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三卷 第四十章走私者的矛盾

    周围的船员从这厨师出现的那一刻起,就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听见厨师的话,一个个喜笑颜开,一个船员讨好道:“还是大哥为这帮兄弟着想。”另一位船员也趁机道:“要不说我们只服大哥一个人呢!”他扭头冲美女舰长那边看了一眼,瘪嘴道:“那边那位……也不知道心疼兄弟们。”第一个船员愤愤不平地哼道:“这胖子还是她同意放上来的。”这厨师哼了一声,脸上却微微一笑,脸上不喜不怒地神情看起来高深莫测。

    胖子有些惊愕,心道:“这些船员内部有问题么,连舰长都完全不放在眼里的样子。”他转头看了看蹩皱着如烟柳眉的女舰长,完全想象不出,一艘满是亡命之徒的走私船的舰长,怎么会是这么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孩子。

    田行健呆呆地盯着美女舰长出神,却没发现那位中年厨师已经用很不耐烦的眼神看他很久了。胖子正摇晃着脑袋觉得不可思议,忽然一双大手拧着他的衣领将他狠狠地提了起来,胖子条件反射地准备出手,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机修师张原,一个在这些人面前只能挨揍的家伙。他拼命地控制住了自己准备砍向对手颈部的手,惊惶地叫道:“干什么,你干什么?”

    那中年厨师狠狠地道:“老子的话从来不说二遍,叫你赶快吃了滚,嘿嘿,竟敢将我的话当耳旁风,色迷迷地看女人,这个女人是你看得的?”咬牙切齿地说着,肌肉虬结的胳膊一使劲,拽翻了桌子,硬生生地把胖子从座位上拖了出来,死猪般一路拖到门口,飞起一脚将胖子踢了个筋斗,吼道:“滚蛋!再他妈让老子见到你,废了你!”

    胖子一脸惊惧到了极点的表情,张着嘴,浑身颤抖,眼睛里泪汪汪的,仿佛再过一秒就会彻底崩溃号啕大哭。正表演到动情处,感觉眼泪马上就要滚下来的时候,忽然一个清脆爽利的声音传来:“艾力克叔叔,别吓着客人……”胖子畏畏缩缩地偷眼看去,却是那美女舰长,俏生生地站在餐厅门口,看起来有些飒爽又有些柔弱。

    那艾力克嘿嘿一笑道:“奥黛丽,这算个什么客人,你不是把这艘走私船当成客船了?”他仿佛一点也不买舰长的账,说着说着脸色一变道:“这客人定的是几等舱,要不要我亲自为他服务?”

    舰长奥黛丽脸色一变,显然没想到这艾力克当众顶撞自己,怒道:“艾力克,尊敬你我叫你一声叔叔,弄清楚这艘船上谁是舰长,看我好欺负么?”她的声音虽然柔和,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魄力“你们都是我父亲的老兄弟,怎么他老人家刚走,就想内讧么,我做不做这舰长没关系,别以为我想霸占着这个位置,谁有资格坐谁来!”她冷冷地看着艾力克一笑道:“艾力克叔叔,你若是想坐这位置,不妨说出来,都是我父亲的老兄弟,没人说你欺负自己的侄女!”这些话一出口,场面上一片寂静,几个船员固然讪讪的觉得有些没趣,艾力克更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分不清楚是愧是怒,终于闷哼一声,转身进了餐厅。

    田行健见这奥黛丽颇有几分泼辣冷酷的魄力,心下暗自乍舌道:“难怪一个女孩子能带一帮大老爷们干这亡命的活儿,平掉艾力克的借题发挥可不是一般女孩子的本事。”等所有船员都各自散去,胖子却发现奥黛丽轻轻叹了一口气,刚刚还强硬冷漠的脸庞忽然变得柔弱无助,仿佛一个受了委屈的普通女孩,眼睛里浮起一团浓雾,潸然欲泣。胖子心下一阵叹息,在一艘矛盾重重的走私船上做舰长,就算是一个很强势的男人也头疼,况且是这么一个女孩子。

    胖子正猜测着这艘走私船的矛盾,奥黛丽却发现自己面前这看起来憨厚老实的胖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顿时俏脸一板道:“你叫张原是?”见胖子畏缩着要回答,奥黛丽不屑地挥了挥手道:“既然你给了钱,我们就会负责把你送到目的地,在这船上千万别惹什么麻烦,这里没一个人你惹得起,出了什么事我可不管你的死活!”她的脸色变得极快,声音又冷又利,一点也看不出刚才柔弱的样子。看胖子含着眼泪可怜兮兮地一个劲点头,奥黛丽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餐厅门口没了人,田行健见没人理会自己,赶紧偷偷地溜进了餐厅旁边的酒,毕竟走私船的行进路线比普通货船要远许多,交战国舰队把守的巨型空间跳跃点更是不可能通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们通常都从公共星系绕道,经过那些超小型跳跃点,原本四五天可以到达的行程得花上一个月时间,这一个月若是天天呆在那破烂船舱里,可要了命了,比坐牢关禁闭还难受。

    胖子一副可怜又畏缩的样子钻进酒,找了个偏僻的座位坐下,要了杯酒,如同大多数老实憨厚的普通人一般耷拉着脑袋只喝酒,任何人从面前过都会吓他一跳,仿佛随时准备站起来给人让位,他原本就一脸憨像,现在易容的这张脸更是往老实上变,胖胖的让人起不了任何提防的心思,正喝着,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胖子一哆嗦,抬头一看,却是一个衣服上满是油腻的老船员。老船员嘿嘿一笑,自顾自坐在胖子对面道:“胖子,给我叫杯酒。”

    胖子刚才在餐厅里就见过这老家伙,发生冲突的时候他就缩在一边看热闹,他心里暗骂,脸上却一副被人打怕了的表情,连连点头道:“好,好。”也不敢挥手叫伙计,站起来小跑着去台,点头哈腰的从翻着白眼一脸不耐烦的酒保手里买了一瓶酒拿回来,给老头倒上,一脸献媚地笑道:“借贵船搭段路,一路上您多照顾,我敬您一杯。”。

    老头嘿嘿一笑,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道:“听说你是个机械师?嘿嘿,要到莫兹奇其实有很多路,干嘛非得上这艘船?”胖子心道:“妈的,老子会不知道么,从别的国家走,一路转乘,排航班最少也得半年时间,等到了那里黄花菜都凉了。”嘴里却笑道:“有点事情要办,急着回去,我有很多朋友都是这么走的。”老头摇了摇头道:“要不说你傻呢,坐走私船倒没什么关系,你干嘛还带着一辆[飓风]上船?”胖子一听,立即明白了过来,脸色发白地问:“难道别的人都不带机甲么?”老头古怪的一笑道:“带!可没人敢带这么让人眼红的机甲!这台机甲可是刚出品一年的最新型机甲啊。嘿,我***都想抢你的……”他嘴角往酒里的其他人一努道:“更别提这帮小子了。”

    胖子浑身哆嗦着道:“老人家,这也太不仗义了,我花钱搭船可没给大家添什么麻烦。”老头眯着眼睛笑道:“不麻烦不麻烦,把你往垃圾道里一丢,什么麻烦也没有。”胖子都快哭了,颤声道:“老人家,你可别吓我,我天生胆子小,你们这是走私船又不是海盗船,要不,你们先送我回去,我不搭这船了还不行么?”老头一口接一口的喝酒,也不理会胖子如何哀求,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到后来,见胖子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才做出一副实在拗不过的样子道:“我老伊万在这里说点话还起作用,他们怎么也得卖我们动力舱几分面子,没了动力这船就只能在太空里悬着,既然你是机修师,干脆搬到动力舱里来住,平时没事的时候帮个手,我跟大伙儿说说,就说人手不够……不过,这保护费用……”老头一双浑浊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一只乌黑的手摊开来,放在胖子面前。

    胖子心里啼笑皆非地想:“这老不死的还真是个老鬼,几句话先把人吓个半死,反正老子又没办法证实,傻子才去问别人想不想抢自己的机甲呢,找了个免费劳动力不说,还收保护费,黑,真***太黑了。”他一脸肉疼地摸出军部专门为他准备的电子信用卡,颤抖着道:“伊万大叔,保护费得收多少啊?”老伊万示意他把信用卡揣回去道:“别在这里,反正我吃点亏不会收你太多,噢,你也怪可怜的样子,喝酒,喝酒。”这老头得意的满面红光,一个劲的喝酒,不时压低了声音跟胖子神秘地讲讲一些走私船上的所谓内幕,博取胖子的更大信任。

    田行健哪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一面给伊万老鬼倒酒,一面旁敲侧击的挖掘内幕,这老头喝多了也就无所顾忌,反正也不是什么机密,不过是些是非纠葛罢了,东一句西一句,没多久胖子就把这船上的情况弄了个大概,原来,这艘老旧的[阿波罗]型民用中型运输舰是奥黛丽的父亲购买的,这帮原本只是些闲人穷汉的船员也都是他一手带起来的,有他在,这帮人没一个敢咋刺儿的。可不久前,奥黛丽的父亲却因为疾病忽然去世,走私原本就是提着脑袋混口饭吃,蛇无头不行,老船长对大伙儿算所有走私船里最够义气的,而奥黛丽从小在这船上长大,船又是她家的,继承舰长职位本来无可争议,只不过人都有私心,这艘船上一拨拨船员头领各有一帮势力,况且走私船毕竟是男人的活计,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女孩子领导,这些人都觉得有些不是味道。再加上老船长死了,有些个贵族也打奥黛丽的主意,若是奥黛丽能陪陪他们,这入关接货的事情什么都好商量,偏偏奥黛丽守身如玉宁死不从,加查林帝国那边的关系断掉了一大半,这下子大家的财路受了影响,矛盾越来越大。

    伊万老头咕噜灌下杯酒,砸了砸嘴道:“自从奥黛丽接任舰长以来,这船上就没清净过,艾力克虽然是个厨子,可要说起来,除了老船长和我,就数他在这条船上的资格最老,这家伙心狠手黑,又管着大家吃饭的地方,听他话的家伙还真不少,除了他,想当舰长的还有以前的副舰长安冬尼,那家伙也不是个善茬,要不是这两人谁也不服谁在下面暗地里较劲儿,让奥黛丽能搞个平衡,不然早被他们给夺了权了。嘿嘿……”老头仰头又倒下一杯酒,神神秘秘地道:“这两家伙不光想当舰长,嘿嘿,还***想老牛吃嫩草给老舰长当当孝子女婿。”

    “我靠……”胖子回想起那艾力克的凶蛮样子,再想想奥黛丽那一见面就能让任何男人感觉窒息的花容月貌,心下愤愤:“这不是王八嚼大麦,糟蹋粮食么?”听着伊万的话,胖子一边同情奥黛丽,一边愈加为安蕾担心,这世道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安蕾那样的性格根本不适合敌后任务,若是有是三长两短,真是会让自己悔恨一辈子。

    老鬼伊万虽然连哄带骗,不过倒毕竟是动力舱的管事,渐渐热闹的酒里全然没人过来找田行健的麻烦,包括刚才在餐厅里的那几个船员,也只是从面前过的时候瞪起眼睛恐吓了一下,见老伊万瞪眼,便笑容古怪地放过了一副可怜样的胖子。

    正喝着酒,忽然飞船关掉了动力引擎,整个酒漆黑一片,过了几秒种,应急灯打开时,飞船开始了剧烈的震动,仿佛马上就要散架了一般,胖子一张脸刹白,这次不是装的,是真正被吓的,很明显飞船正在经过空间跳跃点,现在的跳跃不需要维生舱了,整个飞船就是一个大的维生舱。而跳跃中引擎是没有用的,飞船已经在进入跳跃点之前就通过跳跃点的加速装置进行了加速。只有通过了跳跃点,飞船引擎才会重新启动,这样高的速度下,飞船整体承受的力量非常大,这样破旧的运输舰,在空间跳跃过程中随时都可能变成一块烂铁,看着老鬼伊万嘲笑的样子,胖子都快哭了。

    ***,你个老鬼六十多了,老子比你少活四十多年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