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四卷 第八章逮进去了

    2061年12月1日,在联邦军前线指挥部搬迁至卢塞恩的第三天,第三阶段战役终于打响了。

    西线的拉齐防线落风山垭口依然被联邦军猛攻不止,而罗特斯克市的加查林帝国守军则收缩在了市区,依靠坚固的工事继续抵抗。显然,双方的重点都没有在这一条线上。加查林帝国军重新建立了数条防线,在拉沃斯平原上驻以重兵,摆开了军团决战的架势,而联邦军的兵力则从西线抽调到了东线,双方的实力差距并不大,至少在现在看来,利布高特一直在隐藏着加查林陆军的实力,在之前的拉锯战中,加查林帝国军的装甲部队并没有大规模投入战斗的现象。

    而东线,抽调过来的联邦陆军和陆续抵达卢塞恩的联邦支援兵力汇合在一起,由第一集团军和第二集团军两军分成两个箭头,一路正面攻击防御严密的东谷市,另一路则迂回至东谷市的后方,摆明了稳扎稳打逐一消灭的架势。而新成立的第五集团军则试探性地向拉沃斯平原纵深处单兵直入,如同一条摇摆的长鞭,开始为第一集团军和第二集团军拿下东谷市后的进击扫清道路。

    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个战场上,人类社会的两大阵营对峙气氛越来越紧张,以比纳尔特帝国为首的西约各国在最高联合议会上要求勒雷联邦立即停止军事行动,双方以现在的军事线为基准就地谈判的呼声越来越激烈,措辞越来越严厉,西约绝口不提什么侵略,谁对谁错的问题,张口闭口都是杀戮,是平民伤亡,仿佛勒雷联邦正在向自己的民众举起屠刀。

    斐扬共和国为首的斐盟则针锋相对,立场鲜明地支持勒雷联邦夺回领土的军事行动,双方在人类最高议会上的口水大战如火如荼,可是谁都知道,这如同小孩吵架般的争论这不过是在演戏而已,这场戏,是演给自己阵营的各国看的!只有真正出兵介入战争的那一天,这样的口水之争才会停止。

    私下里,双方阵营不但各自加紧了战备,也开始了对很可能成为导火线的加查林帝国和勒雷联邦之间的战争制定作战计划。在加查林和勒雷联邦周围的六个大小不一的邻国甚至已经将作战计划下达到了部队,并提高了战备等级。加查林和勒雷联邦的外交工作更是紧锣密鼓,双方的特使频繁奔波于己方阵营的各个国家,以获得支持和保证。

    卢塞恩的第三阶段战役不但关系到整个加里略星系的军事天平到底倾向哪边,还关系到人类社会的两大阵营会不会在这场战争中彻底撕破脸开战。除此之外,这场战争在局内人看来,有着更微妙的意义:它昭示着各方面的争斗已经从风平浪静之中忽然进入了波涛汹涌的白热化阶段!

    首先是利布高特和拉塞尔在卢塞恩的对局,双方都握着别人不知道的底牌,而拉沃斯平原上的战斗,最考验指挥官的综合指挥能力。太空、后勤、陆基空军、地面部队、基层指挥、局势判断、战略部署、主攻方向、兵力调配。这些东西,全在两个人的大脑里,谁犯错,谁就会在坦荡的拉沃斯平原上得到血的教训!正兵以对奇兵相辅,除了对决的战场,谁也不知道对方的伏子究竟摆在哪里,有时候,决定胜负的地方,并不是战况最激烈的地方,双方都在猜测,没人敢掉以轻心。

    其次,整个加查林贵族圈,都开始了紧张的观望,这场战争,预示着皇位继承权的争夺进入了白热化,三位皇子都不是吃素的,在他们手里,都握有相当的势力,垂死挣扎临死一博,未必不能将整个加查林搅得天昏地暗血流漂杵。而这场战争的胜负,同样预示着詹姆士会不会立刻发动大清洗,开始他一生中自争夺皇位以来的第二次亲自指挥的军事行动。在这位帝王的脑子里,有着太多让常人无法理解的东西,谁也不知道他会怎么做,谁也不知道这个冷酷的帝王在乎什么,谁也不知道加查林在他的带领下会走向哪里!

    而勒雷联邦,则即将面临令一种危机,这个国家的和平太久了,战争是一种混乱的生活,在这个国家里,除了少部分高瞻远瞩的将军以外,大多数人都没有进行一场长期而艰苦战争的思想准备,和加查林的战争是为了自保,是被迫的,如果让他们选择的话,他们不愿意经历任何一场战争。民意如此,政府只能想方设法地去引导民意引导舆论,可是,厌战的情绪依然存在,即使在军事上取得胜利的时候,也依然有人跳出来大声抵制战争。这些人不明白,战争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当它来临的时候,它就这么来了,谁也无法阻挡它!而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会出现一场导致整个人类社会混乱的超级战争,谁能从这个旋涡中脱离出来独善其身?当卢塞恩战役结束,当勒雷联邦终于拿回加里略星系并开始在小比利牛斯星域外集结军队的时候,这个国家,将面临一个选择,一个艰难的选择。

    人们在紧张地忙碌着,国际社会的目光在关注着,两大阵营正在一边唇枪舌剑一边加紧战备。加查林帝国和勒雷联邦的将领们在一步步制定并实施着作战计划,利布高特和拉塞尔,正在指挥着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军队互相较量。加查林贵族们互相联络着,商量着,观望着并判断着,一些有把握或者没选择的贵族,开始站队,他们必须选择一个阵营,这种选择很残酷,尘埃落定之后,将有一些老牌贵族倒下去,一些新的贵族将代替他们重新站起来。联邦的在野党派则开始了他们的活动,越民主的国家,就越会出现不同的声音,每一种声音都不容忽视,尤其是在这个国家,在这个时刻所喊出的和平与中立的声音!。

    当一切,都随着勒雷联邦军对东谷市的包围和在拉沃斯平原的挺进开始显得混乱和激烈时,倒霉蛋田行健并没有因为挨了一记耳光而逃脱牢狱之灾。正如事前预计的一样,布鲁斯掌握的加查林皇家调查局以一份无中生有的调查报告将胖子送进了没有经过皇家最高法庭的审判或者詹姆士亲自签字的特赦,谁也无法活着走出来的阿布诺斯克监狱。

    抓捕是在夜里进行的,身着皇家调查局制服的大批皇家卫兵包围胖子在圣骑士机甲公司的住所。两个调查局官员向胖子宣布了逮捕命令后,不由分说把他押上了车,胖子只在调查局呆了两个小时就被定了罪,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投入了阿布诺斯克监狱。这一连串的行动引发了一场混乱,莱茵哈特正因为协调剿灭自由战线的行动而奔波在外,神话军团没能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而克丽斯蒂娜一得到了胖子被逮捕的消息,立即拨通了乔治的电话,随后出现事情让克丽斯蒂娜不知所措。两个小时内,乔治毫无动作,当胖子被投入监狱后,乔治才开始了行动,他首先找到布鲁斯,要求立即释放胖子,然后,皇家法庭最高法官、调查局局长、神话军团留守的两个团长都接到了他的电话。整个加查林贵族圈在这个夜晚被震动了,一个小人物的被捕,昭示着这场兄弟之间的战争拉开了序幕。

    而斯蒂芬的做法则更直接,他公开宣布谴责布鲁斯的行为,对皇家调查局的调查结果表示怀疑,而他手中掌握的情报部门则在第一时间开始了对胖子的重新调查。他甚至赶在乔治之前给莱茵哈特打了电话,表示了自己的无辜和震惊。第二天,斯蒂芬铁青着脸气急败坏得在布鲁斯的办公室找到他,两个同父同母的兄弟大吵一架,公然决裂。神话军团的机甲研制已经到了紧要关头,这时候布鲁斯的行动,显然在莱茵哈特身上插了一刀,这一刀,同时也插在了斯蒂芬的身上,这里面最高兴的,当然是一直试图将神话军团拉到自己阵营的乔治。

    莱茵哈特则对此保持了沉默。一个中立的皇子对一个机械师动手,无论是资料和调查报告,都显示这个被捕者犯有叛国罪。在这份调查资料中,机械师张原被勾画成了一个自从离开加查林后就被勒雷联邦收买的背叛者,他接受了军事间谍的训练,而且执行过数次任务,是一个本色间谍,他憨厚老实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罪恶的心,他绞尽脑汁打入神话军团,意图出卖他的祖国来换取荣华富贵。他的暴露,缘于调查局在三年前的一次针对勒雷联邦的间谍行动,在那次失败的行动中,这个张原取得了帝国谍报组织的信任,而他卑劣的出卖,让数名隐藏在勒雷联邦的间谍被捕。侥幸从他手中逃得性命的调查局一位工作人员终于在前不久认出了这个人,调查局在通过一系列细致的调查取证后终于抓住了狐狸的尾巴,张原,将接受帝国的审判!

    布鲁斯制定的计划和资料都很周详,在短时间根本无法为胖子洗脱罪名。而胖子的被捕,则有人在身后推波助澜。莱茵哈特不是傻子,他很明白神话军团在这个时候应该站的位置,虽然他护短,可是,他并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所以,在所有贵族看来,莱茵哈特似乎很轻易地就接受了事实,无论两个皇子怎么做,无论布鲁斯怎么说,他都保持着沉默,仿佛这件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

    胖子被扒了个精光,关在消毒间里整整熏了一个小时后被半死不活地拖了出来,在高压电棍的刺激下,胖子飞快地穿上囚服,跟着看守向关押他的地方走去。

    关押胖子的,是阿布诺斯克监狱的d2号囚室。囚室不大,不过二十多个平方,关押着五个犯人,胖子是这间囚室的第六个。看见有新人到,囚犯们都有些兴奋,当看守一脚把胖子踢进来并关上门以后,胖子知道,自己要吃点苦头了。穿着大号囚服的他,跟面前抱着膀子的壮汉比起来,简直就是袖珍型的。壮汉跟提小鸡似的把胖子一把拧了起来,还没来得及问话,胖子就哭了,鬼哭狼嚎涕泪横溢,委屈到极点的样子。

    “啪!”一记耳光擂在胖子脸上,半边脸立即就红肿了起来,壮汉淡淡地冷笑着道,“胖子,我要是再听见你哼哼一声,老子就打死你!”

    识时务的胖子立即收了声,连抽泣都没有,一双可怜巴巴地眼睛含着泪看着这个显然在这间囚室里称王称霸的壮汉,那副样子只要稍微有点心肠的人都会觉得心酸,天可怜见,这么一老实可怜的胖子怎么就被送进监狱了?这世道还有正义么?

    壮汉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头,右手一使劲,把胖子丢到地上,大马金刀地往床上一坐,两只眼睛阴狠地盯着浑身哆嗦的胖子,直看到胖子如同一堆烂肉瘫在地上,这才缓缓问道:“说,怎么进来的?”

    一提到这个,胖子的眼泪就如同开了闸的洪水,大颗大颗地扑赦着直掉,连滚带爬地一把抱住了光头的腿,凄惨地叫道:“我是冤枉的,冤枉啊!求求你,我真是冤枉的,放我出去,求你了。”这贱人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逗得旁边的囚犯直乐。那光头壮汉一脚把胖子踢了个筋斗,有些恼怒地道:“傻胖子,你***故意跟老子找乐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