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四卷 第二十七章背叛(七)

    整个勒雷联邦已经陷入了一片风雨飘摇之中。

    德西克帝国所谓的演习舰队和第四舰队的对峙,已经震惊了整个人类社会。每一个人的眼光都投向了那个贫瘠,遍布着无数危险地带的公共星系。在这个火药捅里,只要再落下一颗火星,立即就是一场灾难。

    斐盟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在事件发生六个小时内,由十几个大中型国家元首参与的电话会议就召开了。可是,整整四个小时的会议,没有一个国家能拿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

    进,自然是在玩火;退,更是退无可退。自比纳尔特帝国领先开始了新一轮的军事竞赛以来,西约各国显得咄咄逼人。边境摩擦日益加剧,甚至有情报说,一些西约国家准备在未来的六个月时间里向至少三个斐盟成员国发难,再次将数百年来悬而未决的领土问题提上桌面。

    勒雷联邦只是斐盟诸多成员国中不起眼的小伙计。

    可是国际局势到了现在,没有人敢让这个小伙计打落了牙齿自己吞!斐盟国家之间并不十分紧密的关系,必须要在这个时刻牢牢维系住!

    所以,斐扬共和国在对峙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总统弗朗西斯就紧急召见了德西克帝国驻斐扬大使,就对峙事件表示了严重关注,希望德西克帝国以大局为重,不要试图介入加查林与勒雷之间的战争。

    而那位几个月前新上任递交国书时还显得彬彬有礼的德西克大使这一次却异常强硬和无礼。他非常果断地将弗朗西斯总统的话理解为一种威胁,他振振有辞地陈述了德西克先于勒雷联邦进入公共星系的事实,并拿出了一份早已准备好,却什么都不能说明的所谓文件,表示这次演习早在一年前就提上了日程。这是德西克的事,不需要其他人指手画脚。

    此后,斐盟和西约两大军事集团各执一词,在人类最高联合议会上吵得天翻地覆。

    西约在发出威胁,斐盟也同样在威胁,双方的态度越来越强硬。

    到了这个时候,斐扬共和国显然不可能任由勒雷联邦被人掐住脖子,就算是勒雷总统汉密尔顿想退缩也不行。会议基调如此,又怎么可能会有结果?

    舰队还在对峙,而汉密而顿,已经为在野党呈燎原之势的弹劾声闹得筋疲力尽了。

    卢塞恩前线的战斗正处于白热化阶段,双方都投入了最大的力量。勒雷联邦政府不可能在这个关键时刻打退堂鼓,国家尊严和领土完整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会用生命去捍卫。勒雷联邦为了这场战争已经失去和付出了太多,这笔账,必须且只能算在加查林帝国的头上!

    况且,卢塞恩前线的战局显示,即使联邦军想退,也退不了了。

    明显得到了西约国支持的加查林帝国,运用其获得的庞大运输力一举空投了十六个师的兵力切断了联邦军的退路。这时候上谈判桌,拿什么去跟别人讨价还价?

    在反对派聚集的游行开始由首都路德里特市向勒雷所有城市辐射,而总统的支持者也组织了起来,踞理力争,双方的游行队伍甚至爆发了数次小规模的冲突。

    在总统办公室根据《战时紧急处置条例》宣布了临时戒严后,骚动,被暂时压制住了。但这样的行动,招来了更多在野党派议员的不满,要求总统立即结束军事行动,配合人类议会的战争斡旋以及要求总统对戒严作出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大。

    任何人坐在联邦总统这个位置,恐怕都如坐针毡。汉密尔顿遭遇了他就任以来的最大一次危机。

    经过六个小时的闭门思考后,联邦总统汉密尔顿召见了最高统帅部总指挥米哈依诺维奇上将,两个自战争爆发以来一直紧密合作的搭档只进行了不到二十分钟的密谈,便连襟出现在了新闻发布会上。

    汉密尔顿的决定是四个字。

    寸步不让!

    就在各国记者目瞪口呆的同时,总统汉密尔顿下达了战时紧急总统令:所有联邦军队,立即执行特级战备。

    发出预备役征集令。

    第二次全民总动员。

    新组建的第九舰队开赴公共星系。

    一个接一个的重磅炸弹,让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在这一刻,整个人类社会鸦雀无声。

    ********************************************

    拉塞尔看着电视上正在向全国发表讲话的汉密尔顿,他知道,这一次,赌注全压上去了!

    在汉密尔顿发表讲话之前,拉塞尔就已经得到了最终决定的消息。对于这位联邦总统的选择,拉塞尔感到由衷地钦佩。

    汉密尔顿不是将军,现在的他距离他的服役期已经超过三十年了。可是,在他的身上,依旧保持着一个军人的宁折不弯,保持着勒雷联邦人传统的不屈精神。那是一种对压力对挑战的藐视。他没有选择稳妥的妥协政策,而是用自己的政治生涯为代价,将勒雷联邦的利益扛在了自己身上。

    他宁肯被赶下台,也不愿意卑躬屈膝卖国求荣。尽管,只要他作出一个看似符合逻辑的决定,并尽可用宣传上的冠冕堂皇来掩饰,就能继续他的总统任期,并获得足够的个人利益和声望。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他选择的,是一条一路坚强地走过来,也将坚强地走下去的道路:那就是抵抗!直到获得最终胜利的抵抗!

    反对派那些政客的声音,并不能影响他的意志;受蒙蔽的民众,也不能改变他的决定。因为汉密尔顿知道,现在的妥协,代表着将来的失败!用一个优秀政治家的敏锐和对国家的忠诚,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

    联邦付出的鲜血和生命,都必须得到回报;联邦的尊严和领土完整,都应该得到任何国家的尊重。联邦的未来,不是附属,不是软弱,而是独立与自由!每一个侵略或者试图侵略这个国家的人都应该且必须知道,勒雷联邦从来不惧怕威胁和战争。勒雷联邦的总统,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不是卑鄙的政客。。

    但是,拉塞尔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只能维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如果局势继续恶化,如果汉密尔顿拿不出足以服众的成果,那么,这个一直带领着勒雷联邦在卫国战争中一路走向胜利的总统,将在胜利之前被赶下台。而他之前所做的所有决定,都将成为他的错误。

    关掉电视,拉塞尔点开了星际图,当坦维尔的全息地图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詹姆士的先手已经亮出来了,利布高特也出手了。现在,自己掌握的底牌,只有勒雷联邦一个月内的全力以赴,以及……田行健所领导的自由战线。

    希望在于,自由战线在敌后的行动,能让詹姆士执行他的军部清洗计划并进一步走上疯狂的道路。只有加查林内部出现有实力有代表性的反对派,只有利布高特所控制的加查林军队受到干扰,自己才能有机会扭转局势!

    “报告将军,第九师侦察连传来消息,加查林的运输舰队陆续返航了。”

    拉塞尔的思考被哈米德的报告所打断,他皱了皱眉头。这支凭空冒出来的运输舰队比预计的反程时间晚了整整三天,在这跟时间赛跑的战场上,什么原因会让利布高特浪费掉三天的运输力呢?

    **********************************************

    “团长,莱茵哈特将军命令一团立即起程,加入由乔治殿下领导的调查队。”

    邦妮放下手里的防卫计划,秀眉微微一皱,挥手让通讯兵离开。她不明白为什么历来在阿布诺斯克博击大赛期间从不离开坦维尔的莱茵哈特会发出将所有留守的神话军团士兵统统抽调出去的命令,只留下自己和不到一个连的兵力负责配合皇家卫队执行皇室保卫工作。

    别克蓝星球,究竟出了什么大事,需要动用整个神话军团的力量且如此急不可待?

    微微摇了摇头,邦妮迅速地把脑海中的一丝疑虑丢了出去。莱茵哈特是一个永远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和能做什么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没人比他更优秀。他永远也不用别人替他操心,就算是自己,也用不着。

    阿布诺斯克的那个让人厌恶的比赛已经开始了,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在莱茵哈特处理完他的事情以前保证皇室的安全。

    从衣架上取下大衣,邦妮走出了神话军团基地的北二号楼,一辆豪华飞行车已经等候多时了。一想到必须到阿布诺斯克监狱这样令人不愉快的地方去执行任务,她的眉头就愈发深锁。那个叫张原的家伙也被丢进了博击大赛的名单,自己若是不去的话,等这个莱茵哈特看重的机械天才出狱的时候,只怕已经变成了一堆零件。

    敢将神话军团的研究员送上格斗场,这一次,无论是谁做出的决定,都必须给神话军团一个交代。没人能随意摆布神话军团的人,哪怕,这个人只是一个犯人。

    令人讨厌的地方,令人讨厌的比赛,令人讨厌的人!邦妮钻进飞行车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己被留在这里,或许,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

    博击场已经完全搭建好了。这个由组合式零件构成的圆型场地从外表看如同一个巨大的爆米花纸桶。虽然只用上一个星期就会被拆卸掉,可是内部的装饰依然极具奢华。水晶吊灯、羊绒地毯、舒适的沙发座椅再加上全智能化的照明及服务系统,让每一个走进这里的人会完全忘记这里是监狱。

    而遍布六个楼层的休息室、娱乐室、酒、赌场更是男人的天堂,在这里,加查林的贵族们可以放纵狂欢整整一个星期。比赛前六天,将会有十六场比赛,除了周六只安排了一场比赛用以让贵族们有时间调整状态迎接最后的决赛外,从周一到周五,每天上午,下午和晚上都各有一场16人对阵的生死博斗。

    十六场比赛,每场比赛只有一个胜利者。这十六个人将在周日分为两组,各自捉对撕杀,这时候,这场血腥的格斗将真正进入高潮。因为按照惯例,周日的决赛基本上没有能活着走下格斗场的人,监狱中的所有恩怨,都会在这里解决!

    两个小组各自的唯一幸存者,在最终的对决中,也只能有一个活着,那就是最终的冠军,阿布诺斯克的格斗之王。他将踩着一路鲜血从死亡之中站起来,让贵族们彻底疯狂。

    “你是说,那股反政府势力开始行动了?”田行健活动了一下身体,一条拳击手专用的裤衩让光着上身的胖子觉得自己看起来像个傻瓜。他的双手已经缠上了绷带,这条绷带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的防护。

    艾略特申请成为了田行健的助手,他一边给田行健按摩着,一边轻声道:“是的,我们的人发现他们分散离开了聚集地,而且,这帮人不但有能量枪和便携式导弹,还有至少上百辆武装机甲,我们想象不出,谁有这么大的神通,能在坦维尔武装一个团!”

    “想办法把他们找出来,我觉得这件事情很不寻常。他们在这时候有动作,说不定……”胖子的脸有些发白:“他们的目标和我们是一样的,绝对不能让他们破坏我们的计划,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张原,准备好了么?”安德烈走到胖子面前,看了看这个白花花的家伙,对他能否获得胜利有些没把握。

    “准备好了。”胖子陪着一脸笑,哀求道:“老大,看见我不行了赶紧认输,我只是个机械师啊,特长不是这个。”

    安德烈压低了声音把嘴凑到田行健耳旁:“这不是游戏,无论对我,还是对你。输了,就意味着我们会失去一切,如果你死在上面,我会替你难过的!”

    正说着,充满了汗臭味道的选手休息室里的红灯闪烁,比赛准备时间结束,参加比赛的选手开始上场了。安德烈笑容满面地拍着田行健的肩膀,说了声“保重”将满脸惊恐的胖子送出了房间。。

    这是周六的唯一一场比赛。

    在之前五天进行的比赛中,共有六个人被打死,重残十三个。

    被打死的六个人中,有四个,是被哥斯特下的毒手,与他对阵的没有一个活着退出角斗!

    四个人都是安德烈的人,所以,对安德烈来说,确实已经没有了退路。

    *********************************************

    “你是说,张原被送进博斗场参加格斗了?”苏珊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尴尬的副监狱长,简直不能想象一个机械师在这样的角斗中会有什么下场!

    看着身旁的安蕾苍白的脸,苏珊毫不犹豫地叫道:“取消他,立即取消比赛!”

    副监狱长低下了头:“殿下,你知道,这恐怕不行,比赛已经开始了。”

    “不行?你是说不行?”苏珊又急又恼。

    “是的,殿下,博斗名单是陛下亲自签名的。”副监狱长闹不明白眼前的这两个女人和那个张原到底是什么关系,有些话没敢说。他听说,在詹姆士认可名单的时候,曾经看着张原的名字考虑了很久,终于决定让他继续留在名单上。

    詹姆士的原话是:“儿子把他弄进去,女儿却想把他弄出来。让他参加格斗,或许是一个好主意,毕竟,事情要有一个选择。若是输了或死了,那就算他倒霉,让布鲁斯出口气。若是成了冠军,我送他一个特赦,相信苏珊会很高兴。”

    既然詹姆士做了决定,还有谁有胆子敢将名单随意更换?

    狠狠地蹬了副监狱长一眼,苏珊拉起安蕾的手道:“别担心,走,我们去看看,一定会有办法的!”她转头冲那副监狱长道:“给我安排一个房间,我要看比赛。”

    副监狱长拿出一张房卡,恭敬地递给苏珊,说道:“房间早已经准备好了,在三楼最后一间,挨着紧急通道的楼梯。”

    当苏珊和安蕾走过静悄悄的过道,打开房间门的时候,巨大的喧嚣声迎面扑来,眼前的一幕让她们惊呆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