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四卷 第七章这事没完

    斯蒂芬索然无味地放下了手中的书,他忽然发现,自己跟利布高特比起来,缺少了那种大战之前的沉着。自己的那位老师,无论胜败都永远是那个样子,仿佛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一切都与他无关。而自己,终究会无法集中注意力,总是会被紧张的情绪牵扯思想。

    书是看不进去了,斯蒂芬把书放在桌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口。

    每次站在坦维尔最高的帝国大厦顶层,看着***通明霓虹闪烁的喧嚣城市,斯蒂芬都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一个人,若是一出生就有了用不完的金钱,有了让人仰望的地位荣誉,有了无数可以任挑任选的女人,那么,他还会留恋什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权利!只有权利,最高的权利,才是人世间最美妙的东西,那种掌握一切的感觉,能让每一个人无法自拔。既然出生在了皇室,那么,自己注定要过一个轰轰烈烈的人生,无论生,无论死,只有争取过,才能让自己不会去后悔。

    阿布诺斯克监狱里的皇族囚犯,不断地提醒着斯蒂芬,既然生在这样的家庭,既然自己不甘心,那么,自己注定会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路。在这条路上,无论挡在面前的是谁,都必须一脚踢开。自己的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如果有人要操控自己的命运,那么,这个人就是死敌!哪怕,这个人是现今的皇帝,自己的父亲!

    斯蒂芬苦笑了一下,自己毕竟没有和自己父亲抗衡的实力,这位加查林最强势的皇帝,掌握这个帝国太长时间了,他的影响已经深入了加查林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都在这个仿佛无为而治的皇帝脚下瑟瑟发抖,没人敢背叛他。

    敢于和詹姆士对抗的人,现在都集中在两个地方。一个是阿布诺斯克监狱,另一个,则是墓地!不过,现在的加查林帝国,已经千创百孔了,这一点,几乎所有贵族们都心知肚明。和联邦的战争所依靠的,只是加查林数百年来积攒下来的军事力量,这个看似强大的力量,正在无以为继的消耗中逐渐枯萎。这本就是一场被拉塞尔所操控的战争,战前占领牛顿星系,从一个小国一跃成为中型国家的美梦彻底破碎了。牛顿星系战役,加查林损失了大量的陆军和太空舰队,而拉塞尔的倒戈,更给了加查林致命一击,加里略星系,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被彻底突破,现在的卢塞恩,正在不断地吞食着加查林最后的实力!

    联邦的经济实力,已经被充分调动了起来,当这种力量转化成为军事上的优势时,就连利布高特,也为之一筹莫展!就算在卢塞恩争取到了局部的胜利,那又能怎么样?这场战争的形势同样不容乐观,国内的经济已经无法再挖掘了。全民动员,全民皆兵,百分之八十的民用制品工厂倒闭,奢侈品甚至连贵族们也只能依靠走私。所有的资源都在生产和军队有关的产品,制服、军靴、枪、子弹、能量弹、机甲、自行火炮……也只能生产这些了,资源的枯萎,连太空战舰都没有办法得到及时的补充!若不是西约各国对加查林的支援,加查林早就垮掉了!

    父亲詹姆士,在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是以莫顿家族的整个基业为代价,这位皇帝,他还握着一手大牌!谁也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将这手牌打出来!可是,联邦难道就没有别的牌了么?情报部门报告的,联邦在加查林周遍几个小国的活动日益频繁,这些国家,也早有蠢蠢欲动之势,天知道什么时候,这些恶狼就会露出狰狞的獠牙一拥而上,让加查林彻底倒下!

    如果说什么叫螳臂当车的话,斯蒂芬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写照,不过,匹夫之怒血流五步,拼死一博未必没有成功的机会!加查林,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卢塞恩的战争陷入了泥沼,贵族们依然在醉生梦死,父亲詹姆士正冷笑着坐在他的皇位上,为了惩罚背叛的拉塞尔,玩一场危险的游戏。自己的哥哥皇太子乔治,还在和自己争夺着皇位继承权。而整个人类社会,如同一个火药桶,随时都可以爆发,两个超级大国和几个大国之间的对峙,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谁会是燃烧掉的引线?

    谁都可以,绝不能是加查林!

    *******************************************

    “只要能让勒雷联邦和那个杂种明白,加查林永远也不是他们所能征服的,即使成为引爆整个宇宙战争的引线,我也不在乎!”帝国皇帝稳稳地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淡淡地道。他的脸上,有一种病态般的亢奋。而站在他对面的菲力普,则垂手肃立,一字不漏地听着这位强势皇帝的心声。

    “我是莫顿家族的第十五代皇帝,我当然不允许加查林皇室毁在我的手里,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在乎那些虚无缥缈的名声。”詹姆士目光炯炯,声音冰冷,“名声,只有胜利者才能听到,失败的人,永远也不配知道别人的评价!拉塞尔和勒雷联邦既然敢携手把加查林带进这场战争,那么,他们就要作好无法收场的准备!”

    “我是加查林的统治者,是帝国皇帝!有些事,我能做,而勒雷联邦的总统,那个可怜的汉密尔顿却不能!”詹姆士的嘴角浮现一丝嘲弄的笑意,“这就是帝国和联邦的区别,他们的民意,他们的舆论,就能让拉塞尔被捆上一道道绳索,那怕他有通天的本事,也只能看着我坐在这里,玩弄他于掌心之中!”

    菲力普有些疑惑地道:“陛下,利布高特毕竟是纳加联邦的人,这次的支援计划,没有相当的利益,利布高特会彻底投入进来?”

    詹姆士微微一笑道:“你别忘了,你为乔治做了多少事情!利布高特是斯蒂芬的老师,你会做的事情,他同样也会做!辅佐斯蒂芬得到加查林,无论对他本人还是对纳加联邦,都有着莫大的好处!况且,现在既然纳加联邦同样绑在西约这驾战车上,他们就必须从大局着想!若是卢塞恩顶不住,勒雷联邦长驱直入小比利牛斯,你说,西约各国已经做好了全面战争的准备?”。

    詹姆士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占据了书房一面墙壁地星际地图前,仰望着,叹道:“利布高特知道,这场战争,关系着斯蒂芬的前程,也关系到整个西约,甚至整个人类社会!他会全力以赴的。若是他不能在卢塞恩为西约为斯蒂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那么,这个人也不会在名将云集的纳加联邦,爬到第二名将的地位了!”

    菲力普垂下了头,眼前这位帝王总是高高在上,用一个个诱饵,引诱着一些可笑的人在他面前玩弄着各种花招,而最终的胜利者,总是他!自己也是一个玩弄花招的小丑,之所以能站在这里,是因为自己从来不玩火,而自己所有的花招,都能让这位帝王一眼看透!

    一个皇位继承人的位置,绑住了多少人?自己、乔治、利布高特、斯蒂芬、或许还有布鲁斯,还有莱茵哈特,还有纳加帝国,还有整个加查林贵族圈!詹姆士不住地搅动着这个旋涡,让这些人这些势力在这个旋涡中浮沉,随心所欲!

    “去,和特使的联系要随时报告给我,那件事情也要抓紧,绝对不能让人发现!卢塞恩,并不能给我们太多的时间。”詹姆士的话打断了菲力普的思绪,他躬身点了点头,慢慢走出了詹姆士地书房,回头看了看禁闭的房门,菲力普微微一笑,心道:“詹姆士,你似乎并不了解你那为忠实的追随者,他是最典型的维博人,在他的心目中,维博人的名誉高于一切!而对我来说,乔治成为一个傀儡皇帝和成为一个真正的皇帝,区别,可大得很!”

    “你一度以为,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在你面前耍花招,可是,你终究还是被拉塞尔给耍了。这是你的一个心结!加查林,被拉塞尔拖入了和勒雷联邦的战争,而到现在你才知道,一直屡剿不灭的自由战线,正是你曾经最信任的人,帝国第一名将拉塞尔所领导的武装!若是离开了莱茵哈特,这个你搅动的旋涡,就能把你给吞进去!”

    ******************************************

    随着加查林帝国军的主动后撤,激战近两个月的阿玛约山战区逐渐平静了下来,勒雷联邦军终于打开了通往东部腹地的通道。阿玛约山的失守,深刻地改变了整个卢塞恩战役的局势,西线的拉齐防线和罗特斯克市,面临着勒雷联邦的夹击,而散布着三个中型城市的拉沃斯平原和最大的工业城市瓦里市,也彻底暴露在勒雷联邦军的面前。

    第二阶段战役结束了!从目前的局势上看,勒雷联邦已经赢得了最后占领整个卢塞恩星球所需要的条件。在前指的指挥下,一直处于劣势的陆基空军基地飞快地建立了起来,散布在以第九装甲师所占据的盆地四周,数十个全机械化步兵师和装甲师正在忙碌地补充着物质和人员,数万平方公里的重点战区中,被打散的士兵们纷纷归建,联邦并没有挥师直扑瓦里,他们在积蓄着力量,等待着最后的决战。

    加里帕兰的指挥部更加忙碌了,所有人都在收拾着文件资料和设备,前线指挥部将在第三阶段战役开始之前搬迁到卢塞恩,看了看楼下忙碌的参谋和工作人员,贝尔纳多特关上了房门,把手中的文件递给拉塞尔,苦笑着道:“总统办公室发来的,最高统帅部已经顶不住了,第二阶段战役联邦的损失太大,上面下面都有人跳出来骂娘。总统办公室要求我们对整个第二阶段战役作出解释。”

    拉塞尔皱着眉头接过文件道:“解释?第二阶段可是我们取得了胜利啊!还要什么解释?难道要我告诉他们,因为我了解詹姆士,为了让利布高特不能在局部战斗中获得足够的战果,为了让詹姆士早点为了接管军部发动清洗,我们必须用这样的损失来换取胜利,最后再让詹姆士知道这一切,把我们之前的成果都毁掉?”

    贝尔纳多特把身子靠在椅背上,笑道:“这第二战役,打得我的骨头都快散架了,脑细胞死了不知道多少,这些我都不怕,就怕议会和总统办公室发来质询。这些事情,怎么可能跟他们去解释?可是,不解释也不行,毕竟是民主制国家,和帝国不一样。民意和舆论,就连总统也不能漠视。”

    拉塞尔翻阅完措辞还算比较温和的文件,将电子文件夹放到桌子上,走到卢塞恩虚拟地形图前沉默良久,终于回头道:“就算第二阶段战役我们解释得过去,那么下一阶段呢?加查林的军队不是豆腐,而利布高特,也绝对不是一个平庸的将领!况且…”拉塞尔的手指在虚拟屏幕上触摸着,屏幕上的卢塞恩星球迅速变小,成为浩瀚星际中的一个小圆球,而无数或大或小的星球密密麻麻地浮现在虚拟屏幕上:“卢塞恩算什么?这场战争,早已经不是我们一个国家的事情了!情报部门的报告和我们的分析报告早已经给了最高统帅部和总统办公室,不光我们在行动,加查林帝国也同样没闲着!西约不会坐看着加查林小比利牛斯被突破的,无论是政治干涉还是军事干涉都会出现。如果现在就顶不住了,到那时候,总统又该怎么办?!”

    贝尔纳多特沉默着,听着拉塞尔清晰响亮的声音:“是不是被人吓一吓就缩回来?联邦的和平就以这样的姿态来捍卫?挨打最多的,永远是软弱者!军事上不能取得胜利,政治上就挺不直腰杆,现在联邦的利益不是金钱和资源,而是打出一个姿态来!否则,在随后到来的战争中,联邦将用什么样的面目去应对?没有牺牲的战争,是永远也不存在的,现在的战争只是序幕,如果将来……”拉塞尔的声音坚毅冷峻振聋发聩,“全面战争一但开启,那就是血淋淋的恶仗!那是在地狱中求存,那是在绝境中跋涉!人类所有的资源都会在互相毁灭中消耗殆尽,再繁华的城市,最后剩下的,都只是一片废墟!那时候,我们还需要交代吗?向谁交代?!”。

    紧闭的房间里沉默了,两位联邦最直接的军事指挥官相对而视,贝尔纳多特大步走到书桌前,拿起了电话:“尤娜,帮我接通总统办公室的电话。”他放下电话,转头看着拉塞尔,微微一笑道,“你说得对,我们的总统,是应该改变一下战争时期的执政思路了!”

    “不过,若是成为整个人类战争的导火索,总统,恐怕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我只希望,你布下的那颗伏子,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帝国的自我崩溃,对联邦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结局。”电话声响起,贝尔纳多特将手放在话筒上:“当然,我们应该做的准备也一定要做好,既然生逢这个乱世,这就是你我的责任,也是汉密尔顿的责任。”

    贝尔纳多特拿起了电话:“喂,总统先生………”

    **********************************************

    “我进去的时候,你就走,千万别呆在这里,万一布鲁斯要对你起什么坏心眼,来个一不做二不休,那我可亏大了!”胖子想起进监狱,有些忧郁,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若是落在自己身上那可亏大了,“这次来,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让你回去!所以,你一定要走!”

    安蕾红着脸啐了一口道:“笨蛋,谁让你呈英雄到这里来的?前段时间我是到莫兹提那克出差,谁告诉你我到莫兹奇来了?我是在你之后来这里的!”

    胖子目瞪口呆:“你是说……你跟克丽斯蒂娜说的那些都是真的,舞会遇见你的时候,你刚来没多久?”安蕾白了他一眼,转过头不去理他,这个问题显然不需要回答。

    胖子浑身哆嗦:“我说……下次你要到哪里去跟我先说说行不?”

    这家伙对于进监狱的事情一直心有恐惧,那个监狱毕竟和别的不一样,除了政治犯,里面还关押着最穷凶极恶的犯人,看守警戒更是全加查林最严密的地方,这次不但要进去,还要在里面执行任务,想想头皮都发麻!营救出了犯人,还要把这些人带到安全的地方,还要领导为了配合营救而全线发动的自由战线脱离险境,这可是九死一生的勾当啊!

    原本以为自己总算找到了安蕾,能把她安全送走,死也值了。谁知道,***,安蕾之前根本就没在莫兹奇,这全都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这事情的顺序一但颠倒了过来,胖子顿时觉得自己比窦蛾都冤。理直气壮地想要豁出去英雄一把的想法立即丢到了九霄云外,对即将执行的任务也愈发恐惧起来,连豁出去的理由都不存在了,自己干嘛刚才要吻安蕾,还***装酷,说什么“如果他看到这张照片……他会的!”这不找死么?

    “谁让你去莫兹提那克出差的?拉塞尔?”胖子怒火中烧,只要安蕾嘴里吐出个是,就有了立即罢手不干的理由,反正现在已经被开除军籍了,不怕什么军事法庭,长期玩弄老子的人,必须付出代价!

    “是米哈依洛维奇将军!”安蕾别过了头,轻轻咬着嘴唇又好气又好笑地道:“命令下得很奇怪,电话打到家里,又遮遮掩掩的,一开始我也以为是莫兹奇,上了运输舰才知道是到莫兹提那克参加一个会议,而本来那边没我什么事,后来我才明白,跟你脱不了干系,谁让你在酒吐他口水的?”

    胖子一听是这位最高统帅部的统帅,顿时泄了气,垂头丧气地问道:“你听谁说我在酒里吐他……那什么的?”

    安蕾红了眼圈:“还用别人说么,我就坐在楼上。”

    两人一时相对无语,胖子挣扎了半天,终于道:“这件事情,我一直想跟你说来着,可是……我终究没有勇气说出口。”他叹了口气,表情凄凉地道,“这次进阿布诺斯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有些话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安蕾……对不起!”

    “啪!”一记耳光打在胖子脸上,安蕾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一时无法置信自己居然打了他。她慌乱地收回了手急道:“……我……我不是……”她试图伸手去抚胖子微红的脸颊,又缩了回来,轻轻地咬着唇道:“谁要你跟我说对不起……这句话,你对我爸爸去说!”

    见胖子无言以对,安蕾幽幽地道:“你和米兰是怎么回事,我已经知道了,她对你很好,是个很美丽很善良的女孩子。可是,你不该瞒着我……”她抓起了手袋,站起身来,“这一巴掌是你活该,这件事没完!”

    安蕾转身离去,胖子痴痴地想:“若是布鲁斯看见这一巴掌,会不会就这么放过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