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二卷 第四十六章 无法弥补

    田蜜蜜…两位挽着手从田行健身旁经过的女孩诧异地转过头,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面面相觑,忽然爆发出一阵压抑不住地大笑,似乎是觉得不太礼貌,其中一位涨红了脸拉着同伴就跑。

    还有一位身穿风衣提着公文包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饮料正边走边喝,听见声音一看身旁的田行健,噗嗤一声,连连咳嗽,涨红了脸忍住笑一边抹着身上洒落的饮料,一边快步离开。

    被叫到小名的田行健简直无地自容,站在街口人来人往中一个憨白地胖子,居然被人荡气回肠地叫做田蜜蜜,这脸没地方搁了。

    安蕾也觉得自己叫得实在太大声了,咬着嘴唇转过头,看着周围行人看过来的眼神,俏脸羞得通红,一把拉住田行健的手,把他拉进了路口拐角地一间咖啡厅。

    上午的咖啡厅里很清净,两个人选了个靠近街面落地窗前的座位坐下来。

    男侍应拿着饮料目录过来,礼貌地欠了欠身道:“请问,两位需要些什么饮料?”

    “我要一杯西瓜汁,她要……”胖子原本不假思索地话忽然有些迟疑,声音变地有些小,不能确定地道:“…柳橙汁…?”

    在男侍应询问地眼神中,安蕾静静地点了点头,她看着田行健,忽然红了眼圈,轻轻咬着嘴唇扭过头去。

    一时间相对无语。

    街对面大楼上的巨型光幕电视正在直播联邦迎接拉塞尔的仪式,图象中的拉塞尔已经穿上了联邦上将地制服,从一个敌对国家投诚过来,立即摇身一变为另一国的上将,这样的例子实在很少见。

    总统汉密尔顿发表了他的演说,演说与其说是欢迎拉塞尔,倒不如说是对加查林帝国发动反攻的檄文。

    两个人静静地看着电视,都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回想的,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时,一个抱着西瓜汁,一个抱着柳橙汁,手拉着手相视而笑的情景。

    一别多年,她还喜欢喝柳橙汁么?

    一别多年,他终究还记得我喜欢喝什么!

    男侍应很快把饮料端了上来,两个人回过头,眼神看见对方时,都有些慌乱,不约而同地转头看着侍应道:“谢谢。”

    侍应被两人的目光吓了一跳,那么诚恳地感谢这还是他从业以来的第一次,受宠若惊地连连摇手道:“不用谢,不用谢,请慢用。”

    眼看着对面的胖子一副又准备扭过头看电视的逃避样子,红着眼圈地安蕾不想再沉默下去。

    “告诉我,为什么来当兵?”

    这是安蕾的第一个问题,她被这个问题逼到快要崩溃了,她很想知道答案,这个在自己心里永远也不适合成为军人的男孩,为什么会选择这条道路。

    田行健有些茫然,他的眼神收了回来,看着眼前的西瓜汁,有些出神地道:“我也不知道,毕业了,我好象已经没了目标,潜意识告诉我,也许成为一个军人能让我找到我所失去的。”

    看着安蕾,田行健在心底默默地加了一句:“也许,这样会离你更近一些。”

    眼泪在安蕾的眼眶里打着转,她轻轻地问道:“把两百多名联邦士兵带回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田行健苦笑着道:“你知道我是个胆小鬼。恐惧,有时候也是一种力量…我只是想方设法逃命而已…”

    安蕾的眼泪几乎快要忍不住了,她的心里一阵刺痛,田行健说得简单,可是安蕾知道,在踏上战场那一瞬间,他要忍受多么难熬地恐惧,在成长为一位联邦英雄之前,他要经历多么多的磨难。

    安蕾仰着头侧眼看着窗外的天空,努力想把心疼的眼泪收回去:“你知道自己是胆小鬼,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要来参与这场和你根本就格格不入的战争?”

    田行健没有看安蕾,他静静地看着窗外的人流,声音有些辛苦,有些疲倦:“逃不开的,在这个旋涡中,没人能够独善其身,如果战火终究蔓延到首都,我一样逃不掉。这样…至少我离我所失去的更近一些。”

    安蕾痴痴地望着天空中的云朵,心里又是欣慰又是悲苦。

    她知道他所失去的是什么,曾经的那个男孩已经不再是遇见危险的时候转身逃跑的小孩了,他已经成长成一个男人,一个依旧胆小迫不得已投身于战争,却找回了勇气,甚至比大多数人都勇敢的男人。

    悲苦的是,这个人,用近十年去犯下一个错误,他始终不知道,他所失去的是什么。

    两个人静静地沉默着,良久。

    安蕾终于下定了决心,她要告诉这个人……一切的一切。

    眼泪又一次在安蕾地眼眶里打着转,她的声音如同在遥远的云端:“你是个傻子,你没有失去,一直都没有!十年前,我没受到伤害,那不是我离开你的理由。我爸爸一直把你当他的亲生儿子,他说,要让你经历该经历的一切。”

    “那天,他骂了你,赶你走!你应该知道他有多么心疼。好几次,他都去看你,站得远远的看着你…妈妈劝他,他就是犟,不愿意去叫你回家。”

    往事一幕幕从安蕾的脑海里掠过,她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委屈。

    “直到他去世,你都没有回去过!我恨你,我也恨他,我恨你们两个!”安蕾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她猛地站起来抓起手提袋跑出了咖啡。

    田行健呆呆地看着窗外,看着安蕾的飞行车离去,他的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安爸…去世了…”

    那个慈祥而又严厉的中年男子,那个在自己的父母去世以后一直陪伴着自己的人,那个带着两个小孩一起玩耍的,经常累得气喘吁吁有些发福的中年胖子,那个最亲近的人………去世了?

    一股悲酸直冲鼻腔。

    田行健哭了,在客人渐多的咖啡厅里,肆无忌惮泪泗滂沱,他早已经把那个人当做自己的父亲,他一直没脸回去,一直不敢面对那个人恨铁不成钢地目光,为什么…他为什么就这么静静地走了…

    自己到底是一个懦夫,一个永远也无法挽回错误的胆小鬼!田行健号啕大哭,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受伤的哀鸣。

    在那位慈祥中年人的在天之灵前,他无地自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