开始了分离,他们已经通过了地面控制系统的确认,将如同一群四散开来的流星,拖着长长的轨迹,按照计划各自飞赴自己的目的地,在坦维尔的黄昏,发动一次血腥的政变!

    ***********************************************

    贝鲁惊讶地看着站在走道上跟偷儿等人大肆吹牛逼活蹦乱跳的田行健,他实在有些闹不明白,这个胖子的命怎么这么大?居然在六死六残的角斗中毫发无损地活着回来。他的眼光扫过,安德烈一帮人和基诺一帮人正同时想那个手舞足蹈的胖子走去,空气中,弥漫这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跟走在安德烈身后的科林交换了一个眼色,贝鲁微微一笑,看了看时间,最后的时刻已经到了,他紧紧地握着手中的自制刺刀,若无其事地靠近了口沫四溅一脸得意的胖子,制造一场如同暴动般的混乱,这个时机再好不过了!

    “好样的!”安德烈热情地拥抱了田行健,满面笑容地扭头看着迎面而来的基诺等人。

    “呵呵。”胖子傻笑着,眼睛瞟到了背着手走向自己的贝鲁以及杀气腾腾的基诺和哥斯特,感觉到一丝危险。

    “恭喜你!”科林的拥抱姿势有些古怪,他牢牢地箍住了胖子的胳膊。

    这时的贝鲁已经疾步走到了胖子身旁,手中的刺刀精确地向胖子肋下刺去。

    千钧一发之际,察觉到危险的胖子已经无法挣脱开科林的拥抱了,他猛地向前一冲,巨大的力量将包括安德烈在内的面前所有人撞了个人仰马翻,避开了贝鲁手中的刺刀。。

    紧接着,胖子一头撞在兀自死死箍住自己的科林头上,双臂一用力,挣脱了他的控制踉踉跄跄地向前跑去,在他身后,已经暴露了目的的贝鲁已经合身扑了过来。

    几乎已经走到跟前的基诺和哥斯特显然没想到对手会忽然出现这样的状况,他们立即站住了脚步警惕地防范着。看见贝鲁追杀胖子,基诺幸灾乐祸地挥了挥手,让自己的人向后退,他可不想从一个惬意的旁观者变成一个莫名其妙的参与者。

    可是,有人不会放过他。

    被胖子一头撞开的科林迅速反应了过来,他抽出自制刺刀,猛地扑向基诺,嘴里大叫道:“是你干的,基诺,去死!”这一刀只刺中了基诺的胳膊,却如同火药桶里落下了一颗火星。基诺的惨叫声中,他的打手们迅速冲了上来,而晕头转向的安德烈一帮人根本就没想过分辨真相,双方的仇恨在这一刻被迅速激发,每一个人都向对手扑了上去,整个监狱立即陷入一场混乱!

    当双方各自的盟友纷纷加入这场混战时,整个监舍完全陷入了疯狂,每一个楼梯,每一条过道,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有人在博杀。各式各样的自制凶器都被拿了出来,不断有人在惨叫中倒下,鲜血,顺着楼梯和走廊流淌着,映在每一个人的眼中,一片血红。

    疯狂、暴戾、残忍,所有的野性都被激发了出来,此时此刻,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成为了凶狠的野兽,他们咆哮着,互相残杀,用拳头,用凶器,用牙齿,向自己面前任何一个对手发动最凶残的攻击,没有理智,也没有感情,只有凶器捅进对方身体时,滚烫的鲜血带来的恶毒快意。

    而贝鲁,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他在拼命地喘息,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已经跟着那个如同兔子般的胖子绕着监舍走道跑了整整五圈了,他从来没见过跑得这么快的胖子!

    最让人抓狂的是,这个胖子敏捷地在博斗的人群中钻来钻去的时候,还有空闲扭着头过来大喊大嚷手舞足蹈,虽然听不懂胖子在叫什么,可是,胖子脸上那副傻乎乎看希奇的表情,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在羞辱的感觉中暴跳如雷。

    作为前陆军特种部队退役教官,贝鲁从来没想象过自己会遇见这样的一个对手!越跑,贝鲁就越愤怒,他的脑子已经完全被杀死前面那只肥兔子的念头所占据!

    很快,贝鲁发现楼上楼下一阵乱跑的胖子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回到了底层大厅中,而在他的正前放,刚刚放倒了对手的哥斯特,已经盯上了他!

    以哥斯特的实力,就算不能摆平这个胖子,也会给自己足以刺出一刀的机会!

    贝鲁的脚步更快了,而胖子被拥挤的人群堵得东钻西蹿,前方的哥斯特几乎是用一种悠闲的步伐斜着插上,堵在了胖子的面前。

    一前,一后,一记飞踢,一把闪着寒光的刺刀。

    田行健似乎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他停住了,站在原地,眼神中充满了临死前的悲哀和绝望。

    然后,已经和胖子近在咫尺的贝鲁和哥斯特忽然发现,胖子消失了,原本堵在他身旁打做一团的人群忽然闪开一条通道,这个胖子就那么从容地退了一步。

    一步就够了,那是生和死的距离。

    在一瞬间,贝鲁和哥斯特周围原本混乱的人群忽然如同潮水般涌了上来,整齐而迅速,贝鲁和哥斯特甚至没有丝毫反应的时间就被人潮所淹没。

    当人群散开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大厅中央的贝鲁和哥斯特。

    哥斯特,这个阿布诺斯克监狱最凶横的杀手,不败的神话,已经横尸就地,在他的身上,至少有十处刺伤,全在致命部位,深可见骨,血流如注,最致命的一处,在他的喉咙,一刀封喉。

    贝鲁也是一样,浑身十数道伤痕,他的致命伤在头上,一把刺刀从他的左耳掼入直至没柄。

    谋杀,这是赤裸裸有预谋的谋杀!

    基诺,安德烈,科林,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这场突如其来的谋杀彻底让他们清醒了,长期刀口舔血的生涯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明白,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蓄谋已久的圈套!

    有一股势力,一直隐藏在他们身旁虎视耽耽,而现在,这股势力已经强大到了无法抵抗,一次行动,就干掉了哥斯特和贝鲁!

    大厅里的混战停了下来,犯人们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看着倒在中间的哥斯特,这个强大到几乎不可战胜的暴徒,这个稳拿博击大赛冠军的高手,就这么被杀了。

    如此简单,如此轻松!

    是谁?

    看着那群散开的犯人缓缓集中到一个人的身后,他们看见了正在微笑的胖子,那张憨厚的脸上,依旧是傻乎乎的笑容!

    谁是傻子?

    就在所有人都陷入震惊之中时,代表自动巡逻枪出动的警报声尖利地响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