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三卷 第三十八章渐行渐远

    田行健只觉得手足冰凉,安蕾,她竟然去了莫兹奇!虽然说她接受国特工训练,可她这样的性格,她现在的工作性质,怎么可能去那里!如果说是自己去了莫兹奇,她为了工作到敌后和自己联络那还说得过去,可是自己还呆在这里,还在犹豫不决,她怎么会比自己还先走?

    答案很明显,这星球离开了自己照样转动,每个人都在这个时代旋涡中身不由己,不光是自己,还包括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朋友,所有自己认识的人!安蕾也不例外,她的工作中,自己也许只是其中一项几乎不占据篇幅的计划,她还有更多的工作。

    田行健冷静了下来,他陪着安妈聊了很久,晚上又亲自做了饭,他告诉老人,自己要去执行任务,也许会很长时间,安妈听了他的话,有些沉默,终于叹了口气上楼去睡觉了,对于老人来说,以后的日子,会在孤独与提心吊胆中度过。胖子茫然地看着电视,呆呆坐在沙发上,他不知道如何安慰老人,也不知道在这样的乱世之中,这样可怜的父母还有多少,他只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在这一刻,只能投身到这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中,如同拉塞尔所说,没人能逃得开,也许,当初自己没有看出拉塞尔的计划,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米洛克,特种侦察团,自己,学院,实验室,米兰,博斯威尔,研究室,卡尔,还有后期到达米洛克的安蕾,这一切都在战火中化为灰烬。

    田行健关掉了电视,他慢慢地站起来,走出了家门,小心地关上大门,看了看时间,已经是2061年8月1日的凌晨了,他大步走向学院,拉塞尔,老师,你赢了!

    当田行健来到拉塞尔的办公室时,拉塞尔正在和情报局的一位少将观看刚刚拍攝的公开课录象,录象已经放到了最后,随着光幕电视的关闭,办公室的灯打开了。拉塞尔示意田行健等一等,他把储存着录象的卡片交给那位少将,笑着道:“让加查林帝国费点力气得到它,别做得太明显了。”少将点了点头,敬礼离去,办公室内,就只剩下了胖子和拉塞尔两个人。

    拉塞尔揉了揉太阳穴,按下通讯器,吩咐哈米德倒两杯茶来,抬起头看着田行健问道:“有什么事么?”胖子问道:“你不准备让我去敌后了?”拉塞尔摇头道:“我做了这么多工作,怎么可能自动放弃?”胖子不解地道:“那你为什么把这样段录象主动交给加查林帝国?”拉塞尔笑了笑,把身体靠在椅背上,说道:“你以为我不把这段录象公布,敌人就不知道你长成什么样子么?如何隐藏身份,你不用考虑了,重要的是你自己拿定主意,去还是不去。”

    “去!”田行健的回答斩钉截铁,拉塞尔有些意外地看了看胖子,站起来双手撑在桌面上,探过身很严肃地对他道:“我希望是在你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要知道,一旦你答应了,将会影响到整个战局!”

    田行健也很认真地道:“我答应了,也知道后果,你还是告诉我怎么去,我希望越快越好。”拉塞尔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电子文件夹递给他道:“这里面有你所有的资料。”接着又递给他一个信封道:“这里面有你所有的证件,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随时都可以走。”拉塞尔从办公桌后绕出来,拍了拍胖子的肩膀道:“走之前,先去博斯威尔教授那里,他能解决你的相貌问题,记住,我让你去绝不是让你去送死,你是我唯一真正意义上的学生,我更愿意你活着,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享受胜利。”

    田行健笑了笑道:“我已经明白了,在这个时代,这就是成为一个军人的命,谁也逃不掉,也许,我用积极一点的方式去面对这一切,效果会更好一点。”说完,他转身离开了拉塞尔的办公室。

    博斯威尔没有在实验室,田行健走进了米兰的实验室,把手里的电子文件夹打开,取出资料卡片塞进电脑里,虚拟屏幕上开始显现他今后的身份资料。

    张原,男,24岁,出生日期:27年7月7日,出生地:加查林帝国莫兹奇星坦维尔市,父母双亡,自幼被孤儿院收养,十岁后离开孤儿院开始混迹街头,以乞讨为生,资料里详细介绍了这个人的性格,以及情报部门对孤儿院等可以查阅张原资料的地方进行的处理,从总体来看,这个人的性格和田行健本身差不多,胆子不大,老实,对于机械维修有很浓厚的兴趣,资料做的很严密,这样的一个人是无法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的,实际上,这个张原在塔塔尼亚商业联盟学习过系统的机械维修,是一位初级机械师,后来到米洛克工作,在一次斗殴中,因为忽然精神分裂而持械杀死六人,杀伤十余人,被收进了精神病院,他应该会在那里面度过他的未来所有时光。

    大致的资料就是这些,胖子看着资料照片上那个相貌憨厚的张原,觉得有些悲哀,这个人也许正在精神病院里被捆绑在床上不停的挣扎,或许正看着窗外的阳光发呆,又或许正不知忧愁地和另一个人貌似交谈地自言自语,而自己,将代替这个人成为张原,利用他的身份去干他永远也无法接触的事情。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谁是神经病谁又是正常人,只怕连自己也分不清。

    除了张原的资料以外,还有些别的东西,如接头人,联络暗号,以及进入加查林帝国的整个安排等等。仔细地研究完整个资料,并且将资料里需要背诵的东西全部背诵下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一早接到通知来到实验室的博斯威尔从他的实验室里拿出两个小金属瓶,递给了田行健,指着其中一个红色的瓶子道:“这里面是根据一些化妆品原理研发的易易容液,它可以滲透进皮肤和皮肤下的肌肉组织,改变这些组织细胞的排列,使你的脸在手部按摩的帮助下发生改变。改动并不大,但足可以让你变成另外一个人。”接着,老头指了指绿色的小瓶道:“这个是恢复液,只需要兑在水里,然后把脸泡上几分钟,就能恢复原样。”。

    田行健翻来覆去的看着这两个小金属瓶,感叹道:“我以为易容都是吹牛的,没想到还真有这样的东西。”博斯威尔不屑地一笑道:“不过改变一下皮肤的几层组织和肌肉的细胞排列而已,只要研究的方向对了,就能发明出来。这样的东西对我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古代地球的化妆品就能明显改善女性面部的皱纹色斑,认真地讲,那已经算一种初级易容术了。”

    “不过……”博斯威尔有些担心地道:“你的声音,也许会成为一个麻烦。”胖子微微一笑,用博斯威尔的声音道:“是么,我不觉得,模仿别人的声音对我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博斯威尔笑着道:“嘿嘿,终于让我找着冒充我给厨房打电话的人了,早就在怀疑你,可是一直没证据,今天你认命。”胖子脸色一白,毫不迟疑地扭头就跑,***,现在这些老头一个比一个厉害,都成精了。

    田行健再回到米兰的实验室时,米兰已经来了,她一边系着工作服的纽扣,一边走出休息室,当她一眼看见胖子,立即高兴地跑了过来,搂住胖子的脖子笑道:“老实交代,昨天晚上没回宿舍是不是跟安蕾……”她的脸红红彤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狡黠作弄的光芒,吹气如兰,胖子搂住她的腰,摇头道:“安蕾去执行任务了,我没见到她,昨天晚上我在这里看资料,哪里也没去。”

    米兰轻轻地哦了一声,把头靠在田行健胸口,幽幽地道:“那你为什么不叫我来陪你。”田行健爱怜地抚摩着她柔顺的长发,笑道:“若是你来陪我,我还有心思看资料么。”米兰羞涩地抓着他的胳膊轻轻咬了一口,抬起头,妩媚地白了他一眼道:“你要是敢起什么坏心肠,看我不……”她比了一个挥手下切的动作,腻声道:“让你变成太空时代第一个太监!”

    胖子有些郁闷,淫贼的下场都是这样么,祖师爷田伯光被切了,太空时代的领军人物田行健也要被切。

    看这憨憨的家伙脸色发白,米兰吃吃笑着抚着田行健的脸,柔声道:“傻瓜,我这辈子都是你的人……”她红着脸又把头埋进了田行健的胸口,呢喃着道:“除了你,我不想让别人碰我一根手指头,死胖子,你到底对我使了什么魔法……”

    田行健被米兰呢喃的情话说得满腔柔情,他很想就这么一把抱起米兰,走进休息室,忘情地和她融合在一起,他知道米兰不会拒绝,她的挣扎,更多的是一种纵容和诱惑。可是,这次的任务,实在太过危险,前途渺茫生死未卜,在这样的时刻,自己没有办法肩负起在今后的日子里照顾她的责任。他紧紧地搂着米兰道:“我有任务要执行会离开一段日子,可能会去很久,你不要担心,我会回来的。”米兰一愣,她最害怕的事情又一次出现了,心里顿时乱作一团,慌道:“去哪里?”胖子摇了摇头道:“任务要求保密,我不能告诉你。”米兰一把紧紧搂住他的腰,拼命地摇着头,哭道:“不行,我不要你走!”

    田行健见她哭得伤心,又是感动又是愧疚,博斯威尔说的简单,女人想要的,自己真的能给么,若是米兰和安蕾同时掉入水里,自己先救谁?一时间百感交集怔在那里,任凭米兰将自己越搂越紧。

    米兰见他半天不说话,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泪水如同潮水般涌出眼眶,终于号啕大哭,田行健回过神来,怎么哄也哄不住,米兰总是死死地抱住他,仿佛这一松手,他就会立即从眼前消失般,那种发自心底的哀伤和惶恐,让胖子感动到了极点。

    就这么过了好久,终于,米兰止住了哭泣,她疲倦地在田行健怀里闭上了眼睛,一双白玉般温润柔和的手还紧紧地搂着胖子不放。胖子叹了口气,将米兰的手挪到自己脖子上,拦腰把她抱了起来,走进休息室把她放在床上。米兰睁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胖子,她知道,任凭自己怎么哭闹,结局总是无法更改。她用力地搂住田行健的脖子,将他的脸拉到自己面前,吻住。

    米兰说:“不管你这一去是死是活,无论你和安姐会怎么样,今天,我不会让你就这么离开。”她的眼泪再一次滑落,她说:“要了我。”

    田行健在这一刻彻底沉伦了,他伦陷在米兰的似水柔情中,无论未来怎么样,眼前这个女人,都已经是自己一生中最无法放弃的最珍贵的宝贝,生死,战争,在米兰轻轻解开的衣裳中被彻底遗忘,那处子无暇的身体洁白得晃眼,那无法形容的美丽曲线,那薄如蝉翼又光滑如丝的肌肤,那坦陈于眼前的女人最神秘的地方,那颤巍巍的山峦上迎风而立的红豆,这个女人哟,田行健泪如泉涌,他虔诚地融入了这美丽的风景之中,他说:“我会回来,爬,也要爬着回来。”米兰微笑着,忘情地亲吻着,在刺痛的那一瞬间,她呻吟着说:“我等你,死,也等着你。”

    在灵肉交融的最深一刻,田行健的心底不由自主地掠过了安蕾的影子,他一声长长地叹息,终于,如同交叉而过的两条线,安蕾和自己,将渐行渐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