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兄弟关系差

    房间里的气氛混乱而窒息,其中最震惊错愕的还是冷彦爵,他没想到母亲知道真相的反应会是这样,会维护着情敌的孩子,对他这个正牌儿子则是满目责备的眼神。

    父亲的反应也是一样,怨愤。

    只有蓝梦羽轻轻的走到他的身边,拉了拉他,“彦爵,我们先出去吧!”

    冷彦爵僵硬着身躯被蓝梦羽半拉半拖着出来,走向了四楼的小厅里,冷彦爵神态疲惫的跌坐在沙发上,蓝梦羽担忧的看着他,柔声安慰道,“别担心,医生一会儿就会到了,他会给韩夏检查身体的。”

    冷彦爵一言不发的闷坐着,他的内心此刻是一片五味杂陈的滋味,很多事情堆积在一起,让他偿不出个中滋味了。

    蓝梦羽心疼他这样的神色,从她遇见他之后,就一度的认为他是神一般的男人,任何事情都击不跨他,伤害不了他,原来,他也不过是一个血肉之躯,在坚强的背后,也有脆弱的时刻。

    虽然,她对他今天打韩夏的事情,也感到不忍,可事情发生了,她想,现在该做的,就是把误会解释清楚,不要让伤害继续扩大。

    冷彦爵靠在沙发上,眯着眸,神色间透着一股迷惘错乱,蓝梦羽想要再说什么,他已经先开口了,“你下去看看韩夏吧!”

    蓝梦羽点点头,此刻能让他的心里好受些的,只有确定韩夏的伤势严不严重了,希望不会太严重。

    蓝梦羽下来的时候,发现医生已经到了,他正在检查韩夏的伤势,给他一些红肿的地方涂上了药,最后,得出的结果就是,韩夏的右肋骨断了两根,听到这个消息,冷圣华的怒火不由来了,他低骂道,“真是不知轻重的家伙,混帐。”

    蓝梦羽心突也是突然的跳了几下,不敢去看冷圣华愤怒的面孔,冷夫人此刻一急之下,神色反而好了些,但医生建议她赶紧输液退烧。

    冷圣华跟着医生回了房间,此刻,房间里只有韩夏和蓝梦羽两个人,蓝梦羽坐到韩夏的床前,叹了一口气,真切的道歉道,“韩夏,对不起,我替他向你道歉。”

    韩夏的脸色很白,右眼角一块青紫,嘴角也是,他的胸口被包扎着,也是有几处肿淤,所幸,这只是皮外伤。

    韩夏的目光一直很淡然,看不出他有多恨,多怨,只是,这样的没有情绪的模样,反而令人更加的担心。

    “韩夏,说句话好吗?”蓝梦羽低低的恳求道,自始自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韩夏听到她的恳求,眸子动了一下,落在她发红的眼眶上,抿唇突然一笑,“别担心,我没事。”

    蓝梦羽眨了眨眼,看着他的笑,反而眼泪也涌了上来,她突然趴在他的床上低低的哽咽起来,说不上为什么,这样的韩夏令她很心疼。

    韩夏伸手拍了拍她,反而安慰起来,“别哭了,不过是断了两根肋骨,又没要我的命。”

    “你恨他吗?”蓝梦羽抬起头,哑声问。

    韩夏的目光沉了沉,隐隐的恨意隐匿其中,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呼了一口气,“我想回一趟美国。”

    “你不想呆在这里了?”蓝梦羽惊讶道。

    韩夏摇摇头道,苦涩一笑,“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

    “怎么会呢?我们就是你的家人,我们可以一起生活啊!”蓝梦羽说完,又觉得此刻说这句话真是很可笑,一时尴尬的垂下了头,咬了咬唇,她又抬头道,“韩夏,你能理解彦爵维护她母亲的那份心情吗?他只是害怕伤害到他的母亲,并不是真得争对你的。”

    韩夏静静的听着,表情看不出来什么情绪波动来,好一会儿,他眯了眯眸道,“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不是你告诉她的吗?”蓝梦羽惊讶的抬头问。

    韩夏摇摇头道,“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不是你说的,那彦爵不是。。。不是错怪了你?”蓝梦羽懊恼的想。

    “他早就想揍我一顿了,正好他有借口了。”韩夏冷冷的掀起嘴角。

    蓝梦羽无言以对,刚才冷彦爵出手可不像是留情的人,他好像真得想把韩夏往死里打,看来他是真得很生气了。

    “他是误会了,刚才我们在妈房间里的时候,妈突然泪流满面,说她知道这件事情,彦爵没有认清事情的原因,就以为是你告诉她的,才会出手的。”蓝梦羽试着解释。

    韩夏的目光微睁,想到什么,他有些释然道,“原来她昨晚在门外听到了?”

    “什么?”蓝梦羽不解的问。

    “昨晚我和。。。他在聊我母亲的事情,可能被伯母听到了吧!”

    蓝梦羽想了想,也觉得很可能是这样的,要说韩夏故意说的,她也不相信,她点点头道,“可能是昨晚上一夜未睡,熬出来的病吧!”

    另一间病房里,医生输好了液便出去了,安静的房间里,冷圣华坐在沙发上,一时无法触碰自已妻子的目光,他的脸上充满了自责与内疚,更无法出言解释当年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是一个伤人的利器。

    冷夫人倒是冷静多了,她叹了一声道,“当年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对不起,林眉,是我的错,我不该一时意乱情迷,酿成今天的大错。”冷圣华愧疚的用手撑住额头道

    “如果知道是错了,那为什么你不告诉我韩夏的存在?你是不是打算瞒我这一辈子?”冷夫人情绪渐渐激动起来,痛苦不是没有,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愿意把痛苦埋在心底。

    “是彦爵的意思,他考虑到你有心脏病,才决定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就怕你承受不了。”

    “我倒宁愿早一点承受这个事实。”冷夫人恼怒道。

    “林眉,对不起,都是我一手造成的,你要怨恨,就怨恨我吧!别怨恨孩子。”冷圣华朝妻子恳求道。

    冷夫人苦涩的叹道,“昨晚上你们聊天的时候,我就在门外,我已经很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我的确怨恨你欺骗我,失信我,可我不怨这孩子,他也是苦命人,我即然已知道知道了,那你打算公开他的身份吗?”

    “我想公开,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以你的意思办。”冷圣华到底无法再委屈妻子了。

    “先不要公开,至少等彦爵和小羽完婚之后,再找个合适的时间公布吧!我不想在儿子的婚礼上被别人指指点点的。”冷夫人说道。

    “好,随你的意思。”冷圣华欣然答应道。

    “今晚的事情,别怪彦爵,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他也很委屈,我知道韩夏也很可怜,你去跟韩夏道个歉,这件事情就算了吧!”

    “彦爵的个性就是太冲动了。”冷圣华此刻,也不能在妻子面前,多责备儿子的不是,只是,内心里还是很生气冷彦爵动手这件事情。

    四楼的小厅里,冷彦爵郁闷的抽着烟,桌上烟灰缸里的烟蒂已经扔了两三支了,蓝梦羽上来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呛鼻的烟味,她捂了一下鼻子进来,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别抽了。”

    “他怎么样?”

    “肋骨断了两根。”蓝梦羽有些气呼呼的瞪着他。

    冷彦爵拧了拧眉,他记得他下手的地方,大概,也只有那两拳是最重的了。

    “你误会他了,并不是他告诉妈事情的真相的,是昨晚上,他和爸在房间里聊天的时候,妈不小心的听到的。”蓝梦羽咬着唇在一旁说道。

    “你也要来指责我的不是吗?”冷彦爵的目光睨向她。

    “我不是来指责你的,我只是觉得你行事能不能冷静一些,其实要是好好谈的话,也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了。”

    “你还是怪我打了他?”冷彦爵的目光变得幽冷了。

    蓝梦羽无语,难道要他认个错,点个头就那么难吗?的确,这件事情蓝梦羽就是觉得他做得过分了,好端端的人,被打断了两根肋骨,难道是闹着玩的吗?医生说韩夏至少要在床上趟一个月,而他只需要承认一下错了,这有错吗?

    但是,她知道这个男人自尊心强大,要让他低头,真得比捅破天还难,她只得软下声音,低低的劝道,“彦爵,去向韩夏道个歉嘛!这样,你们兄弟之间,就不会闹得更僵了,好吗?”

    “不去。”冷彦爵直接拒绝,道歉?他试问没有做错,不管是不是韩夏说得真相,让他的母亲悲痛欲绝,就是错了。

    “去嘛!去嘛!只要你道歉,我今后都听你的话好吗?”蓝梦羽诱哄道。

    “求我也没有用。”冷彦爵撇开了头。

    “韩夏说他要去美国了,在他离开之前,你就说一声对不起有什么嘛!对不起,对,不,起,三个字很容易讲的呀!”蓝梦羽自顾自的说道。

    冷彦爵紧崩的脸色,被她逗得一松,低咒一声,“多嘴多舌的!真是欠教训。”说完,他剑眉一挑,单手直接按住了她的后脑勺,不让她逃避。脸贴近,直接封住了她的唇!

    这爱乱说的小嘴,还是用来接吻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