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影视大盗

第一百一十九章 偶遇玄天宗

    李冲达于一次假寐的打坐状态醒来,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

    “多久没来这种灵气充裕的世界了,真是虚度了好光阴。在这蜀山地域修炼几天,我的元神就有了明显的成长,刚凝聚的豆大金丹,更是暴涨了几倍。看来我对自己的战力估计有了错误,如此充裕的灵气,我的雷法使出来,定是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威。虽无法宝飞剑之利,但我也有信心不输于峨眉的天雷双剑。”

    “咦”

    吐出了一口浊气,缓缓收功,李冲达突然发现空漂浮的山峦之间,有人在急速飞行,法力晶莹的色彩在空划出一道蓝色痕迹。

    “是玄天宗!峨眉的人不方便见,和玄天宗打个招呼倒也不妨事,或许可以打听到一些修炼上的事情。”

    偶遇玄天宗这还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李冲达做好了决定,鼓动念力追了上去。

    蜀地群山之上,两道身影飞驰,你追我赶,高速飞行之下,外溢的力量在空留下阵阵涟漪。

    放佛没有感觉到恶意,玄天宗对敢跟着自己的李冲达,丝毫没有泛起敌意,两人身影并驾齐驱之时,更是相视一笑,更像是在比试飞行速度。

    对于李冲达而言,这次的比速度基本上就是开玩笑,不管是瞬移还是乙木雷光遁,都比玄天宗的飞行速度快上不知道多少倍。就算是用神识御空飞行,他也收敛了大部分的力量,更像是在陪玄天宗玩。对于自己的速度,李冲达有绝对的自信,这才是他敢来这个充满危险世界的原因。

    玄天宗的身形一闪,脚下爆出一团气浪,随即出现在前方一座秃顶山峰上。他双手抱胸,身后的披风被山间的狂风吹的猎猎作响,像是招展的红旗,欢迎并等待着李冲达的到来。

    李冲达有意露一手震震玄天宗,尚在飞行的身影忽然消失无影踪,又突兀出现在了玄天宗的身旁。

    像是被这突兀而来的一手瞬移吸引住了,玄天宗古井不波的脸上有了些惊骇,不过当时就被他压了下去,却也正襟危色,赞了一声“好手段!”

    李冲达负手而立,影被夕阳斜照拉的很长,温声道:“敢问阁下,可是昆仑道友玄天宗?”

    声若碎金断玉,貌若君谦谦,实力亦不逊色,李冲达认为自己的表现会让玄天宗提起结交知心。

    “你认识我?可,你又是谁?”玄天宗的声音没有感情波动,但听见“昆仑”两字的时候,面色却猛的一暗,随即被他压下,脸上泛起些玩味的笑容。

    李冲达装作自嘲一笑,目光扫过群山,道:“某家道号冲达,不过海外一散修尔,比不得这蜀山仙门弟。”

    “公衡冲达,秉志渊塞!你这道号取得是谦和通达之意,岂能有自嘲之心。海外修士,有海外修士之所优,蜀山仙门有蜀山仙门之所长。”玄天宗话语淡淡,却也安慰一番的意思。

    “哼哼~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李冲达心里略有得意,道出了关键:“可愿与我论道一番。”说完就将真挚的目光盯在玄天宗的双眼,似有些期待。

    “不能!”

    玄天宗的嘴里淡淡吐出两个字,却是让李冲达心底一凉,他眉头一皱,追问道:“为何?莫不是看不起我海外道统?”

    “非是不愿而是不能!我丝毫没有看不起海外道统意思,这是……昆仑门规。”玄天宗放佛不愿意提及“昆仑门规”,语速很慢,说完便神色忧伤黯然,那种状况像是……失恋后的男人不愿提起女友姓名。

    李冲达略微思索片刻,就明白了!他这些日一直把心思放在峨眉派,却忽略了了玄天宗的昆仑。昆仑派以日月定阴阳,自古以来皆是一师一徒,而且师徒异性,两人分别执掌昆仑正派之宝日、月金轮。修士寿命久,孤男寡女数百年一起生活下来,只要还有人性存在,定会产生情愫,所以师徒恋几乎就是昆仑派修士注定的宿命。

    两百年前,事先预感邪恶的幽泉血魔会进攻昆仑,自知无力抵抗的孤月大师,为保玄天宗性命而借故赶他下山,并将月金轮交付于玄天宗,而自己为保昆仑,则为血魔所杀,昆仑一山灵气尽被夺走。待玄天宗发现血魔踪迹,再回昆仑时,只见自己师傅孤月支离破碎、化为尘埃,留给她的只有一句话。

    “你回来时,若是见不到我,月金轮会知道我在哪里……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由此看来,玄天宗每提到昆仑,就会想起逝去孤月,难怪他会伤心。

    “既为道友门规所限,不提也罢!那能否为我分解一番如今蜀山仙门修士的盛况,为何我在这茫茫蜀山间,感觉到了‘劫难’的味道。”当神棍出道的李冲达,神神叨叨扮起深奥来,还真有几分模样。

    玄天宗释然一笑,有了些洒脱,道:“自无不可!这蜀山仙门之修士无数,但大多都在汇聚灵力的阶段,只有依靠法宝才能发挥出战力;元婴成型修士便已经不多,在一些小门派里甚至可以做一派之尊;而似你我这般元神境界的修士,不过凤毛麟角,据我所知,也只有峨眉的三大弟丹辰、长空无忌和李英奇,有这种修为;返虚期的高手只有两位,五台山的主持尊胜大师于百年前初窥门径,而峨眉派掌门白眉真人早于五百年前就是返虚期大圆满的修为,如今怕是可以随时飞升了。

    另外,你的感觉是对的,如今蜀山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劫!魔道的幽泉老怪为了飞升,疯狂抢夺名山大川的灵气用来修炼,我昆仑已在两百年前被灭了派,华山更是在五百年前就沦陷了,其间被摧毁的小门派更是不计其数,蜀山仙门人人自危。

    冲达道友,虽然你是海外修士,与此番大劫无关。但我能看得出你一生正气,定不会放任魔头肆虐、危害正道,我希望你可以留下来,帮助蜀山共御幽泉。浩然天地,正气长存!”

    “额,这节奏不对呀!哥只是来打听点东西,怎么被你喊声口号,就要拉着去和幽泉老怪玩命?安全大过天,这种危险的事情,爱谁去谁去,反正我要躲得远远地!我面前的这家伙到底是玄天宗还是申公豹,靠!”李冲达在心底无良的诽谤了一句,面上却是一脸激愤,雄赳赳气昂昂,正气凛然道:“替天行道,义不容辞!朗朗乾坤之下,岂能让这邪魔外道猖狂!杀幽泉老怪的事,算我一份!”

    接着两人又扯开话题,尽兴的聊了许久。结束了一番愉快的交谈,两人约定好分头行动。玄天宗要走一遭峨眉,而李冲达负责去海外招募更多的高手。

    见着玄天宗身形渐远,李冲达暗自“呸”了一声,抱怨道:“我招募你妹,招募小兵都要钱粮,你昆仑派也曾经是数一数二的门派,你好歹拿出点家底给我,我才好办事啊!哥又不挑捡,法器、飞剑样样都行。”

    嘴里不干不净的嘀咕着,李冲达手上可没闲着,他几个瞬移就到了峨眉山,找了一处山腹处,神识化为钻头,开辟了一个山洞,。幽泉没有来袭峨眉之前,他就准备在这里闭关了。和玄天宗的一番交谈对他来说溢出很大,最起码他知道了元神之上是反虚境界,反虚境界之后就能飞升仙界。这样算下来,他里一个“仙”字,只隔了一个境界,成仙在即呀!

    但真的能这么简单吗?毕竟仙凡有别,要突破那一关卡定不是李冲达想象的容易,就说反虚境界都够他修炼的了。

    据玄天宗所言,蜀山仙门几乎都是器修,与自己的法宝性命双修,反虚境界的器修皆是将自己与本命法宝合二为一,自己的每次攻击都是相当于法宝攻击,威能大涨。而李冲达这种法修,别说在蜀山,就是在神州大地,那都是早已经失传了法门。

    为什么?

    因为法修的手段要依靠天地灵气支持,太过依赖于环境。而是天地间的灵气太少了,名山大川蕴藏的灵气,用来给修士吐纳尚且还可。要是法修遍地,这幽泉老怪就没必要再和蜀山各个仙门争斗了。

    为什么?

    名山大川仙门的灵气都被他们的门人释放法术给耗光了,哪还有剩余的给他抢!

    玄天宗也是根据昆仑的典籍所记载的情况,告诉了李冲达法修反虚境界拥有如何的实力。

    “一念生万法,心动碎乾坤。”

    ps:

    小秋需要推荐票啊,马上就有一万推荐的荣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