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一卷 第十九章 必须去做的

    机甲的雷达和武器锁定系统被干扰,切通信系统被完全切断,一盘散沙的基地守军互相之间无法协同,只好各自为战,在如狼似虎的联邦特种侦察连分割包围下,终于抵抗不住,很快被歼灭。

    装死大神田行健战功赫赫,这个躺在地上也能阴人的家伙一共击毁15架加查林帝国军机甲,其表演的悲壮倒下而后浴火重生的镜头堪称后世战争煽情电影之经典片段。演技娴熟感情真挚惟妙惟肖,不但有效欺骗和麻痹了冤死的帝国守军,且骗得一连战士眼泪若干。

    这次战斗被侦察一连奉为猥琐战术的经典,其后,一连战士纷纷改装机甲,自此,田行健所发明的模拟装甲大行其道,其逼真的光电声像模拟特性铸就了日后一连被称为“不死鸟”的最高荣誉,据与此连交手的帝国军幸存者介绍:此军均驾驶第七代联邦制式机甲,其突击和火力非常凶猛,通过大范围的跑动穿插将敌军分割包围以多打少逐一消灭是这个连队的拿手好戏,最让人崩溃的是,一些被击毁的机甲明明已经火花乱冒黑烟滚滚惨不忍睹了,可是,当帝国军不留神的时候,不知道哪一辆冒着黑烟的机甲又会重新站起来。别的不说,光是这种同归于尽不死不休的杀气,已经让许多与他们交战的士兵胆寒。

    清扫完基地外围的帝国机甲之后,一连没有再遇见有效的抵抗,这个基地的防卫已经完全被摧毁。

    一连士兵在分为两支箭头迅速攻占了基地内部以后,他们终于明白这个基地的作用了,这既不是加查林帝国的空军基地也没有部署导弹,而是一个人间炼狱般的战俘营。

    在用电网围起来的营地内部,被铁丝和木桩分割成了几个露天区域,数百个面黄肌瘦衣裳褴褛的联邦战俘如同牲口一般被关押在一起,就在他们旁边一网之隔,是被处决的战俘堆积如山的尸体,地面上的泥土已经被鲜血成了黑红色,散发着阵阵恶臭。

    当跳出机甲的田行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甚至连胆汁都吐了出来,这些血肉模糊的尸体如同胡乱丢弃的货物一般,苍白僵硬地错陈杂横,在田行健脚下,一具联邦女兵的尸体正斜倒在尸堆一侧,整个胸口被开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她的眼睛兀自睁着,无神地看着天空。

    幸存的战俘被迅速营救了出来,没有被营救时的喜悦也没有欢呼,这些战俘只是默默的走出来,麻木而呆滞的听从着一连士兵的指挥,有好些人则继续呆在隔栏之内,呆滞的看着外面,仿佛那里面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一连的士兵去拉他们,有些如同孩子一般顺从的走了出来,有些却执拗的抓住铁丝网,怎么也不动,还有些则如同遇见了最可怕的恶魔般卷缩成一团,拼命地摇头哭叫,就是不出来。

    在敌人的后方,失去机动力的士兵就意味着失去生命,南北数十公里外,是敌人围攻联邦城市的大部队。而身后,肯定有跟随运输舰飞行方向搜索而来的敌人,也许几分钟后,这里就会被敌人包围。

    那么,带着这些战俘无论怎么走都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联络空军,但是不能扯动敌人的防御,并且长距离的与敌人脱离,就不可能有安全的地方供运输舰降落。

    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把这些人丢弃在这里?田行健和希拉德面面相觑。

    “胖子!”两个娇小的身躯冲了过来,一下子扑在田行健怀里,“呜呜,真是是你。”胖子一阵手忙脚乱,把埋在胸口的两张泪水模糊的脸抬起来一看。

    “美朵?妮娅?你们怎么在这里?”胖子简直快崩溃了,这两个女人被俘成瘾么?

    “呜呜……”

    仿佛山洪爆发一样,美朵和妮娅只哭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哭到后来,美朵干脆晕了过去。妮娅的精神状态也很糟糕。两个人明显地瘦了,样子看起来显得非常憔悴。

    在这种炼狱般的集中营里,两个女人还能清醒的认识胖子,这让胖子感到已经是个奇迹了,不用她们说,光看看这个战俘营,胖子就能想象得到她们在这里每过一天精神上会受到怎样的煎熬。面对着随时会被枪杀的命运,面对着活生生的战友被枪决,变成一具具被堆放在一网之隔的尸体,这样的精神压力没有身临其境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胖子把怀里的美朵放平,掐了掐她的人中,终于,美朵缓缓醒了过来。

    她泪水朦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胖子,轻轻用手抚摩胖子的脸庞,声音有些不可抑制地颤抖:“我一直盼着我的英雄来救我,他不需要驾着七色的彩云,但是他一定会来,一定会在我失去理智之前来救我离开这个噩梦。”

    “然后……”

    “你来了!”

    美朵紧紧搂住胖子的脖子,用尽全身力气般吻住他的嘴唇,泪水大颗大颗地赦赦直落。

    “我想你…”

    美朵的声音仿佛梦中呢喃

    “我开始发现,在这里的每一天我都在想你。我回忆着你带我逃亡的每一个片段每一幅画面,后来,我觉得很害怕…我好怕再也见不到你…”

    泪水模糊了胖子的脸,他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美朵的…

    “我爱你…”美朵的声音在他耳边如此清晰.

    一旁的联邦士兵忍不住别过了头去,泪水在眼眶里涌动着。

    而那些原本呆滞麻木的战俘们,仿佛被开启了宣泄的闸门,低低的哭泣声渐渐响起,最后,终于变成号啕痛哭,那凄惶的声音让人心酸。

    田行健把美朵紧紧搂在怀里,良久,他道:“别怕,从此以后,我会在你身边守护着你,没人能再伤害你。”

    看美朵和妮娅渐渐平静下来之后,拉希德拉着田行健走到一边问道:“怎么办?带上他们我们肯定走不了的。”

    田行健看着远处依然望着自己的美朵,说道:“你们按计划前进,我留下来,争取带她们逃出去。”

    拉希德惊讶地大声道:“你疯了?!你知道我们是在什么地方,靠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带她们逃得掉?”

    田行健笑了笑,说道:“你忘了,我是逃跑专家,即使逃不掉,我也不会允许自己丢下她们。不光是美朵,也包括这里所有的人,他们是我们的战友,是抵抗侵略的英雄。”

    “虽然,我并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也同样爱着这个女孩子.但是...”田行健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世界,有些事情是一个男人必须去做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