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二卷 第五十章 勇气的答案

    先去街道托管部消了自己家的托管,胖子拿回了家里的钥匙。

    出租车很快到了九一九号街口,提着包下车往东走了两百米,便到了小区门口了。

    田行健站在小区门口有些感慨,这是一个中型聚居区,自己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再回来难免心情复杂。

    刚走进小区大门,迎面而来一个老头,老头看了胖子一眼,一开始没注意,刚扭过头去觉得不对又把头转过来仔细的盯着胖子看。

    终于,老头恍然大悟,指着胖子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眼见这老头就要心肌梗塞呼吸停顿,忽然,如同一尊复活的雕塑,老头飞快地往小区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叫:“胖子回来啦,胖子回来啦!”

    胖子热泪盈眶,这些,都是看着自己张大的老邻居老街坊啊,从小待自己如同亲生儿子一样……

    最后听见老头凄厉的叫声:“家里有闺女的!千万别洗澡!”

    然后就听见无数声关门的声音,整个小区…清净了,白茫茫地一片,鬼影子都没有,只有一片树叶在关门声中悠悠地从胖子眼前飘落。

    胖子泪流满面,名声被搞臭了啊………

    田行健打小住在这里,跟一只小黄鼠狼住在鸡窝里似的,死皮赖脸卑鄙无耻,谁家有漂亮闺女他一清二楚,只要人家一洗澡,这贱人一准儿去偷看,防范再严密也没用,这家伙什么花招都有,平日里又爱摆弄些机械电子的玩意儿,掏墙打洞,窃听偷窥。十八般武器轮番上阵花样百出。

    小区里的街坊,就差把浴室改成密室了。

    谁会把这样的小王八蛋当自己儿子看,抓住偷窥现行了打起来倒是跟打儿子似的。

    唯一有女儿还敢跟这小王八蛋打交道的,就只有安爸了,不过,安蕾一家后来还是搬走了,花了点钱买了一条街外的房子,搬了家,总算离危险远了些。胖子一直挺遗憾,安蕾洗澡的时候看起来多动人,她要还住这里,谁有工夫看别人家的女孩子?

    拧着行李悻悻地回到家,一屁股坐在客厅沙发上,胖子越想越气愤,叫道:“妈的!很稀罕么!一帮没见识的白痴!你们家的那些个没发育的有什么好看?再好看有安蕾洗澡好看?”

    “田蜜蜜!你…”厨房门开了,羞得满脸通红的安蕾走出来,身上系着围裙,手里提了一把菜刀。

    正跳着脚叫嚣着安蕾洗澡比谁都好看的胖子回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

    毕竟只隔了一条街,这房子安家也有钥匙,胖子不声不响地去当了兵,直到安蕾的父亲快去世的时候,才发现这房子空着。平日里安蕾的妈妈总会抽时间过来,帮他打扫一下,毕竟托管处没那么尽心。

    安蕾从军校毕业后,分配到了首都情报局,这次是安蕾在米洛克新认识的好朋友尤娜给她打了电话,这才知道田行健要回来。

    为什么回来,安蕾自然比谁都清楚,心里一高兴,找母亲要了钥匙想给这死胖子做顿饭,毕竟打仗受苦,恐怕家里的饭菜胖子有些日子没有享受过了。

    谁知道正在厨房里做饭,就听见外面胖子气急败坏的声音,只羞得安蕾面红耳赤,来不及把刀放下,就打开门冲了出来。

    万幸安蕾性子柔和,虽然又羞又恼,却始终没有挥刀乱砍,胖子方能逃过一劫。

    吃完饭,安蕾的脸上红晕还没有消退,正收拾碗筷,却看见胖子一脸鬼祟地摆弄着一些仪器,情报局出身的安蕾哪能不认识这些玩意儿,虽然简陋些,却是装上微型能量块就能用的窃听偷窥的器械。

    安蕾啼笑皆非,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家伙,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他居然能成为联邦英雄,这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

    下午,安蕾开车带田行健来到了安爸的墓前.

    田行健看着墓碑上安全这个名字,终于明白,这位如同父亲般的人真的离开了。

    这个事实真正摆在自己眼前的时候,田行健觉得还是无法接受,他在这个人的墓碑前跪了下来,仔细地凝望着墓碑上的照片。

    记忆中的安爸是一个没什么脾气的好人,他是一个公司职员,一辈子过得安安稳稳,胖子小时候一直觉得他应该叫安稳。

    安爸的胆子也不大,这一点爷儿俩倒很像,不过,无论在谁的眼里,安爸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提起安全,街坊邻居再挑剔的,也都得说个好。

    童年时候,失去父母的田行健几乎是在安家长大的,安爸对两个小孩的关心已经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所以小区里经常能看见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胖子追在两个小孩身后气喘吁吁地喊:“小心点,别跑快了,安全第一。”

    胖子打小就没出息,他怕任何没有见过的东西,怕狗,怕老鼠,怕卡车的喇叭,怕打雷,怕坐运输舰,就胆子来说,他连安蕾也不如。

    每次安爸教育胖子说男孩子胆子要大的时候,安妈总会取笑他,说安爸到现在还怕打雷,一打雷就用被子蒙脑袋。安爸就会恼羞成怒地说,去去,别捣乱,我这教育小孩子呢。安妈就笑,说你哪天不蒙脑袋了再来教育孩子。

    这些往事如同电影一般在田行健的脑海里放过,看着照片上微笑着的中年男人,他泪如雨下。

    记忆深处,小时候安爸的话终于浮现在了脑海。

    “小健,你看,一个男人的勇气,不在于他是否有恐惧,一个胆大包天,却不愿意承担责任的男人,就不配做一个男人。”

    “所以,男人的勇气是责任!对朋友、亲人的责任。”

    “这种责任,是面对恐惧的时候,也无法放弃的责任,当一个男人承担起这些责任面对恐惧而不放弃的时候,那就是勇士,拥有真正勇气的战士!”

    “老安,孩子看电影呢,你很烦哦!”这是安妈的声音。

    “是啊,爸爸,我都听不清楚电影里说什么了!”这是安蕾的声音。。

    “你们两个!这么有教育意义的电影,应该给小健好好讲讲道理,别捣乱!”

    “阿健,你天生胆子小,这是天性,但是胆小也能成为勇士!现在不明白不要紧,终究你会有明白的那一天!”

    “嗯!”当时候的自己被电影中勇士的战斗所吸引,心不在焉。

    眼泪,在回忆中如同开了闸的洪水,止也止不住。

    田行健终于明白,胆小不是错,男人的勇气不在于能爬多高,不在于能有多么不怕死,有多么好勇斗狠。而是面对未知的恐惧依然肩负责任。

    赚钱养家,是一种责任,保家卫国,也是一种责任。

    当责任感大于恐惧,人就会无所畏惧的直面所有威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勇士!

    安爸,就是这么一个平凡胆小却将责任看得比生命还重的勇士。

    在这一刻,胆小鬼田行健终于找到了早已经得到的答案!

    照片上的中年男人微笑着,平凡,却有一种男人的威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